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天道剑尊 > 正文
(第47章)强敌来袭
作者:江影沉浮  |  字数:3182  |  更新时间:2021-06-09 09:23:16 全文阅读

然而凌仓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他满心欢喜之际,一股强大的气浪毫无征兆从他的后方袭来,威力之大,搅乱了周围的气流

凌仓大惊,慌忙闪躲,杀机与他擦肩而过,气浪正中后方石壁,顷刻间蹦碎

凌仓暗自心惊,本以疲乏的他顿时睡意全消,刚刚放下的心立刻悬了起来,这一击差点要了他的命,这是崆峒派的杀招……七伤拳,他曾亲眼见过崆峒掌门高寒天施展此功法,威力堪称恐怖,同时他心中诧异,长安怎么会有崆峒派的人出现

凌仓回过神后当即拔剑出鞘,“什么人,滚出来” 他眼神冷厉的看着前方沉声呵斥到,同时他也暗中观察周围,他在遛出恩王府之后便四处游荡,满心想着青龙煞星的事情,所以也不知道自己此刻身在何处,只见周围少有房屋,唯一一处较为显眼的庭院也破败不堪,看来早已无人居住,这应该是到了长安极其偏僻的地方,附近少有住民

这种地方多是长安底层民众居住的地方,鸡鸣狗盗,强抢民女之事也多发生在这种地方,很多百姓受不了官吏压迫,恶霸欺辱,很多都会外出逃难,所以无论是巡逻的御林军还是打更人都不会出现在此处

凌仓紧握宝剑,眼神死死的盯着前方,片刻后,前方一间破旧的房屋中走出一人,来人身着黑衣,带着一顶草帽,浑身上下散发着修行之人的气息,凌仓隔着老远便能感受到此人的强大内力

凌仓皱眉,眼神冷厉的看着前方道“你是崆峒弟子,究竟想干什么”同时他的心中诧异,数月前,青城派举派攻打崆峒山门,崆峒派召回了所有入世弟子,可现在他们又怎么会在长安出现

但眼前的男子完全是一副无可奉告的样子,只见他缓缓抬头,语气阴沉的道“你不用知道这么多,你只要你知道你就要死了”

说罢他的眼神杀意尽现,只见男子右手一辉,运转内力,旁边的巨石应声而起,朝凌仓砸去,凌仓还在思索之际,没想到男子竟会突然出手,当即抽出数道灵符朝前方挥去,这是华山派的聚灵符,拥有开山破土之威力,这是他入世前掌门给他的护身符,但凌仓做为剑修很少使用过,灵符与巨石接触瞬间,声势浩大,碎石飞溅

随即又是一股强大的气浪挥出,在空中卷起碎石朝凌仓席卷而来,凌仓凌波微步,迅速避开,在闪躲的同时挥出数道剑气

面对犀利的剑影,男子从容不迫,调动内力于右手后缓缓抬起,剑气在距他一尺的距离消散

凌仓惊叹,仅运转内力于右手便可以改变周遭气压抵消剑气,此等内力堪称恐怖,无论是隔空运石,还是方才的七伤拳,都不是寻常人可以做到的,他在惊异的同时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他自己是剑修6阶的修为,从功法来看这名男子应该是武道之人,而他的武道修为最少也是7层,这绝对是他有生以来遇到过最强大的对手,面对此人他不敢有丝毫的大意,稍有差池他便会丧命于此

男子冷哼一声“看来你还有点本事”他神情冷漠,看向凌仓的眼神充满了不屑

凌仓面色凝重,眼神冷厉的看向对方道“你我之间素无怨仇,为何要对我下杀手”

男子轻笑,“我已经追踪你很久了,以前晨曦公主在你身边我无从下手,今夜我绝不会放过你”说罢眼神中尽现杀意

听完男子的话后凌仓陡然想起,前几日他总有一种被人监视跟踪的直觉,可这里是京城,再加之晨曦伴随在他左右,他也并没有在意,如今看来,他的预感果然没错。

“华山与崆峒之间好像没有恩怨吧,你在此大打出手难道不怕引起两派纷争吗”凌仓试探性的问道,可话刚说完他便陡然惊醒,因为他突然想起数月前青城派大弟子青峰被杀,嫁祸崆峒,故意挑起武林争端之事,这是某位王爷的阴谋,现在他明白了

眼前这名男子并不是崆峒弟子,他就是杀死青峰,挑起两派纷争的凶手,他也知道眼前这个人究竟是谁了,当日在崆峒山时天明告诉他小心一个人,此人便是当年犯下死罪,被逐出师门的崆峒派第一天才黎烈,没想到他竟然真的还活着

凌仓冷笑一声 “把你的草帽取下来吧”

男子一愣,没想到凌仓会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什么意思”他有些不解的看向凌仓道

凌仓轻叹一声,看向男子缓缓开口道“昔日的崆峒第一天才,高寒天预定的下一任掌门人,黎烈,没想到你竟会沉沦到如此地步”凌仓看向黎烈沉声说到

后者一愣,有些错愕的看着凌仓“你认识我”?

