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在三千界捞人 > 一重 鬼仙
第一章 一重 鬼仙(1)
作者:江上渔火  |  字数:4670  |  更新时间:2021-03-01 10:57:43 全文阅读

上云宗

山脉绵延百余里,各峰拔地而起山间云雾缭绕,不时有几声鹤唳,山岫蒸腾出飘飘几缕白茫茫雾气,漂浮在各峰山顶,一眼望去窥不见山顶风光。

只见钟灵毓秀群山环抱隐于山林雾气中,颇有几分仙家洞府洞天福地之意,虽说此地确实为仙家洞府。

上云宗乃九州剑修圣地,上三宗之首。

十万年来九州第一高峰始终是上云宗主峰,因高耸入云直通天霄故冠以“上云”二字,它仿佛一把巨剑,从天穹之上破开云海直穿大地,直立在大地上不知多少万年,从山麓往山上看可以感到到它似乎直通天穹之顶,连接天地,山腰处便已经寒风砭骨空气稀薄,山顶处更是处于云端之上,傲视九州。

此时,在这个盛名九州的上云剑宗主峰上云峰……旁三十里外的一座“小山丘”上,一位身着白色道袍的青年道者面露难色。

青年道者面对着仙气盎然的高山秀木鸟兽花草和时不时闪过去的一道道流光挤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看上去十足悲壮。

他似乎是认定了这个悲惨的事实,颓然地坐下,目光些许呆滞地飘向远方。

然后又瞥到几道身形化为流光急速飞驰而过,那是门中弟子在御剑飞行,经多番证实自己并非白日做梦也没有人蓄意恶搞后,他开口就是一句优美的中国话。

青年道者在一通自己语言艺术的熏陶下,问候了不知何人的祖上十八人,句句是金玉良言。

他在喘口气的间隙突然感到了怀里的一件硬物,眉间顿时有掩饰不住的震惊与狂喜。

他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好喜的,“总不会是开局给的金手指吧,这年头谁还用这种老掉牙的神器戒指功法秘籍,大家用的不都是系统啥的吗?”

青年道者没着没调的想着,然后他像捧着圣物一样颤颤巍巍地从怀中掏出了一个……手机。

他微微一愣后竟然立刻从善如流地接受了这个设定然后轻车熟路地输入了密码,锁屏也如愿以偿地解开了。

然而在熟悉的二次元萝莉壁纸亮起来时,他一眼就瞥到了右上角百分之一的电量,他发誓这绝对是单身二十六年来他手速的最高峰值,无论是抢红包还是某宝跳楼大甩卖都没有这么拼命过。

连滚带爬地敲完一段思维清晰逻辑合理的解释说明后,就在手指摁下发送键的那一刹手机屏幕好死不死的黑了。

“完……”

……还是优雅又艺术的语言。

——————————

清河市

作为全省重点开(扶)发(贫)对象,其内雄踞多座二三线城市,工业发展迅速,环境优美,吸引了无数有志青年走出乡村走向城市,他们大多过着朝不保夕——哦不,朝九晚五的生活,忙碌且充实。

在市中心三十环外——简称郊外,有一座令人望而却步的高危建筑,该建筑拔地不过区区三丈高,却硬是在徐徐微风中站出了立于高楼随着风动左右摇摆稍有不慎就会人去楼塌的高危既视感,危楼外的几片墙皮如叶子般扑簌簌地落下,背阳处的墨绿苔藓隐在墙根,大门上锈迹斑斑,无一不发出破败的气息,让人不禁感叹此楼恐怕时日无多。

在这栋随时能够撒手人寰的危楼里,一位青年正懒散地瘫在椅子上。

不过那椅子似乎是拼某上团购价淘来的,质量有待商榷,发出了几声不堪重负的“支丫”声以控诉某人把全身重量都依托到它这个五块大洋的千金之躯上,青年没管它,继续捧着手机像一只死咸鱼一样烂倒在椅背上。青年名叫陈启。

陈启,根红苗正的二十四岁单身青年,职业么——职业是散人,咳,就是无业游民。

两年前从乡下搬到清河市,然后妄图从千军万马的应届生中杀出一条血路,然而天不遂人愿,陈启从城东飘到城西,也没找到一份看起来合适又轻松的工作,差点露宿街头。幸而有一位好心的爱狗人士,告诉陈启她在城郊外有一栋历经沧桑的小居民楼,可以凑合几晚上,陈启非但没凑合还理所当然地向热心女房东租下了这栋年事已高的居民楼,一月一百,童叟无欺,这种大酬宾谁受得了,陈启想也没想就直接租下了。

