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银河星事 > 觉醒卷
第二章 不能说的秘密(3)
作者:王魔  |  字数:4455  |  更新时间:2020-10-22 12:13:43 全文阅读

是夜,郑遇洗好澡后,来到屋内看着身段傲人的女友,忽然有种难言的冲动。近一个多月来,因为种种事情的发生,他始终没有碰过女友。直到此时此刻,才重新生出那种原始的本能冲动,就像是一头饥渴的雄狮,忽然发现了美味的邓羚,一股无法抑制的兽性,就那么轰然爆发出来。

“啊!你干嘛呢!讨厌。”此时的丁玲正穿着丝缎睡衣,靠在床头上津津有味地看着电视,却不想男友一进来便扑到自己身上,肆无忌惮地乱摸乱吻起来……

醉人的夜色,迷离的呼吸,与时断时续的呻吟声相互交织,谱写出一曲销魂的乐章。

正处于意乱情迷中的郑遇不会想到,就在这个深夜,美国的哈勃望远镜却在对黄道面的例行观测中,发现柯伊伯带上出现了一条淡淡的尘迹。美国航空航天局一开始还以为是有流星闯入了太阳系,可经过研究对比后才发现,造成这条尘迹的速度远高于一般流星的速度。

人类已知的流星速度通常在每秒十一至七十公里之间,而造成这条尘迹的速度,预计却在每秒一千五百到两千公里之间,且呈不断的衰减迹象。什么样的物体能够有如此惊人的速度,而且还会自动减速?这个研究结果不但震惊了NASA,就连美国政府都被惊动,并连夜召开了紧急会议。

以此同时,地处中国贵州的天眼FAST,也在对某一方向的天体电磁辐射的观测中,猛然发现了一个正在移动的偏振现象。也就是说,从某一特定方向发出的电波辐射,在来到地球前突然被局部遮挡和折射了。尽管这种遮挡与折射微乎其微,但细心的中国科研人员还是发现了这个变化,尤其是当遮挡和折射还处于一种移动状态时,就不得不引起中科院的高度重视了。

再联系上八天前发生在大气层上的异变,中科院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于是上报国务院并得到批复和支持,当夜便与美国航空航天局、俄罗斯联邦航天局、以及欧洲航天局共同组成联合应急小组,以应对接下来可能发生的重大事件。

以此同时,中国战略火箭军、俄罗斯战略火箭军、北约最高司令部都进入到了战备状态。那些至从冷战结束后,便一直沉睡于大地深处的陆基洲际弹道导弹,首次全面复苏。

全球四大航天部门的联合行动,以及各大国战略部队的紧急战备,都属于人类最高层的秘密活动,并不会影响普通人的生活。

翌日,折腾了半宿的郑遇从梦中醒来,看着卷缩在自己怀里的女友,心情顿时好了许多。这段时日以来,他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哪怕是在昏迷的时候,也遭受着无尽的折磨。可如今不但美人在怀,更是健朗如初,那种久违的幸福感再次萦绕全身。

“嗯哼——”丁玲发出一声嘤咛,缓缓睁开双眼:“几点了?”

郑遇看了眼闹钟,柔声说:“7点10分,你可以再睡一会,我去做早餐。”

“老公棒棒的。”丁玲眨着惺忪睡眼,似嗔似笑地看着正在穿衣的男友,脸上露出一丝甜蜜。谁知郑遇却一脸促狭地调侃说:“哦!你说的是昨晚吗?”

“你好讨厌。”丁玲俏脸微红,急忙嗔怪说:“折腾了人家一宿,还好意思说呢!”

郑遇哈哈一笑,趾高气昂地来到客厅里,当路过自己画的那幅女友半身肖像油画时,竟顽皮地举起右手做了个开枪的动作,这才嬉笑着一头钻进卫生间里洗漱起来。待弄完个人卫生后,他来到灶台前做起早餐。很快,两个煎蛋,两杯热牛奶,外加两份浇了肉沫番茄汁的面条,便被端上了餐桌。

此刻的丁玲正好洗漱完毕,并化了淡妆,在一身黑白搭配的职业装映衬下,显得既精神又端庄:“不错嘛!手脚够麻利的呀!”

“味道也不错哦!”郑遇得意地拉着女友来到餐桌前:“赶紧吃吧!待会我们一起出门。”

方才落座的丁玲诧异道:“你才刚出院,不用这么急着回公司吧?”

