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銜尾之蛇 > 双生
第26约 哎呀!老娘好气哟
作者:白夜一梦  |  字数:2165  |  更新时间:2020-12-10 22:00:01 全文阅读

零界,凛冬城堡,霜雪大厅。

  身为【冠冕者】的零端坐在冰座之上,借由某具代行之躯注视着这场盛大的仪式。

  一切正如零所料,那个雪女成功将那位候选者引诱至她所准备好的舞台之上。

  这就相当于将一潭湖水倒入另一潭湖水。

  结果会变成两潭湖水吗?

  非也!

  一旦开始,要么那位雪女成为真正的【冠冕者】,要么整个雪女一族化作「位面本源」的养料。

  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可能。

  即便(雪华)真的能够化虚为实、铸就冠冕,零也还留有后手。

  不过,在另一方面她还是十分佩服想出这个办法的存在。

  理论上讲身为【伪•冠冕者】的异界种想要融合一个「位面本源」,进而铸就完全的冠冕就必须借助人类的力量。

  毕竟哪怕是真正的【冠冕者】也无法打破异界之间的壁垒。

  最后的融合也是最后的试炼,受冕者必须全力以赴,没有保存实力这一说法。

  因为失败就是死!

  所以能否以完全的姿态降临就要取决于召唤师,然而,眼前却出现了一个特例。

  并非以传统的方法而是另辟蹊径,将足以媲美一个位面规模的「个体根源」化整为零。

  这样一来就排除了“一位强大的召唤师”这一需求,而且在达到某种条件后还能将原本的效果逆转,化零为整。

  很显然,所谓的“某种条件”就是指现在。

  首先是让【伪•冠冕者】的「根源」化整为零,这样一来任意一个召唤师就能召唤出身为主体的受冕者。

  但如果只是这样的话,在降临这个位面之后作为主体受冕者的「根源」会被「位面本源」立即融合(吞食)。

  ——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触发另一效果:化零为整!

  接着,便能以完全的姿态接受加冕仪式。

  这就像是……

  ——「煉金术」!

  零瞬间明悟。

  这分明就是炼金领域的成果,而且能做到这种程度,恐怕那位炼金师的炼金技艺已经快要抵达那个境界了。

  忽然!仪式停了下来。

  〖这是?〗

  零的眼神一凝,在融合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受冕者雪女的「根源」与「位面本源」竟然像水与油那样不相容了起来。

  〖这根本不可能……等等!〗

  根据自身所掌握的知识和隐秘,零看到了更多东西。

  〖竟然还可以这样?这简直、简直——神乎其技!〗

  只是凭借这一眼零就已经在推测其中的原理,从中收获的知识甚至让原本停滞不前的境界有了松动的预兆。

  然后,视野一黑,像是有人关了灯。

  零的思维立即发散,然后汇聚在一起:这位雪女应该不是那日的窥视者,是那位炼金术士暗中相助?还是说真正的幕后黑手不止一位……

  还未推演(计算)出结果,“结果”就已经找上门了。

  一扇异界之门缓缓开启,一个身影从门后走出。

  〖这就是零界呀!〗

  只是简单的话语就相当于隐秘的言灵,下位者连聆听的资格都没有。

  零抬眸,她的视线穿过所有阻碍落在这位不速之客的身上。

  一头及肩短发,身穿拉链式的紧身连衣裙,上面还有一件带着绒毛的外套,脚下则是一双临近膝盖的长筒靴。

  除此之外,什么也看不到。

  零凝视着那张影之容颜上的暗金色蛇瞳,神情凛然。

  察觉到零的视线,她露出一个礼貌性的微笑,然后伸手虚握。

  炽热的火焰燃烧,凭空锻造出挺直的钢铁;暗影如同雾气凝聚,化作长杆上的邪龙之旗。

  紧接着,她将这柄旗帜插在冰川之上,便有火焰燃烧、炎浆爆发,向四面八方扩散。

  燃烧,燃烧,所有的一切都被燃烧殆尽。

  没错,这是(零界的)墓地,亦是(外界的)摇篮。

  火焰创造了新的国度和秩序。

  ——来吧!在地狱咆哮吧。

  为诞生(毁灭)的喜悦;为诞生(毁灭)的憎恨;为诞生(毁灭)的绝望;

  凛然咆哮吧!

  此乃——「焱刑地獄」!

  随着「焱刑地獄」的降临、扩张,零失去了对那一部分领土的统治权。

  领域?

  不!这是权与力的象征。

  身为【冠冕者】的零也可以做到类似的事,应该说凡是位阶高的存在都有一些相同的特性。

  比如:只是存在就可以影响周围现象、只要提及名字便能有所感应、不可直视……

  盖因【冠冕者】本身就相当于一个世界/位面:其声音就是此界的力量、其理解就是此界的规则、其认知就是此界的真实。

  直视其存在就相当于将整个世界/位面放入视线之中,下位者哪怕只是看上一眼就会被爆掉脑袋。

  ——当然这对「拟态幻影•龙之魔女」的她没有任何影响。

  暗金色的蛇瞳同样映照出身在城堡、立于冰座之上的零,与传闻的描述有着些许不同。

  由能量构成的透明身体竟然有了实质的肌肤,甚至还能感受到呼吸的旋律,像是有一颗鲜活的心脏在那具身躯中“咚咚”的跳动。

  她如此想道:第一个任务已经完成,那么接下来就是……

  “轰隆!”

  「焱刑地獄」升起一根根冲天的火柱,一头头狰狞的飞龙沐浴着火焰从柱中诞生。

  飞龙们舞动双翼,占据天空,喷吐龙息,为纯白的零界带来炽热的毁灭。

  对此,零闭上了眼。

  然后,天空下起了雪。

  一片片晶莹的雪花飘落,一只只飞龙接连闭上了眼,从空中安静坠落。

  仿佛是雪带走了声音,随着最后一头飞龙无声坠入冰河,万籁就此俱寂。

  世界就像睡着了一样!

  于此同时。

  「焱刑地獄」弥漫起了寒气,停止了扩张;炽热的火柱结起了霜花,再无新的飞龙诞生。

  忽然,零睁开了眼。

  于是,凛冬降临!

  寂静的风雪露出了獠牙,像是死神挥舞镰刀,收割生命。

  尽管如此却没有丝毫杀意,只是单纯的、无情的、理所当然的行使着原本的职责。

  恰如四季轮转,万物终将灭亡的真理那般。

  面对零界无情与冷酷的一面,她的选择是——愤怒的咆哮!

  拔起插在地上的诅咒之旗,一并漆黑之剑自愤怒的火焰锻造而成。

  剑旗向交,以这具身躯之名!于此宣告。

  〖复仇的时刻已经到来,所有的邪恶尽在此处显现!〗

  将眼前这一现象、这一概念、这一存在绑上火刑之架。

  〖汝之前行之路已然断绝!这便是被憎恶磨练而成的吾之灵魂咆哮〗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