直到搬来亲眼目睹危楼时陈启才担心起自己的身家性命会不会被这楼压在土石之下。

关爱单身狗的热心房东太太见他似有惧意,就告诉陈启,这栋楼起码还是能保持十年不倒,并整合了有一份新的租房合同,不但房租费可以赊着两年之内无利息,合同还上写着可以让陈启做二房东,把这栋楼租给别人,并且租金全算给陈启的,不过需要保证租客的人身安全,也就是充当保安,或者大概是指在这楼塌了或着火时能够喊一下租客,陈启当时想了想,除了自己还会有谁脑残到这租一栋岌岌可危的临时豆腐渣工程呢。

就这样陈启在找不到工作差点饿死时受爱狗人士的关怀下签了合同,解决了衣食住行里住的问题,成为了危楼的第一位户主。

合同签完后,房东太太就离开了,起初微信朋友圈里还能看到房东小姐在夏威夷或南极或欧洲旅游的照片,后来就渺无音讯了,或许是她把陈启屏蔽了。

陈启丢下了初来乍到的热忱和莽撞,安然蜗居在十五平米的房间里,没有工作就在线上转卖一些二手货物,或者当游戏陪玩,写写网络小说,整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起来。

此时,他一如既往地废在廉价靠背椅上,端着手机感受起物有所值的海量信息来,一篇微博正文跃然于他的手机屏幕上。

“首先,我没有疯也没有被人绑架威胁,没有玩真心话大冒险也没有开玩笑,我是真真正正的魂穿了,虽然手机也跟着过来了,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穿越了,而且正好穿到了我笔下刚完结的那篇虐文的男主角上,我特……这事咋处理?要不你们帮我上报国家,说不定国家真有那种专门处理异常事件的机关呢,也好让我苟延残喘一下,记得,要是我失踪了,一定要把这篇微博公开呀,穿越是真实存在的,不是瞎编的,不说了,特喵手机快没电了,有缘再见。”—————来自微博正文“空山旧雨”。

陈启看到这篇文,当即想到,这脑洞不错。

底下是各路网友评论,堪称牛鬼蛇神齐聚一堂,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群众愤然所指,显然毫不关心他到底有木有穿越。

花飞花谢:“新点子不错,老贼又要开新坑?还是出个穿越的番外,是打算用这个来平息众怒?”

公子扶腰:“平息众怒?不存在的,这老贼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怕又是满满一箱的刀片哦,你想想他上本是怎么信誓旦旦地保证的,这本又是怎么冠冕堂皇地公然发刀子的。”

陆仁贾:“不错,老贼的话不可信,这货声称写爽文简直是黄鼠狼给鸡拜年肯定不安好心,你的话我一个标点都不会信的,”

下面有人小声比比,“好像空山老贼并没有说要开新文呀。”

不过马上被此起彼伏的民愤淹没了,因这空山旧雨老贼常年断章断更,并以写虐文著称,上篇完结文又虐倒一大片小心脏受不了的萌新,凶名在外俨然群众公敌。

至此民愤难祛,由此厚积薄发,底下一片哀嚎谩骂。

不过也有几个骂的清新脱俗地脱颖而出显得鹤立鸡群。

天行键:“穿越了?还是自己笔下虐文男主角?那太惨了,祝你一帆风顺哈。临别送你一句,无良老狗遭报应,群众拍手快人心。”这货居然信了。

万金油:“以前你学断章,现在你学断更,将来学断子绝孙。”够狠,陈启顺手给了一个赞。

……

这篇微博并没有引起多大的涟漪,一颗石子扔入百川所汇的江海甚至连浪花也无,仿佛只是日常生活中一个无关紧要的小插曲,群众对此似乎司空见惯了,毕竟空山旧雨本就是网络小说作者,有点脑洞很正常,偶尔发发疯啥的也无可厚非。

不出十分钟,这篇微博就离奇消失了。

这么快就被人举报了,不愧是你。

陈启就这么捧着手机心安理得地无所事事了大半天,直到日暮西沉,天色渐晚。

这种症状在新一代的青年身上很常见,“患者”大多凭着一身少年意气行于草莽之间,然后在丰满的幻想和骨感的现实落差中不慎跌下,常年以鸡汤辅以药引,还是那种掺血的鸡汤,他们中多数趴下之后就再也没站起来过,偶尔有几位受不了毒血鸡汤的荼毒站起来四处看看风景,然而不过三分钟就立马自个儿趴下去了,趴着舒服。

陈启躺着的原因一大半是他懒。还有,趴着确实舒服。

不管趴着躺着站着,在经济社会立足,金钱为安身立命之本,物质基础是支撑所有高贵梦想的脊骨,这么说来,或许物质金钱才是社会的第一生产力,人只要还有欲望就会不停渴望金钱和物质从而不停地生产,物资由此生生不竭。

