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天下英雄策 > 正文
第三十四章 起舞弄清影
作者:流年书柬  |  字数:3103  |  更新时间:2020-10-01 08:00:49 全文阅读

卫央几乎是落荒而逃。他不知道应该怎样面对眼前的女子了。

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忽然感觉,被莫名其妙戴上王冠的赢子玉,好像也挺可怜的。忠心耿耿的大臣们为了江山社稷着想,不惜以瞒天过海的手段,偷龙换凤,辅佐一位女君王。如果是在太平盛世,这也许会成为一段传世佳话。

然而,现在的大秦王朝已经风雨飘摇,随时都可能有崩塌的危险。把她放在这个位置上,无异于架到火堆上烧烤,慢慢的煎熬啊!

当今天下局势,就算是换一位精明能干的君王,都很难再挽回了。更何况她一个娇弱的女子呢?

不过,这些好像都与自己没有太大关系啊!?一个想要杀王的刺客,并且与大秦王室有着解不开的世代冤仇的人,为什么要从心里怜悯一个王族后人呢?即便她是一个女子之身,却终究是流淌着祖龙皇帝的血脉。如果将来大秦王朝被灭亡,她是无论如何都逃不过这场劫数的!

心里替自己辩解一路的卫央,回到了自己的住处。身为秦王的贴身侍卫,他就住在长圣宫内。

简单的房间内,放着几个大木箱。那里面封存的都是秦王所赐予的东西。卫央把它们都原封不动的放在这里面,如果在某一天夜里单身离去的时候,他会只带着自己的那把剑,却不会带走这座宫殿里的任何一点儿东西。

而这一天,他并不想耽搁太久。也许是今夜,也许是明天,最晚不会超过后天……卫央一边在心里做着打算,一边打开从驿站寄来的书简。暮色再次降临,有些看不清楚。他燃起灯火,就着昏黄的光亮,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这是远在千里之外的屠夫朋友所传来的消息。而当他看完之后,便更加坚定了离去的决心。果然,和自己的预测差不了多少。大秦王朝真的已经到了末路时刻!

不久之前,秦军虽然诛杀了陈胜,暂时取得上风。但面对着天下风起云涌的各路叛军,终究是捉襟见肘,很难顾得周全。在这样的局面下,秦军与叛军之间能够暂时维持平衡,已经实属不易。如果因为某一个契机,这种平衡局面被打破的话,那么鹿死谁手,实在难以判定。而最大的可能,便是大秦军队终究会失败。因为,为了维持好不容易鼓舞起来的军心,他们已经经不起任何一次战场上的失利了!

这种局面,屠夫许酉可以看明白,卫央当然也会清楚。而朝廷内外和天下许许多多的有识之士,又何尝不看得清清楚楚呢?时至今日,大秦军队已经全部动员起来,为了保卫王城,都在各方征战,努力的去平息叛乱。任何一个方向的失败,都有可能会动摇全局,进而对咸阳城形成致命的威胁。

不如归去啊!在那重重青山之外的桃花源中,还有许许多多的人在等着他。那里才是他身体和心灵的最后归宿。当天下战乱不休的时候,他只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保护住那里,便已经足够了。至于天下的生灵涂炭,却与他无关。

想明白这一切的卫央,随手摸起旁边的玉壶。也许,唯一让他有舍不得离开理由的东西,便是这壶中的美酒了!既然心中还对赢子玉残存着不辞而别的愧疚,那么就让这烈酒冲淡吧。虽然说起来这些阿房宫珍藏的美酒,都是赢子玉送给他的……但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烈酒入喉,豪情忽发。看天边一轮明月升起,这边庭院中静寂无人,卫央遂拔剑在手,起舞弄清影,万道剑痕生。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一个真正的对手了,难免感到寂寞。

稍后不久,舞剑的影子忽然停住。卫央目光如电,看到不知何时坐在旁边的一个背影,他眼中的杀气一闪而过。耳边却听到轻轻的鼓掌和叹息声响起。

“不错!这剑舞的令人眼花缭乱,煞是好看。老夫虽然在这一方面并没有什么太高深的造诣,却也看得出来,这已经是绝顶高手用剑的水平了吧?呵呵!”

那背影一边说着,一边转过身来。月色之中,苍髯白发,身形佝偻。那一双浑浊的眼睛在月光里看着卫央,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卫央顺势收剑,拱手施了一礼,淡淡说道:“太傅何故在此?您这么晚了进宫,是要去见大王吗?”

