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武道风流 > 第一卷 金鳞且是池中物
第四十五章 送上玄冰
作者:古言风  |  字数:3061  |  更新时间:2021-03-01 23:41:18 全文阅读

“咔嚓”

  在一座土山包的偏殿中,随着一道腿风落下,木棍的碎屑飞溅,散落在整个宫殿中。

  但见那人影耸立中央,周围修炼所用的四十八道木棍全数被折断。

  滴答

  睫毛上的一滴香汗滑落在地上,那一双灵目终于皱了一下。

  “再怎么努力,还是不够么?”那平静如水的眸子中闪过一丝失望,手掌却是不由的紧握起来。

  自从他离开,就再也没有来过这里,好像这个地方从此再和他没有关系一样,这偏殿的练功房是他所创的,这些修炼所用的工具也都是他所制的,而现在,却是有些应了那句‘物是人非’。

  可笑,自己怎么又想起了这些。

  清雅摇了摇头,让自己不去回忆那些事,已经两个月了,也许他根本就不在乎这些吧。

  静静的看着练功房,而今这里除了自己和平承颜坚持修炼外,其他三人早已放弃了。

  咯吱

  练功房的房门被一道轻柔的力道推开,斜阳自门口映射进来正好映射在清雅的身上,淡淡的金色包裹住纤柔的身躯。

  “有事吗?”转过身看着站在门口处的平承颜。

  平承颜点了点头,笑着走了进来,“有人让我给你转交一个物品”。

  “师兄,如果是别人的东西你还是还回去吧,我不会要的”清雅正色的道,无论是谁的东西,多么珍贵,她也不稀罕。

  看着转过身的清雅,平承颜嘴角掠过一丝苦笑,本想解释一下,却是被清雅的话所打断,“我还要修炼,如果没什么事的师兄可以走了”。

  平承颜皱了皱眉,看得出来清雅的心情并不怎么好,自从上次的事后,她像是变了一个人,每天都在埋头苦修,好似对什么都不感兴趣一般,性子都变得冰冷起来。

  “如果说这件东西是毕凡让我转交给你的,我想你该不会拒绝吧”平承颜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件事。

  一个毕凡整日在鱼龙峰照顾药堂,一个在这偏殿里闭门不出,最后还得麻烦自己跑这个腿。

  听到毕凡两字,那转过身的身子顿了顿,拳头却是握的更紧了,是他?

  平承颜迈入殿中,从衣袖的口袋中取出一件包裹,“其实他还是很在乎你的,至少他没有给我们送过东西”平承颜笑着将包裹好的物品送到清雅面前。

  看着用粗麻布包裹的物品,挣扎着抬起手,握住那件物什,入手有些冰冷。

  缓缓的打开包裹,看着眼前的一柄冰剑,似是有些熟悉,这是一件玄冰,曾经在毕凡和祝才比武的时候出现过。

  “虽然那天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我想他离开,肯定有他的理由,对于毕凡我不怎么了解,可我知道他至少是个很值得深交的人,当初没有他,我们初武院就没有今天,至少我们几个人根本不可能与那些其他学院的弟子争锋”平承颜缓缓解释道。

  此次他去鱼龙峰,也与毕凡交谈不少,虽然毕凡言语中不曾说当日所发生的事,但以他的心性绝对不是那种说离开就离开的人,这些时日他也思考许多,离开也许是为了他们好。

  “还说这些做什么,他已经离开了,你也没有必要为他说好话”清雅紧握着手中的玄冰,是接受还是不接受心中还在挣扎着,当初比武结束,他一句话便没有说的离开,从此连续两个月没有传任何的话,也再也没有来这座山峰。

  如果是自己做错了,他可以说,可以骂,但他从来就不会将任何心中的事表达出来,总是一个人在做,一个人在抗,当初武院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

  “我没有猜错的话,当初他决定挑战祝才和顾文应该是为了你吧”平承颜笑着道,“他在用他的方法保护着你,只不过他从来不会说出来罢了,你也没必要为此耿耿于怀,毕凡他一直就是个话少的人”。

  “你是来当说客的吗?”

