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天道剑尊 > 正文
(第63章)引诱曹彰
作者:江影沉浮  |  字数:3435  |  更新时间:2021-06-23 09:30:20 全文阅读

雅王笑了笑,故意摆出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曹总管,正是因为这样,我才有些无法理解当年的事情,你和父皇说赢无伤是逆臣贼子,追杀他的儿子整整16年,而朝中却有人对赢无伤赞赏有加,把他的儿子当做坐上宾,两边都是位高权重之人,我都不知该作何抉择,所以特来找曹公公解惑”雅王皱着眉头说到

“什么”曹彰闻言脸色大变,看向雅王很是震惊的道“殿下你的意思是朝中有人找到了赢无伤的儿子,还把他当做上宾侍奉”

雅王轻笑“正是,我也是刚刚得知的消息,心中倍感诧异,毕竟赢无伤的儿子是朝廷的要犯,不过嘛”雅王说到这里故作停顿,许久才看向曹彰缓缓开口道“厚待赢家余孽之人同样位高权重 ,不是我这种无实权的小王所能得罪的起的,所以才特意赶来将此事知会曹公公”

曹彰闻言低头沉思,不知在想些什么,他的脸上阴晴不定,良久才抬头看着雅王缓缓开口道“殿下,会不会是你认错人了,毕竟我们找了赢家余孽16年也没有丝毫线索”曹彰有些不确定的看着雅王道

倒不是说他不重视这件事,而是不相信,尽管赢无伤的儿子一直以来都是帝王的眼中钉肉中刺,但朝廷通缉此人长达16年仍没有丝毫线索,就连此人是死是活都不知道,现在雅王告诉他此人就在长安城,还是朝廷某个大人物的座上宾,曹彰难免对这样的说辞产生怀疑,老实说,他并不是很相信雅王说的话

雅王没有见过赢无伤,更不可能见过赢无伤的儿子,他又怎么如此确信赢家余孽就在长安城呢,想到这他对雅王所言又加重了几分怀疑,但并没有表现出来,还是笑着看向后者恭恭敬敬的道“雅王殿下,你与赢家余孽没有任何的交际,如何判断出那贼子就在长安城呢”曹彰满脸笑意,看似客客气气,实在语气之中充满了是质疑,雅王不是恩王,曹彰不会太重视他,因为在他看来,这个从小不得宠的王爷成不了气候,他说的话自然也轻了些分量

雅王皱眉,他感受到了曹彰话里话外的轻视之意,不过他没有表现出丝毫气恼,无权无势的他在很小的时候便对两个字参悟颇深……隐忍,在嘲笑与轻视中默不作声,隐藏獠牙然后悄悄强大最终达成自己的目的,他不会因为曹彰的轻视而动怒,他的目的是把曹彰变成自己的杀人工具,对付恩王

雅王闻言一笑,沉默片刻后看向曹彰缓缓开口道“曹公公,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这个故事是关于16年前那次事件的,如何”

“ 哦”曹彰闻言稍稍来了兴趣,他笑着看向雅王道“殿下请说,老奴愿闻其详”

雅王点头,沉默片刻后看向曹彰缓缓开口道“16年前,虎牢关镇西大将勾结西戎密谋造反,帝王知道后派人前往虎牢关将其诛杀,而曹公公你更是将赢家满门抄斩,但是赢府却有一个孩子逃了出来……”

“殿下且慢”雅王正在陈述之际,曹彰抬手阻止了雅王继续说下去,随即笑着看向雅王道“殿下所言不过是老奴的亲身经历罢了,这件事的始末老奴自然是知道的,若殿下要说的关于当年的事情只是这个就没必要再开口了,老奴午后还要去宫中侍奉帝王,或许不能陪殿下闲谈了”曹彰脸上挂着微笑,表情却带着一丝不耐烦的表情,他对雅王的话也丧失了信心,以至于搬出帝王下了逐客令,他是典型的势力之人,对没有权势的雅王并不重视

雅王也不生气,脸上仍然挂着笑容,似乎对曹彰表现出来的轻蔑毫不在意,他沉默片刻后看向曹彰淡然开口道“曹公公,你确实是这件事情的经历者,不过嘛……这只是故事的前一半,你难道不想听听你在屠杀赢府,赢家余孽逃出来之后发生了什么嘛”雅王面带笑意,并没有看向曹彰,而是端起茶杯悠然的品了起来

但他越是这样反而是勾起了曹彰的好奇,他对雅王的话再次提起了兴趣,他抬手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雅王继续说下去

雅王放下茶杯,沉默片刻后看向曹彰继续道“当年帝王赐死赢无伤,你将赢家满门抄斩,赢无伤的儿子逃了出来,帝王也整整通缉了此人16年,却没有丝毫线索,曹公公,你也是一直负责这件事情的,对吧”雅王满脸笑意

曹彰没有接话,他的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似在考虑什么事情

雅王看着曹彰沉声道“天下这么大,要寻觅一个人确实不是一个简单的事,不过嘛……”说到这雅王眼神冷厉起来,他看向曹彰言辞犀利的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可帝王和朝廷追杀了此人整整16年却没有丝毫的线索,曹公公,你不觉得奇怪吗”

