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刺灵 > 正文
第八十六章:初入火葬场
作者:九个黑色太阳  |  字数:2038  |  更新时间:2021-06-04 09:29:29 全文阅读

黑夜降临,浠沥的雨落在深夜的城市里,所有东西都变的潮湿起来,仿佛周遭树木和泥土的皮肤都开始溃烂了一般,夹杂着天空中落雨时的腐朽味道,弥漫在空中,蔓延在鼻腔里。

我和老廖打着伞站在门口,看着点点斑驳的“粤南市火葬场”的单位门牌。

牌子下方还写着一行“xxxx年市区先进单位”等标识,只是年代已久。

也不知道是房子老旧年久失修,还是因为打雷下雨电路故障,一眼往火葬场内部望过去,整个区域都是黑乎乎一片,仅有门口传达室的点点灯光亮着,一股诡异的气氛突然应声而出。

“老......老廖,你有没有在火葬场过过夜?”

“正经人,谁来这种地方过夜?怎么了,你怕了?”

我一听这话,立马挺起胸膛,大跨步往传达室走过去。

老廖见我突然走了,捂着自己正淋雨的脑袋,叫喊着快步跟上。

我的手刚触到生锈的铁门,突然有一只手从后面搭上了我的肩膀,一个沙哑苍老的声音突兀地从我身后出现。

“小伙子......”

这是什么地方?这可是火葬场啊......这平白无故闹这么一出,我吓得魂都飞了,赶紧转身,哆嗦着背紧贴着铁门,看着来人,大喊一声:“我靠,什么鬼?”

这转身之后我才看清,搭我肩的是一个矮个子的老头儿,体格还算健壮,头发花白,身穿一套黑色的唐装汗衫,长裤,古铜色的脸上,深深地刻着一道道皱纹,眼窝深陷,眼珠浑浊。

“这里是不许大声喧哗的......”老人不悦的皱起眉头,低声斥责一句,左右打量了一下我和老廖,黄白的眸子中闪过一丝玩味,问道:“你是来干嘛的?这里已经下班了,要是死者亲属的话请明天再来吧。”

这声音浑厚而又沙哑,却无形之间给人一种压力的感觉,让人无法回避。

我将随身携带的,装着小李、虎子还有玉蝉照片的纸袋子紧紧攥在手里,背到身子后去,吞吞吐吐的回答:“对......对不起......大爷......我是来这儿找人的......您是这里的工作人员吗?”

老人安抚地拍了拍我的肩,认真的看了几眼我们,嘲笑的看着我说:“我看看......呵呵,小伙子......你可想好了,这火葬场可是阎王爷的地界儿,你说进来找人,倒也是新鲜,这里人少,尸体可是不少。可是,进来容易,想出去?就难喽。”

听到这里我心里略有不爽,这是吓唬谁?老子是二十一世纪新青年,再怎么说也是阴阳绣正经八百的传人,这老头这么明目张胆地吓唬我,我还能叫他笑话了去?这里是有忌讳没错,但鬼这种东西我也不是没见过,也不至于怕得在外人面前丢了脸面。

我挺了挺胸脯,正色说道,“大爷,你看我像怕的人吗?”

这时候老廖一把拉住我,冲着那老人家一行礼:“这位前辈,看来是同道中人,说话不必拐弯抹角,这位是阴阳绣传人,我们是正儿八经的阴人行当,有什么隐晦的事,还请直说吧。”

老人听后摸了摸自己下巴上的胡须,嘴角露出种奸计得逞的笑容,满意的颔首,嘿嘿一笑:“小道士倒算是耳聪目明,天资聪慧。各位可是为了那烧尸的事情而来?”

事情进展速度完全超乎了我的想象,我全然忘了老人刚才提醒我不许大声喧哗的事,惊呼:“烧......烧......尸?”

刚才还和颜悦色的老人,紧张的向铁门内靠后的一排小平房看去,严肃的对我说,“小伙子,别怪老头没提醒你,里边儿的家伙可不喜欢太吵!”

里面的家伙?是这里的工作人员?

我和老廖赶紧噤声,凑近老人,小声的问他,“里边?今天不是关门了吗?难道还有其他工作人员在上班?”

“那边儿,是停尸间......把这个带着,丢了可是会出事的。”老人看着我神秘莫测的一笑,丢给我一块褐色的木牌,也配合着轻声回应我,先我一步推开大门朝里走去:“好了,可以进去了,以后来这儿记得多晒晒太阳,免得惹了一身尸气,一脸死人样。我呢,不是这里的工作人员,充其量也就算个......顾问,叫我张伯就好,咱们还是本家哩。”

我看了看张伯丢给我的木牌,是一块刻着古朴符号的俩厘米见方的木牌,握在手心透着微微暖意,不简单的样子,好端端的给我这个干嘛,护身符嘛,是说里面不干净嘛......

我们脚刚抬起,还没迈进大门,张伯突然转身,一脸严肃的看着我,问:“对了,来之前有没有碰过猫狗牛蛇猪?”

这一下可把我问懵了,什么猫狗牛蛇猪的,我莫名其妙的摇摇头。

张伯点头,转身继续向前走,“没碰就好,以后出去再回来之前别碰这些东西,我说的话你最好全部记住,免得惹麻烦上身。”

张伯走在前面,带着我向左侧一个独立的办公室走去,瞄了一眼窗户,对我介绍道,“这是值班室,里面的那个胖子是咱火葬场的保安老钱……”

我也跟着张伯的视线看了一眼里面,果真是个胖子,正一脸凶神恶煞的抱着个ipad看着什么东西,嘴巴一张一合的在念叨着什么。

我敲了敲门,里面的胖子抬头看见了我们,嘴巴里不干不净地嘟囔了几句,准备起身给我们开门。

我一转头,发现张伯已经不见了。

当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前辈,这一下子就从我们身边离开,而我们却并未有任何察觉。

老廖看着我手里的木牌,说道:“这玩意明显是开过光的古物,戴上它肯定有备无患,只是......”

“嗯?只是什么?”

“只是,这位张伯怎么知道和你是本家?我们从头到尾都没有自我介绍过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