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天下英雄策 > 正文
第一章 锋芒起处
作者:流年书柬  |  字数:3212  |  更新时间:2020-09-01 08:49:18 全文阅读

昏黄的夕阳之下,烽烟四起,山河动荡。大秦天下,终于还是要乱了。而此时距离血流成河的诸侯战争结束,也不过刚刚过去了数十年而已。

荒草萧瑟,满身狼狈的少年从沙土堆里探出半个脑袋,警惕的看了一眼四周,确定安全之后,这才艰难的爬出来,仰面朝天大口喘着粗气,感觉一颗心却仍旧砰砰跳的厉害。

名叫鸣生的这少年,是山那边集镇上屠户家的一个伙计。昨天的时候,他自告奋勇替那位待他如同亲生儿子般的屠夫来山这边送狗肉,顺便收账。本来一切顺利,主家还高高兴兴的请他吃了一顿饭。可就是这一顿饭的功夫,却风云突变。

有一支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军队,自北方气势汹汹卷过集镇,那些看上去衣甲褴褛的家伙,像一群饿疯了的虎狼一般,不容分说就开始抢劫食物和财物。一场灾难就这样开始了。

鸣生见势不妙,背起钱囊转身就跑。他从小跟着屠夫宰杀牲畜,习过武艺,有一把子力气。当此性命攸关的时刻,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手中的杀猪刀胡乱捅死了想要过来拦他的两个彪形大汉后,一头扎进小树林里开始拼命逃窜。

也许是因为少年的运气好,很快就摆脱了追杀者。他藏身在山丘上的沙土堆里,屏住呼吸看着远处燃起的大火,心中非常难过。不用想也知道,这处集镇完了。和善的主顾一家和那些普通的村民,恐怕很难有人能够活下来。

看着那些鲜血和大火,少年的心里在悲伤之余,更有许多疑惑难解。他不明白,为什么仅仅只过了不到十余年的时间,这个天下又重新陷入混乱了呢!难道传说中的那个谶语是真的吗?

“祖龙死,天下乱。白蛇腰斩,赤蛇当立!”

少年想起在世间已经流传了很久的这几句话,他虽然并不明白到底说的是什么意思。但也隐隐约约觉得应该不是什么好兆头。他们生活的这块地方,还算是太平。可随着开始有乱军到来,恐怕以前的日子很快就会一去不复返了。

忧心忡忡的鸣生又等了一段时间,觉得已经恢复了体力,便把防身的杀猪刀插在腰间,然后紧紧的抱着粗布钱囊翻山越岭,往山那边而去。这小半袋子钱币虽然算不上太多,但却抵得上师傅和他几个月的用度了,他看得十分珍贵。

这一段山岭连绵起伏,把大片的平原分隔成了两段。少年爬上山顶的时候,最后回头望了一眼,曾经去过的那座村镇,已经是浓烟滚滚火光冲天。就好像是天边的晚霞落到了地面,烧得血红血红的。

鸣生从小跟着师傅屠狗杀猪,胆气豪壮。山中虽然多有狼虫之属,他也并不惧怕。少年人脚步轻快,预计天黑之前就可以走出山岭,很快就可以回家了。外面这么兵荒马乱,也许,只有回到那处简陋的宅院里,待在师傅身边,才是最安全的所在。

然而,躲过兵灾的少年想要回家,似乎也并不那么容易。半山腰的山路上,十几个面目不善的汉子拦住了去路。山贼出没,劫财杀命!

“小子!身上钱袋放下,爷爷饶你性命!”

鸣生用手紧紧抱着钱囊在胸前。虽然师傅一直以来都教导他性命的重要,可是他却绝不甘心就这样舍弃辛辛苦苦挣来的钱。少年见势不妙,转身就跑。不远处就是密林,只要跑到树林里,也许还有逃生的机会。

只是,对地形无比熟悉的山贼们却不会放过他的。十几个人打一声呼哨,刀光闪烁,分头围堵包抄。少年还没等跑到树林边呢,已经被飞身追过来的山贼一脚踹倒。然后,后背被牢牢踏住,一把刀架在了脖子上。却听得有人冷哼说道。

“哼!还想跑?交出那个袋子!否则,一刀砍下你脑袋来!”

鸣生感觉浑身剧痛,却一声不吭。他把手摸到胸前,钱袋就在身下压着,这些家伙想要得到,却要付出血的代价才行!

十几个山贼都聚拢过来,笑嘻嘻的看着头领制住了那少年。拿到钱袋后,他们当然不会放他走。在这荒山野岭杀个人,就和踩死只蚂蚁那么简单。一刀两断,扔下山岭,这样的事他们已经习以为常了。

山贼首领见少年在地下转过头,以为他乖乖顺服了。不由得意地伸手去接。却不料,那脸色苍白的少年从胸前摸出来的不是钱袋,而是一把剔骨尖刀。咫尺之间,全力一挥,半截胳膊就掉落在了地上。山贼头领痛呼一声,扔刀抱住断臂,连连后退。少年顺势从地上爬起来,挥舞着半尺短刀,眼神凶狠。

“杀了他……给我剁成肉酱!”

