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在异界集兽魂 > 正文
第五十三章 送礼求师
作者:陌上清晖  |  字数:3068  |  更新时间:2021-03-05 23:30:52 全文阅读

尹家堡学府。

朗朗的读书声中,先生尹元清端着茶碗站在窗前,看着埋头苦学的弟子,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但一想起今天堡主差人带来的消息,瞬间脸色一苦。

尹元清在肖然小的时候曾经教过他,深知这个少堡主的顽劣性子,在尹大通派人通知少堡主要来学堂后,也是觉得完全不可思议。

因为这个少堡主自小便对学习没有任何兴趣,反而是仗着身份经常欺压别的孩子,连身为先生的自己也经常被他整蛊,向堡主反应多次,堡主也只是一笑代之,根本没有出手管教的意思,导致这个少堡主更加变本加厉,直到年龄稍微大些,去了永安城的学堂之后,自己才清净下来。

端起茶杯喝了口水,随手放下,看着茶杯,不由得想起顽劣的少堡主将虫子放进自己的茶杯的事,先生感觉心底一阵恶寒,赶忙摇了摇,将那段不堪回首的记忆从脑海中甩了出去。

身后的扣门声想起,尹元清回过神来,走到桌案前坐下,整了整衣袍,确认没有不妥,随手拿过一卷书简佯作观看,正色出声:“进来!”

房门被缓缓推开,肖然抬脚走进房间之内,身后跟着厉庄。

肖然信步上前,抬起双手,向着尹元清躬身行礼:“学生尹肖然见过尹先生!”

心里已经做好准备,决定在礼仪之上给眼前的少堡主一个下马威的尹元清,瞬间有些愣神,按照自己的设计,尹肖然进门之后肯定会张扬跋扈,不施礼节,而自己借机出声呵斥,捻灭其嚣张气焰,让他对自己有所敬畏。

但是眼前的少堡主竟然完全没有按照自己的套路来,让尹元清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愣在当场,甚至连回礼都忘了。

肖然看着尹元清不说话,有些不明所以,心里虽有不悦,但是这次是来求人家办事来的,也不好发作,只得硬着头皮,再次拱手出声:“学生尹肖然见过尹先生!”

肖然突然加大的声音,让尹元清回过神来,知道自己刚才失态,脸色有些发红,连忙起身回礼后,指向对面的两个蒲团:“少堡主请坐,老朽已经接到堡主差人通知,不知少堡主此次要修习什么内容?”

说着话,尹元清看向肖然,脸上的表情也慢慢变幻,现在堡内都传少堡主已经痛下决心,重拾修炼之道,他一直对这个消息嗤之以鼻,因为从小就开始接触这个少堡主,他知道凭后者的心性,这个消息绝对是子虚乌有的事情。

但是近距离接触,他已经发现对面之人面色红润,体内元力澎湃,完全没有之前气血亏空的病痨模样,脸上的震惊神色愈发明显。

感应到若有若无的灵魂力在自己身上探测,看着尹元清脸色的变化,肖然知道对面之人的心思,调动灵魂力向着入侵的灵魂力一震,面色如常的开口:“学生准备参加天沐学府的甄选,想跟随先生修习文试方面的内容!”

释放出的灵魂力被突然震散,尹元清的脸色更加,要知道自己虽然修炼天赋不强,但也是筑基境中期的修为,灵力探测能够被对方不动声色的震散,那对方的境界肯定高于自己,他甚至怀疑之前说少堡主气血亏空无法修炼的消息才是误传,因为即便是传说中天赋异禀的元修也不可能在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内,连跨两个阶位进入筑基后期。

不知道尹元清知道肖然现在已是筑基境巅峰的境界时,会是怎样的表情。

回过神来,尹元清开始正视肖然,找到这个少堡主绝对不是来拿自己打趣的,正色开口:“请少堡主放心,老朽一定会倾尽所学,绝不藏私!”

转身从厉庄手上接过一个锦盒,肖然笑着看向尹元清:“此人乃是我此次外出历练结识的好友,名为厉庄,将和我一起跟着先生学习。”上前两步将手中锦盒放置于桌案之上,继续开口:“这个是我回堡时,路过永安城时为先生采买的顶级参茶,据说有益寿延年之功效,还请先生收下!”

尹元清深吸了一口气,嗅着透过锦盒散溢而出的茶香,眼神中闪过一丝渴望,但碍于面子,言不由衷的开口推脱:“礼物太过贵重,老朽无功不受禄,少堡主还请收回!”

