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守护棠都 > 正文
第一章一具女尸(一)
作者:博格  |  字数:2823  |  更新时间:2020-11-17 18:56:01 全文阅读

一条河,弯弯地,穿城而过,象一条白色飘逸的银丝带缠绕着棠都,河水哗哗地流淌着,千年不息。棠都河边有个古镇,镇里有个村子,村子里有户人家姓童,世代久居于此。童家住在大房子的东头,家景可谓殷实富足,但到了童大这一代就没落了。祖辈留下的就是几间破败的木制阁楼,早已被西头的几户人家的亭堂楼阁超越。童大心有不甘,常和妻子王喜玥带着儿子童豪景站在门前的烟斗山上望着太阳出来的地方发誓:“太阳作证,大山作证,童家男儿绝不做缩头的乌龟!”

大房子的早晨,童大站在自家房门前的坡上,冉冉升起的太阳特别大,特别红,童大的影子拉得特别的长,象一个昂首挺立的巨人,他傲视着大房子西头低矮瓦屋,发誓要在东头建一栋别致的大房子。

大房子前一条新建不久的高速公路,宛如一条长长的巨龙,向内到棠都,向外延伸至经济发达的河东省。童大踌躇满志,心随高速路飞向远方。他要从这里出发,外出捞金筑梦。

大房子的人们都想把房子的屋脊修高一点,以示超过他人的房顶。谁的房子修得高,谁就比別人强,这是一种气势,其实并没有多大的实在意义,但世代久居在这个大房子的人们看中这个阻碍世俗文明进步的风气,大家都在暗中较劲,都想争得第一高峰。

童大生性好强,凭借自己的精明能干,终于有了一天,他带着金钵满盂回来了,在大房子的东头盖起了一座小洋楼,一下高过了所有的屋子,让大房子的人们刮目相看,大家羡慕不已,却心生嫉妒恨。

正当童大得力辉煌时刻,却一病不起,两年就病故了,留下了王喜玥与童豪景母子二人住在这空荡荡的小楼里,显得有点孤苦寂寞。

方琼的儿子黑豆莫名生病,几月不见好转,西头几户人家的小猪仔隔三差五死一头,一种浓幕阴郁的不祥气氛象温疫一样笼罩在大房子的东墙西角。

大房子的人们开始指责王喜玥的小洋楼,为什么要建那么高,盖过大房子的顶,压得整个房子里的人出不了头。很有个性的方琼甚致把自己的柔弱与落后或者是不顺心的事直接指向了这栋小楼,这栋小楼里的主人王喜玥,他们甚至在幸灾乐祸童大的病故就是修了小洋楼造成的。

王喜玥不信这些愚昧的说法,她不容旁人无端的诋毁与指责,就与他们争,与他们斗,身心疲惫,大房子的人开始仇视王喜玥,他们把所有的人生挫折都怪罪于这个农村女人。王喜玥孤立无援,东头的木木叔早已看不下去了,他是第一个站出来替王喜玥说公道话的。

“欺负两个孤儿寡母,算什么英雄好汉!”木木叔当着大房子众人的面狠狠地斥责了那些落井下石的无事生非者。一句话的力量足以激励王喜玥的斗智,她微弱的力量瞬间被放大,她舌战群雄,无所畏惧,独立支撑这个家。她希望在棠都读初中的童豪景快点长大成人,帮自己一把,成为屋里屋外的一把好手,童豪景是一个有抱负的稚气末干的男孩。这些不愉快争斗的事自然触及到了童豪景的好强的心灵。他小小年级就感受到了邻居们投来的白眼,唯一觉得对他暖暖的就是住在东头的木木叔,每天放学后木木叔就带他到棠都河去钓鱼,木木叔还常做鱼给他吃。不知道是不是木木叔的女儿梅婷雨与童豪景是同学的缘故。

两年后,童豪景考入了棠都中学,转眼就到了毕业的时间。2012年6月29日早晨,在棠都中学外,一棵黄桷树下,男男女女的人们围得水泄不通,大家一个劲地往里挤,垫起脚,伸着脖子往里看,个个都瞠目结舌,露出怪异惊恐的表情。原来是具女尸,是刚刚从楼上跳下来,死状惨烈,让人恐惧。

救护车来了,停在圈外,正等待着警察的到来。

衣着单簿的尸体,满脸是污黑的血。城西的高老头一眼就认出了死者:“这个女子叫胡莲,是西街卖卤鹅的,可惜了,可惜了,哥哥不争气,只有妹妹顶着,她家就在楼上五楼,好端端的一个家庭,就这样毁了,现在我们吃不成童氏卤鹅了!”

