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蝼蚁噬天记 > 正文
第一章 我欲携刀杀青天
作者:中华田园大狼狗  |  字数:4785  |  更新时间:2020-08-18 19:16:57 全文阅读

“杀,今日我天道盟定斩此獠!”一声怒吼响彻天地。几百道人影从四面八方赶来远远围住一道怀抱佳人、腰悬利刃、盘膝而坐的身影,但无一人敢靠近那人周身千丈,仿佛那人周身千丈之内就是修罗地狱,只要一踏入,就会万劫不复。

终于,随着外围的人越聚越多,一些天道盟的人已经按捺不住,开始尝试着踏入千丈范围之内。“噗、噗、噗”的闷响接连响起,那人依旧盘膝而坐、无限深情地凝视着怀中早已没有生机的佳人,但踏入的人却个个身首异处,脖子与头颅的断面光洁无比,没有一丝碎骨、碎肉。鲜血从没有头颅的身躯中喷射而出,一个人的鲜血并不算多,但百十人的鲜血汇聚起来,渐渐形成一道凝而不散的血色身影。

“邪魔,果然是邪魔!”远处,五道身影凌空虚踏,气血如虹,小小的身躯仿佛承载不了庞大的气血,虽然屹立不动,但只是从脑后自然溢出的精气长烟就如同滔天血海一般染红了半边天宇,所谓的气冲斗牛怕也不过如此。

“今我浩然阁‘浩气五子’斩邪魔于此!”五人中为首一人大喝道,其声穿金裂石,虚空都荡起道道涟漪。

“什么!道音烙印虚空,‘浩然五子’竟然到了这等境界,怕是已经半步大能,就差一步即可言出法随,成为真正的大能。看来浩然阁以后在天道盟中的地位又要上升了。”远处的虚空中,一位不知道活了多久的名宿大能叹道,“这一回邪魔怕是马上就要授首了!”

远处,浩然五子已然结成了一个阵势,五人各自张口,分别吐出五枚器物,那五枚器物甫一出现,便激起道道天雷,正所谓天妒奇物,这本是不该出现在世间的宝物。

然而,道道天雷并没有对那五枚器物造成影响,反而激起条条道纹,将那天雷尽数吞没,那五枚器物也得随之变大,如同山岳一般,竟是书、笔、砚、墨、尺五种书房用具。

“一颗金丹吞入腹,我命由我不由天!”那浩然五子又各自吐出一枚金丹,与那五枚器物相合。顿时,那五枚器物竟如同活了一般,开始吞吐天地灵气,紧接着,那五枚器物猛的一震,仿佛打开了莫名的次元,一股浩然之气充塞天地,在场的人人都感到一种舍我其谁,刚正不阿的开创精神,眼前仿佛浮现出太古诸圣为人族讲道,开启民智,引领着人族在太古时代筚路蓝缕,艰难求生的场景。

“这……竟然打通了时间长河,借到了太古诸圣的气息,纵然只是太古诸圣的一缕气息,怕也不是普通大能可以承受的,难道这浩然五子已经突破了?”一位外围的强者颤抖着问道。

“不,他们的气息还没有达到大能,可以称之为准大能者,真正打通时间长河的是那五枚器物,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那应该是浩然阁的镇派之宝‘浩然五宝’,不过看这威能又不像完全版的,这应该是仿制的禁器。”一位名宿大能纠正道。

“不错,早就听说浩然阁这一代的浩然五子天赋不凡,早早就晋入半步大能境界,因此上一代的浩然五子联手打造了五枚禁器,并用无上大法力将真正浩然五宝的一丝威能封印其中。虽然比不上真正的传世圣器,但也不惶多让了。”又一位大派的长老开口道。

“镇!”浩然五子同时开口,只见虚空中浮现出一个方圆万丈,完全由浩然之气组成的“镇”字。那化为小山般的浩然五宝分别列于“镇”字五方。

“压!”又是一声道喝,万丈大小的“镇”字连带着浩然五宝直直的往那“邪魔”头上压去,所过之处虚空震颤,竟然浮现出道道裂痕,丝丝缕缕地混沌之气从那些虚空裂痕中垂落。这混沌之气相传乃是天地初开之时,孕生万物地无上宝气,蕴含有无量元气,哪怕只有一缕混沌之气,便能提供一个凡人直接修炼到大能境界,可谓是可遇而不可求。当然,其重量也是恐怖之极,据说连大能的肉身也承受不了。

然而,那邪魔竟是毫不在意,甚至连眼神也没有动一下,仍旧深深地望着眼前的佳人。只有那千丈领域内的血色人影猛的一抬头,接着虚手一握,一只方圆五万丈的血色手掌于虚空之中浮现,紧接着握住那万丈大小的“镇”字狠狠攥紧。什么虚空裂痕,什么混沌之气,甚至连那所谓的禁器“浩然五宝”都被直接攥碎,仿佛残雪遇到骄阳,火星碰上瀑布,就这么直接变成虚无。

