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武道风流 > 第一卷 金鳞且是池中物
第三章 君子藏器于身(修)
作者:古言风  |  字数:3424  |  更新时间:2020-12-31 18:16:33 全文阅读

  毕凡看着手中的百年鬼草,那紧锁的眉头也是舒展开来,心中悬着的石头也落下了大半。

  经过十多天的奔波,总算是将药方上的药品灵草尽数的凑齐了。

  “李神医,怎么样?”小小的屋子中妇人看着白发苍苍的老者着急的问道。

  老者两根手指搭在毕天海的手腕上,闭目而思。

  “母亲,莫要着急”毕凡虽然心中也紧张,却是阻止母亲打扰李神医。

  白须雪发的老者收回手,缓缓睁开眼,摇了摇。

  “这几年一直躺在床~上,没有活动,导致血液流畅不顺,伤势有些加重了,以目前的药方来看很难治愈”老者轻抚雪白胡须道。

  “啊”妇人忍不住一声惊呼,被这一句话吓得气血急攻,险些晕过去,“怎么会这样呢?”

  这几年来他们毕家省吃俭用,就是为了现在,病情怎么会恶化呢,本以为他们毕家境况有了好转,现在却是这样。

  “莫要着急,虽说病情略显加重,但也有迹可循”老者看着被毕凡扶着的妇人,缓缓的道,“这药方乃是对症下~药,可保药到病除,的确没有错,只是……现在病情恶化,导致原本的药方难以有之前诊断的药效,若是想要治愈,现在看来需要加入一味药引,有些难处的是,此药引难寻也”。

  “神医,不知需要何种药引,但请直说,只要能治愈父亲,我一定会尽力寻找”毕凡而道。

  见毕凡如此心,李神医便是直言道。

  “离此地三百余里,有一座山脉,名曰涛山,山中多有珍贵之药,十多年前我曾在此山中见过,名为避仙草。此药虽说对正常人没有任何作用,反而有害,但以令尊现在的状况确实恰到好处,丹田被毁,体内没有一丝的武之气,避仙草倒是有奇效。正因他人无用,以我推测,若是有人去寻,其得到的几率也是甚大。”话到此处,神医却是感叹一声“不过凶险的是,涛山乃是凶恶之地,豺狼虎豹出没不说,灵兽也是有许多,一般人难以入得,故而难寻也”老者摇头道,身为医者,他也是据实而论。

  “这……这且不是天方夜谭?”妇人神色暗淡,似这般凶恶之地,可怎的去得,豺狼虎豹尚且凶恶,更别说那些更高级的灵兽了,皆是具有灵智,武道修者都难以应对。

  “老夫虽有心助你们,但此药少有用处,狩猎队也不会去采摘,故而各地的药堂也没有这一味药”老者从毕天海的手腕下拿起看枕,“只因药堂凡事诸多,便不多打扰了,告辞”。

  “我送神医”毕凡扶着妇人坐下,起身随着老者一同出了屋子,妇人坐在那重病之人的身侧,有些出神的看着毕天海,强忍着泪水,不知能言几何。

  “而今令尊病体缠身,多照顾才是,你且回去吧”李道义伸手去接毕凡手中的药箱。

  “神医医术高明,今劳驾前来,理应供奉茶点,只是家中简陋,多有怠慢,请神医勿怪”毕凡却是并未将药箱交出去,反而是略显愧疚道道“为表存心,愿送神医而回”。

  见少年如此,倒是有些赞许,“不晓这山野荒村,倒是有品行兼备之才,老夫倒也不枉此行,不如你随我去药堂,跟我学医问药,救活人于世,且不妙哉,也好过在此一生碌碌无为”。

  此乃是恩义之话,李神医见毕凡有如此心得,自是打心底赞赏。

  “晚辈才疏学浅,生于山野,能得神医垂爱,倍感荣幸”毕凡躬身而道,“只恐有负神医期望,晚辈不晓医道,不明药理,难效其力。因自小贪玩,喜练一两拳脚,故而心有别求,愿以此生弘扬武道,仅此而已,让神医见笑了”。

  一番好意,毕凡也是婉拒了,不过神医倒是并不诧异,是这般心性的人,也不该永远默默无闻,古有言曰: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想必这少年就是在等这样一个时机吧。

  “心有大志,乃真丈夫也”老者笑而道,“适才只是与你玩笑一二,也莫要当真了。今武道昌隆,三洲五界之士皆是习练武道,你有如此之愿,乃之常情”。

  毕凡送神医出得院外,前往镇上,两人翻过山石岭,但见山河景色:

  山野荒草丛生,孤鹰掠向天际,晴天白云直上,俊山层峦叠嶂。

  真乃一处僻静之雅地,乱世浮沉之净土。

  “可叹世间之修士以崇尚武学为高,不曾明了世间多业之艰巨。老夫一生之所学,终难以传授,今生之所愿,泯灭于沧海洪涛之下也”。

  老者突然感怀,心中悲切,他虽被称为神医,但一生之杂病医论,却没一人传承,身为医者,乃为遗憾。

  闻此,毕凡也是多有所感,他本心性多沉,思绪诸多,这一番话,也是与他相念之理互通,故而也是多了几句言语,说了一番阔论。

  “神医也不必如此,医道之学也是无上之妙法,家父病疾久缠,不得而愈,有幸蒙神医诊断,知病根之所在,明救命之良方,乃神乎其技之学,若因三洲五界之人不识医道之妙法而退之,实乃真正遗憾也。今神医之医道妙学广传,若是以后能在武道上成就一番,博得永存之法,阅天下之众生,广开药堂善门,揽四方之医徒,传授衣钵,定可壮大医药之神技,那时三洲知医道,五界明药理,且不是天下芸芸众生之福泽,神医宏愿则成也”。