童豪景与梅婷雨从黄桷树经过时,他看到了女子悄无声息跳楼的一幕。他想去救她,却无能为力。不一会儿,黄桷树边就挤满了人,童豪景站在圈外,人高,自然看得清楚,这个女的正是6月26日到戒毒所参观作现场警示教育的吸毒人员胡攀的妹妹胡莲。

梅婷雨有些害怕地躲在童豪景身后道:“童童,这女孩该不会也吸毒吧!”

“不能乱说,等警察来了真相就会大白!”

十分钟后,来了一辆警车,上面下来两个刑警,后面跟着一个法医提着一个勘查箱,上前看了看,拍了照,从僵硬尸体手中提取到了一小包毒品。一警察摇了摇头,遗憾地说:“吸毒过量致幻跳楼致死!”

警察随后打了殡仪馆的电话,并与城西派出所取得了联系。不一会儿,殡仪馆的车来了,拉走了尸体。

童豪景清楚地记得2012年6月26号是国际禁毒日,棠都中学组织三百名学生到棠都市强制隔离戒毒所参观学习遇到胡莲上台接回哥哥胡攀的那一幕,转眼胡莲就去了天堂,不可思议。

那天童豪景所在的班也去了。

戒毒所离城约有三公里。地处棠都西南一幽深僻静的螺丝山上。

上午九点,学生在老师的带领下乘坐一辆大巴到了戒毒所大门前。雪亮铁门紧闭,门前警卫挺立,一堵带电网的森严高墙让人不寒而栗。

一会儿,门开了,一位警官出来迎接。按照事前约定方案,棠都中学校长带领学生参观戒毒所的各个功能区后,就在戒毒所的室外活动场组织学生现场观看戒毒人员的现身说法。

九点半,室外活动场准备就绪。

一位穿着戒毒识别服的青瘦小伙在一位青年警官的带领下走上了临时搭建的讲台。他咳了两下,略显拘谨地向台下师生看了看,又转向右边望了一眼穿制服的警官。

警官点头示意:“可以开始了!”

“尊敬的xx领导,同学们,我叫胡攀,棠都人,因多次吸毒被强制隔离戒毒六个月,在警官们的谆谆教诲下,我意决痛改前非,洗心革面。在这里我愿意将自己如何一步步滑向吸毒的深渊的教训作过现身说法。同学们,你们想听一个有志青年以身试毒走上绝路的故事吗?”

台下同学们一阵欢呼:“想听!想听!”

“十多年前,我的父母在棠都西街经营一家卤鹅小店,卤水是祖辈传下来的秘制配方,也是胡家谋生的重要手段之一,家里就靠这个成了远近闻名的有钱人。天有不测风云,父母相继去世,在邻里的帮助下,我安埋好父母,与胞妹胡莲一同经营起祖业“卤鹅”生意。那时我勤垦,敬业,脑瓜子灵活,生意红红火火,还做成了自己的品牌——“胡氏卤鹅”。你们可知道,要吃我弄的鹅肉,就可能要在我家店子门前排成长队,有时轮子到了,鹅肉却卖完了。

我和胞妹富有、快乐、幸福!

那时生意忙不过来,我和妹累得实在不行了,一个月休息一天。我们两姊妹没怨言,因为我的收入在增长,我们成了棠都西街小区人人羡慕的有为青年。

就在我的事业进入如日中天时,我的社会玩伴隔三差五就来邀约我进高级茶楼,歌舞厅,娱乐场所,那时我有钱,我在他们面前很荣光,吃喝玩乐都是我付钱,我学会了玩乐。也变得懒惰起来。

妹妹发现了我的变化,苦口婆心,流着泪来劝我,不能与那些不三不四的不怀好意的人交往,我却不以为然,认为有了钱,享受逍遥理所当然。

然而在这些不三不四的朋友中,他们正是看中了我有钱,讲哥们义气,在娱乐场所中引诱鼓动我追求一些时尚的东西。我经不住诱惑,出于好奇,跟着他们出入各种低级庸俗歌舞娱乐场所,不能自拔,变得再也离不开这些所谓时尚的东西——“抽水烟,烫吸”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