丈余之外,太傅吉华平静的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心中惊诧不已。他能够在这些年的腥风血雨中生存下来,除了智慧之外,当然还具有足以保护自己的武力。虽然年纪苍老,身体衰弱。不复当年之勇。但眼光还是有的。秦王这位侍卫果然有些本事,看来当初替她阻挡住了刺客,绝非侥幸和偶然。只是让他想不明白的是,秦王到底是从哪儿找来这么一个厉害人物做自己贴身侍卫的呢?

“老夫并非是要去见大王,而是专门到此找你谈谈的。”

“找我谈什么……太傅是在说笑吗?我不过是一个区区的侍卫,根本就无足轻重。太傅掌管王廷内外,日理万机。又何必在此浪费时间呢?!”

卫央不卑不亢,与太傅吉华互相对视。不管这老狐狸来找自己的目的是什么,肯定没有什么好事。他虽然面不改色,心里却已经警惕起来。而吉华却对他笑了笑,目光一转,看到了阶前案上的玉壶,遂眼睛一亮,手捋须髯说道。

“老夫来找你,自然有找你的理由。怎么,难道是怕老夫喝你的酒吧?呵呵!”

面对这样的理由,卫央却是无法拒绝。既然要喝酒,那就好说。他顺手便把那剩下的半壶酒推到了吉华面前。

“此处简陋,如果太傅大人不嫌弃的话,就请坐下慢慢喝吧!”

吉华竟然毫不客气,他顺势跪坐在了案前,端起那壶酒仔细的打量着,语气中带了怀念的意味。

“这酒应该是宫廷的珍藏了。想当年,为了庆祝天下统一,祖龙皇帝在圣极殿御宴赐酒文武百官。老夫以少府令的身份也占有着一席之地。那个时候还年轻几岁,不惧酒烈,像这么大的玉壶,喝光两壶也无碍……呵呵!果然是好酒啊!只是可惜,现在也只能是浅尝辄止,难以尽兴喽!”

他一边说着,一边已经浅浅的尝了几口,口中无限回味。

卫央面对着这个似乎已经手无缚鸡之力的老者,从内心深处却一点都不敢懈怠。一个连赵高那样的庞然大物都能够轻易铲除的人物,他又怎么敢轻视呢?

“品酒不在多,而在于意!太傅大人既然已经品尝过了酒,那么……还有其他事吗?”

“好!说得好!果然一语中的……没想到你不仅剑术精妙,还如此深得酒中精髓啊!好一个在意不在多!只此一句,便胜过这世间万千的杯中客了。”

吉华连连赞叹,看神情似乎发自肺腑。卫央脸上带笑,急忙逊谢。自称担不起这样的赞誉,只不过是胡乱品评而已。而吉华放下酒壶,微微眯起眼睛,却忽然话风一转。

“只不过,年轻人。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喝酒要有酒品,而做人也要有人品呢!”

卫央愕然:“太傅大人,此话怎讲?”

“圣人有云,言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又道是,人无信不立。既然答应了别人的事,可要有始有终的都做到啊!”

看着灯光下那张笑眯眯的老脸,卫央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他忽然知道这老狐狸到底为什么来找自己了。

一个执掌王廷大权的王之太傅,一个普普通通的宫廷侍卫。这两者之间的身份地位相差悬殊,而对方之所以以这种方式与他交谈。原因无他,肯定是来自秦王赢子玉的授意了。

看起来这位老太傅对赢子玉真是有求必应啊。这样的事,他都肯答应。已经说明了一切。而他这样的态度,却让未央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他只得装糊涂,想要蒙混过关。

“太傅,您说的道理太高深了。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侍卫……。”

“不!你能听懂我在说什么。年轻人,你心里很明白,就不要在这里糊弄老夫了。大王已经都跟我说了……你是想要偷偷的离开阿房宫吧?”

“这……这个……呃!”

被当场戳穿,卫央感觉到有些尴尬。他没想到,赢子玉竟然专门为这件事去求吉华来挽留自己。只不过,让他更加想不到的是随后发生的事。

“卫央,你可知道,大王她……哭了!而且哭得很伤心。让大秦王朝的君王为你流泪,你觉得很骄傲吗?”

面对着这样咄咄逼人的口气,卫央感觉更加窘迫了。他脑海中莫名浮现出赢子玉哭得梨花带雨的样子,不由得咬了咬嘴唇。

“太傅言重了。我并无他意……。”

“你难道不是想毁约吗?还是想要偷偷的溜走?”

太傅吉华坐起身来,那双浑浊的眼睛直盯着他,好像能够看透他内心的一切秘密。

“如果你能继续留在大王身边保护她的安全。老夫愿意答应你的一切条件……请受老夫一拜!”

夜凉如水,白发老臣跪倒在地,折腰于坚硬的台阶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