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武道风流 > 第一卷 金鳞且是池中物
第二十五章 脸必须要
作者:古言风  |  字数:3111  |  更新时间:2020-12-23 12:25:20 全文阅读

“小凡啊,这次考核不太理想?”

  药堂之内,毕凡整理着草药,而老者却是有些好奇的问道,自从参加考核而来,便是见到这个少年的身上多了几分愁思。

  正在整理草药的手顿了顿,随口答道,“还算顺利,成绩也不算太差”。

  “其实啊,所谓的名次并不能代表什么,踏入学院排名固然重要,但当你走出学院的时候,什么也算不得,只有一步一个脚印,多行多感,才会有更大的收获”老者笑着道。

  “王老修行高深,晚辈望尘莫及,只是有一事,心中不解,还望王老指点一二”毕凡停下手中的活,“世间之人皆知有生死所限,纵使能够踏入仙境,也终究避免不了身落凡尘,却为何一直追寻无上境界”。

  他此问,也正是心中纠结之所。

  凡是三洲五界的武者,无不追求高境界,但纵观武界,能达仙境者凤毛麟角,而最终只结局,也不过是寿终而止步。

  踏上仙境,也改不了人族之寿元,那又为何去寻更高境界呢?

  实力高的意义是什么?

  他自持不喜争斗,不与人交恶,武道只是仅限于此吗?

  “寿元而终,人死魂消,世间只留一抛黄土,此话不假”老者略有所思道,“每个人固有一死,然只是身躯消亡,意志却是依然在。无论是一座城,还是一座学院,他们能够屹立在大千世界,靠的不是实力,而是一代传一代的意志,意志是摸不着,看不见的,但确确实实存在的,身体会垮掉,人也会消亡,而意志却是永久不息。就向这间草堂的传承一样,也是一种传承的意志”。

  每一座城池,每一个学院都是有来历的,它们的地底埋藏着无数守护之人的鲜血、尸骨以及忠义之魂,那些创建城池、学院的人,将自己的意志形态化,将一切托付给后世之人,让这种意志以形态化的方式继续存在下去。

  武道院之所以成为荒龙城最有名的学院,不止是因为所创造的价值,而是它背后的意志。

  毕凡而今不能理解,是因为他还没有接触到这种意志。

  如果有一天,他接触到武道院的意志的那一刻,他一定会明白。

  “你可知武道院的教义是什么吗?”王老问道。

  “广开院门,迎四方子弟。筑武者之魂,炼不屈之躯,护武道之昌隆”毕凡答道。

  他虽知晓,但不怎么理解。

  “这不过是武道院意志的一种体现方式,真正的意志是可以感受到,但无法用言语形容的,你而今刚踏入武道院,慢慢会理解的”王老缓缓起身,“语言文字,只是一种传述,然而看得见的终究是看得见的,那些看不见的就是怎样抽象的表达也不会表达最初的意思,最高的境界,是思想的相同,精神的连接,只有这种级别的交流方式会让你体会到最本源的东西,一切经过传述的都是有原意改变的”。

  毕凡行礼道,“多谢前辈指教”。

  此话也是最终落在了四字上,多行多感,只有自己能够感受到的才是自己的,别人的言语论述以及书中所表达,不经历永远也不会清晰的认识到。

  、、、、、、

  “毕凡大哥,你回来了”。

  “可是有事?”毕凡看着不远在山下入口处等待自己的郝安问道。

  “那位刑法殿的齐天长老来了,是来找你的,而且那位擒龙院的天之骄女也来了,好像是什么大事”郝安解释道,“我告诉他们说你外出去了,但他们并没有打算离开,如今已经等了一下午了,故而我前来这边等你,毕凡大哥,你要不要躲起来啊,想必此次考核,齐天长老给我们初武院阻挠被你发现,现在肯定心中气不过问罪来了”。

  听得郝安的话,毕凡一笑,身在武道院,去哪里躲?一切还不是在武道院的掌控中,“无妨,若是齐天长老来问罪,我也无处可躲。不过,他能够有如此耐心的等待,想必也不一定是坏事”。

  “这样说来,倒也是实话,这武道院皆是在刑法殿的控制中,也没地方躲”郝安笑着跟在毕凡身后。

  两人走进大殿,毕凡便是见到齐天长老坐在大殿上,右首坐的是林雪儿,而清雅众人皆是有些拘谨的坐在左边。

  “初武院弟子,毕凡,见过齐天长老”毕凡躬身行礼道。

  “得了,得了,你小子不记恨我就行了,别这么多虚的”齐天长老没好气的随手招了招,示意坐下,等了这小子等了一下午,他都有些不耐烦,险些怀疑这初武院的几名弟子在糊弄自己呢,说什么毕凡外出,傍晚便回。