曹彰沉默,他的脸上阴晴不定,似在思索什么

雅王继续道“你们找了此人16年却没有丝毫线索,那么就只有两个可能”雅王顿了顿,语气阴沉的继续道“第一种可能就是此人已经死了,不过曹公公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毕竟父皇身边的佛门高手可不是吃素的”

曹彰面色凝重,并没有回答雅王的话,但他知道雅王所言不无道理,帝王的缜密心思又岂是寻常之人所能比拟的,他忌惮镇西大将赢无伤的遗孤,但这么多年耗费如此大的人力绝不会只是为了求心理的安宁,帝王知道,赢无伤的儿子决对还活着,可又为何找了这么多年却找不到人呢

雅王看着陷入沉思的曹彰,沉默片刻后沉声说到“曹总管,还有另一种可能便是赢家余孽根本就不在民间,所以你们追查了这么多年也未找到任何线索”

曹彰猛的抬头看向雅王,脸上阴晴不定,沉默片刻后他看着雅王缓缓开口道“殿下,你请接着说你的故事,老奴洗耳恭听”曹彰语气诚恳,也没有了最开始的轻视,他已经再被雅王牵着鼻子走了

雅王不言,他的眼中透着幽幽寒光,沉默良久,才看向曹彰沉声道“当年赢家余孽躲过了你的追杀,之后便一直在民间流浪,不过他逃出来两年之后被一武林高手收留,进入了道门,自此便销声匿迹,这也是为什么朝廷找了他16年却没有丝毫线索的原因”

曹彰闻言脸色大变,“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事”他的语气中颇有震惊之意“是何人收留了赢家余孽,难道他不知道这是朝廷的通缉要犯吗”曹彰眼中闪过一丝冷厉

雅王轻语“华山派,华山剑灵”

曹彰闻言又陷入了思索之中,脸上的表情变了好几遍,最后他抬眼看向雅王幽幽开口道“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他的眼神很是复杂,对于华山剑灵收留赢家余孽的事感到震惊,同样对雅王如何得知这些事情感到好奇

雅王轻笑,看向曹彰继续道“曹公公可曾听过青城剑圣青云子的名号”

曹彰点头“自然,名震天下的三大剑修之一,曾与方清晖齐名的绝世强者”

雅王点头,看向曹彰接话道“华山剑灵与青城剑圣二人是至交,这些事情都是他亲口告诉青城剑圣的”

曹彰表情复杂,有些质疑的看向雅王沉声道“青城剑圣都死了10年了,就算方清晖曾与他有过这些交谈,你又是怎么知道的”曹彰毫不忌讳的说出自己的心中所想

雅王迟疑了一下,看向曹彰缓缓开口道“我有一个亲信曾是青城剑圣的弟子,这些事情都是她告诉我的”他倒是没有丝毫的隐瞒,若无法说法曹彰,又怎能让他把茅头对准恩王呢

曹彰面色阴沉,不知在想些什么,思索片刻后他看向雅王沉声道“既然殿下知道了赢家余孽的下落,为何不直接将他抓起来,这样一来解决了朝廷的心头大患,二来也可以让帝王高兴,岂不是一举两得的事情吗”

雅王苦笑,故意做出一副无奈的表情“曹公公,这也是我最难办的地方,我在知道这件事情后本想着派人除掉他,奈何朝廷中的一个大人物出手相助,为了救赢家余孽还调来了两大禁军统领,这不由得让我心生退意,毕竟我对这名大人物也甚是敬重,他既然把赢无伤的儿子当做上宾对待,我自然也没有再抓人的道理,而且……”说到这雅王迟疑了一下,故意做出一副不解的表情“那名大人物在朝廷之中威信颇高,连他都对赢无伤的儿子敬重有加,可赢家余孽又是帝王通缉了16年的要犯,这不禁让我对当年之事产生质疑,是不是真的搞错什么了”雅王故作疑惑的样子,看着曹彰询问道

曹彰眼神冷厉,他冷哼一声沉声道“不管是皇亲国戚也好,文武大臣也罢,谁敢包庇逆贼就是杀头之罪,我倒想看看是什么大人物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我也正好替陛下分忧”曹彰一副嚣张跋扈的样子,好像天子脚下他最大,谁都不放在眼里,他平日里就打着帝王的名号为虎作伥,这件事情又是帝王一直以来最关心的问题,这倒是让他多了个为非作歹的借口,此刻的表情很是嚣张

雅王轻笑,颇有深意的看着曹彰道“既然曹总管如此心忧国事,那我便告知你吧,将赢家余孽从我手中救下,一直以来将逆贼当成坐上宾的是我最敬爱的皇兄,大唐恩王”

曹彰闻言立马变了脸色,脸上哪还有半分嚣张的样子,他的权势再大,也不过是帝王身边的内臣,而恩王则是帝王最看中的皇子,未来极有可能继承大统的人,在虎牢关之时因为晨曦的事便已经得罪了恩王,现在他看见恩王就有些发抖,哪有胆量再去招惹

雅王轻笑一声,看向曹彰的眼神颇有深意“曹公公既然要为陛下分忧,小王心中甚是感动,帝王身边有你这样的亲信是朝廷之幸,天下之福,小王只是来请曹公公解惑的,接下来要怎么做就全看你的意思了”雅王说罢便起身朝着门外走去,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自然不会多做停留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