“我想先去趟交管部门,把车子提出来拿到柱子厂里去修,然后再去看看老爸。”郑遇摇了摇头,跟着又说:“另外,我还打算回趟美院,找穆教授聊点专业上的问题。”

丁玲虽然有些不解郑遇为何要回美院找自己的老师,却也没有多问,只是点了点头说:“那你这一天可够跑的,索性中饭晚饭都在外面解决得了。我呢!手上正好有个项目要做,晚上需要加个班。”

“我知道了,你去忙你的。”郑遇有太多疑问想要解决,自然不会让女友操心。

“上班去啊!”两人刚离开家门,便遇到了买菜回来的向阿姨,郑遇一面打招呼一面开玩笑说:“等我到王叔这个年纪,也能每天养养鸟斗斗蟋蟀了,到时就让玲玲跟阿姨学学喏!怎么伺候好自己的老公。”

丁玲立马拧住郑遇的耳朵,啐道:“呸呸呸!到底谁伺候谁啊?”郑遇连忙告饶:“哎哟哎哟!尼朵要落窝来嘞!吾伺候侬可以拉哇!”

“这男人就得治,不治不服帖。”钱大姐送儿子上学回来,看到小情侣在打情骂俏,也跟着笑骂起来。向阿姨笑着摇了摇头:“哪个些小句头,实在是看不懂哦!”

两人嬉笑着告别邻居,一同来到地铁站,分别乘坐不同方向的地铁而去。

郑遇乘完地铁,跟着又打车,七拐八拐才来到松江区交管所。在他昏迷的时候,车辆的报案和定损等都是由丁玲来做的,他今天只要付钱提车,然后到马柱国的汽修厂维修就行。可是由于车辆损坏较为严重,郑遇只得花钱请了辆拖车,谁知赶到发小的汽修厂时,已是午饭时分。

“阿哥来了。”马胖子大步迎来,并专门请了一名老师傅负责维修郑遇的车子:“这车起码要修一个礼拜,这期间如果需要用车的话,我这里随便哪辆,看中了只管开走。”

郑遇摆了摆手:“车倒是不用,就是想吃闵敏烧的菜,一起去吧!”

马柱国有些为难地挠了挠头:“我跟她还在冷战呢!就怕小妮子不待见。”

“有我在你怕什么?再说了,你这么大个子连媳妇都搞不定,说出去不怕闹笑话?赶紧滴,车钥匙给我。”郑遇二话不说,一把抢过车钥匙,便拽着马胖子上了他那辆扎眼的福特皮卡,往徐汇商圈驶去。

约么半小时后,两人驱车来到商圈里一家叫“明明很香哩”的餐厅门前。

“看见了吗!闵敏很想你呢!”瞧着餐厅时尚的门头招牌,郑遇忽然调侃起发小来。

马柱国撇了撇嘴,嘀咕说:“是明明很想揍你还差不多。”

“瞧你这出息。”郑遇当先下了车,回头看着扭扭捏捏的发小说:“砍头不过碗大块疤,以其躲躲闪闪,还不如痛痛快快挨上一刀。”

马柱国深吸了一口气,这才跳下车:“册那,哈依做啥!大不了回头离婚。”说着便随郑遇进了餐厅。

门口迎宾的服务员孰识二人,当即轻笑说:“敏姐在三楼办公室,柱哥你可要小心喽!”

“啊!赶紧去叫你们老板娘下来,柱哥我有话跟她说。”马柱国背负着双手,一副老子是谁,还会怕她的模样。郑遇佯装没看见,径直上了三楼。

“咦!郑哥,你怎么出院了?”一名身材娇巧玲珑,长相眉清目秀的年轻女子,正好从办公间出来,一眼便看到了走出楼梯口的郑遇,于是迎了上来:“听那死胖子说你是深度昏迷,还不知几时能醒过来。我当时就骂他,说你发小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醒过来的。果然喏!我还说抽空再去医院看看哥呢!却不想变成哥你来看妹子了,这多不好意思啊!”

“好久没吃弟妹烧的饭菜了,今天特地前来满足一下。”面对口若悬河的女子,郑遇也有些头大,心里不禁感慨起来:“就凭这张嘴,也能将马胖子收拾得服服帖帖的。”他眼前这位身高仅一米六,长相十分萝莉的女子,就是马柱国怕得要死的妻子闵敏。

“别躲了,都看见了。”闵敏双手叉腰,没好气地朝着楼梯拐角处喊说:“有本事你一辈子别出现在本娘娘面前。”

“那个,我是陪阿哥来的。”马柱国无奈,只得从拐角处转出,目光躲闪地瞟了眼老婆玲珑的身躯:“你要是觉得碍眼,我——我马上回去。”

“哼!”闵敏来到楼梯口,借着高两级台阶的优势,一把抓住马柱国的衣领:“来都来了,不吃桑窝那能来噻!”

