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凡尘道诀 > 王朝
第一百三十六章“梦月”
作者:会啄人的大鹅  |  字数:3370  |  更新时间:2021-05-10 10:10:08 全文阅读

两人重新找到那方向,也许那个被称作梦月的女人就是寻找月梦宗人的突破口。

一个时辰之后,陆衍对奉山小声说道,“师兄,我们就这样一直坐在这里,他们会不会有所怀疑?”

奉山木纳的点了点头,转过头问道,“要不要让那两个女子进来。”

“咱们哥俩一人一个?”奉山坏笑道。

“师兄,这不太好吧。”陆衍有些难为情。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把人叫过来了,到时候你自己解决哈。”奉山似乎有些迫不及待道。

陆衍仍有些不太同意,但师兄奉山已经开门走了出去。

“快点来两个美人,伺候本少爷。”

奉山的声音一传出,外面立即就有了回应。

女子娇羞,嗲嗲道,“公子莫急,妾身这就前来服侍公子。”

随着轻呼声,刚才那两名女子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两名女子一进来,奉山就有些迫不及待的拉着前面的女子进入进入隔壁房间中,只留下陆衍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另一女子。

陆衍有些无语了,鬼知道奉山那家伙是不是真的演戏,还是假戏真做?

陆衍看着面前这一女子,不知接下来怎么下手。

“公子需要妾身做什么?”留下的女子微笑道。

女子的话使得陆衍一个激灵,瞬间惊醒,因为面前的女子就是那个被称作梦月一位,这名女子明明有着气海境修为,却甘心在构月楼做一名妓.女,其中必有蹊跷。

想到这些陆衍也开始冷静下来,既然自己是个嫖客,那么自己就要有嫖客的样子。

陆衍开始假装出那些纨绔子弟的样子,说话的语气都模仿的很相似。

“你!过来,陪陪本公子。”陆衍指着女子趾高气扬说道。

那被称作梦月的女子立即露出一副小女人的姿势,“官人,别急,妾身这就过去。”

女子说话时,故意拉低衣领,露出胸口雪白的皮肤,手臂柔软无骨,如同上好的丝绸缠上陆衍手臂,表现的非常亲密。

“官人,需要奴家如何伺候。”女子将朱唇贴近陆衍耳边,诱惑的声音传入陆衍耳中。

淡淡的香气传入陆衍鼻中,陆衍顿时有些心猿意马,小心脏噗咚噗咚跳个不停,一个股异样的情绪油然而生。

“官人是第一次来这里吧,放心奴家一定会伺候好官人的。”女子深处玉手抚上陆衍脸庞,温柔细语。

突然间陆衍察觉一股异样,脑袋有些晕晕的,脑子里不断出现一些幻想,幻想中面前的女子开始脱掉衣服,露出姣好的身材,一副雪白躯体横呈在自己面前。

而且幻想中面前女子露出的雪白圆润的大腿,再看她的容貌,一头柔顺的瀑布般的黑色长发下,是一双美丽却又不失柔媚的双眼,眉毛如柳叶般修长纤细,耳边戴着绿色翡翠吊坠,鼻子很秀气的微微挺着,凝脂般的面部肌肤下,是一张樱桃小口,抹着淡淡的红色唇膏,浑身散发着一股东方成熟美妇特有的娇柔秀美的魅力,玲珑凹凸的身体曲线被衬托的完美无瑕,非常的诱人。

陆衍顿时着迷了,被深深吸引,无法自拔。

“嗡嗡嗡……”

陆衍脑海中微微震动,眼前的幻像突然消失一空,陆衍发现自己竟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突然间陆衍发现自己身边有人,偷偷睁开眼睛,看清楚那人容貌,是那个被称为梦月的女子。

“难道是她,给我催眠的。”陆衍暗想道。

“她什么时候给我下的迷药?”陆衍有些难看,自己一个元罡境修士竟然被一位气海境女子下药迷晕了,这让他情又何堪,耻辱啊!

“肯定是刚才的香气,一定就是那香气有问题。”陆衍猜测到迷晕自己的就是女子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

“哼,我倒要看看你到底干什么花样?”陆衍故意继续装作晕倒的样子,想要看看该女子接下来所作所为。

此时女子换上了一副高冷的样子,下巴翘得老高,如同骄傲的孔雀。

“低贱的普通人,还想亵渎老娘。”

“不过小子长得还挺俊的,嗯,还是个雏儿,要不是老娘还要完成任务,与你来到鱼水之欢也不错。”女子伸出舌头舔舐这红润的嘴唇。

女子倒是没有动作,反而伸出玉手,一股灵气自她手中出现,托起陆衍的身体朝着这处房间的床榻飞去。

做完这些之后,陆衍闭上眼睛似乎是在修炼,期间陆衍继续假装着昏迷不醒。

不知过来多久,陆衍听到床边有脚步声传来,女人的疑惑嘀咕声传入陆衍耳中,“怎么回事?该醒了才对。”

当然这声音很小,如果不是陆衍四识灵敏,一般的人不会察觉到。

通过女子的呓语,陆衍知道应该是迷药的药效过了,自己也还醒过来了。

于是在又过了半柱香的时间之后,陆衍假装在睡梦中醒来。

“官人你醒了!”女子惊喜道,而且女子头发蓬松,如同刚刚睡醒,衣衫上面有折痕,像是刚刚穿上。

陆衍见到女子这副模样,心中暗叹好家伙,要不是自己全程在关注她,并未昏迷,估计就肯定信了她的话。

“嗯?我睡了多久?”陆衍睁开睡眼朦胧的眼睛,朝女子问道。

女子并未怀疑,告知道,“官人,您睡了两色时辰。”

陆衍装作很惊讶,“这么晚了呀,不行我回去了。”

陆衍一边整理衣服一边对女子说道,“你叫什么名字,本公子还缺一个服侍的丫鬟,你了愿意随我回去?”