  “就当是吧,不过,我也不愿意看着你们两人就这样下去,算是我一种报恩的方式吧,毕竟我现在能够踏入练武境顶峰,都是拜毕凡所赐,而且他还拿我当兄弟,我就更不能坐视不管了”平承颜却是出乎意料的多了许多话,“师妹,如果修行结束了,权当是陪我这个师兄走走”。

  平承颜缓缓的走出练武殿,看着夕阳,武道院的风景还是如旧,青峰耸立,夕阳悬挂,到处都是美景。

  清雅咬了咬贝齿,最终还是决定跟了上去,谁都她可以不在乎,但是关于毕凡,她静不下心来,也许,该有个答案。

  “你觉得武道是什么?”平承颜却是问了一个看似奇怪的问题。

  “我想师兄不会说这么无聊的话题”清雅却是避而不答,对于她来说,所谓的武道,只不过是划分三六九等的一个东西,将近在眼前的人隔在千山万水之外,明明很近,却是莫名其妙的遥远,甚至有些望尘莫及。

  “其实,武道是一个人、一群人所追求的目标,在这条路上,许多人向着山顶汇聚,而相聚在一起的人,是因为有短暂的理想,就像我们当初踏入武道院,为的是让初武院被众人所认同,所以我们走在了一起,五个人齐心协力为了考核而努力,只有目标一致的人聚集在一起,才是最好的,我也很怀念当初我们五人一起修行的时光,但这毕竟只是一个短暂的理想”平承颜长叹一声,但是人和人不同,每个人所追求的不同,想法也不同,总有分道扬镳的时候。

  就像后来,郝安几人因为得到第一名就沾沾自喜,从此招惹了许多其他弟子,使得其他学院的人所不满,这也是祸根,就算没有那天的事,他们五人也不可能一直那般走下去,因为郝安他们三人也只是为了那个短暂的理想,他们没有别的想法,甚至没有更上一层的理想,如果有,也不会因为一个小的成功而失去自我,沉迷于一时的得失中。

  “此次我去鱼龙峰,很认同毕凡所说的一句话:每个人都向着武道的方向努力,但是想要一直走下去,不单单是一个人怀抱希望,而是每个人,只有志同道合的一群人,才会走到终点。他的理想很遥远,所以他看的很远。所以,想要追上他的脚步,就要做好一直坚持下去的决心:”平承颜会心一笑,私有深意的接着道“不过,他好像并不怎么希望你刻苦修行”。

  “修不修行,是我自己的事,与他何干?”清雅没好气的道。

  平承颜也并未多做解释,“现在想来,当初他离开,也是为了我们好,自从那次比武之后,我们初武院算是得罪了其他两个学院弟子,而祝才和顾文的背景又不一般,特别是那个顾文,其家族之人便是武道院的长老,他如此就走了,好似是很绝情,其实是做给他们看的,就算是顾文他们想要寻仇,也不会特意和你我几人过不去,他们紧盯着的是毕凡,所有,他选择一走了之,带走他人所有的仇恨,将那些弟子的目光从我们的身上移走。但是,对于你,他还是很担心的,特意送来了这件玄冰,就是让你防身用的”。

  玄兵,对于在众多还是练武境、炼气境的弟子来说,是一件非常难以对付的东西,有了玄冰,可以说没有几个人能够招惹的起。

  这也是毕凡的一个小心思,他既转移走了他人的目光,又放心不下清雅,故而算是留了一个后手,就算其他弟子找他们的麻烦,有玄冰在,清雅也不会太吃亏的。

  不得不说,毕凡的这种心,还是挺别出心裁的。

  “那、、、那他还好吗?”听着平承颜的这些话,清雅再也静不下来了,他还是一如既往的为他人着想,从来不在乎自己的处境。

  祝才和顾文,无论是谁,后面的背景都很大,这是所有新弟子都知道的事,而毕凡当初在比武中赢得两人,特别是顾文,是个心胸狭隘的人,根本不会就那样算了的。

  当初在比武场上,逼得顾文认输,在众人面前失了面子,怎么可能就那样结束。

  “放心吧,他不会有事的”看的清雅如此,平承颜也是会心一笑,这毕凡也不是什么容易对付的人,更何况,现在的情况可不简单,在考核中,毕凡表现出众,至少那位齐天长老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毕凡被人限制,至少不会受太大的气。

  再说,毕凡的实力,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洞,当初比武的时候,表现出来的可绝不是炼气六脉的实力。

  “那他还回来吗?”清雅低着头问道。

  平承颜不置可否的一笑,“这个,我也不知道,之前齐天长老来我们山峰,就是为了让他提前成为正式弟子接受指导修行,虽然被其婉拒,可一个刑法殿的长老,怎么会这么轻易放人。武道院虽说是城中有名的学院,但是真正的优秀弟子并不是很多,而毕凡就是其中一个,盯着的人也不少,我想,他离开这里,还是逃不出这武道院的”。

  

  

  

  

古言风
作者的话

开始正常更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