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武道风流 > 第一卷 金鳞且是池中物
第四十章 没有胜利的喜悦
作者:古言风  |  字数:3271  |  更新时间:2021-01-07 23:02:33 全文阅读

嗖、、、

  破风声划过,肉~眼可见的锥形玄冰飞出,极寒的温度,似乎要凝固空气一般。

  “毕凡哥”突然观看台上一声喊叫,清雅猛然的站起。

  在玄冰出现的一瞬,众人的呼吸几乎是在这一刻都凝固住了,那可是一件玄兵啊。

  谁能想到,这位擒龙院的祝才身怀两件玄兵武器,就算是毕凡能够发挥出炼气六脉的实力,被玄冰击中,几乎无生还的可能。

  稳死。

  这是祝才心中肯定的答复,被自己的玄剑所伤的一刻,这场战斗就是一个必死的局。

  玄冰洞穿了右胸口,正如众人所料般,故意以高傲姿态不打开六脉的毕凡没有丝毫躲避的机会,速度太快,就算之前他有多强,不可能躲开。

  在观众台最靠前的一排人群中,一个身披黑色衣袍的人影坐在那里,看不清容貌,不过在玄冰洞穿那毕凡身躯的一刻,黑色的斗篷中人影的眼中闪过两道金色光芒。

  原来这祝才还有这般魄力,能够祭出两件玄兵,看来他也是拿出了家底了。

  如果他以为这样就能赢,那也太小看我毕凡了。

  玄冰穿身而过,却是没有众人所想的那般鲜血飞溅。

  砰……

  反而是一声炸裂,毕凡的身躯在这一刻突然炸裂开来,祝才脸色一变,感觉到了不对劲。

  “我靠,炸尸了?”不知是谁,突然低吼一声,发自内心的拷问。

  就在众人惊讶之时,一道黑影却是从祝才的身后袭来,迎风一掌击在后背之上,而前者直接是身子倒飞而出。

  这一掌看似轻柔,却是蕴含内劲。

  秋叶随风过,飘落自带寒。

  祝才倒在地上,面朝比试台的石砖,嘴角鲜血而流,只是一掌,却震其肺腑,全身犹如瘫痪一般。

  “陆导师,有人干扰正常比试”卫旺看着那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台上的黑色衣袍的人影,对着一侧已经难用惊讶来表示的导师。

  导师不是不想出手,而是他在毕凡‘炸尸’的一刻感受到了一股武之气,这可是只有在武气境及以上的武者身上才能感觉到的东西。

  “你是什么东西,竟敢私自干涉比试,快滚下来”见陆导师不说话,卫旺直接喊道。

  他心中很气,明明自己大哥祝才赢了,但是不知道从哪里跳出来的这人,竟然敢打伤祝才。

  对于这突然搅局的人 ,各个都是眼神怪异。

  拿到黑影从衣袖中露出手臂,缓缓抬手,去掉了连衣的黑袍,显露出真容来。

  一个让任何人都闭了嘴的面庞,正是毕凡。

  “你输了”看着倒地不起的祝才,从口中冷冷的说出三个字,却是如同针刺在后者的心口一般。

  他输的很彻底,也输的很无知。

  从始至终,与其交手的根本不是毕凡,他本人只有在刚才的那一刹那出手,也只有一招。

  可就是这一招,杀人诛心,他根本没有资格让毕凡出手,身怀两件玄兵又怎样?输的体无完肤。

  自从主动认输就一直坐在前排观看台上的顾文,上下牙齿磨得嘎嘎响,拳头紧握,眼中满是震惊,谁都没有想到,毕凡就没有上过场,若不是祝才祭出这两件玄兵,他都不需要露面。

  的确,祝才的两件玄兵打乱了他所有的计划,他根本没有想过上台,但他要赢,在分身被打败的时候,他只能选择出手了,空明眼只能幻化一个分身,这是一个制约,初悟武气境,也只能做到这样了。

  “这是什么神通?武技?”

  “好像不是,据我所知,武道之中的武技根本没有这类分身的”

  很明显,如果这个身披黑袍的人影是真正的毕凡,那刚才被玄兵所杀的就只能是替身或者分身,但纵观他们所知晓的,这世上根本没有分身或者替身类的武技。

  陆导师缓缓走上台,看着毕凡,眼神中闪过一丝疑惑,“你刚才用的是傀儡术?”

