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九州之英雄逐鹿 > 正文
第三十四章宴席的考验
作者:小城听风  |  字数:3215  |  更新时间:2021-02-23 00:20:09 全文阅读

“这个混账东西!”老夫人听过程思臣一番话,当即一声怒喝。

“娘!”程思臣见母亲动怒,也不敢多说什么。

“真是丢人,丢人呐!”老夫人气的直敲打拐棍。

“娘,思邈也是爱妹心切嘛。”程思臣为程思邈开脱道。

“你还有脸给他开脱!纵容兄弟去做这事,思邈不懂事,你还不明事理吗!也幸得无事,若是真成了,咱们程家的脸,你爹的脸可就丢尽了!”老夫人怒骂道。

“娘,儿知错。”程思臣低着头认错。

“过几日就是小年,我在后院祠堂旁的大天通寺摆下酒宴,你去将她们二人唤来一同赴宴,不要让外人说咱们程府失了礼数。”老夫人挑匀一口气,思索着说道。

“是。”程思臣点点头。

“对了,你再把思邈也叫来,思颖那边我去说。”老夫人补充道。

“娘,这不妥吧!思邈对她们二人一向是…………”程思臣欲言又止。

“你是家里的大哥,难道还管不住你弟弟吗?”老夫人问道。

“儿明白。”程思臣重重呼出一口气,点了点头。

不待几日,便是腊月二十三,街边市井,耍艺叫卖,好不热闹。

将军府中,丫鬟家丁也起了早,府中上下去污除晦,待一盼,程思臣刚焚香送过灶神,便受了随从的唤,言说老夫人晌午设宴于大天通寺中。

程思臣点头知晓,询问程思邈去往何方,却闻知其老早便去了大天通寺求签。

程思臣得知,心有疑惑,却不愿深究,起身去到客居,先是命丫鬟叩门唤出欧阳诗语,又去到前与其说明。

欧阳诗语得知,必然是心中喜悦,带着自南来捯饬一番,便随程思臣而去。

初入大天通寺,便见一对石狮守门,寺内僧客恐急怠慢,早便,,立于门口恭候多时,见程思臣来,连忙上前行礼。

程思臣回过礼,便由一小僧引路,来至宴厅。

临宴厅内,琼浆斟满琉璃盏,玉液青泛琥珀杯。坐席摆上五位,意为尊卑有序,老夫人坐头席,程思臣程思邈当以长幼坐左主,欧阳诗语,自南来应尊辈分坐右客。

“欧阳诗语,见过嫂嫂。”因为自南来与程思颖定有婚约,而自问天与程城将军又是结拜兄弟。

那么按照辈分欧阳诗语与程母便是同辈,自然是以平辈称呼。

“见过娘。”自南来擦了一把鼻涕,走上前直接跪地磕了个头。

“哎呦!这孩子,快起来,快起来。”老夫人虽然也知晓自南来痴傻,却不想竟是这般。

“两位就请入座吧。”待自南来站起身后,程思臣将二人引入位落座。

“慢!嫂嫂,既是共庆小年,不知贵府令媛身在何处?可否一见?”欧阳诗语在宴厅中扫视一眼,却并没有看见程思颖的身影,虽然她从未见过程思颖,但她识人已久,知晓这将军府的嫡女,定然是人中之凤,有远超常人的气质,可场上却并无一人有此模样。

“哈,诗语姑娘还请先入席,小妹随后便到。”程思臣也不知程思颖身在何方,只得先出言打个幌。

“那便好。”欧阳诗语见程思臣出言,也不僵持,带着自南来落坐于席位。

届时,只见响器班子与七八个舞姬走入厅来,老夫人微点下头,鼓乐响起,舞姬吟词,所唱之词,正是陆瑾当年所创之《念奴娇•塞北初雪》。

众人听乐持樽,闻曲而饮,一樽美酒饮下,程思邈唤来仆人为欧阳诗语二人斟酒,借着曲乐之间,只见仆人将袖中短匕轻巧掷于自南来座旁。

待酒斟过,自南来见座旁短匕,不明何故,方着手拿起,却见右座程思邈惊叫一声,酒樽脱手直击自南来天灵,将其打得坐折了个跟头。

“抓刺客!”程思邈见一击即中,便不再去管自南来,快步上前一脚踢翻欧阳诗语面前酒桌,又一虎扑身随,将欧阳诗语按倒在地,正此时,一把淬毒短剑从二人身间掉落,直直插入地板。

