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谪天三尺 > 正文
第一章:燕南归
作者:子初成枫  |  字数:2600  |  更新时间:2020-12-25 09:48:45 全文阅读

“苏……苏大哥……父王让我来,请你回去,你能不能不要走?”

  赵都南郊外一座衣冠冢前,苏弈秋衣着粗布青衫,木簪长发,腰间别着一条白色的孝带格外引人注目。

  而在苏弈秋身后,云可欣阴晴不定的小眼有点不知所措,玉手紧紧攥住罗裙,最终还是欲言欲止的说出这几个字来。

  “师父,这是你的青渊剑,王上命我在千城崖下寻了三天三夜,不负王命,终于给师父寻到了……”在云可欣话毕之后,一旁苏弈秋的徒弟燕南归,衣着赵都最著名杀手组织锦江卫的战甲,恭敬托举着一把古朴的长剑朝苏弈秋微弯着腰。

  “青渊……”苏弈秋顿了一下,慢慢转过身来看着燕南归手中的长剑,这正是跟随自己十年,而在三天前却被自己亲手丢下千城山的佩剑。

  “你这是让我接着回去杀人吗?”苏弈秋目光掠过燕南归手中的青渊,停留在不知所措的云可欣身前,带着点漠然的语气。

  “苏……苏大哥……不是这样的,我……”一时间云可欣慌了神,紧紧攥住自己的罗裙,手心攥的泛白,惊恐的发现自己不知道如何回复了。

  “师父你误会公主殿下了,王上知道师父不愿意担任锦江卫都统了,特定丞相提供朝中所有的官职,任由师父挑选,只是,希望师父不要离开……”见此,燕南归连忙替云可欣解围。

  “离开的后面应该还有赵国两个字吧!”苏弈嘴角微微上翘带着点冷哼和讥笑的意思,伴君这么多年,赵王这种心思他早就一目了然。

  “这……”燕南归愣住了,原话确实有这两个字,只不过他给省略了,他也知道,作为赵国第一杀手,一旦离开了赵国为其他国家所用,其后果可是不堪设想的,只是苏弈秋是他的师父,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尽管说燕南归心里也有这样的想法,但是他肯定不会说的,更不会做的。

  看着顿住的燕南归,苏弈秋慢慢的解下自己腰间的孝带:“青渊剑既然是你寻到的,就说明你们有缘,全当为师在这分别之计送你的念想,只是这物杀了太多人的,过于的血腥,‘慎用’。”

  “师……”

  不待燕南归继续说话,苏弈秋做出制止的手势,同时把自己腰间的孝带放在墓前,缓缓抱起地上的骨灰坛看向云可欣:“至于说离开赵国,我曾答应过她,我要送她回家的,公主请回吧!”摩挲了一下骨灰坛,原本苏弈秋那冷漠的眼神,却带着一点泪光一闪而过。

  此时的云可欣也是紧紧的咬住自己的嘴朱唇,努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让眼泪流下。

  “你真的要走吗?就不能留下。”几次欲言的云可欣哽咽了一下,两眼泪汪汪的看着苏弈秋。

  “不……出来。”原本正准备回答的苏弈秋,突兀目光一凝看向一处方向。云可欣和燕南归也是一愣,两个人下意识朝苏弈秋目光的方向看去。

  只见十二个衣着金甲手持宝剑之人,或踩树干或跃树梢,轻功手段极其高明的跃在三人的面前单膝跪下。

  “金甲十二士都出现了,为何闻太师还迟迟不肯露面?”看着这突兀出现的十二个人,苏弈秋心中并没有任何波澜,作为锦江卫甚至整个赵国第一人的他,对于这些人不难认出,正是赵国第二大杀手组织金甲卫,而这个金甲卫的组织者正是他在赵国的死对头闻太师创建的。

  “都统大人不愧为赵国第一人,就这点风吹草动都能觉察,佩服,佩服。”说话之间,只见一个中年华服男子腾空而来,中间没有任何着力点直接滑行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你是来拦我的?”苏弈秋并没有理会闻太师的恭维,反而反问道,对于这个家伙打交道这么多年了,也是有点知根知底的。

