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来份恶魔炒饭 > 第一卷 沙兽岛
第一章 穿越了
作者:瓜子随风飘  |  字数:4308  |  更新时间:2020-11-20 22:30:57 全文阅读

  高二教室边的走廊上,站着一名身材高挑,样貌靓丽的女生。

  她对面站着一个男生,男生体型偏瘦,长得还不错。

  “荣易,你...你是不是喜欢我?”女生声音有些清脆,很好听。

  男生被她这么一问,脸瞬间就红了,憋了半天冒出来一个字:“对!”

  “其实,我也觉得你不错。如果你好好学习,到时候咱们考同一所大学,可以试着处一下!”

  荣易是桦北中学有名的差生,成绩很差,平时也不爱学习,偶尔还跟社会上的小混混一起瞎闹。而对面的女孩叫张萍,是班里的女神,不仅成绩好,长得还漂亮。

  现在女神对荣易说这些话,他激动极了,感觉身子都在发飘。

  女神竟然会跟自己示好,这是恶作剧吗?还是真的?如果是真的,女神觉得我哪里好?努力学习真的能和女神处对象吗?

  “咦,不对,我好像真的飘起来了?”荣易惊讶的看着周围,自己好像灵魂出窍了!

  紧接着,一股吸力从空中传来,荣易感觉自己的“身体”被慢慢的吸到了天上。

  当荣易低头看到还站在原地的女神和自己身体的时候,忍不住大喊:“不是吧,我有激动成这样吗?这要闹哪样?”

  可他现在是灵魂状态,没人听得到他喊什么了。

  荣易的灵魂越飞越高,很快飞出了地球。那股吸力似乎来自无尽的虚空,永无尽头。

  随着灵魂飞出地球,荣易感觉到有东西刺穿了他“身体”。这种灵魂被刺穿的感觉无比强烈,就像是把宿醉后的头疼加强了千倍万倍一样!

  刺痛传来的同时,荣易就昏了过去。昏迷后他的灵魂速度越来越快,消失在了太空之中。

  在他昏迷的期间,有一个同样灵魂状态的少年从他身边飞过。荣易是远离地球,而那少年则是飞向地球。那少年有一头黑色短发,中等身材,额头处有一道一厘米长的伤疤。

  ...

  五行界。

  沙兽岛。

  这里是碎砂学院准入学住宿区的一间屋子。

  屋子正中盘膝坐着一名少年。那少年有一头黑色短发,额头处有一道一厘米长的伤疤。

  此刻少年身体周围有一道道流动的“光线”。

  这些“光线”是五行界的元素流,分为金木水火土五种。每种元素分别对应一种颜色,分别是金、绿、蓝、红、黄五种颜色。

  元素流从少年周围的五种灵物之中流出,经过一条条玄奥的轨迹之后,流入少年的头部。

  而在元素流之外,少年对面,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人打扮得跟钢铁侠一样,另一人则打扮得跟魔法师似的。

  这时那魔法师往荣易身上扔了两滴五色溶液,然后呼出一口气:“终于发完了,没啦没啦!”

  而钢铁侠装扮的人则是惊讶的说:“你一次给了两滴源液,没问题吗?”

  “最后两份了,之前都试了那么多个了,这次破例一下看看吧。”

  “咦,刚才有道魂体飞进来了,你看到没?”

  “我又不修魂力,没注意到。”

  “算了,走吧走吧。”

  说完,二人忽然从原地消失,似乎从来没出现过一般。

  元素流中心的少年接收到两滴源液之后,周围灵物释放的元素流忽然暴增。原来元素流只有笔芯粗细,现在已经胀大到胳膊一般。很快,灵物内的元素消耗殆尽,元素流消失不见。

  此时少年的身体似乎有些透明化,可以看到那两滴源液从他头部进入身体,然后迅速溶解掉了。

  源液溶解之后,少年体内的元素流运行越来越快,冲击的皮肤表面出现一块块凸起。

  随着皮肤表面出现凸起,少年露出了极其痛苦的表情,再也无法保持盘坐,歪倒在地。他五官紧紧拧在一起,牙关紧咬,似乎要咬碎牙齿一般。

  随着凸起越来越多,他的皮肤开始出现裂痕,不停地流出细密的血丝。

  就在这时,一个奶声奶气的狗叫声响起。一只小狗向少年跑来。它只有巴掌大,又毛茸茸的,四条小短腿只从毛发中露出脚掌部分,跑起来像是小皮球一样一跳一跳的。

  小狗看到少年全身的血丝,义无反顾的扑到了他怀里。

  “汪!”“汪!”“汪!”“唔!”