“噗!”那浩然五子齐齐喷了口血,气息一落千丈,身上浮现出道道裂纹,如同破碎后被强行黏在一起的瓷器一般。原来,那“浩然五宝”破碎之时,连带着浩然五子的金丹也一齐破碎。这金丹本是修道之人以自身作为炉鼎,以体内精气为药,凭神为引,牵引出世间大道法则煅烧、熬练己身,最终凝聚而成的一炉人体大药。可以说修道之人,除了那传说中的体修,一身修为倒有八九分落在金丹之上,那“浩然五子”失了金丹,便如同一个人失了精气神,原本的不漏道体自然无法维持,进而精气外泄,境界掉落,可以说是此生与大道无缘了。

“好贼子!我浩然阁与你不死不休!”带着“浩然五子”过来的浩然阁太上长老长风目眦欲裂。原本是想痛打落水狗,趁着大家一起围杀邪魔,让本门新一代“浩然五子”打出威名,没想到被人一招秒杀,非但损失了五大高手,门派中坚力量更是出现断层。

在天道盟这个组织里,一旦某个门派老中青某个阶段的高手出现断层,就意味着门派将要衰落,甚至被人瓜分,毕竟老一辈的高手若不能勘破长生之秘,终是要陨落的。那时门中若没有足够强大的下一代高手,即使有传世重器镇压底蕴,也免不了走向衰亡。浩然阁几乎被打残了整整一代人,虽说门中还有同时期的高手,但终究没有足够惊艳之辈可以接过老一辈的担子。甚至就在此时,四周各大宗门盯着浩然阁众人的目光也有所不同,已经有人传讯回宗门进行布置。顾不得再放狠话,那长风赶忙大手一挥,撕开空间裂缝,带着剩余弟子回到宗门。

“浩然五子”失利后,“邪魔”千丈血色领域外围着的人越来越多,并且不时有高手撕开空间裂缝降临,一道道强大的气息浮现,有的如太古神魔一般气血滔天,有的如九天之仙气质空明,还有道道气息晦暗不明,但都如同太古巨龙一般蛰伏,一旦这些高手全力爆发,恐怕光凭气息就能摧毁所有半步大能以下的人。

“所有半步大能之下弟子速速退却!”现场各大门派的长老、掌门级人物纷纷下令。各大门派或是撕开虚空,或是祭出飞行法器,将一帮低级弟子送回山门,就连在一边徘徊的诸多散修也纷纷御器飞走,毕竟人家天道盟可不会管你一个散修的死活。

“好了,既然现在已经清场了,该干正事了!”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一道壮硕的身影首先跃出。此人穿一件土黄色长袍,粗手大脚,看上去与一普通老农无异,却顶着一个大大的光头,由于大能者的神异,那头皮竟是白嫩异常,仿佛羊脂玉一般,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嘿嘿,既然重山上人这么主动,不若就由你来试试这邪魔的手段?”一个阴测测的声音自重山上人后方传出。

“哼!眩光贼子,没想到你这个伪君子还没死?”重山上人重重哼了一声,接着一拳打向虚空。

“重山老狗,你敢!”一道黑袍人影一个趔趄从虚空中闪现,接着又要马上融入虚空。但还未等他完全融入虚空,重山上人的下一拳已然赶到。那黑色身影猝不及防,竟被完全从虚空中打落,细看一下竟是一面如朗月,浓眉大眼的英俊青年,不过此时他狼狈不堪的样子倒是与英俊没有半点关系。

“我有什么不敢的,我重山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行事一向光明磊落,总比你这个伪君子强!”重山不屑道,却也没有再出手。

那眩光也没敢继续发难,虽说同为大能,但他平日行事无耻,欺软怕硬,有许多仇家,此时若是与那重山斗个两败俱伤,恐怕会有不少人打他的主意。

“诸位,大家来此都是响应天道盟的诛邪令,为了天道盟许诺的那份大造化,我看还是以和为贵,不要妄动杀念。”一位鹤发童颜、看上去颇具仙风道骨的老道上前劝解道。

“不错,忽律道长说得有道理,我们还是先来商量商量如何对付那邪魔。”周围有大能开口附和道。

“也罢,老道我最近新炼制了一件法宝,就在这邪魔身上试探一二!”只见那忽律道人拍了一下脑后,一只巨大的鳄鱼虚影缓缓浮现,接着又马上缩小,凝成一只金光闪闪的剪刀。那剪刀上布满道纹,交织成鳄鱼鳞甲的形状,而刀刃上布满一道道锯齿,细看之下,分明就是鳄鱼牙齿炼制而成。

“没想到忽律道人已经到了褪去凡胎,道体天成的境界,怕是不日就能突破到那个玄妙的境界了!”一旁的几大宗门太上长老见了那鳄鱼剪刀竟纷纷脸色一变,看向忽律道人的目光也是充满了忌惮之意。

