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武具归来 > 正文
第一章 老头抵剑
作者:绝新冠  |  字数:6730  |  更新时间:2020-08-27 12:39:58 全文阅读

苍海城,颜家酒店:

  “咳咳,不说了,不说了,老夫都已经说了这么久了,嗓子都说干了,下次,下次吧。”

  一老者右手提着酒壶往自己面前的杯子里倒了几下,但酒壶里面没有酒了一滴都没了,之前开讲的性质也是消逝全无,正准备起身却被周边的人拦下了。

  “诶,老头,你快点继续说啊,这话说一半就走了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啊。”

  周边的人原本听着老者的故事都已经出了神,结果却是被这一阵咳嗽声拉回了现实。当然,在场的人也是知道面前这老头所讲的都是一些现实中根本不存在的东西,但是听起来还是津津有味,看着老者将要起身离去,马上就有人将其拦下。

  “也不是老头子我不想说,实在是口太渴了,说不动了。明日,明日同一时间再来与诸位相聚哈,今天就这么散了吧。”

  老者拱了拱手说道,余光扫了眼自己桌上那已经空荡荡的酒壶酒杯,这其中隐含的意思已经是在明显不过了。想要继续听故事,那就得付出一点小小的代价,老头子我需求的也不多,给我来上一点酒就好了,要不然你们还想空手套白狼不成吗?虽然自己也是有着这个嫌疑的~

  “哦~老先生,你是这个意思啊,店家,在给这老头上两壶你们这里最好的酒,我请了!!”

  坐在一旁身着华贵服饰男子玩味的笑道,原本他只是在附近想看看能不能碰到某个混蛋玩意,顺便进来歇歇脚,结果却是没有想到能够听到这么一段故事,也不知道是这老者的梦还是真的有此事?那所谓的御剑飞行、劈山断海真的是人类能够掌握的力量吗?

  不过就在他听的入神的时候这老者又要走了,因为他来的晚,前半部分没有听见,现在很明显这个故事还没有讲完,而老者所说的明天?明天他可没有办法在来到这里了,本身自己能够出来就已经是偷偷摸摸的溜出来的,再过一些时候估计就要被发现了,所以还是最好是能够将这故事一次性听完,也省得给自己留下一个念想。至于赠送老者的两壶好酒?就当作是给予老者的一点点报酬吧。

  “好嘞,客官您坐下稍等,两壶好酒马上就好~~”

  跑腿的伙计自然是听到了这个声音,也没有感觉到奇怪,甚至他已经见到好几次了。这个老头隔一阵子就会来到这里,每次都会讲着那些如同神话一样的故事,只不过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太过于遥远了,人类要是有着那么强大的力量,那么为什么南边总是会传来各种异族入侵的告急呢?好在这苍海城是位于大陆的最北边,百八十年内应该是没有什么危险的。

  不过他也没有制止老者每次来这里,毕竟也是给这家店带来了不小的营业额,而自己呢,也是能够从其中得到不少赏钱呢。若不是怕会得罪这个神秘的老者,他还想要凑上去跟老者说说,看看他能不能天天都来呢,做个长久的驻场也是不错的嘛。省得隔三差五的来这里蹭吃蹭喝,似乎每一次来到这里就没有自己花过钱?

  伙计手中的动作也很迅速,从大酒缸离舀出了两壶他们店里最好的酒后便是来到了老者的面前。也没有急着收钱,刚刚说话的那个公子哥他倒是有着几分印象,似乎和自家少东家走的很近,有是穿着一身华贵的服装,想来也不会坑他这点酒钱吧?

