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武道风流 > 第一卷 金鳞且是池中物
第十九章 彼此信任
作者:古言风  |  字数:3207  |  更新时间:2020-12-20 18:46:07 全文阅读

“毕凡大哥,你不会是……惹什么事了吧”。

  郝安一副鬼灵精怪的模样凑上前,看了看毕凡的神色。

  这也不像是惹事的人啊,齐天长老怎么就叫他去刑法殿喝茶呢。

  “毕凡大哥,我跟你说,这齐天长老可是不好惹的主,那刑法殿里送进去的都是完完整整的人,抬出来的都没有一个完整的,万不可去”。

  这话也是说的入木三分,若是其他人请他们毕凡大哥喝茶倒无所谓,但这齐天长老不一般。

  素闻其人以凶狠而著称,武道院的弟子哪个见了他不得躲得远远的,他们可惹不起。

  清雅没好气的走了上来,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毕凡哥又没惹事,既然齐天长老请毕凡哥去,自然有他的道理。

  “齐天长老虽掌管刑法殿,但能够在武道院这么多年而从未见弟子有对其不敬的地方,显然其为人定然不会很差,为何就去不了?你不要因为他人的一些言语而在此乱说”。

  “清雅说的不无道理,既然齐天长老请我,也自然有他的道理。若退一步讲,我身为一个刚入院的弟子,却也招惹不到长老的头上”。

  若是因为当日比武一拳打飞了卫旺而因此责怪自己,齐天长老的这番举动显得有些小题大做了,大可让几名弟子带他去刑法殿便可以,何必在今日考核后而亲自来说。

  “毕凡师兄”就在几人议论之时,一身青衫长裙的林雪儿与颦儿走了出来,恰巧遇到,故而特来打声招呼。

  “雪儿师妹”毕凡额首,而今他也同为武道院弟子,也当以师妹相称。

  若按年纪而论,此次入院的新弟子中恐没有几人比他年龄大者,他在初武院一待便是五年,与其同届弟子而今也算是入院三年,有甚者已经离开武道院了。

  看着毕凡称呼林雪儿为雪儿师妹,郝安的下巴险些惊掉,向清雅靠近一步,低声而道,“毕凡大哥不会和这位天之骄女有什么关系吧,竟然叫的如此称谓,可见关系非同一般啊”。

  清雅那一双灵目如同泛出火来,瞪了一眼郝安“要你多嘴”。

  她又不是傻~子,怎能听不出毕凡这称呼明显是两人相识,而且竟然叫他雪儿师妹。

  在新弟子中,能有几个人敢如此称呼这位天之骄女,纵使是不可一世的祝才也不敢。

  “适才齐天长老之话,本欲请毕凡师兄前往刑法殿,不知师兄何时而去”适才齐天长老与毕凡说话时,她也正好在侧,故而也听得清楚,见毕凡尴尬一笑,又解释道“师妹我也正好被邀请,若是不嫌,愿同往”。

  “不瞒师妹,此事我尚未想好,而今考核在即,想必已然是考核之后了”毕凡礼貌答道,却又拒绝之意,而今虽说踏入武道院,众人皆是武道院的弟子,但毕竟林雪儿是擒龙院弟子,再者此人集众人之目光,若是与之走的近些,免不得惹出一些事来。

  别人唯不可接触而恨,而他则是唯恐被涉及而避之不及。

  “嗯”林雪儿点头,“师兄所说皆是,眼下考核要紧。不过,师兄初来学院,可知刑法殿在何处?”

  毕凡哑言,虽说来武道院足有一月,但平日少有出行,对武道院并不是怎么熟悉。

  瞧得毕凡神色变换,一旁的颦儿却是笑道,“这武道院山峰大小有上百余多,且刑法殿极远,我家小姐好意带你去,你却还不领情”。

  “颦儿,莫要胡说”林雪儿俏~脸一红,转而道,“师兄莫怪,颦儿这般习惯了”。

  毕凡一副无所谓的笑了笑,转身看了清雅一眼,却见其转过头去,只好答应道,“既然如此,若是雪儿师妹前往,有劳带路了”。

  “师兄何必客气,今你我同为武道院弟子,以后当以相互扶持,怎敢受有劳二字。雪儿还要别事,便先行一步了”。

  此刻,擒龙院的几人也是走了过来,雪儿便是转身带着颦儿而走。

  “不愧是毕凡大哥啊,竟然识的天之骄女”郝安走上来一副好奇的神色,脸上大大的写着一个疑问。

  有事,绝对有事,不然那林雪儿平日冰冰冷冷的,怎的对他们毕凡大哥这般亲切。

  “该回去了,下午第二场考核就开始了,理该好好准备一番”毕凡并未多言,转而对初武院的众人而道。

  、、、、、、、

  武道院的山脉脚下,众人再次齐聚。

  这次的第二场考核,乃是竞赛。

  每个学院一组共分十六组,而他们此次的目标是穿过山脉,拿着学院所给的令牌,到达指定地点。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的竞赛,哪一组的人率先到达地点便是第一名,并不是要求整个队,而是只要一个人到达就算考核通过。

  “只要一个人通过考核就算合格,那且不是挑选我们中最强的一个不就行了”郝安看着毕凡而道。

  在这里,他们之中恐毕凡实力最强,若是由毕凡大哥带着令牌前往,定然能够取得一个好成绩。

  贾香几人也是如此想法,他们几人与其他学院的弟子对上,肯定没有多大的胜算,若是论实力和可靠性,毕凡却是不二之选。

  可,这场考核真的是这样吗?