  的确武界没有分身类的武技,如果说有东西能够代替他人战斗的,也只有唐家一门的傀儡术,那可是整个东皇州中的大势力所拥有的秘笈。

  “算是吧”毕凡模棱两可的说道,至于是不是并没有直接说明,而是回答了三个字,缓缓走上前,将之前祝才祭出的两件玄冰捡起,如同捡破烂一般放入自己的衣袖中。

  没有丝毫的解释,也没有任何的炫耀,就这样缓缓的掠下了台。

  像这种不对称的战斗也没有炫耀的必要,如果想让他解释下刚才的‘炸尸’是怎么回事,显然他是不愿意说的,每个人都有一些自己独特的手段,就像祝才所藏的两件玄兵一般。

  这场战斗但是必须有个结果,不是他想证明什么,而是想要扼制一些人愚蠢的想法,这更是一场杀鸡儆猴的把戏。

  自从初武院得到考核第一名后,郝安几人的张扬也超出了他的预料,以至于对初武院想要出手的弟子有很多,像祝才这般的明面上的人有很多,同时暗地里对他们有想法的也不少,想要守住这份荣誉,就要让他们看到自己的一些实力,让他们明白这个差距,才不会使得他们蠢~蠢~欲~动。

  挑战的目的,也就是威慑他人,能够轻而易举的打败祝才,至于其他人,他们心中自是会有思量。

  尽管心中对郝安几人已经不再有太多的期望,但他还是想在武道院的时间,守住初武院得来不易的荣誉。

  唐导师的恩情,自己的承诺,这是该做的,尽自己所能让初武院发光发热,时至今日,他依旧还是初武院的一名弟子。

  那道身影缓缓的离开广场,离开塞武峰,风吹拂着黑色的衣袍。

  他已经尽力了,以后的一切只能靠他们几个,他将要踏上一条新的征程。

  微凉的风袭来,眼中有些落寞,脑海中回荡着那夜的一幕。

  她变了,他也变了,也许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吧。

  回头,看着那喊叫声、议论声所遮掩的广场,嘴角掠上一丝苦笑,“不说,就永远不会知道,这就是悲哀吧”。

  他心里有点恨,恨郝安他们没有拦住她,也恨自己,从来就少言寡语。

  向往爱情的纯洁无瑕,又悲愤世间的嘈杂,像自己这样的人,就该一生追逐武道,了无牵挂。

  广场中,喧嚣声、惊呼声此起彼伏,清雅那跨出的一步始终没有落下,以为毕凡会走来,以为他会微笑着缓缓而来,自己也会笑着跨出这一步。

  而现在,眼中只剩下泪水,心中只剩下破碎,从始至终,他都没有看她一眼。

  误会么?还是他本来就没有想过是为谁?

  可是,他为什么单单就会选择挑战顾文和祝才两人?

  脑子中一片空白,眼前一片朦胧,他就这样转身而去,没有丝毫的犹豫。

  “清雅,你怎么了哭了?”贾香从欣喜之中转身,看着一旁的好姐妹,本该是高兴的事啊,他们初武院再次证明了是第一。

  可清雅,根本笑不出来,这也根本不值得高兴。

  脑海中破碎的画面回荡,那夜,他牵着她的手,从祝才几人的面前离开,他的手冷的像冰,气氛几乎快要凝固,要让她窒息一般。

  他很生气,但他什么都没有问,也许在他的心中,自己就是那么爱慕虚荣的人,是被一些小恩小惠所感动的人。

  她没有解释,是也在生气,气毕凡一言不发,气毕凡从来不会说什么。

  有些话,不说,终究不会明白,误会,就像绝情的刀,可以割裂人的心,从此不再愈合。

  擒龙院的弟子扶着祝才气愤而回,顾文也是败兴而归,初武院的几人虽然看着开心而归,但每个人的心中五味杂陈。

  毕凡变了,以前不是这样的,而这一切的原因,也许是那一天开始的吧,清雅自那天黑夜回来,就没有笑过,而毕凡,从那以后,很少再回那座宫殿。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清雅也是闭口不答,但是平承颜曾经说过,毕凡看见了郝安、韦昌伶仃大醉,他虽然不说话,整个人却是散发着一种寒气,那是愤怒。

  最终一句话也没有说,在宫殿的屋脊上待了整整一夜,第二天便去了鱼龙峰,后面也就是传出毕凡挑战祝才两人的消息。

  “你说毕凡师兄还会回来吗?”走在通往初武院宫殿的路上,见得众人不言,贾香有些低声的问道。

  郝安走在最后,瞪了一眼贾香,但最终还是忍住不言,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毕凡这样做,顾文师兄是一个很好的人,为什么毕凡大哥会去挑战他,闹的这么僵。

  他们一直很感谢毕凡,但是现在这样,欺负顾文师兄,算什么?

  “清雅师妹,虽然有些事我不该问,但是这件事你总得让我们弄清楚,那天你和顾文出去发生了什么?”平承颜缓缓而道,一切的谜题都在那天,而所知晓者,也只有蓝清雅了。

  “知道了又能怎样,发生的,谁都改变不了,时间也不可能倒流”清雅有些失神的道。

  “也许改变不了什么,但至少我们该知晓一些,毕竟我们都来自初武院,谁都不想看到今天这样的结果”平承颜道,这样的胜利,他们宁愿没有,在他人眼中来说初武院大放异彩,从此在新弟子中力压众人,可现在的他们,并没有觉得这是场胜利。

  很显然,这不是他们都想要的。

  从踏入武道院的时候,他们在毕凡的指导下修炼,再到后面参加考核,六人一起夺得第一,再到现在他们连胜利的喜悦都没有。

  一切,好似是一场梦,起起落落。

  “早知今天会这样,就不要拿考核的第一了”韦昌道,如果他们没有得到第一,也就不会有这样的结局,他有些后悔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