  “啧啧,这酒还凑活,比我刚刚喝的好的多。”

  老者也没有废话,见两壶好酒直接端在了自己的桌子上,便迫不及待的提了一壶,直接对着自己的嘴轻轻的抿了一口,细细的感受着其中的味道。以往也是有着等不住的人要请他喝酒,但是却不是这样的好酒,所以此时的他脸上十分的满足。

  “老先生,你现在已经不口渴了吧,这已经是这店里最好的酒了,你就接着讲讲吧。”

  周边的人开口道,也算是沾了刚刚的那位富家子弟的光,看着对方并没有开口催促的意思,那这点小事就让自己等人代劳吧,真要是一直借着别人的光也是不大好意思的。

  “这是这店里最好的酒,但是这却不是我喝过的最好的酒。想当初我在帝都里喝的可比这好的多呢。”

  老者微微摇着头笑道,并没有说谎,只不过那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那个时候王朝也不是这个芝麻绿豆大小的王朝,帝王也不是自然现在的这个帝王,自己都快有点忘记了,不过他所追随的人还是记得的。

  “切,老头,你可别吹了,就你这副样子,还能喝过什么好酒?还帝都呢,帝都都是多少年前的说法了,现在人家叫做圣城!”

  一旁的壮汉撇了撇嘴说道,自己留在这里只不过是对于这老者之前所说的故事有几分兴趣罢了,结果这人现在就开始吹上了?

  “罢了,罢了,你们不知道,就当我没说过好了,你们啊,见识还是太短浅了,还没有我这个老头来的多呢。算了,我就继续说说刚刚讲一半的吧。”

  老者也懒得和这个壮汉争辩,一来是不知者无罪,对方没什么见识就已经够可怜的了,自己怎么能再去补刀呢,再者,万一这人恼羞成怒该怎么办?自己的身子骨已经不是年轻时候的样子了,对于力量的掌控可没有年轻时候的那么好了,要是一个不留神,手里头闹出了人命就不好玩了,尽管他的手里头本身就沾满了鲜血。

  “你们也都知道现在南边的异族正在准备大举入侵吧,还要靠着无数的将士在南边与那些不人不鬼的怪物浴血奋战,才换了了我们现在安宁的生活。但是你们可曾知道,在曾经,人类的手中还有着武具的时候,被屠杀的可就是那些异族了。想当初那个时候,兽族被打得几近灭绝,随后又被人类大肆的将其幼崽带回抚养,有的变成了你们桌上的食物,有的变成了富家子弟的产物。妖族也是被打得支离破碎,直到现在也是四分五裂,至今尚未统一。最为厉害的魔族,已经躲进了他们魔君开辟的独立空间魔界中苟活,至今都没有再听说过他们的消息了,或许你们听都没有听说过。”

  老者一边诉说着自己的故事,一边喝着好酒摇着头。经历过人族的鼎盛时期,再来看看如今人族的衰败,他都有点不敢相信,这还是不是曾经的那个人族?不过他也是渐渐的发现了人族之所以走向衰败的原因,那就是人族能够屠戮异族最为关键的因素,武具!人族只有手中持有武具的时候才能够发挥出他们最大的力量,与异族贴身肉搏只是稀疏平常的事情,御剑飞行,劈山断海也不是没有人能够做到。可这武具怎么就突然间的消失了?

  “老先生,你所说的武具是什么东西,我刚来不久,所以前面的部分还没有听到,能否请老先生再说一遍。”

  先前主动请老者喝酒的那个身着华贵的青年站了出来说道,南部异族的入侵他也是知道的,而且再过不久,只要他能够进入学宫,并且顺利毕业之后,就会投入到南部的战场上,为保卫人族而战!若是世间还有着武具这种东西的话,不求能够像故事里面所说的那样,把那些异族消灭殆尽,只求能够让人族在前线的战士少一点牺牲,能够有命活着回来。打疼他,打怕他,让那些异族再也没有朝着人族领地进攻的勇气!看着老先生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说不定真的有这一回事呢?

