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净元伏天 > 正文
第四十三章 眼睛给你,威镰留下
作者:雨墨花  |  字数:3032  |  更新时间:2021-06-22 09:22:52 全文阅读

“呵呵,关于这木灵宫我也不太了解,那威镰,这方面就靠着你去整改吧。”

陈雨生思索了一番,想了想还是甩给威镰吧,毕竟自己对如今的木灵宫也不怎么了解,也免得误人子弟。

毕竟,自己还有牵挂……想到这里,陈雨生眼中无限温柔。转而向威镰道:

“关于宫主,我挂个名头就行。威镰,从今以后,你就是木灵宫的副宫主。”

“是,尊主。嗯,是宫主!不过……宫主,我有一事想禀报宫主。”

“呵呵,你说吧。有事我还能不让你说么。”

威镰触角晃动,绿油油的复眼中看不出任何感情。

“尊主可知元婴便有分身,化神便有神识这一说?”

这时突然吹起了阵阵微风,非常的舒服。陈雨生就这样沐浴着微风。呵呵一笑道:

“哦?这我肯定知道,叶无双前辈的记载里倒是有。当修士元婴时便可修炼分身,可与本体分开修炼,不过分手的灵魂依旧和本体一用同一个,其实也是一个人。本体若是消亡,那分身就成了本体,就是可以重新修炼。”

“尊主渊博。”

陈雨生再次思索了片刻,呵呵一笑。认为这威镰是在考考他,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

“到化神时,灵魂就开始变化,蜕变成了神魂,神魂也是可以夺舍重生的吧。威镰,你说我说的对不对。而且神魂死了,分身就也死了,就像是那叶青黄一样,对吧。”

说着,还轻轻盘起了长发,因为风有些大了。那威镰吹着这风却只感觉到阵阵心悸。

“尊主所言极是,可,尊主可否听说过这分身自我独立,或者是这神魂独立。”

陈雨生听了倒是有兴趣了,这倒是他没有听说过的。

“你说的这分身独立我可以理解,不过这神魂独立……呵呵,那本体不就死了么。”

“尊主不知,这如果是神魂也分开了一部分,导致这分身真正的自我独立呢?”

这句话让陈雨生不由得一愣,难道着一个人还能像是之前钓鱼用的蚯蚓一样分开长成两个?

这未免也太荒唐了!

“哦?你是说,那叶青黄并没有死?呵呵,威镰,那你怎么还有心思跟我说话,到底是……”

说着,斜眼看向威镰:

威镰心中酸涩,不过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不说呢?

“尊主,我……您有没有发现我并没有分身。”

木灵宫的风越来越大,裹挟着尘土。吹拂着陈雨生的长发和衣衫。陈雨生汇出一道法力挡着风,防止被弄脏。

“那你的意思是……你的分身就是这样?那是不是有损实力啊,呵呵。”

“尊主……其实……其实我就是分身。”

“什么!”

就在这时,狂风大作,风,渐渐被染成了黑色。威镰连忙挡在风前,形成屏障,死死护住陈雨生。

黑风起,万物凋零。那黑风所到之处,砖瓦化作飞灰,草木化作焦土,鸟兽人类皆为枯骨。

这犹如浩劫一般的黑风呼啸着。那雷佳佳用法力化作屏障挡在沈琪和林婉诗面前。眉头深皱,思索着这黑风到底是什么。

此时的陈雨生被护在身后,可是照样承受着这黑风吹过身体那股撕裂般的疼痛。

疼痛总是让人清醒,陈雨生运转伏天决去驱散这黑风。在风中怒吼:

“这……到底是什么!威镰,怎么回事!”

这时,在黑风中响起一道威严的声音,似乎有着穿透灵魂的力量!

“还给我吧——”

威镰听后身形一晃,摇摇欲坠,很是痛苦的将手放在额头道:

“尊主!其实我就是一尊分身脱离了本体而产生的。现在我的本体他来了,他怕是要突破合体期,不过没有分身是无法元神,本体,分手三合一度入合体期的……”

陈雨生恍然大悟:

“那,他这是来索要你的么?如果是来要合体的,那他现在已经要度入合体期,这般修为,我们能怎么办。”

威镰表情很是痛苦,因为他感觉自己离那所谓的本体越来越近了。

“尊主,他来了。”

虽然已经分裂,可依旧是那一样的灵魂啊。威镰已经感觉自己快要不是自己了。

陈雨生感觉到了威镰的不对,艰难的顶着风,拍了拍威镰的甲壳。

“威镰,实在不行,我们逃吧,带上诗儿。”

威镰闻言道:

“尊主,这怕是跑不了了。您也说了,这是要度入合体期的,而且他是最了解我的,我们藏也藏不住啊!”

“那怎么办,就这样等死么?”