既然要演戏,陆衍当然要将自己的角色演活,可说完之后陆衍就有些后悔了,要是这女人真的要跟自己回去怎么办?自己还不暴露。

很快陆衍就知道自己这是多疑了。

面对陆衍这么说,如果是其他构月楼的女子很难抵住这个诱惑,哪个女子想要一直抛头露面,巴不得被某个少爷相中,赎回家中,要是在运气好一些,被纳入旁们做妾室,就可以摆脱贫穷的生活,从此走上富贵。

但“梦月”什么人,堂堂月梦宗内门弟子,身份高贵,怎么可能满足无比,甚至心中对此鄙夷不屑,但此时“梦月”不得暴露自己的身份,露出一副令人爱惜的样子说道,“小女子梦月,妾身也想随官人一起离去,可这构月楼毕竟对我有收留之恩,还请官人让妾身报恩之后,再决定去处。”

见到女子如此说道,陆衍假装露出一副犹豫之色,顺着她的意思点头说道,“那好吧,梦月,我尊重你的意思。”

其实陆衍心里的真实表达是,名字还梦月,说不定是个假名字。

可表面上陆衍还是要装得逼真,紧接着说道,“不过如果今后你改变主意的话,可以跟我说,明天我还会来找你的,”

“梦月”听到陆衍说明天还要来找自己,眼神有了一丝波动,“明天自己还要与段师兄见面呢。”

不过她很快就没将这件事放在心上,“明天他再来找我,大不了再将其迷晕。”

陆衍当然不知道“梦月”这个想法,毕竟这样只是为了找个借口监视构月楼而已,如果知道“梦月”的真实想法,陆衍心中还会窃喜,正好不用愁找不到月梦宗弟子的线索。

“梦月”服侍着陆衍走出房间,陆衍走到隔壁房间,敲了几声房门,喊道,“钱公子,咱们回去啦!”

好一会,里面才传来奉山的声音,听声音似乎刚睡醒,“嗯?好嘞,我马上出来。”

房间内传出一阵慌乱声,其中还有女人的娇呼声。

吱嘎一声,房门打开,奉山衣衫不整,一脸红润似乎非常满足的走了出去,其中左边脸上还有个粉红色唇形。

见此陆衍顿时额头布满黑线,但脸上还是装作正常不过的样子,对奉山打笑道,“钱公子,看来玩得不错。”

奉山听到了陆衍话中的意思,不过这家伙脸皮构的很,很是随意一笑说道,“嗯,这地方不错,以后一定常来。”

转过头奉山对房间中的女子说道,“小红,明天可要等我哦。”

房间内传来女子的娇羞声,“嗯。”

两人在构月楼老鸨的热情欢送下离开,离开构月楼之后,两人并未急着返回住处,反而隐藏在构月楼周围,注意着周边是否有可疑人物,直到到了深夜,依旧没有发现可疑人物。

奉山嘿嘿一笑,凑到陆衍面前露出贼笑道,“师弟,你那女人怎么样?”

“师兄此言怎讲?”陆衍好奇问道。

“当然是你与那女人之间……有没有巫山云雨,翻云覆雨……”奉山调笑道。

面对奉山的调笑,陆衍翻了个白眼,反问道,“师兄不是一直在注视着我这边吗?别告诉我这边的事情,师兄不知道。”

奉山见陆衍已经看穿自己,也不好意思再装下去,“嘿嘿,师弟果然聪颖,还是被发现了。”

“有没有从那女子身上找到一些线索?”奉山问道。

陆衍摇了摇头回道,“还没发现她与月梦宗的联系,不过我听到她说有重大任务,说不定跟天元碑有关系。”

奉山一听觉得是个线索,对陆衍说道,“这是个线索。”

奉山想了想从怀中掏出一个张黄色符箓,交到陆衍手上说道,“明天将这张符箓贴在那女子身上,然后用灵气催动,符箓就能完全融入她衣服中,到时候她去了哪里,找了什么人一切一目了然。”

“师兄,这不太好吧?”陆衍有些难为情。

“这有什么,那女子很有可能是月梦宗的人,再说只是跟踪了而已,又没有造成什么危害,就算是误会,大不了之后再补偿她。”奉山拍了拍陆衍肩膀劝道。

因为在离开构月楼的时候,奉山曾暗中侧敲打老鸨,结果得到消息,那梦月是前阵子才到这里来的,所以奉山怀疑这梦月就是月梦宗的人。

犹豫了一下,陆衍还是同意了,为了宗门,为了天元碑,还有为了自己。

陆衍发誓自己只是为了尽快找到线索,对女色真的真的没别的想法!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