  要知道这片大陆的历史已经非常悠久了,从不少的文献资料远古遗迹中就能够得到答案,但是从那些记录在,总感觉缺失了一种什么东西,再加上在三千年前某一段记录,就有着一次的严重断层,在那一段时间里,什么都没有留下,就连人族的文献资料也是。自然,这不可能是所有人族在这个时候突然间灭亡了。那么只有着一种可能,那就是这其中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并且那些事情还不被允许流传下来!究竟是什么人或者是什么样的存在才会有着这样的力量?

  “呵呵,你就是刚刚请我喝酒的那个小子吧,也罢,看在这好酒的份上,我再给你讲讲也没什么。”

  老者笑着说道,面前的这年轻人也算得上是他的金主了,两壶好酒换之前说过一次的话,这个买卖很值。也不顾周边人是否反对,老者当即就决定了再从头解释一下了,反正看着这个年轻人也是挺有感觉的,有种他年轻时的味道。

  周边的人一听到老者要从头再讲一遍,眉头纷纷皱起,有个别还打算开口说话的,却是被周边的同伴给劝下了。

  “你干什么!找死啊!”

  “怎么了,我就是想让那小子注意小其他人的感受嘛,这有什么不对的吗?”

  “你就没有注意到他身上穿的衣服吗?那是普通人能够穿的吗?你就不怕得罪了他,倒是背地里给你下黑手啊?!”

  “这...也是,我还是静静的听吧,打不了过几天再来,反正又不是花我们的钱。”

  起身的男人被劝说住了,这个时候的权贵可不是他们这些普通人可以惹得起的,只要稍微有点权力的,想要弄死他们这些平头老百姓,那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就为了听一个故事就把自己的小命给搭上去?不值当,不值当啊。要知道有些贵族表面上看起来人畜无害文绉绉的,但是背地里却是被那些沾满鲜血的匪徒还要残暴!!

  “这所谓的武具啊,在我们那个时候也被封为兵具、将具、王具、皇具、帝具。从字面上看起来是越来越厉害,但是实际上却又不都是这个样子的,最主要的还是看武者本身的实力,再结合武具的属性是不是适合自己,只有这样才能够发挥出自己的真正实力。当然,每个人这一辈子也就只能掌握一种武具了,一般来说,从最开始得知自己武具的品阶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自己未来的路了,当然,也是有着例外的,不过在这里就不提了。不论是兵具、将具、王具、皇具、帝具,都是有着其存在的价值。”

  老者再次为年轻人解释道,越说心中那与异族浴血奋战的场景就在他的眼前一一闪过,语气也是逐渐变得坚毅了起来,一种气势在不停的向四处扩散,让周边的人都觉得此时的老者就好象换了一个人一样,不再是一副病怏怏的样子了,背影也是越发的挺拔。

  就在这时,一个不速之客走了进来。

  “少东家,你回来啦。”

  刚刚的那个跑腿的伙计一看到来人之后就迅速的靠了过来,对着来人点头哈腰的说道。

  “嗯,回来了,一会出去你帮我去把钟家的那几家店的帐给结一下吧,刚刚出去忘带钱了。”

  被称为少东家的年轻人说道,手上也是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对自家少东家有些了解的伙计自然知道这里面估计又是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也不知道这少东家是不是被人给忽悠了,为什么会一直迷上了这东西?他们只是经营小酒店的,可用不上这些蒙汗药、失魂散之类的玩意,这要是让客人知道了这里的少东家在研究这些,那还不把这家店看成是黑店啊?这以后还会有客人来吗?

  “知道了,少东家。”

  跑腿的伙计点了点头说道,同时也是下定好决心,一定要查一查,到底是谁让少东家研究这些东西的,这心思是有多歹毒啊,这是要毁了这家店吗?!老爷的也是很少能够在店里看到他的影子,这父子两个在这一点上还真是一模一样啊...只不过,这话他也只是敢在心里面发发牢骚罢了,还真就不敢说出来。

  “那你继续忙去吧。”

  年轻人摆了摆手说道,只要有人给自己付钱就行了,其他的倒是无所谓了。

  “哟,老爷子,你又来这里蹭吃蹭喝啦。”

  对着先前还在讲着故事的老爷子冷冷的说道,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反正也不是吃自己的,总会有人愿意替他买单,年轻人也懒得搭理。

  “我没有看错的话,那边的那位是宁王府里面的三公子,宁海公子吧?怎么今天有这闲心来到我这小店来了?”

