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萨满秘境 > 第二卷:美洲风云
第218章:萨满宿虫
作者:漆奥峤  |  字数:3117  |  更新时间:2021-08-01 20:00:01 全文阅读

西装男怕他们怀疑,率先走下阶梯,郑原他们跟着这些人的步伐走进去。

走下阶梯后,他们发现这是一条水下隧道,椭圆的玻璃栈道从入口延伸到远处,周围海水被灯柱照亮,看起来就像在逛水族馆。

走过隧道,他们来到隧道的出口,郑原看向他自己的腕表,隧道似乎是倾斜向下,他们目前已经位于百米深的海底。

但是奇怪就奇怪在这里,海洋的深度可达几万米,怎么可能才一百米就见底了,他什么也不敢相信,满脸写着疑惑。

“你们不用感到好奇,这座岛叫空寂岛,是南美洲板块沉入海面的一部分,同时距离南美洲又是最远,刚好可以用来做藏身。”

“藏身?”

西装男这样说,郑原就全清楚了:

马蜡不是自己藏起来了,暂且不说水下建筑要耗费多少人力物力,就单是日常物资运输,就是一个大麻烦,绝非一人一力可以单独完成。

他确定,马蜡是在巴茜官方的干预下,藏进了水下建筑。

西装男看他们不明白继续解释:“我们所在的位置,是空寂岛东面的水中陆地,这里有个水下秘密基地。”

“基地?”

“如果说是基地,应该不只是藏人那么简单,你们肯定在做研究!”

西装男听郑原说完,默默点点头,拿出自己脖子里戴的芯片卡,往尽头读卡器扫了一下,水下舱门嗡嗡开启。

舱门后的世界,这才正式展示在眼前:

整个水下基地类似于“甲”字,他们走过的隧道是竖线,紧紧连着的“田”字是基地的主体。

这是一个正方形钢结构的玻璃穹窿,每一面玻璃幕墙都由高强度的钢条做支撑,完全可以抵抗水流侵蚀、动物冲撞、地震水压,就像是在地下放了个无比坚固的透明盒子。

在这个盒子里,是一栋棱角略微圆润的玛雅金字塔!

是的,没错,玛雅金字塔!

郑原看到金字塔的第一眼,就知道这不是古埃及法老的陵墓,而是玛雅人造出的平顶神庙金字塔。

这种浑身褐金光点、四边多级落差、塔身有阶梯和滑道的神庙金字塔,他在地下乐土里见识过不少。

只是没想到,他会在这里再次见到这种史前金字塔,而且还被封在基地里,这确实让他有点惊讶。

放眼望去,这座金字塔边长超过五十米,正好位于方形玻璃穹窿的中心,沿着玻璃内壁,在不同高度延伸出好几层栈台,每一层栈台都建有两三层高的楼房。

这些楼房好像悬崖边的吊脚楼,牢牢靠着穹窿内壁,彼此上下隔层错落,共同把金字塔包包进“回”形建筑群,浅灰无杂色的楼体对比褐色金字塔,怎么看都觉得奇幻。

“你们一定很好奇,为什么我们会在海底捕获玛雅金字塔对吧!”

郑原正看得出神,陌生声音从身后传来。

众人顺着走动声响回头一看,他们身后出现一个年过半百的中年人。

这老头看起来不算老,斑白的头发里依然可见乌丝。

即便满脸皱纹,也能看出年轻时长得还算端正俊朗。

他眼睛炯炯有神,透着一股狼顾鹰视的狠劲儿,可能是年纪大了,这股劲儿被他隐藏起来,变为更加缓和的书卷气。

这中年人的皮肤因为健身并不怎么松弛,在形象上至少让他年轻十岁,配上一身皮衣和脚蹬靴,让人移不开目光。

“您就是马蜡,对吧?”

郑原看到他的第一眼,就被他身上那种“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老谋深算给吸引了,这句话不经大脑思索,脱口而出。

“哈哈哈哈哈,年轻人果真是眼神好,你居然凭借细枝末节的观察,就知道是我,观察力可见一斑。”

“没错,我就是马蜡。”

众人没想到,马蜡居然是个华国人。

起初郑原还不确定,毕竟不是只有华国人才是黄皮肤黑眼睛,东亚人差不多都这样,但从他的谈吐和语言逻辑来看,是华国人无疑了。

“您是华国人。”

要知道,他如果真是马蜡,至少说明80年代时,他已经在巴茜定居,甚至往前追溯,他的父辈怕是早早就来了这里。

“是,让我猜猜,你已经在考虑我的真实身份了,对吗?”

马蜡说话的功夫,已经站在他们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郑原微微一笑:“是啊,80年代时移民潮还没开始呢。”

“可是,那时您却已经被巴茜官方器重,去参与夺取亚马孙碑,想来,肯定早在之前就入籍巴茜成了他们的合法公民,这样才会让他们放心。”

“那么从民国开始,您的父辈就来到南美洲了吧?”