  “不敢,不敢,都统大人说笑了,纵然在下想拦,在场之人没有一个是都统大人的对手呢!都统大人乃我赵国第一人,二十五六就有如此旷世奇才,在下佩服。”闻太师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苏弈秋。

  “那他们是?”苏弈秋略微眉头一皱的看着闻太师身后的金甲士,对于闻太师的这个说法,苏弈秋有点看不懂。

  “王上知道都统大人即将离国,赵都此去南疆,关城颇多,恐都统大人通行不便,特令在下送来通关文牒一份,供都统大人便捷通过。”说话间,闻太师从自己袖口摸出一份烫金大印的折子,双手拱手递给苏弈秋。

  “父王同意苏大哥离开赵国了?”看着闻太师手中那份通关文牒,云可欣心咯噔了一下,显然这不是她想要的答案。

  “是的公主殿下,都统大人要走,纵王上惜才,但还是尊重都统大人的意愿,都统大人请。”说着闻太师再次把通关文牒朝苏弈秋递过去。

  “送个通关文牒应该不用劳烦闻太师亲自大驾光临吧!况且我们向来政见不合,我可不觉得闻太师有此闲情。”

苏弈秋接过通关文牒并没有打开,如果换做平常,苏弈秋肯定是一脸的讥笑,毕竟锦江卫和金甲卫是向来不和的两个组织,两人又是各自为首,自然而然矛盾不断。

  但,如今他即将离赵,朝中之事已与他无任何关系了,所以倒是有点淡然的味道。

  “政见不合确实不假,不过老夫真是因为你这个老对手要走了,我才高兴,故此亲自来送送你而已。”

闻太师笑道,这次的笑容没有任何遮掩,得意之势展现在脸上不言而喻。

  一旁的燕南归也是眉头紧皱的看着他,作为锦江卫的一个标统,自然而然听懂了闻太师的意思。

  “你莫不是认为我的离开,你的金甲卫就可以顺势而起?锦江卫又不止我苏弈秋一人。”苏弈秋不以为然。

  “你走之后,区区池九州不足挂齿。”闻太师也没有任何遮掩的笑了笑。

  “那闻太师你可以试试!”

  “先不说这个,时间它自会佐证的。”闻太师并没有接着苏弈秋的话语,而是笑着打断:“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都统应该是要南下楚国吧!”

说话之间闻太师从袖口之中再次掏出一个白玉圆雕,用阴线刻出眼、腮、腹鳍、尾等细部,双鱼嘴部穿孔用金链的系佩递给苏弈秋。

  “你们处死了乐正?”接过玉佩,苏弈秋面色变得略微的凝重。

  “都统大人,我们很快还会见面的。”闻太师并没有回答,而是露出神秘的笑容,瞅了一眼苏弈秋后,轻轻功一跃就消失不见了。

  随后那十二个金甲卫也是轻功几跃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师父这两条鱼的玉佩是什么?为何你如此的看重?”看着一直波澜不惊却因为玉佩变得凝重的苏弈秋,在闻太师离开之后,燕南归连忙问道。

  “战争终究还是要开始了。”苏弈秋无奈的叹了口气。

  “战争?什么战争?跟楚国的战争吗?”燕南归一脸的困惑。

  “保护好公主殿下。”苏弈秋并没有回答,而是拍了拍燕南归的肩膀后。“后会无期。”目光看向云可欣一眼,头也没回的转身离开。

与君诀别之意,油然而生。

  在苏弈秋转身的刹那,一旁自始不知所措的云可欣,终于忍不住那强忍的眼泪了,哗啦啦的流了下来。

三年了,自己在他心中仍然没有丝毫的地位。即便她已经死了,自己还是无法走进他的心,那种难受感瞬间如同刀割一般袭来。

  “公主……公主……”看着瞬间如同泪人的云可欣,燕南归也是一阵不知所措,举起那无处安放的手几次想去安抚云可欣,却始终不如何说出口……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