  “颜子真,本公子去哪里关你什么事?再说了,你这个黑店就不让人来吗?”

  宁海毫不客气的回应道,本身就是对颜子真有着一定的怨气,现在对方有打断了自己的兴致,怎么能不恼火?

  “宁家三公子啊,你可不能乱说话啊,我这怎么就是黑店了?你可不能仗着自己的身份背景就开始随便诬陷我啊,我们虽然只是平头老百姓,但是也是不好欺负的。”

  颜子真压根就没有把宁海放在眼里,他和宁海之前也是有着一定的交情的,当然,也是算是一种孽缘吧。

  小时候的宁海也是经常的从王府中溜出来玩,也每次好巧不巧的就碰到了颜子真,之后两个人就渐渐的熟路了起来了。宁海倒是见证了颜子真对这些稀奇古怪的药粉感兴趣开始,似乎还和城里的钟家大小姐有着一点关系。直到后来能够独立的配制出一些整人的东西为止,期间也是经常拿着宁海偷偷的来做着试验,可想而知,会有怎么样的后果了。熟知这小酒店的少东家的这种兴趣爱好之后,宁海就习惯性的称之为黑店!!

  “算了,不和你说了,闭嘴一边呆着去。”

  宁海怒视了颜子真一眼,真的就以为自己不会把他的那点兴趣爱好都给暴露出来吗?就想看看到时候还有几个人敢来你家的店吃饭!

  读出了宁海眼神中的意思之后,颜子真就坐在了最角落的位置,闭上了嘴,静静的看着事情接下来的发展。这饭碗可不能就这么咋咯!当然,这个时候他可没有把自己的那些东西拿出来捣鼓,这要是被人认出来了,把客人吓跑了,那自己这小身板怕是少不了一顿父爱了!!也有点怕真要是把宁海逼急了,来个狗急跳墙,到时候宁海到不会发生什么,倒是颜子真知道,自己一定会死的很惨!

  “老先生,无礼的人已经闭嘴了,你可以继续说下去了。”

  看着已经消停下去的颜子真,宁海转身对着老者说道。

  “不必了,现在的时机不对,还是改天再继续吧。”

  老者摆了摆手说道,同时把酒壶中剩余的酒一饮而尽,准备起身要离开了。

  “这位公子小哥,今天没给你讲成,就不算你请的了。”

  老者对着宁海笑了笑,便是朝着角落里靠在一旁的颜子真走了过去。

  “小老板,我现在手里头没有什么财物,就那这小玩意抵这酒钱如何??”

  老者笑着从怀里取出了一根小短棍,对着颜子真说道。

  “这玩意?干什么用的?”

  颜子真接过老者递过来的小短棍说道,远远的看去倒是没有什么,拿到手近距离的看了两眼,倒是有点像剑,只不过这上面也不知道沾染上了什么东西,看上去有点碍眼。随意的敲了敲,发现还是金属的,便是来了一点兴趣。

  “我想你应该会明白这是什么东西。”

  说完老者就直接从正门离开了,留下了在柜台前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追出去的跑腿伙计,这个少东家未免也太败家了吧?那小棒又不是金子之类的贵重物品,看起来又是那么的脏,也不知道哪来干什么的,就这还要抵上两壶他们店里最好的酒?实在是想不通。

  “什么东西??看这样子...拿来做搅拌棍的话倒是不错。”

  颜子真仔细的想了想说道,并不是开玩笑,他倒是觉得这玩意很合适,手感也不错,外观也是与众不同,总而言之,挺喜欢的。不过若是被老者知道颜子真打算拿来干什么的话,恐怕会被活生生的气吐血...

