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逆坤 > 正文
第九十四章:夜袭
作者:怕水暮泽  |  字数:2056  |  更新时间:2020-11-02 00:02:01 全文阅读

  张云旱坐在后座上手里不听摆弄着云墨新赠与自己的手机。

  看着开机的屏幕心中窃喜。

  自己的手机还是王以山以前的旧手机,性能方面已经略有卡顿,勉强通话。

  如今新手机各方面性能远超以前的旧手机,这下玩游戏时终于不用被卡得一顿一顿的被队友骂了。

  青山透过后视镜看着张云旱摆弄手机时不时傻笑的模样一脸嫌弃,小姐怎么会将自己的性命交付于这种人。

  “到了。”随着车子缓缓停住青山开口道。

  张云旱听此应了一声:“谢谢。”

  此处离得之前郭婉晴被绑架的地方非常之近,只需要走过两条巷子便能回家。

  同时也应该庆幸这群人没把郭婉晴带的太远,不然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天色渐渐昏暗,张云旱推开家门,王以山似乎是早就算好张云旱今日放学,晚饭早早就被做好摆在桌上散发着阵阵香味。

  虽然下午吃了一些但现在闻到饭菜的香味肠胃却又止不住蠕动起来。

  王以山一身围裙察觉到张云旱的到了随即笑脸相迎。

  “云旱,回来的有点晚啊。”

  张云旱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有点事情耽搁了。”

  王以山没再过多疑问,诊所刚刚装修好,除去进药的钱还能余下许多,至少张云旱这三年的学费已经提前准备好了,一想到这王以山就心情大好,日子也不用这么拮据。

  晚饭过后王以山像以往一样提问着张云旱的中医知识。

  张云旱对答如流,虽然看书时间不长但单靠死记硬背还是能将这次王以山的考试糊弄过去,剩下的就是慢慢理解这些意思。

  听到张云旱对答如流的话王以山不免疑虑。

  张云旱学的太快他怕张云旱的基础知识不扎实,到时候给人看病难免出了岔子。

  于是没再给张云旱派遣任务,而是叫他将之前的理论知识理解透彻。

  洗漱完之后,张云旱打开窗户,让屋内空气更流通些更有助于元气倾注。

  光着膀子,玉佩挂在脖子上细细感知来自周围的元气波动,并将之捕捉绕身体一个大周天。

  身上伤疤被皎月围绕似乎是一道道特殊的铭文。

  捕捉了半天元气但是空气中稀薄的元气就连对功法的预热都做不到。

  无奈之下拿出今日得到的灵石。

  灵石入手微凉,刚一触碰便有元气涌上手掌。

  张云旱感觉集中精神,展开手掌之上的脉络引得这元气入体,最后转为真气落入丹田。

  可不知为何,修炼速度与往日的速度慢了许多,曾经这点元气很快就能提炼完毕但现在却运转了足足半小时才消化完毕。

  感受着体内的变化张云旱不禁皱起眉头。

  生无可恋的一个后仰呈大字躺在床上。

  “我的修炼速度提不上去得到何日才能突破。”

  似乎是听到张云旱的话东华帝君缓缓开口:“修炼速度慢不见得是一件坏事,若是修炼速度太快反而根基不稳。”

  当初张云旱体内七十二脉尽显吞噬体内元气与真气,导致丹田挥空,若不是那神秘人封住筋脉张云旱现在的修为别说精尽了,不掉到紫初境都是谢天谢地。

  “元气经由你的功法提炼出来的纯度要比常人更胜一筹,传说元气有三种品阶,无色丶淡色丶深色。”

  “常人元气皆为无色,只有到达一定境界才会显现出淡色元气,就如同那霍顿的拳法一样。”

  “不过紫境要想修炼出淡色元气对于常人来说皆属无稽之谈,但不知为何,在你昏迷期间曾经七十二脉被元气唤醒之时散发出过紫色元气。”

  张云旱猛的坐起问道:“那岂不是元气颜色越深越精纯,修为越厉害吗?”

  东华帝君道:“理论上应是如此,但奇怪就奇怪在你的元气为什么当时是淡色的现在却变回无色。”

  “还有就是,你的淡色元气被慕容小子家的那个名为方若的侍卫看到了。”

  张云旱满不在乎道:“看到又如何?”

  东华帝君微微一叹:“修为紫境便能提纯元气,如此手法肯定要让人对此觊觎,也许是他们还没搞懂你为什么区区紫境会有淡色元气,总之还是要防一手那慕容小子。”

  张云旱一脸不在乎的挥了挥手,在他看来东华帝君满脑子阴谋论。

  将灵石抱在怀里盘腿而坐,闭眼入定。

  元气提取的很顺利,张云旱就如同连上充电宝的手机一般汲取着元气。

  夜深人静,渡鸦缓行。

  微风拂过,一只步靴轻点秋叶。

  在旧居民楼的水管上穿出沙沙声响。

  一道模糊不清的黑影附在水管之上,正以一种怪异的姿势向楼顶攀登。

  “倒也大胆。”

  黑影看向张云旱那大敞开着的窗户桀桀一笑。

  翻入房间,张云旱如一尊老佛端坐床前,一动不动。

  这人带着黑色面罩轻轻走上前来细细打量着眼前的张云旱。

  突然黑影单手执掌朝着张云旱正面袭去。

  处于修炼中的张云旱顿时感觉一种如同炸毛般的感觉涌上心头,来自头皮之间的发麻感瞬间将他催醒。

  瞬间睁眼,看到面前一只硕大的手掌眼看就要怕打在自己身上。

  张云旱见此下意识后退。

  灵石滚下床底,张云旱则一个后空翻躲过这一掌。

  张云旱与黑影之间相隔一张床的距离互相打量着。

  “你是什么人?为何夜半三更入我家门?”

  张云旱见他这副装扮显然来者不善。

  黑影暴露在空气中的双眸微微一冷。

  张云旱站的离窗户较近,若是要走也得先穿过他。

  就在张云旱犹豫要不要报警时黑影嘿嘿一笑声音沙哑道:“不愧为纯阳真体,危机意识还算不错,但若单单只是如此还不够。”

  说着元气贯通,以掌化拳。

  如虎豹豺狼之势,凶猛而袭。

  张云旱瞳孔一缩,此拳来势汹汹,随简单却凶狠,想来不是常人。

  借助床的间距立即闪躲。

  黑影挥了个空,但涌动的拳风吹的窗帘呼呼作响。

  那一拳之势让张云旱后怕不已,暗暗猜想起眼前这人的境界来。

  黑影见张云旱让开身位一个翻身冲出窗外。

  张云旱微微一愣未去追赶。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