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凡噬仙 > 正文
第一章:林家有子林木言
作者:暗夜小仓鼠  |  字数:2941  |  更新时间:2021-06-18 09:56:27 全文阅读

韩林城荒郊一座百丈小山之上,清晨暖阳初起,霞光落在山顶处一块巨石之上,一道瘦弱的身影盘膝而坐,双目紧闭,眉毛微颤,呼吸异常平稳。

其看上去八九岁,尽管略显瘦弱,但是精气神却是不错。

呼吸之间,周围草木微颤,似乎都被其气息所牵引。

猛然间,少年睁开眼睛,一口浊气吐出,露出一丝喜色。

抬手虚空一抓,一只蜻蜓被其抓在手中。

“修炼了一个早晨,我该回家了,要不然爷爷要担心了。”

“你也回去吧,小心不要被吃掉。”

放开蜻蜓,少年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阳光之下显得异常温馨。

少年名为林木言,乃是这韩林城医药世家林家的独苗。

此时他所修炼的,乃是林家祖传功法木灵功。

可惜勤奋修炼了三年,他没有修炼出木灵功所谓的仙家真气于体内。

也就是今日,不过是修炼出一丝气感。

他相信,自己既然修炼出气感,那么迟早有一天,会修炼到所谓的仙家真气。

心中充满期待,林木言快速冲下山林,其行动如风,仿佛灵猴一般,转眼间便是丈许。

如果普通三流高手在这里,定然会吃惊不已,因为此时林木言这个八九岁的孩童,实力居然已经是初入三流。

回到韩林城附近,林木言这才降低速度,仿佛一个文弱书生一般,面带微笑缓步走入城中。

林家,原本的高大院落此时已经变成了残垣断壁,甚至连大门都变成了两块木板。

而这两块门板,或许是林家最后的尊严。

推门而入,顿时一股恶臭传来,林木言却仿佛早就习以为常一般,劲直走入其中。

而在他周围,一些衣衫褴褛的老弱妇孺或躺或坐,目光盯着还算干净的林木言,眼中满是期待之色。

这些人自然不是林家的人,而是附近的穷人乞丐又或者是其他地方过来逃命的人。

韩林城晚上有宵禁,天黑之后几乎就不准闲逛,而一些乞丐和逃难的人夜晚没有去处,一旦被抓到,那是要被鞭打五十,然后扔出韩林城的。

一个原本就饥寒交迫的人,被鞭打五十,再被扔出城,几乎就只有等死的结果。

爷爷心善,所以才让他们这些穷苦人住进林府,只给爷孙二人保留了府邸中心十几个房间而已。

穿过外宅,林木言很快进入内宅,刚进门,一道身影便挡在他的面前。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林木言的爷爷林森,现如今已经五十多岁,老态尽显。

“爷爷!”

“最近不太平,北面似乎发生了旱灾,估计要不了两日,大批难民就会到这里来。”

“前两个时辰,一群官兵经过这里,看样子咱们赵国要与北面的齐国打仗。”

“我们这里距离齐国边境并不太远,齐国强大,若是真的打过来,估计两日便可以到达我们韩林城。”

韩林城,其实原本因为两大家族而成名,这两大家族便是韩家和林家。

只是如此多年过去,林家不断示弱,如今更是只能变卖家产,留下这爷孙二人。

说出去,绝对的丢祖宗老脸。

“我有感觉,最近似乎要出事,你随我到祠堂去,我有些东西要交给你。”

爷爷语气平和,仿佛在说一件普通的事情。

而林木言则是满脸的吃惊之色,他可是知道爷爷那是从来不出府邸的,怎么会知道外面的事情。

虽说府中也居住大量难民乞丐,但是爷爷并没有与他们有太多的交集。

心中惊咦不定,随着爷爷来到祠堂。

祠堂可以说是林家最干净的地方,几乎是一尘不染,爷爷每天都会把这里擦拭的干干净净,几乎没有一点敷衍。

“跪下!”

一声厉喝传来,林木言浑身一个激灵,却是毫不犹豫的跪在地上。

“砰”的一声,膝盖直接落地,有些微痛。

见林木言神色坚定,爷爷的神色中隐隐有些作痛,但还是神色如常,说道:

“林家没落,子孙墨守成规皆是不孝。”

“今日我已迟暮,感觉大限将至,特将林家所有秘密传孙子林木言。”

听到爷爷所说,林木言双眼湿润,欲言又止。

他知道爷爷不可能平白无故的说出这些话,看样子最近似乎真的有大事要发生。

说完之后,爷爷连磕三个响头,只磕的头破血流,看的林木言担心不已。

磕完头,爷爷从祠堂供桌的暗格中拿出两本书和一封信,郑重其事的对着林木言说道:

“我手上拿的两本书,一个是我林家绝学木灵功的修炼之法,另一个则是木灵功附属秘技。”

“先祖有言,不修成木灵功者不能修炼秘技。”

“曾经有家族先辈想要尝试,但是无一例外全部身死。”

“你现如今是我林家唯一传人,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我林家就真的完了。”

“所以听家族规矩,没有将木灵功修炼出气感,不能修炼秘技!”

