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逆坤 > 正文
第二十六章:死了?
作者:怕水暮泽  |  字数:3005  |  更新时间:2020-09-11 17:45:14 全文阅读

  胡清远望着眼前这个专心读书的张云旱面带不可思议。

  “有什么问题就问。”张云旱头也不回道。

  “你吃错药了?”胡清远四下打量着面前的张云旱,从前的张云旱是尽力隐藏自己,就连被别人招惹了也会忍气吞声,现在居然敢这么硬气的去怼人,真是士别三日刮目相待。

  见张云旱不理自己他小心翼翼的朝张云旱提醒道:“你把他弄进医务室等一会肯定会带老师来找你的麻烦,要是你再被记大过一次很有可能被开除啊。”

  张云旱眼皮抬了抬,胡清远说的也不无道理,尽管自己可以给这所学校抬高分数线但也架不住张波家有势力。

  但最终他还是摇了摇头,不知何时养成的倔强性格他很难跟人道歉,更别说一直欺负自己的张波。

  果不其然,第二节下课时张云旱就被班主任叫到了办公室。

  看着一如既往地地中海张云旱此刻的心情如一汪清水一般,比任何时候都要平静。

  “张云旱啊张云旱,你说你最近吃错什么药了,比赛弃权不说,还欺负同学。”罗老师一脸气愤对着张云旱指指点点,就差将手指按在张云旱的脑门上了。

  办公室里的老师们纷纷对张云旱投去同情的目光,由于张云旱弃权的缘故导致罗老师没能当上副主任。

  最近几天都在给副校长送礼说情所以也没太管学校里的事情。

  这才几天这个张云旱就又弄出了什么幺蛾子,听说这货在班级里跟同学打起来了,还将隔壁老师连着一块给揍了,这下连累自己又被校长批评一顿,这下更别想升职了。

  现在的罗老师恨不得吃张云旱的肉喝他的血。

  “我没做错任何一件事。”张云旱淡淡说出这样一句话。

  他弃权是为了救爷爷,他打同学是因为他们先动手在先,自己问心无愧。

  “你没做错任何一件事!?”罗老师气得心脏病都要犯了,痛心疾首的捂着胸口扶着桌子,一巴掌拍在了张云旱的脸上。

  “你做没做错?”罗老师恨恨道:“今天我就要替你父母教训教训你。”

  说着捋了捋袖子就要上去抽张云旱耳光,周围老师纷纷过来阻拦。

  “算了算了罗老师,跟一个孩子怄什么气啊。”

  “就是就是,有话好好说,您先消消气。”

  众老师安抚住罗老师将他扶到了座椅上。

  张云旱左脸有一片红印,但他却一脸冷漠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平复好心情后罗老师指着张云旱道:“人家张波的家长已经到学校了,就在隔壁,你看着办吧,要是人家报警我们学校可不承担这个责任。”

  “我打的人,我自己负责。”

  “很好,你记住你说的话。”

  不久一个妇女带着一瘸一拐的张波从门外走了过来。

  此时张波脚上缠着一圈绷带但却没打石膏,被他张波妈扶着一瘸一拐的来到办公室里,随便找了个椅子一屁股坐下。

  “罗老师,你看这事怎么办?我儿子要是就这样瘸了那他这一生就毁了啊。”张波妈痛哭流涕的拿着一张纸巾放在眼角处。

  张云旱斜视看了他一眼心里却暗道演技浮夸。

  “就是这个野种,没有父母管教,害得我们家张波受欺负,你们学校必须负责,给我们一个说法。”

  虽然明眼人都能看出这人的演技浮夸但还得上前安慰。

  “张波妈您先别激动,关于张波的事情我们一定给您一个说法。”罗老师拿起一包纸巾配合着。

  “你们一定给我个说法,不然我们家的蔬菜供应就给别人了。”

  罗老师一听急了连忙劝说:“不能够,不能够,咱们学校的蔬菜全靠您照应着哪能因为一点小事就闹成这样,您说怎么着咱就怎么着。”

  学校的蔬菜供应一旦断了那就得跑到县城里面去进,贵不说路程还远,要是因为这一件小事将供应商得罪了,别说升职,就连自己的这个位置都要不保了。

  “咱们麻镇中学怎么能有这么混蛋的孩子呢,必须开除!这也是为了学校的校风好。”

  罗老师一听心里咯噔一下,这马上就要中考了,他可就指望着张云旱考个好成绩自己的年终奖多拿点呢,这时候开除无异于在自己身上挖一块肉啊。

  见罗老师一脸为难张波妈又道:“看来我得跟在外地的那口子打个电话了,让他知道他儿子在学校里过得什么日子。”