“阿哥,帮帮忙呀!”马柱国挤着他那双招牌小眼,可怜巴巴地望着郑遇,模样十分地滑稽。

郑遇也是无语,看着眼前这对身高体重都极不相称的夫妻,翻了翻白眼:“柱子,你不是说闵敏要是再这样对你,你就拉她去民政局吗?”

“去民政局?”闵敏一听这话急了,抬起胳膊一把揪住马柱国的耳朵:“你要敢跟我离婚,我就……”

“老婆别听他乱说,全是瞎编的。”马柱国也被郑遇说的话吓了一跳,此刻见闵敏虽是疾言厉色,但明显就要哭的样子,连忙安慰说:“我是你的大白,我是你的灰太郎,我更是你的保险箱。就算水漫金山雷峰塔倒,我也要化身虹桥,驮你去往伊甸园。”

闵敏于是收起泪水,握紧双拳不断捶打马柱国宽厚的胸腹,娇嗔说:“你要是敢抛弃我,我,我就用小拳拳锤死你。”

郑遇看得一愣一愣地,过得片刻方才问说:“两位小朋友,可以吃饭了吗?”

“哼!看在郑哥的面子上,这次就饶了你。”闵敏这才放过马柱国,轻轻地抹着眼角的泪水说:“你们先去二楼找个位置等着,我炒两个菜就过来。”

三楼狭窄,除了一间办公室外,剩余的犄角旮旯全成了储物间,根本无处落座。郑遇随马柱国下到二楼,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定,得意道:“我的激将法怎么样?”

“差点点哈死特吾了。”马柱国喘了口气,心有余悸说:“目前看来效果还不错,就怕回家后还得跪搓衣板喏!”

郑遇摇了摇头,却没有多说什么。毕竟像马柱国夫妇这样保持童心的家庭,吵吵闹闹反而是生活的调味剂,要是哪天不吵不闹了,才是大问题。

没过多久,闵敏便带着一名服务员,端着菜肴来到餐桌前。郑遇看了一下,有自己最爱吃的肉皮骨头汤、白斩鸡、油爆河虾和家常豆腐,顿时食指大动:“够了,够了,就吃顿便饭而已。”

“等下次来,我再给你蒸条鲈鱼吃吃。”闵敏在马柱国身边坐下,一面拿起筷子一面忍不住八卦说:“郑哥,你有没有想过,这次你要是醒不过来,玲玲姐可能会嫁给她那个同学呢?”

“那小白脸敢打嫂子的主意,看老子不劈死他。”马柱国还不等郑遇表态,当即拍着桌子骂骂咧咧起来:“这陈艺龙除了有几个臭钱,哪点比得过我兄弟了?”

郑遇却想到了很多问题,尤其是自己不能确定的那个神秘因素,于是平静道:“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只要她能幸福,我不是不可以放手的。”

“你瞧瞧,我就知道郑哥乃真绅士,谁像你一样,骂几句就躲到厂里不回家。”闵敏白了老公一眼,还待再说下去,却忽然发现郑遇的脸色有些不对劲,不由吃惊问说:“你不会是还没痊愈吧?”

郑遇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原本正津津有味地吃着白斩鸡,却突然被一股强烈的危机感所笼罩,头皮当即一阵发麻。就好像有人正拿枪顶在自己脑袋上,黄豆大的汗水,不自觉地从两颊滚滚滑落。

“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马柱国也看出了端倪,连忙起身来到郑遇跟前。

郑遇没有理会发小,而是猛然扭头望向窗外的天空,眸子里精芒连闪。与此同时,远在数千米的高空上,一架湾流G650客机正缓缓划过天际,看模样是准备降落在虹桥国际机场。

“嗯哼!原来你躲在这儿。”在这架从北京飞来的商务机上,正坐着一名衣着时尚的美貌女子。她显然也感应到了什么,轮廓清晰的嘴唇微微翘起,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

虽然弄不清飞机里的状况,但郑遇却能肯定一点,那就是这架飞机上有可以威胁到自己性命的东西。这种感知神秘而强烈,导致整个身体滚滚发烫,尤其是脊柱处,仿佛就要爆裂开来。他一时间心潮起伏,于是匆匆向马柱国夫妇告辞说:“忽然想起一件急事,我得立刻去处理,就不陪你们吃完了。”

“阿哥,车子拿去。”马柱国见郑遇十分焦急,于是掏出车钥匙追了两步。郑遇也没拒绝,一把接过福特车的钥匙便匆匆下楼而去。

马柱国站在窗口目送郑遇开车离去,心头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我兄弟怕是遇到大麻烦了。”

“我不会一语成谶吧!”闵敏也是心下喘喘,有些懊恼自己的八卦。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