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三代帝王
作者:飞翔的丘丘人  |  字数:3826  |  更新时间:2021-03-05 20:47:14 全文阅读

在地下与吉特相伴的是三百五十五位朝臣与侍从,其中包括他的一些妃嫔。但吉特的正宫王后是其妹妹梅奈斯(Merneith),名字意即“奈斯女神的宠儿”。与那么多的王族妇女一样,她的名字也是用盾牌和交叉箭头的符号写出来,而同样的这些符号本就象征着女神。

梅奈斯有着天下无双的王族血统和家世:先王德耶尔的女儿,吉特的妻子兼妹妹,下一任帝王邓恩(Den)的母亲。她“与王权之间有着多达几代的血缘宗谱关联”。因此,当吉特离世,而他们的儿子尚年幼之际,梅奈斯便是接管政权的理想人选。

于是,她当起了摄政王,而且,“她自己或许实际就曾是一代君王”。因为,跟之前的奈斯霍普一样,梅奈斯的名字也是刻写在帝王才适用的“塞雷克”框形图案之中。晚至1985年才在阿比多斯发现的一份帝王名录上,她的名字也在其中,名录的先后次序是纳美尔、阿哈、德耶尔、吉特和梅奈斯。

此外还有官方的封印,刻写的内容是“梅奈斯治下财政内库之印”。她手下的一个行政官,掌管“高等财务办公室”,也是“运河水道巡察使”,负责监管农业灌溉工作。此人的公章上,赫然刻有游泳的小人儿狗刨式的自由泳动作,而且还圆满地刻上了水泡。

当梅奈斯大限将至时,一百二十名朝臣与仆从也伴随她一起搬迁去了“死者的国度”。她在阿比多斯那里已经规划和修建好了壮观的围闭陵寝和墓室。朝臣们的小坟墓围拢在她的墓葬四周,但事先经过周到的考量,那些坟墓在西南角这里便终止了,为的是让女主人的幽魂能清楚地看到峭壁间的那处裂罅,而且是采用让出通道的方式,让灵魂能不受阻隔地去往那裂罅——标志着冥府世界的入口。

墓葬的大小与她的帝王资质正相配。她的好几间墓室,曾经也配置齐全、应有尽有,就跟前任的那些男性帝王所享有的一样。与他们相似,她也竖起伟岸的石碑来标记她的安葬之地。“梅奈斯君王”的这些墓碑于1900年被发现,现场的考古学家们当时断言:“梅奈斯是一位国王,这一点你是很难置疑的。”直到后来,才发现预想中的这个男性帝王是女流之辈,梅奈斯便被微妙地降级了,降到“王后”的位置——对埃及的女性统治者来说,这可是一种令人熟悉的待遇。

梅奈斯显然大权独揽,长期治理国家,直到其儿子邓恩成年,而且她对儿子的培养训练无疑非常成功。

邓恩是第一王朝中记录最良好的统治者,很大程度上也是个改革派的君王。也给孟斐斯的普塔神庙增加了一个重要元素,让人安放了一尊神圣动物的雕塑——神牛阿比斯(Apis)。生出这头神牛的母牛,地位也同样神圣。这头神牛是神界和王室权力的象征,据信其本身就负载着普塔大神的魂灵。

随后的三千年,埃及的官方庆典仪式上,阿比斯都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在帝王肖像中加入保护神瓦吉特,使用眼镜蛇女神来装点额头的君王,邓恩是第一位。他也是第一位在名字里加上“二女神护佑之主”这一描述性御用称呼的君王。二女神是指瓦吉特与奈荷贝特。邓恩给自己引入的第二个称谓是“上下埃及之君”,这也就是所谓的“帝王尊号”,用象征着莎草植物和蜜蜂的符号束书。