  小狗发出凄厉的叫声,又慢慢变成呜咽声,到最后已经听不见了。

  那些元素流从少年身体里流出一部分进入小狗体内,然后又从小狗体内流入他体内,竟然形成了一个微妙的循环。

  随着时间的流逝,一人一狗身上的凸起慢慢消失,直到最后恢复正常。

  ...

  两天后。

  “啊...嗯...”

  一阵痛苦的呻吟声从少年口中传出。

  “嘶!疼..疼...死我...了!”

  他慢慢睁开双眼看向四周。

  “这好像是容易最后 进行元素灌体的房间?我穿越了?”

  又艰难的翻了个身子,看了看周围。他终于确定这里就是梦中的那个房间,自己是穿越了。

  这少年正是穿越后的荣易。被穿越的少年原名叫做容易,和他同音。

  荣易躺在地上,一动也不想动。全身上下不停传来的刺痛、撕裂感折磨着他的精神。幸亏疼痛已经减弱了很多,而且持续了太久,他已经有些适应了,不然刚醒来就得再疼晕过去。

  又躺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完全适应了疼痛。这时候他才有心情去想事情。

  昏迷的这两天,荣易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他经历了一个少年的一生,那个少年叫做容易。

  也就是说,荣易穿越了,并且继承了这具身体的全部记忆。

  把所有事情梳理了一下之后,荣易挣扎着爬到屋里唯一的桌子旁边,伸手拿下几个果子,吃了起来。他太饿了!

  这些果子是容易从附近的一个树林里摘的。

  荣易看到歪倒在地上的小狗,诧异道:“嗯?这不是球球吗?我记得梦里是把它放在门外了啊?”原来这只小狗叫球球。

  抬头一看,房间的门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打开了。

  荣易伸脚碰了碰球球,想要给它个果子吃。

  “呜..呜...”

  “疼?我也疼啊!嗯?”荣易感觉到球球在说“好疼”,习惯性的回了它一句。然后他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听懂了狗语?这在梦里可是没有的,容易只是和球球感情好一些而已。

  “怎么回事?”

  “汪呜!汪呜!呜...”

  “你看到我浑身是血,就扑上来了?”荣易刚才实在是太疼了,完全没注意到自己全身都是血丝!

  “元素灌体竟然这么危险?朱长老也不警告‘我’一下!”

  元素灌体是五行界一种提升资质的方法,荣易穿越过来的时候,就正在进行元素灌体。

  扔了一个果子在球球旁边,荣易自语道:“难道元素灌体之后,我能和动物沟通了?”

  当然没人会回答他的问题。

  然后荣易就呆坐在那里几个小时,直到已经感受不到疼痛了才站起来。

  “嘶!!!一动就疼。”

  忍着疼痛,荣易走到屋子角落的水缸处,稍微洗了一下身子,换了身衣服。

  这水也是容易从森林里的小溪挑的。

  荣易躺在床上,感受着周身的疼痛。他现在就像是进行了超强度运动之后,全身肌肉拉伤一样。

  脑海中不停的想着事情,地球上的,容易记忆中的,以后的...

  各种各样的事情在他脑海中翻来覆去,没有头绪。

  可能是因为进行了元素灌体,他恢复的很快。到了夜里,他就感觉身体好了很多。

  从床上爬起来,看到球球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果子也没吃,荣易有些好奇:“这是怎么了,这狗好像不挑食啊?”

  走过去把球球拿起来,感觉手上有点黏糊糊的。

  “汪!汪!呜!”

  “疼?”