陈雨生说着,眼中的闪出紫色光辉。威镰一看就知道,陈雨生是准备开战了。可是……

这又怎么打得过!

陈雨生穿透那层层黑风,向里面看去。

“这里面……到底是什么呢?”

黑风,黑风,还是黑风,到底在哪里呢?嗯?那里是什么,感觉有光芒——

“啊!”

陈雨生突然捂住双眼,刚才看到的那是什么!?如此……

陈雨生捂住了双眼,鲜血从指缝见滴落:

“我……我看不见了,好疼。那是什么!”

威镰急忙转身,看向那捂着眼睛的陈雨生,心中暗道不妙。想去扶陈雨生,却被陈雨生一把推开:

“别过来,我没事,这东西……”

黑雾里

“嘿嘿嘿,这个小东西的眼睛有意思。”

……

那下方躲着的雷佳佳和沈琪看到如此当时就忍不住了。可沈琪却被雷佳佳拦住:

“你别过去,照看好陈雨生那媳妇儿。这个黑风似乎是那老家伙的看家本领。我也不敢轻易触碰,你别过去了。”

“是,师傅。”

雷佳佳化作流光闪到陈雨生身旁:

“雨生,你怎么了,是师傅啊。”

“师傅,我没事,你带着诗儿快跑。咱们战胜不了他的。”

“什么什么?”

“走啊!别沾染这因果!带着诗儿离开啊师傅,我求你了。”

“不行,那你怎么办。你到现在还想着她呢,你俩啊。”

“求你了师傅,这是我的因果……”

“好吧,既然如此,那你那小媳妇没事儿,我们带走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多谢师尊。”

……

“沈琪,走!”

“干什么师傅。”

“走,这不是我们该来的地方。我想办法带你们走,照顾好那陈雨生的媳妇儿。”

“是,师傅。”

雷佳佳手一挥,发力化作一个球形的屏障将沈琪和林婉诗都装入那屏障。用法力拖拽着离去。

此时,陈雨生已经抹掉了眼中的血,看着已经化作人形的威镰,呵呵一笑。

“呵呵,既然是我们的因果,那么,我们就扛着吧,你打算怎么办。”

不料那威镰却突然在空中跪下,给陈雨生磕了一个头!

“尊主,解开那血脉连接吧。如果他把我收回,一旦合体。那我就消失了,这样对尊主你的灵魂伤害是非常大的。”

顿了顿,威镰吐出一口气。陈雨生感觉心里咯噔一下。

“也甚至会,反噬掉尊主的灵魂啊……他太强大了。”

说着,威镰直接直直的跪在空中道:

“还请尊主割舍!”

陈雨生蒙了,这是做什么?

“威镰,你这是做什么!既然你认我为主,那我自然不会让你有事!起来,咱们走!”

说着要扶,但陈雨生死活拉不起来他。威镰不断的摇头道:

“尊主,以我们的实力。甚至连给他塞牙缝都不够啊!”

“呵呵,你这时候倒是幽默。以后也经常这样,多好。”

威镰苦涩,看着陈雨生那无所谓的模样,很是心急。可他哪里知道陈雨生心中的酸涩。

“尊主!”

“好了,我知道了!那能怎么办,等死么!”

“撕拉——”

在滚滚黑风中撕裂出一道口子,一只漆黑的发亮的巨大镰刀从裂隙中伸出。

“嘿嘿,小子,你很不怕我啊。而且,你的眼睛居然没有瞎,我倒很是好奇。”

威镰一颤,心中暗道不妙:

他来了!

“呵呵,都这样了,我还能怎么办呢。”

那只巨大的三角形头颅也探了出来,盯着陈雨生,却跟威镰说着话:

“威镰?你这名字还挺好听啊,是用我的名字委屈你了还是怎么。”

威镰双拳紧攥,咬了咬牙。

“我跟你走,不过,不要伤害他。”

被指向的陈雨生看着威镰的模样,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这连尊主也不叫了,这明显的是怕激怒那老妖怪再伤害自己。

那冥玉身上散发出阵阵黑气,身形开始缩小,化作了与威镰一模一样的一个人。只不过威镰是青衣,他是黑袍。

“你说,叫冥玉不好么,你还专门修炼了木属性,改变了我冥螳螂一族的颜色。嘿嘿,好啊,好啊。”

威镰刚想说什么,不过他并没有理这茬。转而又对着陈雨生说道:

“小子,你那眼睛不错,要不借我用用?没想到我好不容易计谋的这一切还能多捡个便宜。”

显然,这最后一句话有问题!

“呵呵。”便没了后话。

威镰往陈雨生那边靠拢。那冥玉一开始就盯着陈雨生的那双眼睛不放,很显然,他是要得到这眼睛。

“呵呵,那我把眼睛给你,你把威镰留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