不将木灵功修炼出气感,不能修炼秘技!

这话让林木言一愣,他没有想到家族除了木灵功居然还有秘技,更没有想到,只有修炼木灵功有气感才能修炼秘技。

这木灵功可是家族传承下来的仙家功法,只是只有第一代家主修炼成功。

后面的子孙无论如何努力,始终未进分毫。

如此这般,林家渐渐没落,甚至到了四五代之后,居然靠变卖家产为生。

耻辱,天大的耻辱啊!

此时爷爷一副决然赴死的样子,让林木言心痛不已,他刚要开口说话,却被爷爷打断。

“爷爷已经老了,你修不修炼出气感,其实已经不重要了。”

“爷爷,我修出气感了!”

原本,这是林木言给爷爷的惊喜。

然而此时,却是异常苦涩的说了出来。

闻言,爷爷一愣,神色变幻不定,有欣喜,有担心,有苦涩,有欣慰。

只有爷爷才知道,八九岁修出气感,按照族谱上所言并没有什么希望。

复兴家族,便是水中捞月一般,又何必让一个八九岁的孩童去承担。

如此这般片刻之后,其目光再次变得浑浊,拿着信对林木言说道。

“这里有一封信,乃是我林家老祖和崇王府老祖之间的一个约定。”

“那就是林家子弟若持此信件,可以娶到崇王府的一个郡主。”

“可惜我林家示弱,崇王府虽说现如今有一个小郡主,却是深受崇王喜爱,估计是不会按照约定嫁与你为妻。”

“所以你到崇王府之后,拿出信件,就说林家没落,你不识字,只是按照家族约定过去而已。”

“如此这般,崇王府不会对你如何,虽说不见得有荣华富贵,但是衣食无忧却是没问题的。”

“孩子,不需要在意我林家荣辱,自今日之后,已再无林家。”

此时的林木言万万没有想到,一向待在家中老态龙钟的爷爷,居然已经把他一切都安排好了。

不求大富大贵,只求平安。

然而接着来让林木言没想到的是,爷爷此时居然拿着油灯交给林木言。

看着万分不解的林木言,爷爷平静的说道:

“乖孙子,听话,烧了这里。”

“爷爷,这可是我林家的祖宗祠堂啊!”

不可置信的看着爷爷,林木言几乎是大喊出口。

此时他心中震惊不已,因为林木言知道祠堂对于一个家族的重要,那是荣誉,那是家族传承。

只有那些真正的大家族,才会有祠堂供奉先祖。

烧毁祠堂,那绝对是将匕首刺进爷爷的心中,将林家复兴的希望彻底毁掉。

比吃他的肉喝他的血还要让他痛苦不堪。

家族损落在自己的手中,那才是最悲惨难过的。

一滴泪水从爷爷眼中流淌而出,然而接下来爷爷神情坚定,毅然决然的说道:

“家族已经没落,这是事实,即便你修炼出气感,结果也是一样。”

“所以自今日起,家族已经不存在了,你要是我孙子,就听我的话,把这林家祠堂烧了。”

油灯推到林木言的面前。

烤着林木言的脸,火热异常。

然而林木言心中却是痛苦不已,家族荣耀由自己终结,那自己永远都是林家的罪人。

然而此时爷爷的神色,根本就容不得他拒绝。

他可以感受得到,爷爷的心在滴血,尽管如此,他依旧让林木言烧了祠堂。

“爷爷!”

“砰!”

“砰!”

“砰!”

“子孙林木言不孝,今日烧毁祠堂,日后必然让林家重上巅峰!”

三个响头狠狠地落地,只磕的林木言头破血流,晕头转向。

然而接下来,他却是毫不犹豫站起身,拿着油灯,将灯油狠狠地泼向林家祠堂周围,却是不愿触碰牌位。

,顷刻间火势蔓延,转眼间便烧遍了整个祠堂。

此时林木言满脸泪水,不敢去看爷爷,他可以想到,此时爷爷必然心如刀绞。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