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武道风流 > 第一卷 金鳞且是池中物
第三十一章 后继之人
作者:古言风  |  字数:3016  |  更新时间:2020-12-29 13:20:42 全文阅读

听着几人的叙述,此次齐天长老前来并未说什么,只是随便问了几句。

  “行,我知道了,时间不早了,大家也都会去休息吧”看着修炼完毕,有些疲惫的众人,却是拿出一颗浮息草,折了几瓣绿叶,给每人分之,“浮息草具有舒展经络,通气活血之药效,你们回去之后可用于泡澡,对身体大有裨益”。

  知晓毕凡对药理方面深入研究,众人故而也没有推辞,对于修行之上的事皆是听毕凡所言。

  这些时日以来,除了平承颜难以打破瓶颈突破到九阶之外,其他之人直接是上升了一个阶段。

  “对了,毕凡师兄,我想起来了”走在最后的韦昌走到门前,却是突然回过头来,好似是想起了什么,“齐天长老今天来的时候有问你在鱼龙峰的哪里打工,我们以为他有什么要事寻你,故而告诉了他,不会对你有什么不利吧”。

  毕凡神色平静,“没事,这也不是什么秘密,早点回去吧”。

  看着毕凡如此的淡定,韦昌这才有些心安的踏出宫殿,今日齐天长老问及毕凡师兄的去处,他也不假思索的回答了出来,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见得众人离开,毕凡眉头一皱,齐天长老问及此事做什么?

  难道长老院的最后抉择下来了,可是这和自己在药堂做工有什么关系,怎么说这都是自己的事,没必要牵连到药堂,作为武道院的长老齐天也不可能和一个药堂过不去,纵使他对自己再有意见。

  眼下,他的实力迟迟得不到突破,瓶颈明显感知到了,但是踏出这一步好似是缺点什么。

  从炼气境跨入武气境,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鸿沟,需要做的准备也有很多,全身八脉连接,要凝聚外界气力——也就是武之气,最终汇聚丹田沉淀,纳气为己用,这是一个复杂的过程,中间涉及到自身经脉的扩张,以及周围武之气的感知。

  感知气力,经脉扩张,凝气于体汇于丹田,这三者缺一不可,且不能出现任何的岔子。

  作为初武院几人中实力最高的他,虽说走在众人的前面,但同样有一个很大的问题,第一个过河的人危险性很高,他这可谓是摸着黑过河了,在入院不满一年,不会有任何导师指点,而自己的修炼继续停留在炼气境对于他来说越久压力会很大。

  一次生,二次熟,三次骄。

  初达炼气境,八脉齐开时,虽说是摸索着到达了这个地步,感到略有不安,可心中却是有一种突破之后的喜悦感——一次生。

  随着后面不断的修行,不断的感悟,炼气境顶峰的实力他已经运用得差不多了,无论是力道的拿捏,还是速度的控制也算是达到了一个新的起点,甚至是对于八脉的施展,能够随行所欲的展开任何一脉——二次熟。

  可这越加的成熟,炼气境的熟练达到极致之后,若是迟迟不踏入武气境,很有可能致使以后的修行受阻,这是人的身体惯行,一旦在一个瓶颈停留的久了,下个瓶颈会停留更久——三次骄。

  书籍他也看了不少,对于踏入武气境的感悟之前曾向唐导师询问过一些,但毕竟唐导师也只是停留在武气境初期,很难给予实质性的帮助。

  相比初武院的导师,这武道院的每个导师都是武师境的强者,在武气境上的感悟明显不同。

  武道一途,每上升一个台阶,对之前所修行的感悟会有一个全新的认识,这也就出现不同级别,虽施展同一等级的实力而出现碾压局势的原因,感悟的层次高了,对于之前阶段的体会心得也是越加的成熟了。