马蜡点点头:“确实,我的父辈从民国时就过来了。”

郑原微微颔首,他猜测的果然没错,他迫切想知道马蜡的身世:“能跟我们说说吗,我特别好奇您身上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马蜡点点头,同意了郑原的要求:“可以,不过这里说话不是特别方便,你们跟我到办公室,我跟你们慢慢说。”

“好,一言为定。”

“不过,我得先把解药给你,你的手坚持不了多久了。”

元迦曼拿出自己的解药,想把她下的巫药解了,马蜡把自己的手套抽开,双手结实匀称,毫无伤口。

“怎么……你难道不是昨晚去古董铺搜查我们的人?”

她看到完整无缺的伤口,心里直犯嘀咕。

“我当然不是。”

“可眼神是伪装不了的,你们都是狼顾鹰视,怎么可能!”

郑原也陷入了迷惑,格勒和贡布面面相觑,一幅八卦的神色望着他们几个。

“马蜡老大哥,你就别卖关子了!”

古格见到的是古玩街的明星,他比谁都想知道,昨天晚上来搜查他古董铺的是谁。

“那是我的众多替身之一。”

“众多替身之一!”

“你有很多替身?”

马蜡听完元迦曼的质疑,微微点头:

“没错,这些替身都是防止我被暗杀,特地训练出来的,同时他们也是我的触手,出现在黑市的各个角落替我查探消息。”

“昨天晚上伤的,只是马蜡的分身之一,你这个小姑娘,下手还真狠,我们用了抗生素,才把他的胳膊给治好,就不用你费心了。”

“你确定?”

“我的巫毒要是抗生素能解,那就不叫巫毒了,你们用抗生素只是缓解了毒发,但只要没有解药,总有一天抗生素会失效,他也就完了。”

“这!那就还请姑娘,你去给我的弟兄们看看。”

马蜡让出一条道,让西装男带着他们走上其中一部电梯。

他们走到穹窿里的某个房间,里面是一排病床,其中一个病床躺着一个蒙着面的皮衣男。

他一看见元迦曼过来,赶紧朝后躲,马蜡眉眼示意他安静,这才没有继续戒备她。

“把你的手臂给我。”

马蜡把元迦曼的话翻译为他能听懂的语言,这皮衣男从被子里伸出自己胳膊。

他的胳膊的伤口已经被包扎起来,只是从脉搏开始出现一条黑线,沿着血管不断漫散,逐渐往肩头剧集。

“你们看,我就知道,等这黑线真的进入心脉,你就没救了。”

元迦曼话不多说,从腰间拿出一个透明的瓷瓶,从里面倒出一丸丹药,只有小指甲盖大小,圆润无光,透着药草的馨香。

“给,你吃了它,保管你药到病除。”

皮衣男看了一眼马蜡,夺过黑色药丸吃进嘴里。

“嗯!”

“呕!”

“嘶!”

皮衣男吃下药丸后,手臂的黑线好像活物般蠕动起来,他疼得手臂青筋凸出,额头满是汗水。

元迦曼眼疾手快,从针线包里取出银针,烧过后又喷了一点酒精,朝着黑线最顶端刺进去。

她接过盆子,污血顺着胳膊往下流,在那污血中明显有会蠕动的血虫,在盆里不断游走。

等污血变得鲜红,元迦曼把皮衣男的胳膊贴上绷带收进去。

“这是什么东西?”

“为什么还会动。”

“血虫。”

“对外称呼是巫药,但我们知道这是生长在高寒地区的一种宿虫,可以寄生在动物体内,顺着血管攀爬,一旦爬进心脉就会在那里做巢,神仙也难救。”

“是村里的老萨玛发现的这个东西,也是为了给萨满巫师防身用的,让一些对萨满图谋不轨的人吃点苦头。”

“我们会用宿虫最怕的硫磺、朱砂、守宫、高山盐等东西造出解虫药。”

李胖子不敢往下看了,他嘀咕道:“这不就是放蛊吗?”

“不是放蛊,放蛊是苗疆人的秘法,蛊一般是出其不意放进宿主身上的,如果没有症状,宿主一辈子都不一定察觉。”

“宿虫跟它类似,但比放蛊要安全很多,蛊婆的蛊被反噬会出人命,宿虫被治好,萨满不会有任何危险,甚至宿主终生都不会再被毒虫近身,也算因祸得福。”

李胖子恍然大悟:“哦,明白了,是安全版的蛊虫。”

“你不会在我们身上也放过吧,我说最近身上怎么那么痒。”

看着李凯门抓耳挠腮的样子,元迦曼翻了个白眼:

“你想得美,你身上痒是因为没洗澡,我才不会把宿虫浪费在你身上。”

“好了,既然你已经帮我把弟兄的毒解了,我们去办公室,我给你们好好说说,我马蜡的故事。”

“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