  毕凡话中所言,皆是推心置腹之论。

  而今武道昌隆不假,无数武者为博得永生之法而存之,若是神医能够在武道一途得此大缘,一生之医道药理可尽数传授天下之有志之士,乃是造福苍生之大福泽。

  老者看着少年怔怔出神,突然仰天大笑。

  “哈哈哈哈哈……”

  此音如暮鼓晨钟之声,响彻山峦河川,广震四方群兽。

  惊得毕凡掩耳不闻,只觉心神震动。

  “我数百年郁郁不得志,本一心隐遁这山野村镇,终其一生,不曾想,今有青年晚辈,一番言辞点破迷雾,使我醍醐灌顶,走出迷雾之中,真乃天缘凑巧也”。

  此刻的老者由原本的神色淡然变得神采奕奕,眼中也是有了光彩,老者的面庞却有中年男子之神态。

  “神医,莫非您……”话之所出,心中如惊涛骇浪,老者朗笑之间,震动山河,体内之武气定然充盈至盛。

  “今我眼前迷雾已散,此后,当以博得永生之法,传我无上之医道也”话语而出,但见老者身影虚幻,恍惚要从眼前消散一般。

  毕凡急忙上前而道,“今家父病疾难消,只因药引难寻,还望神医指引一二,赐我避仙草之图形,晚辈也好寻药救父,此番恩情,毕凡定当竭心而报”。

  那老者之身躯消散,化作一道光影冲向天际。

  “你品行兼正,今又妙言而开,乃你我之缘,念你一片赤诚,则助你一助”

  但见半空之中飘下一副书卷,上面皆是记载三洲五界之奇药灵草之根源,并配有图形而寻。

  对于少年之心,也是大为赞赏,故而才有所赐。

  而今知晓他乃为武道至强,却不求他出手搭救父亲,而是只愿知晓避仙草之图貌,乃不贪之辈;明知涛山之凶险,为父愿孤身犯险,乃知恩必报之品,凭此二者,便让他无法拒绝。

  “临别之际,送你一言,可助修行:道还生而身欲灭,欲求得而必以舍。你我若是有缘,当以后见”。

  天际祥云而去,老者早已没了踪迹。

  毕凡仰天而观,紧握书卷。

  少年回了家门,其母问及为何久久而回,便是将所发生之事一一详述。

  妇人听了,不免惋惜,若是能得至强出手,其父之顽疾定可痊愈。

  毕凡笑而安慰道,“今蒙神医开具药方,又得药引之图,孩儿定当尽心而寻,父亲之病疾迟早而去,母亲又何必多求恩泽”。

  能得神医之良方,已然是莫大的机缘巧遇,世间之事,不可多求,月满则亏,乃为至理。

  “凡儿说的及时,是为娘太过心急了”妇人感慨道,“此番之恩情,我毕家都难以报答,我怎能还有其他奢求,真是不该”。

  “母亲,而今父亲病疾之事也算告一段落,我也该回学院修行,也好为明年的终考做些准备,这些时日,我暂且不回来了,还望母亲多多照顾家里”。

  看着收拾行李的少年,妇人没好气的道,“你却也莫要瞒我,我自生你,便知你心性,此番你定不是去那学院修行,而是想去那涛山寻药引是与不是?”

  见谎话被母亲拆穿,却是尴尬一笑,“而今药方齐全,只等药引而来,又有神医赐下避仙草之图貌,怎能不去?”

  他说个如此的慌,也只是不想让妇人担心罢了。

  “你去我也拦不住你,不过此一去,定要小心从事,若是有力而取之,则可;若是明知不可取,莫要强行。你父亲之疾病固然重要,但不可做明知不可取而强取的鲁莽之事”。

  毕凡点头答应。

  次日凌晨,少年备足干粮,便是早早出行。

  “此去一路凶险,此乃你父之佩刃,带在身侧防身,也算是有些依仗”看着少年打扮,妇人心中多有不忍。

  见得妇人不舍,毕凡言道,“自古英雄出少年,我虽不比那旷世之奇才,却也不是心中无分寸之人。算其年岁,我也十七有余,自是比那些少年英雄多长几年,母亲莫要担心了,长则一月,短则半月我定安然归来,勿念”。

  此一番豪言壮语,自是为了安慰其母而说,只是想让其宽心罢了。

  妇人看着少年的背影渐行渐远,忍不住的叹息,“一眨眼,都长这么大了”。

  以前并未怎么多有注意,而今家里的一切恢复过来,才发现当年那个调皮的小孩已经长大不少,一直以来家里都是盼望老大能够为他们毕家争得一些荣光,将心血都放在了荣儿的身上。

  现在回想起来,倒是觉得有些亏欠了凡儿,倒是他这几年来,不但没有什么抱怨,反而一连多年帮衬家里,也减少了自己不少的负担。

  “长大了,也懂事了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