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天谕九歌 > 卷一 风起云涌(上)
序章 荧惑守心,风云突变
作者:悭墨  |  字数:3656  |  更新时间:2021-08-09 09:58:29 全文阅读

天道永恒,周而复始。

世间万物有灵,仙魔异体同源,人妖殊途同归。人类属于先天孱弱之体,为求强大,或寻修仙求道,或追名逐利。凡修道之人,求的是无上道法,以期超然永生;而追名之人,求的是万世基业,以享流芳千古。

在荧惑之界,东西各有一片大陆,以海相隔,足有万里之遥,千百年来,未通有无。位于东方的神州大地,无数朝代兴衰更迭,文明从蛮荒时代诞生,于春耕秋收中兴起,至今已有九千余载,人类以为东方大陆便是世界的脊梁,因此称之为"东擎"。

东擎大陆,地域辽阔,北有千里冰封的高原,西有连绵不绝的原始山脉,唯有东南富庶之地,山河锦绣,人丁兴旺,是为中原。

大周圣祖皇帝,率皇甫子弟,南征北战,统一中原,八百年来江山不易,国祚昌盛,安土息民,然而却在天武十六年发生了一件大事,这个屹立不倒的王朝从此元气大伤。

在溟河以北,有一座立泽山,山高水深,传言在那里进行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战斗持续数日,最终导致山洪暴发,溟河一泻千里,沿岸百姓死伤无数,万千居民流离失所。

天武皇帝子渊,不得不顺应万民和百官的请求,将溟河之患的始作俑者,夏侯大名府公子炎给囚禁了起来。

要说那夏侯大名府,便是大周的顶梁柱,从六百年前归顺于皇室,世代护佑大周江山稳固,战功显赫,良将百出,尤其是公子炎,乃百年难得一遇的奇才,不但武功卓绝,而且善谋韬略,弱冠之年就已晋升至位比三公的骠骑将军,如此大好前程,不成想因立泽山一战被打入天牢。

这一日,殿外雨声哗哗,皇帝刚刚早朝完毕,便从内侍官那里传来一个噩耗,说是夏侯大名府昨夜遭到刺客暗杀,全府上下二百余口全部遇难,如此震惊的消息,让这位天武皇帝龙颜大怒,随即下旨着令丞相和廷尉全力查办此案,并亲自前往大名府了解实际情况。

当这位雄才大略的君王来到夏侯大名府时,被眼前的一片惨像给吓到了,府中前厅、中庭、后院到处都是血迹和打斗的痕迹,即便是雨水都冲刷不净,除了奋力抵抗的夏侯家人,更多的是刺客的尸体。对方至少来了有几波人,要不然以夏侯子弟尚武之躯,怎会抵挡不住区区刺客,就连昔日的大将军夏侯家主都命丧贼人之手。皇帝看到这位大周的功臣死不瞑目时,当场晕厥,被侍从们急忙地抬回了宫中。

皇宫龙辰殿内,太医为陛下诊治并无大碍,只是气急攻心,当下熬了点药汤服下,没过多久皇帝便苏醒过来,刚睁开眼,就招来内侍官道:“传朕旨意,立刻召大将军夏侯阳回都。”

数日后,夏侯大名府的血案震惊朝野,很快诸侯六国也得知了这个消息,举国一片哀悼。人们虽然痛恨那位大牢中的天才孤星,但也对夏侯家族感恩戴德,若不是夏侯子弟镇守边境和对六国的震慑,哪来这安居乐业的日子。

天武帝下旨查办这件血案不久,得到的消息却是江湖仇杀,那几批刺客大概是魔门中人,可能是公子炎在浪迹江湖之时得罪了他们。皇帝陛下对这个结果很不满意,对办案的廷尉和相关官员一律革职,对丞相也进行了一番斥责并罚俸一年,最后没有办法,只能求得皇室宗族大长老出面,进行暗中查办。

金屋煌煌丽九天,玄戈夜舞艳神仙。

在玄戈这座繁华的都城内,中央坐落着金碧辉煌的皇城,其护城河西侧与之相连的便是天牢,公子炎就是被囚禁在这里。

夜色刚落,子渊轻车简从来到天牢内,探视公子炎,对于夏侯大名府遇害一事,他这些天一直内心耿耿于怀,但是必须得让夏侯家最后的传承之人知晓,于是吩咐侍从弄来一桌好酒好菜,先好生招待一番,再谈正事。

这位大周曾经风头无限的骠骑将军,名叫夏侯璟炎,是夏侯府的大公子,人称公子炎,身高八尺,玉面临风,即便是在牢狱之中,也挡不住他一身凌厉的气势,只不过相比往昔,脸上已经没有了开朗的笑容。

璟炎见过天子行礼后,问道:“陛下,家父近来身体可好?”

“外界传言,你与老将军不和,看来此言不实,即便是身在狱中,还是念念不忘你的父亲大人啊。”子渊示意公子炎坐下之后,两人开始攀谈起来。

“父亲大人一心为国为民,即便不是他的儿子,我也会尊敬他老人家的。”

“那你恨他吗?是他亲手把你送进来的。”

“陛下说笑了,那件事本来就是因我而起,虽然我自认为没有错,可终究还是让那么多无辜之人送了性命,父亲说得对,这是我应该承担的。”

“真不明白,当初你为何执意要辞官不做,你的决定确实让老将军耿耿于怀啊。”

“高官厚禄,非我所想,六国已然安定,北牧有我叔父在,断不敢越雷池半步,夏侯男儿志在四方,保家卫国也好,笑傲江湖也罢,我璟炎只想选择一条不一样的路,无论走向何方,但求无愧于心。”

“你走的这几年呐,老将军的身体一直都不好,人也憔悴多了,每每见到他,朕的心里也是难受啊,朕宽慰他,开解他,陪他下棋,可是在老将军的眼里,没有人能够代替得了你,你是他一生的骄傲,也是夏侯的未来。”

“父亲…孩儿不孝啊…”璟炎一阵哽咽,似乎觉得自己是有点任性了。

子渊继续道:“夏侯家世代忠良,铁血沙场,更何况你是百年难得一遇的战场奇才,虽然朕并不清楚你选的是什么路,但可曾后悔?”