此外,红白合体的双重王冠,尽管在其父吉特当政期间首先被描绘,并有了图像呈现,但有资料显示邓恩是实际佩戴如此冠冕的第一位君王。

身为埃及的君王,所有时刻的穿戴都得符合身份。每天、每周和每年的活动日程都有极为详细的计划安排,同时每个不同的场合都相应配有具体的全套行头和服饰。这对那些重大活动尤其重要,比如加冕礼,比如执政三十周年之际举办盛大庆典,来让朝臣们当面见证君王的种种天赋伟力得到续期补充。

当然,现场也少不了代表各路神灵的旗标,还有,各位先王,那些“荷鲁斯的继任者”,也在场监督——他们的灵魂在时刻守望着后人。

在“礼服更衣间”,侍从官员的协助之下,邓恩穿起那菱形花纹图案、面料厚重的庆典袍服来完成那庄严的“巡游”。然后,他脱下袍服,去表演仪式化的跑步比赛。

他是第一位被描绘成奔跑状态的君王:循着那神圣路径往复疾奔,而跑道可能是位于萨卡拉的“宗教崇拜专用围地”。他被要求绕着两个石头标记物来回跑动;两根石柱代表着埃及的疆域边界。四圈是以南方君王的名义奔跑,另外四圈是以北方统治者的名义奔跑,而且这两段路程要分别戴上表示南北方的相应王冠。

他还要在神牛阿比斯旁边跑过,为的是吸收神牛的神力,而已故先王们的精魂,据信也在当场看着,为邓恩鼓劲加油。

象征性地往复穿越了他的领土之后,邓恩还要逐一完成“狩猎”“祭献牺牲”和“胜利”等仪式,用女神奈斯的鱼叉刺穿一头河马,表示消灭混乱,让人间恢复太平秩序。

这些大事件大动作都用雕塑的形式来呈现和记录:三座金雕像,分别展示邓恩手持狼牙棒勇猛进击,从小船上用鱼叉猎杀,还有与一头河马角力搏斗的场景。雕像是在孟斐斯神庙的工艺作坊中创作和完工,而首席创世大神普塔在那里被尊为“匠人祖师爷”“至尊巨匠”。

帝王名录(类似于历史年鉴)甚至还记录了此类雕像的“诞生”——是真实事物的副本,但要能够寓居和安顿下这些复制品所描绘人物的精神内质。在邓恩的这个具体实例中,则要展示他是统治国家的最佳

人选,连生理上也有绝对优势;他被表现为技能精妙超拔的运动健将和猎手,他威猛的体力代表着埃及的实力与显赫尊严,而这些都不仅限于战场上。

在战场上,邓恩也十分活跃且英勇。在欢庆和纪念“第一次痛击东部蛮族”的一个胜利场景中,他高举狼牙棒,挥舞着去击杀蜷缩在他面前沙地上的敌人。

此画面刻在一块象牙雕牌上,牌子曾系在他的一双鞋子上。那敌人很可能是代表着当地的一个部落首领之一,“他们仍然散居在东部沙漠里,而且相当具有实力,对尼罗河谷中孕育发展的城镇化社群构成了挑战和威胁”;这个敌方形象旁边伴有一句简洁却令人胆寒的宣言:“他们不应存在。”

其他的俘虏们,被外形为猫科动物的女神玛芙德特(Mafdet)带走了。她是又一个“国王保护者”,也是“司法权威的体现”。这位女神的旗标在杆子上组合加入了一把行刑用的斧形利刃,象征着她的利

爪,而埃及帝王就是用此斧刃来将敌人斩首的。

纵贯埃及全境,邓恩膜拜和供奉了这个国家的众多神灵;从三角洲地区门德斯的神羊,到南方锡拉孔波利斯的荷鲁斯,他都一律恭敬尊奉。

塞莎特(Seshat)是文字读写女神,是“图书与文化的最初先驱”,侍奉她的祭司们在邓恩执政时期非常活跃。受这位女神的启迪,国王在能力超群的总理大臣西马卡(Hemaka)的协助之下,还进行了“一次全民人口普查,北方和东西部全都包括在内”。