  入武道院的第一次考核,仅仅只是考核个人实力?

  “你们修行这一个月,怎的就想坐享其成?”毕凡看着几人道,“其实名次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都是初武院的弟子,每个人都有表现的机会,如果只是实力强的人去竞赛,那这场考核便会直接规定每个学院挑选一人了,但考核的规则是所有人参加”。

  “师兄的意思是?”平承颜皱眉道。

  “既然是所有人参加,自然有此次考核的理由。你们修行一个月,也是时候看看你们修行的成果了,所以,这个令牌我不能拿,理应给她”毕凡说着看向一旁。

  “我?”贾香一脸迷茫的看着毕凡的眼神而疑惑道。

  没有弄错吧,这令牌可是决定着每个学院的排名,而她是几人中实力最弱的,竟然让她拿着令牌,这不是说他们学院就要垫底了吗。

  “毕凡大哥是想看我们的配合能力?”平承颜有所领悟的道。

  毕凡点了点头,他也是这样猜测学院的用心的,如果只是看结果,很明显每个学院的人只要选出最优秀的人带着令牌去终点。

  但这毕竟是每个不同学院之间的竞争,在踏入武道院一年时间未到之前,武道院并不介意学院之间的比试,而且,历年的招收弟子武道院会根据以前每个学院的表现而择优选择,并不是按照每个学院中最杰出的弟子,这是让他如此判断的一个点。

  在他心里,一直觉得,一个人的强大并不是真正的强大。

  这段时间而来,带着几人修行,他同时也体会到,其实每个人都不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侧重点优势,想要战胜一个人战胜不了的,就需要很多人。

  一个人走不了多远,只有一群人才会走的很远。

  “没错,虽然我的猜测还没有得到证实,之所以这样决定,这也是我想看到的。你们平日里如此刻苦的修炼,对于我来说,你们一个月所修行的成果远比此次考核的名次重要,我们既然已经是最差的了,那还有什么可怕的,来到武道院,每个人都有施展拳脚的机会”毕凡解释道。

  “拿着吧”毕凡将令牌递给贾香,“放心吧,要赢我们初武院所有人赢,要输我们也要一起输”。

  有些紧张的接过毕凡手中的令牌,贾香郑重的点了点头,不知为何,看着众人那认真的眼神,心底却是一暖。

  而对于这位师兄,却是感到越加的仰慕。

  毕凡实力很强,这是他们所认知的,但是他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实力强而忽视他们。

  反而是教习他们修行,甚至将这最后决定考核名次的令牌交到她的手上。

  这是一种信任,对于同为初武院的他们的信任。

  他们都相信,只要毕凡拿着令牌,代替他们众人参加这次考核,肯定会拿到一个好的名次,但他没有这样做。

  而是将这个表现的机会给了他们。

  也许,在毕凡的心中,他从来没有认为他们很弱,这不过是他们自己的自卑罢了。

  “我一定会守护好这个令牌的”贾香紧握令牌而道。

  当接住这令牌的一刻,她觉得自己不再是一个人,而是真正的代表初武院。

  他们初武院最终考核的名次,也掌握在她的手里。

  师兄们都如此信任她,她要表现的更好。

  “不是你,是我们所有人”毕凡也是严肃的道,“我们也会保护你的”。

  代表一个学院实力的不是最优秀的弟子,反而是那个最弱的。

  一个人的优秀说明不了什么,只有他们初武院的人都优秀,则才会证明他们初武院的强大。

  如果一味的在意个人的实力,而忽视了他人的存在,这反而是最危险的。

  武道院为何在荒龙城如此的知名,这并不是因为武道院的院主有多强,这只是一部分原因,更重要的是,从武道院而走出的每个弟子都很强。

  一个学院甚至一个城池的强大不是走出来的某一个强者所能代表的,是每个人所代表的。

  当最弱的一个人在别人觉得强大了,别人才会觉得强。

  不然纵使一个人有多么的强,别人依旧觉得最强的只不过是自身的实力,与学院、与城池无关。

  不过,这考核有趣的是,规则竟然是拿着令牌的人谁先到达就是第一。

  这显然是学院给的一个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