  荣易这才发现,球球和自己一样,全身都是血丝,只不过被毛发盖住,一直没露出来而已。刚才荣易实在是精神有些恍惚,没太多心情关心球球。

  小心翼翼的给球球洗了身子,然后用毛巾包住放在床上,不让它着凉。荣易又仔细的洗了一遍澡,把浸满血的衣服泡在木桶里。

  拿着几个果子坐在床上。荣易先是自己吃了几个果子,然后嚼碎一颗果子慢慢喂给了球球。

  喂完球球之后,他把球球放在自己肚子上,轻轻的抚着它的脑袋。

  “球球,你知道吗?以前我一直以为自己过得很凄凉,没人疼没人爱的。”

  “我是家里的老三。那时候计划生育抓的很严,所以父母把我送到了舅舅家。”

  “在乡下,自己的孩子都是放养,更何况是我这种外人!所以我一直非常想念爸妈。”

  “可是他们很忙,一年都没时间来看我一次。但是每一次他们过来,都会给我拿很多好吃的。于是我越来越想他们了。”

  “后来政策宽松了,我也被接回了家里。本以为美好的生活要来了。谁知道并没有想象中的关怀和疼爱。父母也没有想要弥补这些年的分离。”

  “他们是我唯一的希望,是我一直以来向往的人,家是我一直以来追求的东西。可回到家之后,我的希望落空了,一切都和想象的不一样。”

  “然后我努力学习,因为大家都说成绩好的孩子会得到更多的疼爱。可是一切还是那样,即使我考了第一名,也都没有变化!”

  “再后来我发现叛逆反而会让父母更关注我,于是我开始逃课,小学就开始夜不归宿,我能自己在外面野好几天!然后他们以为我走丢了,对我问这问那的。我以为这样就是得到了父母的关心。”

  “但是好景不长,后来他们又不再关心我了。反而开始打我,揍我。我的希望又一次破碎了。”

  “于是我开始自甘堕落,彻底不学习了。还开始抽烟喝酒,跟那些混混一起玩。希望做的更加过份,来引起父母的关心——像一开始一样。”

  “但是这些都没有用。最后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多余的,如果没有我,家里不会因为计划生育被罚钱,可以过得更好。如果没有我,父母就不用操那么多心。如果没有我,哥哥姐姐可以得到更多的资源,能上完初中,甚至上高中,大学!如果没有我...”

  “然后我抑郁了,甚至有自杀的冲动!就这样浑浑噩噩的到了高中,再然后就穿越了。”

  荣易做了一个深呼吸,继续用那种平淡到压抑的声音自语。

  “可是看了容易的经历之后。我才发现,那些都是我的无病呻吟。都是没有意义的。他自幼失去父母,颠沛流离,多次陷入生死危机,直到被容钟收留。但他从来没有对任何人抱怨过!”

  “现在想起来,我一年级的时候发高烧,那时候是过年,村子里的卫生所都关门了。夜里一点多,爸爸背着我,跑到镇上的医院给我看病。那时候夜里的温度很低,有零下六七度呢。”

  “三年级的时候,我生了大病,高烧不退,吃什么吐什么。到了夜里,妈妈看我实在扛不住了,就送到村子里的医院。村里那个医生都不敢给我治,让妈妈赶紧把我送到大医院。可是妈妈担心我扛不住,苦苦哀求医生,最后甚至给他跪下了!”

  泪水不争气的从荣易眼中涌出,他深吸一口气,再缓缓吐出,想要把胸口的烦闷吐出来:“那医生实在熬不过妈妈的哀求,最后还是给我开了药,挂点滴。可能是上天可怜我妈妈,就那么简单的治疗,竟然把我医好了!”

  “如果早知道最后我会变成那样的坏孩子,那时候老天还会给我这条命吗?”

  “六年级的时候,......”

  荣易不停地回忆着父母为他做的一切,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最后不知道说了多久,他累得睡着了。

  梦里。

  “这个小岛?好像是容钟收留容易之后,带他去的那个无名小岛!后来容易还给这小岛起名容家小岛。”

  梦中的世界被分成了两块,一半是蓝色的大海,一半是纯白色的城市。荣易站在小岛之上,就在大海的边缘,面前是一个白色城市。他能在城市中看到自己家、学校,除了颜色变成白色,其他都没有变!

  荣易想要走进城市之中,可是城市和大海之间有一层屏障,屏障只有半米宽,向下看去,一片漆黑。

  就是这半米的深渊,他却无法穿过!

  “终究是回不去了吗?呵,人总是失去后才明白一切的可贵,真是贱!唉~,爸妈,来生孩子再报答你们的养育之恩!”

  “你究竟是谁?”

  荣易感慨人生的时候,一个声音传来。他寻声看去,在自己右手边十几米远处,竟然蹲着一个少年!

  那少年有着一头黑色短发,眼神清澈,中等身材,额头处有一道一厘米长的伤疤,正是被他附体的容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