  而似这般修行之事他也不可能去问王老,武界之中对于师承非常注重,这也是一个局限性,他只能请教武道院的导师。

  可另一方面,武道院的规定是,新入弟子不满一年者,导师不会传授任何东西,这才是他现在所处的两难境地。

  在选择守信的同时,也是极大程度上给自己在武道上的修行带来了困难。

  二选一,现在这个选择的弊端也是渐渐露了出来。

  但他也不后悔,毕竟是自己所坚持的东西,总有取舍,‘舍得’二字乃出于《道源》一书中,道乃万物之本,万法之源,一切之始终。

  、、、、、、

  次日的清晨,毕凡早早的下了山前往鱼龙峰。

  元童却是起的很早,看着毕凡到来,甚是亲切。

  而作为他的哥哥,自然是少不了一番嘘寒问暖。

  这一次外出采购药草,量也是很大,故而最近的几天工作都是处理药草。

  难得的是,元童却是还能在一旁帮帮小忙。

  “这个叫山明草,其为良性,可入药治疗一些擦伤的药中,减轻身体疼痛,触之皮肤略微有些冰凉,也是很好的眼疾之药”。

  看着元童仔细的分辨着草药,毕凡在一旁一一讲述。

  “这个我知道”元童拿着一株山明草,笑着道,“之前父亲教过我,我也认识一些,只不过没有哥哥你懂得多”。

  “哦?”这倒是让毕凡有些惊喜,“你家里可是做药草的?”

  “嗯,我家里原本有一座很大的坊市,皆是买一些稀有的草药的,比这间药堂要大很多,每天前来购买草药的人也很多”元童解释道。

  毕凡一笑,怪不得他这几日对于药堂之中的浓烈草药味感到不适,原来他家里也是弄草药的。

  “哥哥,这个是马铃铛吧”元童拿起一旁的一株似铃铛一般模样的药草问道,“应该是止咳的,一般用药的都是很小的孩子和老人”。

  元童手中的草药,小枝纤细具棱槽,疏被微柔~毛及细刺毛,老时近光滑无~毛,的确是马铃铛。

  对于这一幕,毕凡却是有些好奇,他不禁了说出名字,还能说出一些主要的用途,甚至一般的适用之人都是能够记得。

  “的确没错,这马铃铛主用于止咳化痰,因为幼年的孩童和老人身染风寒的概率较大,故而常用之”武界之人修行武道,但是疾病也常有,从八~九岁接触武道再到古稀之年,这其中青壮年基本不会身患风寒,只因自身体质在修行武道后加强了很多,抵御寒冷之气增强不少。

  “你对这些草药有兴趣吗?”毕凡话锋一转道,“若是你喜欢草药,我可以教你一些简单的草药,以后定然有益处”。

  元童重重的点了点头,“以前家里的草药都是交给哥哥打理,其实我也很想学,听说能够救人是吗?只要哥哥教我,我一定会用心学的”。

  “那好,以后我就先从药草的入门教你,虽说你之前有见得一些,但是做任何事情都要从头开始,切记要戒骄戒躁,不能好高骛远,以免多有亏损”毕凡认真的道,一直以来,他都是谨小慎微,无论是修行还是学药草之类皆是脚踏实地,只要根基扎得稳,以后的路自然会平缓许多。

  “嗯,一切听哥哥的”元童听得毕凡这番话,也是欣喜的笑了起来,露出两颗门牙,那稚~嫩的脸甚是可爱。

  也许缘分就是这么凑巧,总会将相似的人送到相似人的身旁,踏着梦想,继续远航。

  接下来的日子,空暇时间,便是教元童一些药草的入门,先从识药开始,而后渐渐的深入,讲究药性,如何入药。

  每天毕凡忙的时候,元童皆是在后院中耍一些武道入门的基础招式,他也会趁着空隙指导一些。

  王老一天清闲自在,躲在后堂深居简出,闲暇时间看着元童耍拳,自是娱乐,甚至偶尔倚老卖老的与那小少年切磋一番。

  而毕凡突破的时机,就这样的一天天被耽搁下去,悟道一些东西,却是不能大彻大悟,或许是需要一个机缘,一个巧合来弥补中间的不足。

  心性沉稳的他,都是这样稳扎稳打,其性较为善,也不与人争斗,故而对于武道的理解只是一种旅途的主要事业,但从未觉得武道在命运之中的重要性。

  他喜欢论武切磋,但从不与人切磋。

  (不知不觉,一章又结束了,再问下,有切磋的吗、、、、呸,有催更的吗?码子码疯了。

  对了,另外说一下,文中的一些草药之类皆是作者自传,没有任何参考,不要误解了。

  还有一件事,上文提到的《道源》一书,本来是准备在这武道风流之前写的,后来耽搁了,因为自身的写作方面有待进步,作者是个喜欢好吃的东西留到最后吃的人,所以,这本书结束之后很有可能会写《道源》,希望那时候这本书的名字还没有被占用吧。

  综上,切记,书乃是作者的灵魂,只有灵魂的碰撞才会发现有趣的地方,我也是在用心写书,有不足的地方请大家指出来,我会多加修改的。看到评论区有人说上一章的事,首先感谢,然后具体的一些需要我补足的,我会认真考虑的。再次拜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