“你!”欧阳诗语目盯程思邈,却听四下屏障内刀剑出鞘,数十死士斩碎木障一涌而出,原本载歌载舞的宴厅,顷刻间便成了刀剑相向的修罗场。

“放肆!”程思臣拍案而起,正欲阻拦,却听身后刀兵叫嚷一声“保护将军”,程思臣便被几名刀兵硬生生拽回席坐。

“哎呀!”上座老夫人见此,只管哀叹,却全然不言语去劝告。

“斩杀刺客!”程思邈一声怒喝,四外刀兵便持剑欲诛杀欧阳诗语二人。

欧阳诗语虽有武功,却因被程思邈死死按住,纵有惊天武艺,也是无能为力。

程思邈机关算尽,可还是百密一疏,只见自南来捂着额头刚从地上站起,便见一把利刃向他刺来,自南来虽然脑袋痴傻,却没严重到见物不识的程度。

见利刃袭来,自南来只轻身一闪,双手交叉别住那死士持剑手腕,操着寸劲向下一送,死士只觉腕臂吃痛,随后发麻,手掌也不自觉松开,手中利剑便掉在了地上。

不等死士反应,自南来便收回双臂,化出双叠掌,双掌重叠直打死士面庞,一招便将其打得倒栽在地。

待一掌将敌击垮后,自南来快速伸手拾起利剑,催动步伐身形灵动,剑也随之而动,一人杀入死士群中。

苍剑派顶尖剑招《苍剑七杀》被自南来使得出神入化,如孔雀开屏一般,非但自身不伤分毫,而且手中利剑轻重也度,只断人筋脉,使人丢刀弃剑,却不害人性命。

“可恶!”程思邈见自南来这个傻子竟也是个武林高手,而且看其伸手甚至要比自己控制住的欧阳诗语更为厉害。

程思臣也看呆了眼,虽然他早便看出这自南来是练武奇才,却因其痴傻故而小瞧了此人,不成想,这自南来虽然痴傻,心智却也更为单纯。

也可以说这自南来是因祸得福,痴傻却看淡了世俗,从而得以一心研武,终是达到了常人以不可及的地步。

而对自南来所作所为,惊叹的不以的可不仅只有明场中人,暗处还有一人掩于影中观察。

“啊!”正当程思邈因自南来分神时,地上的欧阳诗语对着程思邈的手臂便一口咬下。

借着程思邈手上力道松懈,欧阳诗语侧身一滚逃出程思邈的压制,拔出地上那把淬了毒的短剑便要杀。

可程思邈也非常人,接过身旁死士佩剑,使出一招“仙人指路”,直接将欧阳诗语手中短剑挑落,紧接着又使出一招“平沙落雁”,剑锋直逼欧阳诗语咽喉。

可不料剑刺一半,自南来纵身一跃来到跟前,使出一招“苍松迎客”,横剑拦住了程思邈的剑刃。

“看来这也没傻透!”程思邈谨慎的看了一眼自南来,却见其眼神伶俐,全无半点先前的痴傻模样。

“呀!”自南来可不管程思邈如何言说,他如今只是一心战斗,只见其大吼一声,双手发力,剑刃摩擦出火星,最终两剑分离。

程思邈借此机会挑转剑锋,欲要一剑穿胸将其击杀,却不想,自南来早已看透他这一步路数,只见他步伐变换,快步向前,待程思邈反应过来时,自南来已然站在他的右身。

程思邈还想挽回,挥剑右斩,可奈何为时已晚,只见自南来抬手一击,剑柄直打程思邈太阳穴上,只轻轻一招,便叫程思邈两眼翻白,倒地昏死。

一行死士见程思邈被击昏,还欲再上,却听程思臣一声怒喝,

“都给我停手,敢有违者军法处置!”

程思邈这一倒,死士们也没了主心骨,哪里还敢再去阻拦程思臣,只得丢了兵器,连连退步向后退步。

“程小将军,此事,还请给我二人一个解释!”欧阳诗语上前质问,想跟程家寻一个说法。

“此事…………”程思臣对此事也是极为憋屈,毕竟这件事是程思邈所为,他全然不知情,可他又是做哥哥的,总不能把责任全推给程思邈吧。

正当程思臣支支吾吾半天吐不出一字之际,只见一人身着铠甲腰挎宝剑,踏着军步踩着破烂木障缓缓走出,此人正是一直藏身于暗中的程思颖。

“诗语姑娘,此事与我大哥无关,他对此事浑然不知,全是我的计算。”程思颖将腰间宝剑解下,双手扶剑柄拄在地上说道。

“这位?想必就是侯爷爱女程思颖了吧。”欧阳诗语见程思颖那一副英姿飒爽的模样,还以为是一个俊秀的将军,可细细观看才知,这是个姑娘,在此处出现这般富有性格的姑娘,那必然是程思颖无疑。

“正是。”程思颖点点头。

“方才听小姐所言,此事乃是小姐计策,不知是何用意呢?”欧阳诗语确认了身份后,便开始将话引入正题。

“我程思颖虽是女流,却也心向江湖好汉之豪气,故不会欺瞒,但所言若有冒犯,还请诗语姑娘多担待。”程思颖并未着急答复,而是先提醒了一番。

“我也是江湖中人粗俗惯了,小姐但说无妨。”欧阳诗语回道。

“好!我早前听闻娘与我说道此事原委,我虽是女流,却也是程家子孙,既然是父母之命所定亲事,我自然无异,饶是我未来夫君乃是痴傻之人,我也理当尊从,只难为我这些年舞枪弄棒练就了一身武艺,早闻两位都是出身名山的高手,便找来二哥商议,共同设下此局,以此做个考验。”程思颖毫不避讳的将事情原委说了出来,这股爽快劲再加上她那与生俱来的豪气,倒还真像个好汉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