“陛下,忠君爱国之心我有,仁义孝悌之心我也有,虽说自古忠孝两难全,可是对我而言,心中有君即为忠,心中有爱是为仁,心中不悔则为义,而无愧于天地便是孝。我行此生,不入凡尘,既入凡尘,便是顶天立地的男儿。”

天武帝听完璟炎的这一番话,慨叹良久,心中暗道,也许是老将军执着了,也许是他也执着了,夏侯世家守护大周六百余年,多少男儿血洒疆场,久而久之却成了一种命运的归宿,谁说大周就一定离不开他夏侯子弟呢,这么一想的话,心中倒也释然。

一阵寒暄之后,璟炎端起手中酒杯一饮而尽,道:“陛下,今日的酒少了些味道,可是外面出了什么事?”

“璟炎,有件事情朕一直不愿告诉你,连日来这内心呐,忐忑不安,没有办法,是时候该让你知道了,就在不久前,你的家人被一群刺客袭击,无一幸免,就连老将军他也……”

"砰"的一声,子渊的话还未说完,璟炎的酒杯已经掉落在地上,只见他整个人都懵了,站起来摇摇晃晃地问了一句:“陛下,您…说的当真?”

子渊点头默认,这个消息对于夏侯璟炎来说,简直比天塌下来还要难以承受,两眼立刻就模糊了起来,他不过是在此呆了三个月,就恍如隔世一般,如今家人遭难,余生何求?一时悲痛不已,竟说不出话来。

“小炎……”子渊此刻丝毫没有皇帝的架子,这位以武治国的天子,向来把夏侯一家看得比皇室还要重,见夏侯璟炎伤痛欲绝的样子,忍不住要安慰一番,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陛下,您仔细查看了吗,就没有一个活下来的么?”

“事发当晚,所有的耳目都被刺客清除了,直到第二天辰时才发现,朕亲自去大名府寻找活着的人,奈何为时已晚……”

“这是天要灭我夏侯吗?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的家人,天呐……可有公道……”夏侯璟炎一阵撕心裂肺地呐喊,看得出来他是在自责,如果他不是在天牢,说不定还没有人敢这样对夏侯家动手,至少他在场的话,贼人岂能得逞,如今只剩下他还有远在边境的叔父了,于是克制一下情绪,向陛下问道:“我叔父知道吗?”

子渊看着眼前堂堂八尺男儿,竟哭成这样,不免难以启齿,因为接下来便是另一个噩耗:“事发第二天,朕飞鸽传书给了大将军,只是没想到,贼人竟早已埋伏在将军回来的路上,这是不给夏侯家活路啊,所幸的是,大将军奋勇杀出了重围,但也受了重伤,在几个护卫的拼死搭救下,回到了都城,我已经派人把他接到了皇宫,正在太医馆医治和修养。”

“什么……就连叔父也……究竟是何人要对我夏侯家赶尽杀绝?”璟炎心中忽然升起一团怒火,两眼通红,甚是可怕,一股强大的气势油然而起,子渊对这位夏侯家的天才继承人再熟悉不过了,就算是战场上,都没有这样愤怒过。

“小炎,朕定会为夏侯家讨一个公道,今天过来,除了告诉你发生的一切,朕准你去探望大将军。”

“谢…陛下。”随后,璟炎在侍卫的带领下来到太医馆,发现受伤的叔父已经昏厥在床,仔细地询问了一番回来的护卫,竟然也是出现众多黑衣刺客的袭击,就像事先安排好的一样,看来这件事的背后十分不简单,陛下查过说黑衣人是江湖魔门中人,可是自己行走江湖并未得罪过那帮人,到底是谁要覆灭夏侯一家呢?

一个月后,天武帝昭告天下:“奉天诏曰,夏侯公子炎因立泽山一战导致溟河水患,至万民罹难,罪不可恕,定于秋后问斩,以谢天下。钦此!”另外又颁发了一道旨意,夏侯大名府突遭变故,家主遇难,特追授夏侯桀为"忠义侯"。

夏侯大名府护佑大周六百年屹立不倒,一夜之间惨遭屠戮,大周皇室失去臂膀,天武帝以武力征服的和平格局瞬间被打破,北牧王庭厉兵秣马,重燃对中原的虎狼之心,六国之间恩怨未了,霎时间又是狼烟四起,黑暗的势力蠢蠢欲动,末日的征兆隐隐若现,天下黎民苟活于水火,生灵受苦,山河同悲,天选之子,寻仙问道,庇佑苍生,这乱世的迹象究竟是苦是悲是怨是劫,这英雄的诞生究竟是仙是佛是魔是妖,且看这三界狂澜风云际会的传奇……

******

下一章正式开启九州之歌。

不同于一般的修真小说,九州需要构建复杂的世界背景,引入了双主角,但每一位出场的角色都是值得细品的,大周国的前情至关重要,开始的五章请耐心读完。

本作是《幻神录》第一部作品,将会不定期放出架空世界的背景设定,也会在文中穿插历史古文,以揭晓这个虚幻但又真实的世界。

敬请期待!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