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史上最牛老师 > 卷一:初出茅庐
第一章 院长秦文
作者:溪花静渚  |  字数:2501  |  更新时间:2021-03-25 16:46:28 全文阅读

  在这个号称三不管的地区,一座位于深巷中的书院就像是大海中的一叶扁舟,随时都可能消失。

  坐在摇摇晃晃的太师椅上,秦文环视四周,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这是父母唯一给他留下的东西,一座书院。

  说是书院,更像是破败不堪的寺庙,大门已经倾倒,讲堂的穹顶,已经出现无数个窟上面的雕画风吹雨淋,早就辨别不清样子。

  一到下雨天,整个书院都像是水帘洞,院子里存积的水都可以养鱼了。

  咕咕咕~~~

  肚子又饿了,穿越到这里来,别说小康家庭吃喝不愁了,摆在秦文面前的是即将下葬的父母,还有破败的书院。

  没有钱,没有亲人,家里穷的没有一粒粮食。

  要不是街坊邻居帮忙,给秦文父母凑了副棺材,接济了点口粮,估计秦文很快又要穿越回去了……

  累了一整天,秦文躺在太师椅上看看头顶之上渐黑的天色,闭眼清空思绪,他打算直接睡过去,只有睡着才不会觉得饿。

  “叮,万道学院系统绑定,请宿主查看!”

  自己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机械的声音,秦文睁开眼,晃了晃脑袋,“是不是自己饿昏了,出现幻觉了?”

  “考验任务:为了证明宿主有能力担起重任,请在三天之内招收到一名学生,任务完成,奖励学院翻修卡,任务失败,抹杀宿主!”

  淦,什么系统对宿主这么狠?我不信。

  下一秒,天雷滚滚,一道蜿蜒的雷霆落在秦文面前,打在了泥土上,虽然土地不导电,秦文依然觉得,脚有点麻。

  “哎哟,让我躺会先,吓死人了。”秦文没有想到系统直接动手。

  “系统,你够狠,你.......”

  轰隆

  一道惊雷,在秦文头顶炸响,震的秦文耳朵嗡嗡响,一切抱怨如同魑魅魍魉,四散而逃。

  什么想法都没了,脑海里面想的都是如何完成考验任务,要是完不成,自己小命可是要GG,自己刚穿越过来,不能又死一回啊。

  系统你够狠!

  环顾四周,书院已经破旧不堪,只有完成考验任务,自己才能得到学院翻修卡。

  学院翻修之后,自己好歹有一个良好的栖身之所。

  累了一天,不知不觉秦文进入梦乡。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在脸上,秦文揉着闭着的眼睛,伸展懒腰,打了个一个大大的哈欠,脑海里系统的倒计时开始了。

  “美好的一天开始了,请宿主抓紧完成任务,如果今天没有完成任务,将会对宿主进行惩罚。”系统机械的声音,一瞬间让秦文困意全无。

  “没有办法了,厚着脸皮去吧!”秦文能够想到的,就是书院运营的时候,邻居的张天一直都是父亲的学生。

  这是第一个目标,秦文想去试试。

  在父亲丧事上,张天尽心尽力帮助自己,现在又要张口,秦文还是有些抹不开嘴。

  再想想系统,嗯,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咚咚

  门缓缓打开,一道臃肿体态女子走了出来,两只脚情不自禁划了一个外八字,横在门口。

  “原来是小文啊,你这么一大早找张婶有事吗?”