“嘿嘿,修道数千载,不过偶有所得,老道是没有时间达到那个境界了,只好多在外物上下点工夫了!”忽律道人一边双手掐诀,祭出鳄鱼剪,一边淡然道。

“去!”忽律道人一声大喝,那鳄鱼剪随即迎风飘长,足足扩大到了千丈大小,仿佛一只张开大嘴的鳄鱼一般向着那千丈血红色领域咬去。

周围的天地元气纷纷向那鳄鱼剪涌去,那鳄鱼剪仿佛活了一般,道纹愈发明显,竟引得天降异彩,丝丝缕缕的道韵自九天之上垂落,加持之上。借着天降道韵的加持,那鳄鱼剪幻化而成的巨鳄再次扩大,已然达到万丈大小。

相对之下,那千丈血色领域就如同风中的烛火一般摇摇欲坠,仿佛那万丈巨鳄轻轻一吹就可以覆灭。但阵中的血色身影并没有坐以待毙,而是双手虚握,作持刀状向着那万丈巨鳄远远挥出一刀。

没有任何浩大声势,甚至连一丝波动也没有显现,那万丈巨鳄突然顿住,接着自九天之上垂落的道韵如同被切断根源似地凭空消失,就连天地元气也被扫纳一空。

这时,众人才发现,那巨鳄竟被一刀从中间直接剖开,这一刀不仅剖开了了鳄鱼剪本体,连其内蕴的器灵也直接湮灭。

“噗!”忽律道人一口道血喷出,再略一感应,心神与那鳄鱼剪之间的联系竟已完全断裂。“还好老道我见机不妙,早早掐断了与鳄鱼剪的联系,不然就不是一口道血的损失了,可惜了我那法宝啊!什么,不对,这,为什么……”

然而,没等忽律道人一句话说完,一道血线从忽律道人头顶显现,接着慢慢往下蔓延,无论忽律道人如何吞服丹药,祭出道纹,那血线始终坚定地往下移动。

“元神出窍!”忽律道人不甘的将元神自肉身中遁出,没了元神入主的躯壳再也压制不住刀伤,竟被直接一劈两半。接着,两片巨大的鳄鱼尸体浮现,原来那忽律道人竟是一化形妖族,其本体正是一头神鳄。

“咦?你们为何如此看着老道的元神,莫不是以为老道我失了肉身,便要来试试我的斤两?”

然而,周围的大能者们俱是沉默不语,望着忽律道人元神的目光更是显现出一丝怜悯以及惊惧。

“什么?难道?”忽律道人的元神一个抽搐,接着露出一丝不可思议的神情,“不,这不可能!天道盟,你们不得好死,这哪里是我们就能对付得了的邪魔,这分明是真正……”然而,没等他说完,一道刀气自忽律道人元神上迸发。接着,仿佛整片天地都被刀光所笼罩,到处都充斥着雪亮的刀光,似乎天地间地一切都消失了,只剩下纯粹地刀光。

“哇!我的眼睛!”

“什么?我的元神也无法感知了!”

“不,我的魂魄似乎正要离体而去!”

一道道惨呼响起,千丈血色领域外的大能纷纷发现自己的眼睛已被那天地间唯一的刀光刺瞎,就连元神之眼,魂魄之眼也没有逃脱被刺瞎的命运。

所谓道不可言,不到一定境界,真正的道哪怕是说都不能说,更何况是看?那些大能连抵抗地念头都没法浮现,全都遭受了大道反噬。

“走,这儿不能呆了,那根本就不是我们所能触碰的层次。”一众大能纷纷展开手段,想要撕开空间。

然而,刀光充斥着天地间,空间仿佛破碎的镜面一般布满裂痕,稍不注意就会引发空间崩塌。虽说到了大能级就可以初步窥视空间奥秘,但也仅仅是窥视、利用空间裂隙而已,若是贸然卷进崩塌地空间乱流内,纵是大能也要饮恨,除非是那虚无缥缈的圣人,才能真正在空间乱流内生存。

“啊!不!”

“为什么?我才刚刚成为大能,我不能死,我还没有好好享受!”

“我可是天骄,是注定要成圣的人,怎么可能会死?”

几位大能不小心碰到空间裂隙,只来得及发出几声惨叫,便被吞噬得尸骨无存。

剩下的一众大能立刻停止撕裂虚空,纷纷激发防御法宝,施展防御术法,一个个五颜六色的光罩出现在漫天刀光中。然而,那光罩就如同在风雨中岌岌可危的火苗一般,不多时,便如同鸡卵一般被打破。随着最后一声惨叫落下,天地一下子安静了,只剩下漫天刀光。

“墟师弟,你这又是何苦呢?”一声叹息突然从天外响起,接着充斥整片天地的刀光仿佛残雪遇到骄阳,竟开始缓缓消融。

但下一瞬间,漫天刀光光芒大放,仿佛往烈火中泼了热油,瞬间沸腾起来。

中华田园大狼狗
作者的话

严格来说这是我第二部小说,前一部小说当年信誓旦旦想要写完,结果就打脸了。这一次,我也不说啥保证了,但这一次我想写出我心中的热血,心中的武与道,既然已经下定决心了,就不用管别的了,一路坚持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