  “别别别,这事我做不了主,还得请示学管处。”罗老师慌忙赔笑,要是让张波爸知道了那不光学校的蔬菜供应,就连肉制品都要再另寻他家了。

  坐在一旁的张波一脸得意的看着站在一旁如同木桩的张云旱小声道:“后悔不?要是后悔的话你就跪下来求我,说不定我一高兴你就不会被开除了呢。”

  看着一旁张波小人得志的模样张云旱冷哼一声:“既然还能说出这样的风凉话那就说明你的脚还是不疼,这次没发挥好,下次再给你好好按按,将你那口臭治一治。”

  听着这极具威胁的话张波脖子缩了缩。

  “你看看你看看,罗老师,都这样了还不忘欺负我家张波。”

  未等张波说话张波妈率先朝张云旱发难。

  罗老师气得猛的拍了一下桌子:“张云旱,我看你是无法无天了,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在此时教导主任也已移至门前。

  “这件事校长已经知道了,等他来做决定,各位今天就先这样吧。”

  “主任,你是知道我家张波的,从来不主动惹事,这野小子就是看我们家张波老实故意欺负他的,这种顽劣的学生你们还留着他做什么?”

  教导主任听到此话心虚的点着头迎合着,张波的事迹在全校都有目共睹,当然不是什么好事。

  ……

  熟悉的麻镇医院手术室门口,王以山焦急的看着手术室上的红灯来回踱步。

  门外的座位上除了早上的青年以外又多了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

  此时中年女人正以泪洗面的默默哭泣突然指着王以山:“要是我儿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索命!”

  王以山一听急了:“我也就是医生,你儿子的事情不关我事啊。”

  “要不是你扎那一针我儿子怎么会成现在这样。”中年男子一脸悲痛的看着王以山。

  王以山听着两人的话不觉有些发懵,他只是凭着良心救人为什么怪自己?

  王以山看着一旁的青年希望他替自己说一句话。

  青年见王以山看过来立即转头看向别处。

  王以山的心情一下沉入谷底。

  手术室的门打开,出来的是一个实习护士。

  四人一脸希翼的看着她。

  “对不起,我们尽力了。”说完便重新返回手术室。

  死者父母上去敲打手术室的门,他们接受不了这一消息,但手术室的门早已被加固,又多上了一把锁,凭借两人的力气是无法撼动半分的。

  “你个庸医害死了我儿子,我要报警抓你!”

  打开不手术室大门他们又将矛头指向王以山。

  不久警察前来,处理此案的正是小光,他简单的做了下笔录便定性了这件是一场意外事故。

  但由于家属和医院签了免责协议书而王以山又凑巧帮那年轻人扎了一针,所以赔偿的事情全落在了王以山头上。

  听着小光的话王以山犹如一个晴天霹雳,自己救人还有错了?

  “这件事说来挺遗憾的,王医生你就自认倒霉吧。”小光叹息一声。

  处理这种事情小光也不是第一次了,早在之前就处理过好几起,尽管双方闹得厉害但还是各退后一步。

  “你们不能这样,还有没有王法了,我救人还要倒给他们钱?”王以山坐在警局里不可思议的大吼。

  警局里一片默然,对于这种事情早已见怪不怪。

  “现在当务之急的是赔偿之事,受害者要五十万的赔偿金。”

  “五十万?”王以山愣了愣:“他们真是想钱想疯了。”

  “赔偿金的事情可以商量,但如果您不支付的话我们将以医疗事故追究您的责任,到时候可就不是赔钱这么简单了。”小光又说道。

  “我建议你们还是私了,他们二老就这一个儿子,还等着他给养老呢,闹了这么一出他们该有多伤心啊。”

  王以山默默不语。

  伤心?伤心关我鸟事,我莫名其妙被讹上了我找谁说理去。

  但要是不根据他们的条件来,自己就得坐牢。

  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拿起一旁的矿泉水狠狠灌了下去。

  作为一名中医他深知伤肝动火的坏处,但摊上了这么一件事任谁也高兴不起来。

  “我知道了,我这就回去筹备一下,不过五十万太多了。”

  “这个他们也说过了,要是嫌五十万太多他们只要三十万,这是他们能做的最大的让步。”小光赶忙说道。

  王以山看着小光的脸自嘲一笑,原来在这里等着自己呢。

  “我知道了,我这就回去筹钱。”王以山点了点头起身回家。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