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异世封天 > 正文
第一章“仙君身死”
作者:画龙震天  |  字数:5863  |  更新时间:2020-11-02 09:17:33 全文阅读

“轰!”

朱雀城外一声惊天巨响,守护了朱雀城不知多少年的护城大阵,终于被魔族攻破……!

“哈哈哈,仙族的鲜血,依旧如此的美妙!魔族的儿郎们,快快随我进攻朱雀城!”

朱雀城,紧靠魔族的魔龙域。是仙族南域边境处,一个小有名气的城池。据仙史记载,朱雀城由于地处仙族边境,本是一片贫瘠荒芜的地带。不知是多少年前,有帝级仙兽,“朱雀”仙帝,在此渡过神劫,成功飞升到了神界。仙兽破界飞升之后,残余的神劫之力,吸引了大量的仙魔两族之人,来此参悟成神的奥秘。随着此地来往的仙魔两族之人越来越多,久而久之,这片仙兽飞升之地,便慢慢的演化成了一座朱雀城。

由于朱雀城紧靠仙族南域边境之处,魔族也有大量的参悟之人在朱雀城内居住。仙族南域的域主,担心朱雀城内魔族作乱。为了朱雀城内仙族之人的安全,仙族南域的域主亲派仙君级城主,坐镇朱雀城。自此以后,仙魔两族在此多有来往,竞相感悟成神的奥秘。

时至数百万年前,不知是何原因,魔龙域突然出兵,进攻仙族南域的朱雀城。那一战,朱雀城外仙魔两族死伤无数,魔族虽是来势汹汹,仙族依托朱雀城的护城大镇,硬是保住了朱雀城。自此之后,仙魔两族在此多有混战。在这数百万年的时间里,仙魔两族互有输赢。由于朱雀城有护城仙镇的守护,魔族硬是没有攻进过朱雀城的城内

仙族朱雀城,城主府 。

“ 报……!”

“启禀,仙君!魔族大军来袭,我朱雀城的护城大阵,不知是何原因,竟被魔族大军直接轰碎。护城镇破,城外的守军被魔军打的猝手不及,已被尽数屠尽。眼看魔军就要冲进仙城,紫雷仙将见此时已是十万火急,已经亲自率人到城前殊死抵抗。”

“魔君血幽,亲率百万魔兵魔将,即将兵围整个朱雀城。为了仙君的安危,紫雷将军请仙君和夫人快走……!”

一名浑身染血的仙探,焦急的冲进了段天的书房。只见他单膝跪地,急促的说道。

“什么!朱雀城的护城仙阵,是由仙族的大能所创。百万年来,护城仙镇一直都没有被攻破过,今日又怎会如此!我方派出的求援仙探,可有人归来,仙王可曾有回信。”

段天听到来人的禀报,慌张中惊掉了手中的仙笔,震惊的问道。

“启禀仙君,我方派出的求援仙探,无一人回归。仙王大人也没有回信!”

“这……!”

“汗……!”

“城主府的亲卫,快快随我出城,一起抵御魔兵,援军不日就到。”

“传讯全城,愿意与我等共同守城等候援军的,马上到城门集结。不愿与我守城,担心城破的,自行找机会逃命去吧!”

段天知此时已无时间去细说,只见他匆匆出了书房,喊上了自己的亲卫。

朱雀城头,黑云盖顶。黑压压的魔兵,犹如无尽的蚁兵,在城前不断的集结。

魔军阵前,魔君血幽,身长九尺,青脸环眼,留有光头。只见他手持一杆鬼头狼牙棒,身穿黑云锁子甲,跨下魔焰鳞狮一头。雄赳赳只身阵前,好不威风!

血幽身材健硕腰细膀阔,四品仙器锁子甲披在他身上,显得有些瘦小,只是简单的覆盖了前胸以及肋下,油亮的腹肌,显得格外亮眼。

他胯下的那头魔焰鳞狮,是魔族的黑炎魔狮,和双头魔蛇的杂交异种。魔狮一狮双头,漆黑的蛇鳞覆盖了魔狮的全身。只见魔狮的双头昂起,不断的吞吐着黑色的炎气。灼热的炎气,炙烤的周边腾起滚滚热浪。

血幽手中的那杆鬼头狼牙棒,是一杆五品魔器。只见那鬼头狼牙棒通体漆黑,棒前鬼头的双眼和口中,还不时的吐着幽蓝色的魔焰,很是怪异!

“桀桀桀……!”

“段天小儿,拿命来。今日我魔龙域,势必要踏平你这朱雀城。攻城炮准备,随时听我的号令!”血幽举棒指向段天,一脸玩味的说道。

血幽不说还好,血幽这一开口,声音就像冬日里,风刮巨石的声响。原本就内心忐忑的仙族,听到了这种声音后,个个开始浑身发抖,内心更加的焦灼起来。

段天身穿一件四品仙器铠甲,甲名“亮银流云铠”。手中紧握一柄五品仙器怪刀,刀名“裂天刃”。裂天刃上刻有龙纹,整条龙纹贯穿整个刀身,龙纹活灵活现,像是要破刀而出。

只见那龙纹上的龙头,狰狞的张嘴吞吐着鼻息。龙纹的龙爪踩踏着祥云,威武的前伸。刀身摆动,龙纹上的龙鳞,光华流转,甚是好看。

裂天刃与普通的大刀,造型有所不同。裂天刃的刀柄稍长,刀背的背身是直身,刀头也是突出的角形刃锋。这直来直去的刃锋,不仅使裂天刃在进行砍杀的时候,比普通的大刀更为省力。也使得裂天刃向前突刺的效果,比普通的大刀更为优秀。

段天站在朱雀城头,仔细的望着城下黑压压的魔军,不禁有些暗自唏嘘。由于他是城前主帅,只见他目光敏锐,刀削似的脸庞,显得甚是坚毅。

“紫雷将军,战况如何?”