  说话间飘过来一阵馒头的香味,秦文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张婶忍不住移动一下身体,挡住秦文的视野,此刻张婶一家正在吃饭。

  “我确实是有点事,想跟您商量。”秦文神情略显尴尬,言语之间也是不好意思。

  “我懂了,你等一下。”门哐当一声关上了。

  秦文只能尴尬的站到门外,等了一会,张婶拿出一块杂粮馒头,直接塞到秦文的手里。

  “张婶,我!”秦文反倒是觉得羞愧难当,不知道怎么说,手里紧紧攥着杂粮馒头。

  “张婶,我不是要吃的!父母也走了,留给我一个书院,可是我不能看着书院这么破败下去,所以想问问张小哥,愿不愿意回到书院上课,我在父亲的柜子里,找到一本书,上面都是科考的心得,还有一些科考秘籍,想到应该对张小哥有用,所以想让张小哥......”秦文还没有说完,张婶直接一口拒绝。

  “小文啊,不是张婶说你,书院一个老师也没有,也没有一个秀才坐镇。难道所有人都需你来教吗?你的文采到底如何,大家谁不清楚。

  不过张婶也看你不容易,你把你爹的笔记给你张哥看看,张婶每天管你一个杂粮馒头如何?”张婶看着秦文的眼神,尽是怜悯。

  这个眼神深深的刺痛了秦文,你现在一无所有,凭什么让我儿子去你书院?

  要不是张婶动了恻隐之心,秦文也许一个馒头都没有。

  “我自己可以自力更生,张小哥有时间的话,可以来找我,我把书本拿给张哥看看。”秦文一口答应下来,等到离开的时候,秦文也没有退回手里的杂粮馒头。

  什么时候都可以清高,唯独现在不行。

  秦文现在要生存,要活着完成任务,人要骨气,也要活着!

  第一家碰壁了,没有关系,还有第二家。

  秦文凭借着记忆,去找自己父亲最得意的弟子。

  找寻了半天,才找到大致的方位,只是这一次秦文扑个空,门已经紧闭。

  门缝扫一眼,看到摆放的农具不见了。

  秦文准备去郊外的田地之外,碰碰运气。

  已经是申时,大地依旧挡不住烈日的余威,秦文大汗淋漓,嘴唇已经起了干皮。

  “快点干活,墨迹什么,慢点我抽死你?”一阵责骂,吸引了秦文的目光。

  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王磊,在地里干活。

  稚嫩的身影还没有扁担长,两头挑起来两个桶。

  腰已经弯了,走路也是摇摇晃晃。

  年轻的身躯,身上扁担挑的重量几乎是身体重量的两倍!

  他的父亲已经不耐烦,手里的木棍,不规律抽打起来。

  “我来帮你。”秦文赶紧上去帮助他,将水挑到目的地。

  “你是什么人?如果没有什么事情,赶紧走,他还要干活!”看到一个父亲这么对待儿子。

  秦文有些看不上去,准备理论一番,都说虎毒不食子。

  为何他这么狠,刚准备上前,胳膊被死死的拉住。

  “爹,他是秦秀才的儿子秦文,估计是找我有事!”王磊说话有些畏畏缩缩。

  “秀才,秀才有什么用,还是到最后病死的时候一分钱都拿出来。

  在这个三不管的地带,什么都是虚影,当初就是信了你爹,给你爹交了修金,让这个逆子学习。

  现在手不能扛,肩不能提,还不如养一头牛实在。”听到这么粗鄙的语言,落后的观念,秦文实在是听不下去。

  “怎么?你不服气啊,这不是太平盛世,在这里活着比一切都重要,粮食比天都重要。今年本是大旱,再种不好这点地,再有点兵乱,我们都要饿死。

  不要想劝说逆子读书,死了还读什么书,读书能赚钱吗?

  你现在即使免费教,也不让他去学。

  滚、滚、滚。”陈烨被赶走了,稍微晚一点,木棍都抽到自己身上。

  “秦文你赶紧走,要不然我父亲都打你了,等我有时间,我去找你。”作为父亲最得意的弟子,此刻忍着身上疼痛,推着秦文离开。

  “王磊,等我!”

  “好!”王磊刚说完,木棍不停落下。

  看到父亲的最有前途弟子,竟然这样被对待,秦文握紧拳头,心里暗暗发誓。

  一定要抓紧建立起来书院,打破很多人固执的观念。

  打破读书无用论!

  知识的力量是无限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