演技太差!不止肖然,就连身后的厉庄看着尹元清拙劣的演技之后,都不由得在心里吐槽了一句。

肖然再次将锦盒向前推了推,尹元清基本没怎么推让便将锦盒收起,强压的喜色看得肖然和身旁的厉庄嘴角一阵抽搐。

“咳!既然少堡主有心,老朽就厚颜将礼物收下。”说着话,尹元清有些尴尬:“关于学府文试一事,少堡主也算找对了人,因为老朽当年也曾参加过学府的甄选!”

听到尹元清的话,肖然瞬间来了精神,没想到表面上看起来浑身文人气息的先生竟然曾经也是个追梦少年。

“而且不止参加过一次!”尹元清的面色微红:“虽然没能进入学府,但是每次文试都已经过关,所以才回到堡中担任教书先生,对于少堡主参加甄选的文试方面,老朽还是有一定把握的!”

肖然心中一喜,正欲开口询问文试的内容,尹元清再次开口:“第一次参加的时候,只有十五六岁,那时候只是元者没能通过武试,所以老朽就潜心修炼,直到跨入筑基境初期成为元修时,再次尝试,可以还是未能遂愿。”

尹元清满脸回忆之色:“等再到进入筑基境中期,心想肯定没有问题的时候,信心满满再次去参加,只可惜...。”

听到这里,肖然有些不解,当初尹双儿便是筑基境中期的时候参加甄选进入天沐学府的,难道连筑基中期参加学府的甄选也不一定能够通过吗?

想到这里,肖然连忙开口询问:“还请先生名言,为何筑基境中期也没能通过武试?”

尹元清面色羞赧:“并非没有通过,而是当时已经二十六岁,超过学府招考不得高于二十五岁的年龄限制,没能报名参加!”

“噗嗤!”当肖然听到尹元清说完,强忍着没让自己笑出声来,但是身后的厉庄却是没能忍住。

听到厉庄发出的声音,尹元清脸色一阵白一阵红,怒视后者:“不尊敬师长,罚你面壁思过,下午叫双亲来学堂...。”

尹元清突然的大喝,惹得厉庄一怔,虽然从家族出来逃亡多年,何时受过一介书生如此喝骂,当场就要暴走。

尹元清喝骂完才意识到不知不觉中将面前两人当做自己的学生对待了,看到厉庄豁然站起,顿时有些发慌,好在少堡主将那人喝止,那人虽然不甘,但明显对于少堡主有所忌惮,只好作罢。

虽然心底有些发慌,但是尹元清知道两人是有求于自己,所谓文人的傲骨在心里作祟,怒瞪着厉庄,毫不退让。

看着尹元清被激怒,由于被激怒的公鸡一般,知道自己不从中斡旋的话,就没办法收场,只得对着尹元清解释了半天,说厉庄待在佣兵团时间太久,礼数上略有欠缺,才将尴尬的气氛缓和下来。

因为前面的插曲,等到开始上课的时候已经不早,尹元清只讲了一个多时辰,便听到学堂下学的钟声,只得起身告辞,等先生午休过后继续上课。

虽然时间不长,但收获不小,之前的自学完全是盲人摸象,直到尹元清讲了文试的过程,才明白所谓的文试就是让学员针对学府的命题,写出自己的文章罢了。

说实话,原主的文化程度确实不高,仅仅达到识字的程度,莫说是写文章,就算写两首打油诗也费劲。

但是通过这么长时间在空间之内的学习,肖然至少看过数百篇文章,基本上已经了解文章构思的方法,所以学府甄选的文试对于肖然来说也不是太难。

而且听尹元清所说,文试所考的文章类型无非就那么几种,不外乎国家治理,宗派管理和对于人族妖界频起冲突的看法和解决办法这几种。

肖然心中已经有了想法,那就是专攻这几方面的文章,在文试之前,自己先构思几篇文章,让尹元清润润色,到时文试应该足够用,虽然其中存在着一些作弊成分,但估计没有人会深究,毕竟这方世界尚武,虽然不至于弃文,但读书人的地位确实不怎么高。

等二人回到少堡主府,午膳已经准备妥当,将还在赖床的肖媚儿唤起,简单吃了口饭,就各自回到房间之中。

考虑到自己和厉庄近段时间要去学堂,剩下肖媚儿一人也不放心,肖然就安排湘儿每天带着肖媚儿出去散散心,顺便教她学习一些女红。

本以为肖媚儿对女红之类的手工不感兴趣,谁知在看到湘儿不一会就秀出一块漂亮的手帕之后,顿觉好玩,不用肖然催促便将心思沉在上面,还不忘虚心向湘儿请教。

看着肖媚儿完全顾不得再缠着自己,肖然放下心来,回到客房之中,意念一动进入空间之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