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逆坤 > 正文
第三十九章:身体自带功法
作者:怕水暮泽  |  字数:2039  |  更新时间:2020-09-09 00:01:01 全文阅读

  不过他当时听得周君王曾经提过一事,听说当时有一人可以不借助功法修炼,其身体经脉就是一个完整的修炼脉络,往往这种人后期成为大能之后都会研究自身天生的功法最后挥笔写成一本真正的功法供后人传承。

  当时听此只觉得扯淡但现在细细想来倒也不是不可能,毕竟世界上这么多功法,又有几个是被人无意之间研究出来的?难不成他是拿着自己的命开玩笑瞎练吗?

  要知道没有完整经脉功法一旦元气在身体里走错一步将会对身体有着巨大的伤害,其后果不亚于生大病吃错药,轻则重伤成为废人,重则死亡神魂俱灭。

  若真是如此张云旱只需要简单的运转经脉便可吸收天地间的元气,自己的造化天经无异于画蛇添足了,这倒也幸亏张云旱之后根本没有按照自己的指令去修炼,要不然两种功法一旦冲突后果不堪设想。

  “若你真是自成一功法的绝世奇人那我这功法给你倒显得鸡肋了。”

  “所以我要是想要修炼的话只需要按照之前那样运转一下功法就行了是吗?”

  “理论如此。”东华帝君见张云旱两眼放光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有失落也有高兴。

  失落的是自己的功法得不到传承断送了自己这一脉的衣钵,高兴的是自己家捡了个宝,虽然还不知道这个世界的世界根怎么了但一想到若干年后一册功法在自己眼皮底下出世倒也是一笔不小的成就感。

  “有件事我想问你,你说你那个世界爆发了一场大战,你在那场战争之后落败在最后要死之时给自己建了一个简陋的墓穴,我想知道那场大战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们历史书上没有记载呢?”张云旱收起拳头朝着一个树桩走去一边朝东华帝君问道。

  “时间太久记不起来了,我这缕残魂只是我整个记忆体之中分裂出来的一角而已,不然我又何苦需要让银生来帮我找寻传人。”

  “那只狼?”张云旱再次好奇问道:“为什么叫它银生呢?”

  “银生本是我部下一名小卒,当时大战我隐约记得我见到的最后一人便是他,之后的事情就不知道了。”

  “提到银生我才想起来,你还欠它一头生牛呢,打算什么时候给它?”

  听到东华帝君忽然提起此事张云旱突然开始装糊涂:“哎呀,信号不好,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都怪我这玉佩的信号太差了。”

  “小子脸皮真厚。”东华帝君一脸鄙夷随后又暗暗记住一句名词,信号。

  这应该是旧时代的一种能量能隔空传音。

  “你说我能不能一掌将它给破碎。”张云旱站在树桩之前,单手执掌朝着树桩比划了一下。

  东华帝君借由神识瞧了一眼面前的树桩道:“这树桩已经风化干枯,以你的力气破开它不是难事,但如果是一桩活木树桩倒有些难办了。”

  “能劈开就好。”

  呀哈!

  随着张云旱大吼一声面前的枯木桩瞬间从中间一分为二,木屑飘在空中呛得张云旱直咳嗽。

  “想不到你居然喜欢破坏东西。”

  “有了这股力量还不得多试试,改天梦醒了可就后悔莫及了。”

  “切,满口胡言。”

  正在这时一旁有人走了过来,见张云旱站在他们施工的地方立即前来驱散。

  “这是我家你们怎可这般霸道。”张云旱见他们驱赶动作一时不快抱怨道。

  “啥玩意啊,小孩赶紧起开,这里危险,等会有啥木屑钉子飞你脸上俺可遭不住。”一名带着黄色安全帽的工人手里拿着量尺将张云旱推出了这片平地。

  “孩子,你不知道吧,这里要拆迁了,你们家已经搬到小洋房去了,这里不是你家了,再者说了这里多脏啊,小洋房里多干净,你说是不。”另一边留着一脸毛胡的工人扶着一把铁锹一脸笑意的看着张云旱。

  在他看来张云旱就是一个回错家的普通孩子,对于拆迁可能没啥概念。

  张云旱听到他的话气不打一处来,自己的家平白无故被拆了可什么都没得到,要不是王叔叔收养自己指不定在哪流浪呢。

  但看着他一脸憨厚的样子和满脸真诚的笑意刚准备破口大骂的张云旱退出了警戒线,站在旁边远远看着。

  “哟,小子,这可不是你的脾气啊。”东华帝君见张云旱作出了让步不禁高看了他一眼。

  张云旱没理他,站在远处看了一会便重新回到了忠义堂。

  从今天开始他就不需要去学校了。

  王以山一大早就出去到县里办事去了,所以并没有叫张云旱起床也没有发现他不在家。

  看着桌子上留下的饭菜张云旱一阵感动。

  正在这时门外走进了一个被老太太搀扶着的老头。

  张云旱见此立即放下筷子上前搭手将其扶在椅子上。

  “请问…王医生呢?”老太太用着沙哑的嗓音朝张云旱问道。

  “王叔叔出去办事了还没回来。”张云旱如实回答。

  老太一脸失落。

  忠义堂已经好久没人来了,自从贴了转让告示后连买药的人都没有了,而且忠义堂也是终日半掩着门,并不像开门做生意的样子所以众人全都以为忠义堂已经倒闭,但事情也的确如此。

  老太太信得过王以山所以此次前来碰碰运气,自家老头自昨日突然萎靡不振,饭也不吃,说话都有气无力的,直到现在虚弱得连走路都要人搀扶了,整个像泄了气的皮球。

  医院不出来个所以然来,所以想着来忠义堂碰碰运气,没想到来的不巧,王医生居然出门办事去了。

  张云旱听着老太太说着自家老伴的近况认真的听着,脑海里疯狂翻阅着王以山给过自己的医书内容。

  “好了,既然王医生不在我们就不打扰了。”说着就要扶着老伴往外走去。

  她以为张云旱是王以山的徒弟,想着给他说点自己家老伴的病情让他转告一下王以山,毕竟她也没想过让张云旱看病,毕竟眼前这孩子看着都没成年要是用药医死了自己老伴都没地哭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