  毕凡又向着一旁的林雪儿额首,打过招呼,这才坐在一旁。

  “毕凡,昨日考核刚结束,你今日不安心在山上待着,跑去哪里了?”这齐天虽说在众人面前不一般,这私底下倒是个不拘礼节的主,开口就是询问毕凡,毫不客气。

  “回禀长老,去了鱼龙峰”毕凡答道。

  听到鱼龙峰,齐天眼中闪过一丝疑惑,这小子一天不修行,跑去哪里干什么。

  “回禀长老,毕凡大哥是去鱼龙峰赚取灵石,帮我们购买治疗伤势的草药”郝安却是上前解释,生怕齐天长老对毕凡有什么误会,之前考核过程中生怕这长老对毕凡大哥有什么记恨,当下还是说清楚为好,免得这长老~胡乱猜测,说他们毕凡大哥不是。

  齐老轻抚胡须,这倒是有趣,看来这小子心还挺善的。

  “不知长老寻我可是有事?”毕凡开门见山的道。

  “此次考核,关于考核的事之前想必也知晓,不仅仅是分出学院的名次,也是为了挑选优秀的弟子”齐老接着道,“我已将此次考核的事告知学院高层,经学院高层决定,你们两人可以提前接受武道院的正式修行,所以特此来通知你”。

  对于每个进入武道院的弟子来说,能够提前进行正式修行,是一种对弟子实力的认可,这是无数弟子所向往的。

  让齐老有些诧异的是,从毕凡的脸上看不到丝毫的喜悦心情。

  “多谢学院以及长老,只是……能否让我考虑几天”毕凡恭敬而道。

  什么?这还要考虑?

  这可是多么好的机会,一般踏入武道院的弟子经过一年之后才能在武道院接受正式的修行,这对于他来说是个绝佳的机会,学院如此决定,也是为了让他充分发挥自己的实力。

  郝安几人原本听着都心~痒痒的,这简直就是最大的恩赐了。

  可他为什么要说考虑呢。

  “你要知道,这机会有多么难得,一旦失去了,可不会有第二次”齐老正色道。

  心中暗自揣测,这小子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可以不去么?”不曾想到,这次毕凡却是直接如此问,“我已经答应了药堂的王老,将在药堂做满一年时间,我不想失信”。

  他之前已经答应了王老,就该遵守诺言,说到做到。

  他的确想提前进行修行,但说过的话不该不作数,身为堂堂男儿,不会因为有更好的选择而抛弃曾经的承诺。

  这个理由也许对一些人来说显得太过牵强,觉得他傻,觉得他笨,甚至觉得他脑子不好。

  但这就是他的追求,他不想在追求武道的路上失去自身的准则。

  他做不到像圣人一样十全十美,至少不能为了修行武道而抛弃自己的灵魂。

  意志是让一个人舍生忘死去传承的,而灵魂则是一名武者该拥有的,失去了灵魂,相当于泯灭了意志,他想要做一名真正的武者。

  不是因为自身拥有多么强大的力量而被称为武者,是因为他们身上继承着武者的意志而被冠以武者之名。

  “既已许诺于人,当以遵从,武道修行,注重于品,而不在其力,能够恪守己心,方能走的更远”齐天并没有因为毕凡的拒绝而恼怒,反而是一番赞赏。

  虽然毕凡不能进行正式修行,但其能够守住自己的底线,这倒是一件让他在意的事。

  他见过太多的弟子,其中不乏为了修习武道而不择手段之人,然而最终的结果却是不怎么尽如人意。

  见得毕凡拒绝,他原本欲起身。

  嗯?不对啊,他在这地方等了一下午,就这样被这小子拒绝了?

  就是武道院的院主也没有这么做事的吧,好歹自己还是个武道院的长老,被他这一番什么守信的话让自己白白等了一下午,这在一旁几人的眼中他这老脸往哪里搁。

  “你虽说有拒绝的理由,但你可知道,此事乃是武道院高层所决定,要是不去,可是违抗武道院,这个罪名,你小子可要想清楚”。

  原本笑脸的齐天却是换了一副表情。

  作为一名活了上百年的人,要做到话到表情到,这表情,很严肃,很认真,甚至还有些压抑。

  是的,他们身为武道院的弟子,竟然违抗武道院高层的决定。

  辛亏自己反应快,不然这屁~股离开座位,被这小子三言两语打发了,那自己可是老脸丢尽了。。

  传到其他弟子的耳朵中,说什么他堂堂刑法殿殿主去新弟子的山峰等了半天,结果让人就这样拒绝给请出来了,这还了得。

  不行,事情可以拒绝,老脸都要回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