西马卡受到礼遇,得以在萨卡拉厚葬安息。他的墓是那里最大的墓之一,差不多长达57米。墓室用泥砖砌成厚墙壁,入口有石头的吊闸门加固封闭,来保护其中丰富的陪葬品——金盖子的香料存放罐,镶嵌珠宝、用于赌博之类游戏娱乐的圆石片,有多达七百只容器的一个酒窖,还有与他作为首席行政官角色身份最为适配的物件,那就是圆形的书写用品盒,里面有一卷卷空白的莎草纸供随时取用。这种芦

苇类植物所制的纸张,是已知最早的实物样板。

邓恩在位的漫长时期内,有很多官员寻求能在萨卡拉得到安葬,以至于墓园范围不得不向北朝着阿布拉瓦希扩展,向阿布希尔还有赫旺扩展。

那里的墓葬多得惊人,达到一万座,经测定都可回溯至邓恩政权的年代。地位最高者的那些墓葬,其中有大约五十座的墓室还衬上了石灰岩石板。随着墓葬建筑技术的持续发展,里面安置的陪葬品也变得越发令人大开眼界,从全尺寸的大木船,到成组成队的驴子,无奇不有。

阿布希尔这里的一座大型马斯塔巴,属于邓恩众多后宫妃嫔中的某位佳丽所有。埋在这座墓旁边的三匹一组的驴子,竟然是以站姿埋下去的,仿佛随时准备迈开蹄子小跑起来,直接奔入来生世界。

但帝王的入葬之地依旧是在阿比多斯。邓恩在那里的宏大墓葬,四周环绕着一百三十六座坟墓,分别属于他的幕僚和侍从,他的宠物狮子,他的爱狗“大金子”(Goldie)和“塞德”(Sed)——“有尾巴的那一只”。邓恩自己最终被葬于这片墓园中心、泥砖墙砌筑的马斯塔巴之中。

此前王室墓室中所用的木材内衬板,现在被来自阿斯旺的花岗岩石板所取代。还有创新的入口通道阶梯,封住入口的是花岗岩的吊闸门。另外一段台阶,通往一个酒窖一般的墓室,或称“地窖暗室”,里面安置着真人大小的邓恩雕像,他的灵魂可寄寓在雕像中,由此接受祭品供奉。

死后很多年,邓恩依旧受到后继者的缅怀景仰,他们带入自己坟中的部分陪葬品上面刻上邓恩的名字。阿涅吉布(Anedjib)在公元前2925年前后登基,但相对湮没无闻,因为他父亲出色的政绩很难重演和超越。

不过,尽管有关阿涅吉布本人的文献资料少之又少,但他手下的建筑师们,却在陵寝建筑形态方面有了更大的创新。那种阶梯式的构造形式,最初的证据就出现在此时。他的当朝大臣内比卡(Nebitka)在萨卡拉的墓室,最顶部就是直线条的梯级状立体结构,或称“原型金字塔”。

尽管掩藏在外部的泥砖结构之下,内比卡的墓葬明显还是让国王本人在阿比多斯的陵墓相形见绌了。阿涅吉布墓葬的规模连先王们的四分之一都不到。而且,他还被进一步埋藏在了幽暗不明的阴影之中:他

墓葬中有些刻写了名字的石质器皿,竟然被继任者塞美赫特(Semerkhet)拿去循环利用——这位继承者命人磨掉了阿涅吉布的名字,再刻上他自己的大名。

尽管,这可能只是一个简单的证据,表示“土豪们”也照样节俭,出于实用主义来重复利用器物,但把帝王名字抹除,在实际效果上就等于抹去某个具体活人的全部印迹,这样做总归是别有深意的;这也许证明王族内部有过关于某种权力的争端,只是这其中的细节——到现在为止——依旧跟塞美赫特那短短八年的执政生涯一样地模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