凌仓面色凝重,眼神中透着一丝惋惜“听说过你的传闻而已”

黎烈的眼神稍显恍惚,但这种神情转瞬即逝,随即他的眼中有无限杀意浮现“既然如此,今天就更留不得你了”说罢当即调转内力,七伤拳施展而出,强大的气浪朝凌仓席卷而来,威力巨大

凌仓立于原地,眼神中透着一丝失望,他想要感化黎烈,让他醒悟,尽管他不知道这个青年身上到底发生过什么不为人知的悲惨经历,但同为修行之人,他不想看着昔日天才就此陨落,成为没有思维,没有感情的杀人工具,但他明白他已经无法帮这个青年走出歧途了,因为他知道黎烈现在是死侍,彻头彻尾的死侍,不分是非,无论正邪,只为王权而效忠,直至死去

黎烈目不转睛的打量着凌仓,他的脸上挂着一丝费劲,这个青年怎么回事,为什么不躲开,黎烈心中疑虑,他也不知道是何缘故,或许是青年的话激起了他尘封于内心深处的情愫,让他想起了自己曾身为崆峒第一天才的过往,又或许是青年的眼神掀起了他心中的某片波澜

但抹杀了一切感情,只为杀人而生的黎烈这一次没有下死手,他知道以青年的速度是完全可以避开的,可凌仓立于原地,纵使杀意逼近,也未移动分毫

七伤拳散开,凌仓的周围气浪翻滚,黎烈清晰的看到青年湮灭在巨大的冲击波之中,黎烈皱着眉头,不知是何心绪,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青年到死也没有闪躲半步

可他的心中又感到些许怪异,至于到底怪在何处他又说不上来,就在他倍感迷惑之际,忽的一道剑影袭来,他只是隐隐约约看见一道的剑影,剑影幻化成风,若隐若现,黎烈反应速度惊人,急忙侧身闪躲,剑影从他的脸颊划过,留下一道长长的血痕,黎烈眉头紧锁,他感到一阵阵心悸,若不是方才七伤拳炸裂,掀起的气浪使空气中充满尘埃,他根本捕捉不到这可怕的剑影

黎烈心中惊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愧是崆峒派第一天才,你的七伤拳恐怕就连掌门高寒天也强不了太多”就在黎烈满心疑惑之际,凌仓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黎烈转头,只见青年毫发无损的站在他的身后,手握剑柄,神态自若,黎列眉头微锁,看向凌仓有些意外的道“莫非你刚才所施展的是残影剑诀”

凌仓没有回答,沉思片刻后看向黎烈道“你……,是怎么看到剑气的”他的眼中透着震惊之意,刚才那一剑完全是冲着黎烈命门去的,而且是在对方放松警惕的情况下,就算他是七层修为的高手也必死无疑,残影现,人头落,他想不通黎烈为什么能避开这致命的一击

黎烈轻笑一声“我说究竟是何人竟能引的他如此重视,原来是华山剑灵的弟子,可惜你的残影太慢了,若是刚才那一招由你师父施展,我就是有100条命,也得葬身于此”说到这里黎烈话锋一转,言辞犀利的喝斥道“你的剑不够快,你今日必死无疑”说罢迅速调动内力,七伤拳再此施展而出

自从拜入雅王麾下,成为一名死侍之后,他便丧失了喜怒哀乐,战斗不过就是在是在杀人,杀人也不过是完成雅王交代的任务,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多余的情绪

但今日与凌仓的战斗让他感到成为死侍以来从未有过的兴奋,至少这一刻,他不再是为了任务而杀人,而是真真切切的在享受两个修行天才的对决战斗

七伤拳朝凌仓席卷而去,在他的周围掀起巨大的冲击波,同上一次一样的结果,凌仓消失在滚滚气浪之中,黎烈神情肃立,他知道凌仓没有中招,当下观察四周动向,捕捉凌仓的身影

只见凌仓身影不断出现,可又转瞬即逝,留下一个个虚影,黎烈不敢大意,他知道这是残影剑诀修炼到一定高度之后展现出来的可怕效果,人随剑起,幻化无穷,让人无法捕捉施展之人的身影,而使用残影剑诀的人却可以做到杀人于无形,这还是很普通的残影,只能依靠逆天剑诀短暂的隐藏身形,可想而知华山剑灵所施展出的残影有多恐怖

据传言,残影剑诀的创立者华山剑灵也无法发挥出残影剑诀最可怕的力量

黎烈注视着周围幻化莫测的身影,即使身处被动的局面,他也没有像刘少阳那样疯狂出手,因为他知道出手也是徒劳的,作为昔日崆峒第一天才,雅王最得力的部下,他的心性远不是刘少阳之辈所能比拟的

他只是静静的注视着四周,防止凌仓的突然出手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