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逆坤 > 正文
第三十二章:就我这记忆力
作者:怕水暮泽  |  字数:2225  |  更新时间:2020-09-14 16:09:34 全文阅读

  张云旱对这次莫名其妙的赔偿早就心起疑心,怎么可能警察这么果断就跟王以山要赔偿,医院却能置之身外,这逻辑根本不通。

  两名小混混见大哥跑路也不敢多留,纷纷四散奔逃。

  随后张云旱回去学校。

  现在的张云旱可谓是老师口中的家常便饭,学校里的风云人物,虽然张波不是学校里最蛮横社会的人,但其背景在学校里却是数一数二。

  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供应商但对于麻镇这个小地方来说却是一个土皇帝,冠上张氏物流有限公司的名号更为唬人。

  麻县地界不大,主要生产一些庄稼和工艺品,偶然出口山货,所以大部分物资都要从别处引进。

  门卫认得张云旱,那天警察带走的就是这个孩子,让他印象深刻。

  能让警察带走的孩子还会是什么乖孩子,肯定是些坏种,所以门卫老大爷也不会给张云旱好脸色看。

  “登记上名字,然后等你们班主任过来领。”

  张云旱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随后站在墙角的遮阴处。

  不多时罗老师骂骂咧咧的走了过来,离着老远就开始数落起张云旱来。

  “你这孩子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逃课打架你是一个都不差啊,这次还玩起了失踪,张云旱你是受什么刺激了?”

  “对不起罗老师。”

  “今天这事就先这样了,等你处分下来有你受的。”

  此时已经是下午左右,上午第一节课刚刚开始,语文老师才刚刚带着教材来到教室,放下书没多久罗老师便将张云旱领了回来。

  张波见到张云旱的一瞬间脸色瞬间一黑,他原以为张云旱整整一上午没来还以为让学校秘密给开除了呢,自己刚才还暗暗窃喜来着,没想到又被领回了教室,这岂不是在打自己的脸?

  “去去赶紧进去,别耽误事。”罗老师一脸不耐烦的将张云旱推搡进教室里。

  “打扰了楠老师。”罗老师对着语文老师露出一个歉意的微笑。

  毕竟对于美女老师即便是油腻的地中海大叔也喜欢多看上两眼。

  “没关系,张云旱同学你回位置上吧。”

  待张云旱回到座位上老师便打开教材讲起课来,而张云旱却对于课上内容并不在意,正想随手从桌子里拿出医书看便看到医书上面画了一些猪头和辱骂的话语。

  张云旱怒火中烧,不用想这东西又是张波的杰作。

  朝着坐在不远处的张波看去,发现他也正一脸挑衅的看着自己。

  “老大,张云旱那小子不是开除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哏哏,先让他蹦跶一会,开除是早晚的事情,就凭他我看怎么跟我斗。”

  张云旱见医书没有什么破损的地方不禁松了口气,还算他识趣些没有对这些书再进一步的破坏,不然自己可无法跟王叔叔交代,毕竟这些书只是王叔叔交于自己的。

  “你小子看的这书可是炼丹册?”

  东华帝君的声音突兀的响起。

  他见这书上的内容与自己所读过的丹经有些相似以为这是某位炼丹师的炼丹心得。

  “不,这是医书。”张云旱淡淡道。

  “医书?”东华帝君呆滞了一下:“这么冷门的小道你也要学习?”

  在东华帝君的世界观里医术是一种非常无用的东西,因为在以武至尊真气为本的世界人人都能清楚的感知到身体的各处情况。

  但凡那里有伤到骨头或者严重伤势的,少则运功疗伤多则服用丹药,再不济他人用真气来帮病人梳理经脉。

  一些小伤类似于刀伤剑伤的则稍稍止血过个几天运转一下功法便能回复。

  医者这东西无非是解解毒,很单一的技能,而且炼丹师便能与医师相媲美,所以炼丹师便是医师。

  但专门钻研医术的却并不多见,钻研到极致的东华帝君本人也就听说过三个,其中一个是用毒高手,毒医兼修,另外两个倒也听闻能让人生死人肉白骨甚至有让人起死回生的能力,也不知是真是假。

  张云旱听到东华帝君这么说不明所以,医术很简单吗?各种疑难杂症比解数学题还难。

  “话说为什么我感觉不到太多的灵力波动,这里的灵力居然没有我那个小山洞的多。”

  没有灵力如何修炼出真气?

  “灵力是什么?”张云旱放下医书一脸疑惑。

  “你不知道灵力?”东华帝君有些怀疑人生。

  只有吸收灵力才能修炼出真气,而张云旱居然对此一无所知倒也颠覆了东华帝君的认知。

  不会修炼你是咋有紫初境修为的?

  想到这里东华帝君头上顶了个大大的问号。

  “唉,张云旱,你自言自语什么呢?”胡清远稍稍碰了碰一旁的张云旱:“老师等下要抽查鱼我所欲也的背诵,你会背了吗?”

  “背诵?”张云旱挑了挑眉,他好像不记得有此事。

  “你不会不知道吧?三天前就布置了作业,等会要不会背就惨了。”胡清远悻悻摇头道,随后捧着书自顾自的默念起来。

  “唉胡清远,张云旱,你俩嘀嘀咕咕说什么呢,来你们来背一下,胡清远先来。”

  听到老师的提名正在默念的胡清远犹如晴天霹雳,早知道自己就不作死跟张云旱说话了。

  “老师…我还背不全……”

  “没事,能背到哪背到哪。”

  听此他只好硬着头皮背下去。

  “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二者皆可抛……”

  听着胡清远的话全班一阵哄笑。

  “胡清远,你鱼和熊掌都不要你要什么?要鱼篓吗?”

  听着同学的嘲讽胡清远低下头去。

  “好了安静下来张云旱同学,你来背。”楠老师向下压了压手示意胡清远坐下。

  而一旁的张云旱听此也是虎躯一震,因为他压根都没看这篇文章更别说背了。

  见张云旱拿着书半天不出声她便知道张云旱这个班里的第一名是彻底堕落了,打架打的连学习都不在乎了。

  叹了口气:“你坐下吧。”

  “等等老师,我可以背。”

  胡清远飘了眼张云旱,这货才看了几眼难不成就能背下来了?

  “好,那你来背,不许看书。”

  张云旱点了点头。

  “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

  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

  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

  生亦我所欲,所欲有甚于生者,故不为苟得也……”

  听着张云旱背的如此流畅胡清远有些怀疑人生,虽说是三天前布置的作业但班上的同学对此却都没放在心上,而张云旱之前不是说都不知道有这回事吗,怎么现在背的如此流畅,这个骗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