就算是不用头领怒喝,山贼们也早已经被激怒了。他们各自举刀朝着少年砍了过来。鸣生虽然跟着师傅学习过刀术,但他少年贪玩,并不曾刻苦用心努力。猝然被这些凶残的家伙围攻,手忙脚乱,短刀难敌,只得狼狈招架逃窜。片刻之间,被划了好几刀,眼见就要命丧于此了。

风吹过树林,飒飒作响。残阳如血,山岭寂寞。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身穿浅白衣衫站在树下的身影,被杀声惊动。他睁开眼睛,正巧看到三、四把刀一齐砍落少年的头顶。眼眸微动之际,一剑如虹,倏然而去。

刀断,人伤,血花溅落草丛,骇然变色的山贼们捂住伤处纷纷后退。只留下大口喘气的少年茫然不解的抬头四望,不知道这眨眼之间的功夫发生了什么变故。

“朋友,你是什么人?为何要趟这趟浑水……?”

惊魂未定的山贼们面面相觑,终于有人问了一句。他们的伤并不重。令人可怕的不是这个,而是树下那人身子连动都没有动,飞旋而至的剑已经斩断了他们手中刀,连带着伤了手臂。这样的手段,简直闻所未闻。然而,他们得到的回答只有一个字。

“滚”!

好像锋芒掠过树冠,简单的一个字,没有丝毫杀气,但却在无形中带着逼迫人心的力量。

山贼也是有血性的汉子。其中有与头领誓为生死兄弟的两人大怒,他们不容分说,抡刀扑过来。然而,那人的剑却似乎有着某种灵性,也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已经再次绽放光芒。丈余之外,身首异处,两具尸体齐刷刷的倒下,刀落到山石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这一次,少年鸣生看的清清楚楚。他吃惊的张大了嘴巴,差点惊呼出声。在从前的时候,屠夫师傅也曾经对他讲解过某些世间高手传说,是如何如何厉害。可他终究认为那些只不过是传说而已。但刚才亲眼所见的一幕,却让他明白了,师傅从来没有骗过自己!高手杀人,无迹可寻!

山风呼啸而过山谷,令人不由自主就打个寒颤。断臂的山匪头领惊恐的看着眼前一切,稍微沉默过后,他放下钱袋,“噗通”跪倒在地,哀声恳求饶命。其他几个也战战兢兢的跪下来,不敢作声。

树下负手而立的身影却看都没看他们一眼。天下汹汹,盗贼横行。他的剑就算是再快,也杀不过来。杀这几个区区毛贼,还嫌玷污名剑的锋芒呢!

“前面地方可是许家村?”

白衣如玉的男子走过来,擦干净剑上血迹,随口问了少年一句。鸣生回过神来,连忙点头回答道。

“正是……谢谢你,救了我!”

“如果方便的话,可愿意给我领路吗?”

“这……当然没问题啊!恩公,那个……我就是那处集镇的人,许家村就是我的家了!呵呵!”

少年非常激动,有些语无伦次。剑客只淡淡一笑,然后示意他前边带路。鸣生捡起钱袋,瞪了那几个山贼一眼。这些可怜的家伙大气也不敢喘。直到两个身影走远,他们才狼狈逃窜而去。

当天色全黑下来的时候,鸣生终于带着白衣剑客回到了自己和师傅居住的小院。他兴冲冲的推开院门,却看到师傅正坐在台阶上等着他呢。院子里飘荡着煮肉的香气,灯火昏黄,让他无比安心。

“师傅!我回来了!”

“怎么这么晚啊,路上出什么事了吗?外面不太平,早知道就不让你这孩子去了……。”

“师傅别担心,虽然遇到了山贼,不过有惊无险……嘻嘻!有个超级厉害的人物救了我……恩公,快进来啊!这是我师傅。”

少年恭敬的闪开,却不料,屠夫本来和蔼的神情在看到走进来的白衣身影后忽然变了。他眼中厉芒一闪而过,落在了那把剑上。

“断剑……是你吗?长风!”

“原来,你隐居在这里……哈哈!怎么,故人拜访,许酉兄难道不欢迎吗?”

鸣生退到一边,吃惊的听着他们的对答。难道师傅竟然和这个厉害至极的人物认识?

“果然是你!真是没想到你能来呀。若提前知道,我就备好烈酒了。不过,锅里的肉已经煮好,正好拿来待客!”

两个人携手而入,宛若故人。当天夜里,这间小院中的灯火一直亮着,直到天明。鸣生终究年少,耐不得困乏。他在朦胧睡梦中隐约听到两个人的许多慷慨而谈。虽然并不解其意,却也感觉到非同寻常。

“此去何为?”

“入咸阳,杀王!”

“壮哉!愚兄佩服……祝马到成功,解天下之祸!”

这是少年从睡梦中惊醒之后,唯一记得的几句话。而这种慷慨之气,也成为了他穷尽一生所追寻的目标。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