  “少东家,要不要我去追他,这东西实在值不了几个钱,我们亏大了!”

  一旁的伙计实在是憋不住了,便是凑到了颜子真的旁边说道。

  “不用了,他欠了什么??”

  颜子真随意的问了一句,此时他的心思全在手里头的这根小棍上面,对于伙计所说的问题压根就没有怎么在意。

  “两壶最好的酒,也就是十两银子吧。”

  伙计如实说道,一开始喝的酒也是别人请的...可是这这十两银子可不是什么小数字啊,要知道他们一天的营业额最多也不过一百两银子罢了。便宜的抽不出多少油水出来,贵的呢又少有人买,一直本着薄利多销的原则,才能够有着如此的收益。可谁想到这少爷大手一挥,直接甩走了十两银子,虽然对于他们颜家整体的酒楼来说并算不了什么,但是这未免也太败家了吧?!

  “才十两而已,你就记在我的账上就可以了,反正到时候也免不了被说几句的,无所谓了。”

  颜子真回应道,显然,这样的事情他做了好几次了,不就是被老爹说几句,顶多再来一阵皮肉之苦嘛,习惯了就没有什么事情了。说起来,自己也是有几天没有见到自家老爹了,这事也不会这么快的就被发现。

  “这...少东家,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你也要想着办法打理一下酒店,毕竟老爷...”

  伙计后面的话倒是没有说出口,毕竟老爷也是老来得子,就颜子真一个孩子,平时也是宠到了天上,就从颜子真能够整天这样无所事事还能够活蹦乱跳的活到现在...换作别人家,没被打死就不错了,不过他终究还是一个外人,在这方面的事情是也不好开口,这老爷年纪也是越来越大了,身体状况也越来越差,往难听的说,怕是坚持不了几天了,而现在少东家还没有成长起来,也不知道这以后的家业该怎么办...

  “知道了,我会慢慢学习的。”

  颜子真显然没有听进去,随意的甩了甩手说道。

  “喂,我说,你早不来,晚不来,非得要等到我听的正上头的时候在出现吗?我怀疑你就是在针对我。”

  宁海很是不满的拉开了一张椅子,直接坐在了颜子真的对面,冲着颜子真冷喝道。

  “宁少爷,这是哪?这是我家啊...我回自己家就针对你了吗?你这也太霸道了吧。”

  颜子真这才抬起来头回怼道,这莫名其妙的就让自己背锅吗?说不定那个老爷子就是编不下去了,正好找个借口走了呢?我这是在帮你啊。

  “你...算了,要是下次老先生再来的话,你去宁王府叫我一声。”

  宁海到也没有管颜子真到底同不同意,直接对着颜子真下令道。

  “做梦吧你,想要听故事?正巧,他说的那些我之前都听好几遍了,还有各个版本哦,想知道什么?求求我啊,万一我心情好的话,直接告诉你也不一定啊。”

  颜子真对着宁海玩味的笑道,从小到大,基本上除了宁海的身份比自己厉害之外,颜子真总有各种办法压着宁海一头,就好像是命中注定一样。

  “切,求你?不可能的,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求颜子真这货?怎么可能!不就是个故事罢了,知不知道无所谓了,反正也就当成了一个乐子听罢了。时间确实不早了,趁着这个时候还没有人发现他已经不见了,自己也得个耳根清净。

  “滚滚滚,早点滚回去,小爷我还要继续做研究呢。”

  看着宁海要走的意思,颜子真也是提上了自己的东西,准备上楼回房间了,正好试试刚刚那个老爷子给的那个小剑好不好用,直觉告诉他,这把小剑绝对不简单!

/*****/

庄大虾为本人马甲,截至2020年8月27日12时,该作品未与其他网站签约。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