可对于当代懒癌青年来说,死线才是第一生产力。

陈启欠了房东太太整整两年的房租钱这会儿该到期了,凭陈启区区几千存款,还完房租,就该去外头喝西北风天为被地为席看月亮数星星了。

可惜屋漏偏逢连夜雨,老家又打来电话,是催婚的,威胁说今年过年再不带回来个媳妇,就安排他去相亲。老家农村里结婚都挺早,陈启的同龄人里不少都结婚生子,就他一个还和单身死磕到底。

于是,在双重死线的威压下,陈启做了一个决定,他决定找份工作,先解了这燃眉之急再说。

从一整天破罐子破摔的放纵里挣脱出,陈启放下手机,打开了他那个开机时间被全国99%的电脑打败的不知道几手的闲置老年笔记本,这是他当初开网店用过的,可惜入不敷出,没几天就关门大吉了。

应聘投简历大抵就和海王捕鱼差不多,广撒网,能多投一个就多投一个,有道是,虱子多了不怕痒嘛,虽然这成语用在这儿好像不恰当。

投简历,其实陈启也算个中老手,大致章程就是在以多多益善为前提下,再“价高者得”,最终双方王八和绿豆对上眼了,那可以就皆大欢喜早早上班脱离死宅身份从废品脱胎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细胞了。

陈废品凭借多年不务正业专注网上冲浪的经验很快瞄上了几个相对于自己条件门槛较低的工作,可几个看下来,不是工资寥寥就是时间长。

时间算是海绵,挤挤总会有的,可陈启的时间就像是块干海绵,还是上过岸被狠狠暴晒过的那种,半点水分都无。陈启从未有过正式的工作,能活下来全靠副业,而且是数量极多的副业,能有今天这一天偷得浮生半日闲已是一年中现有一次不可多得的景光了。

所以陈启需要一个稳定、花费时间少、高薪的工作,不过这种事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是不可能的,这种梦在二十岁之前就应该做完了的。

退而求其次,陈启只求一个有空余时间让他继续捣鼓副业的工作,毕竟什么饭碗不是碗,碗多了饭也就多了,再者就是工资勉强过的去就可以了。

在各大著名招聘网站逗留已久的陈启被右下角跳出的一个广告吸引了,不是什么游戏对砍商品推销,而是一则招聘广告上面明晃晃几个大字:“月薪过万,周末双休,年终福利,从不加班。”

“天上会掉馅饼吗,傻子都知道这绝对是骗人的,”某人一脸不屑。

然后,然后鼠标就滑了过去……

陈启点进去的页面差点没惊掉他的下巴,网页总体用粗制滥造来说也不为过,看着就像用文档随手打的,背景是纯白色块,最上面几个滚动的红色大字:“该信息已屏蔽本宇宙所有非超常存在。”

下面是职业介绍,也就简短的四个字:“招聘助理。”

然后是个人信息填写,也就两空,一个是姓名,另一个是保密事项,写着是否保密,有两个勾选,是或者不是。

陈启没头没脑地打了陈启二字,莫名其妙点了“是”,就兴致缺缺的离开了网页,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啊,果然,世上没有“免费午餐”这档子事,就算有也轮不到他。但方法总比困难多,继续找就是了。退出这个疑似封面照骗的网站后,陈启接着在各大招聘网站上苦苦寻觅。

几乎在陈启退出网页的同时,纯白文档上出现了几个小字,“具体事宜面谈。”只不过陈启闪出去的快所以没看到。

在陈启一无所获时传来很重的几声“铛铛铛”。

猛女敲门。

陈启立马放下鼠标起身,同时还作为回应喊了一声,“泉笙,来了,别敲了。”

泉笙是这栋房子两年来唯二的住户,也就是除了陈启以外唯一的“幸运儿”户主,一年前搬进来。是个比较大大咧咧的女孩,虽然说话有点毒舌,重度网瘾患者,懒癌晚期,国家一级保护废物,跟陈启一样,木得工作,苟延残喘。

而且还不会做饭。

“敲那么大声干嘛,喊一声不会呀,饿死鬼投胎吗,门给你弄坏,卖了你都赔不起,你说你都闭关两周了,我还以为你死了,我这还有箱泡面,可以先欠着,但记得一定要还……”陈启说着就去开门。

站在门前的却是一个身着奇装异服的陌生少女。

这会儿两人都未开口,沉默对视,但就算把陈启经久未修二十四年的脑子放进滚筒洗衣机里抽洗干净后再塞进整本新华字典加百科全书,他也想不到,这货开口第一句话就是————

我是神。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