“禀仙君,魔军来势汹汹。护城大阵突然被破,魔军打了我们个措手不及。眼看援军身影迟迟不到,情况甚是不妙。若是长此下去,魔军破城,只怕是弹指之间。仙君放心,我等愿与仙君同进退。”

“奇怪,护城仙阵突然被破,仙王的援军也一直迟迟未到,此事必有蹊跷!要想个两全之法,既能给城中的仙民,留出逃跑的时间。还要抵御魔族的攻击,坐等援军的到来。”

段天不停的思索着,此时朱雀城的局面。想着想着,段天心生一计。

“城主府亲卫听令,没有我的吩咐,任何人不得轻举妄动!”

“血幽,我段天何惧你魔族小儿,有本事咱们单独来战。你我今日大战它几百回合,我段天死有何惧!”

段天说着,飞身跃下城头。

“仙君不可!”

段天身旁的亲卫想要拦下段天,只见几人匆忙开口,终是没有成功。

“本君满足你这要求,本君会亲手将你碎尸万段。刚好我的魔狮也需要投喂,它一定会喜欢你这仙体的滋味!”

“唔,哈哈哈哈……!”

血幽一声狂笑,使劲蹬了一脚魔狮的后背,也飞身而来。

城头的亲卫,见段天单独约战血幽,一个个紧紧的攥了攥手中的兵刃,心里很不是滋味。为了大家的安全,为了拖住时间坐等强援。仙君居然选择,亲自与血幽大战。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血幽见段天飞身而来,连忙举棒,直戳段天心脏。

“破魔一击!”

段天见棒袭来,急忙斜身后倾,用刀格挡。

血幽一棒戳空,鬼头棒破魔一击的气劲,直接冲向城墙。

“咚!”

气劲冲墙,轰的远处的朱雀城墙,飞起一阵烟尘。

段天顺势反手横切,刀刃沿着鬼头棒的棒杆,直取血幽前胸。

“噹!吱吱吱……!”

两兵器互蹭的声音,破空而出,真是格外刺耳。

见刀切来,血幽单手持棒,身体侧转急退,顺势躲过林帅的刀锋。躲闪成功的血幽,快速的找准机会。只见他双手紧握鬼头棒,棒尾上撩,直取段天腿裆。

见棒袭来,段天提刀横档。只见他右手紧握刀把,左手按压刀背,双脚顺势疾步倒退,弓字站定。

“嘿嘿,血幽小儿,我已接你两招,你也接我几招试试。”

“乾坤裂”

段天双臂蓄力,起刀后旋轮过头顶。只见刀身气劲外放,直接形成了一条数丈长的刀影。刀影下劈,极速的向血幽砍去。

“仙族小儿,胆敢小瞧我血幽。”

血幽双臂蓄力,举棒相迎。鬼头棒的棒头,也迸出现了一条气劲,迎向了段天的刀劲。

飞驰的气劲和和段天的刀劲,在虚空相互碰撞。

“嘣……!”

一个气劲互击的音爆,激起阵阵烟尘,震得大地乱颤。气劲互撞的冲击波,快速的冲进了魔族的军阵。只见魔军当中的一些低等魔族,直接被震的吐血后退。双头魔狮狮脖子处的鬃毛,也被气劲冲散,随着气劲的冲击来回摇曳。

“吼”

应该是气劲太大,惹得魔狮有些发狂。只见魔狮左右摇晃着狮头,张嘴狂啸。似要直接冲上前去,一口吞掉段天。

“我的这招‘乾坤裂’,感觉如何。这可是我修炼多年的拿手好戏。此招若是修至大成,一刀下去,乾坤崩裂。虽然我现在还无法斩出那种效果,但是开山劈海还是没有问题。”段天双手提刀,刀身横在胸前,得意的说道。

“桀桀桀,不错,有点意思!” 血幽顺手打了打身上的烟尘,笑着说道。

“自我修魔开始,一直到我现在的魔君阶,我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像你这样相当的对手。若不是这仙魔两族的战场,你我难得相遇。趁着此次的机会,我血幽一定要与你好好的玩玩!下边场地太小,可敢与我到天上一战。”血幽说完,两脚腾空而起,飞向云端。

“哈哈哈,有何不敢!趁此机会,我也要好好的动动这身筋骨。自我做上这朱雀城主以来,还从来没有如此的舒爽。”段天大笑一声,单手提刀,飞身追出。

“看刀!”

“疯魔舞”

血幽提棒横扫,接连扫出五波气劲,轰向段天。

“疾风刀法”

段天双手握刀,左右格挡。一次次顺利的,接住了血幽的气劲。段天双腿发力,向前奔走,想要与血幽近身比斗。

“暗夜无光”

血幽左手提棒,右手变掌,运起魔元催动鬼头棒前的鬼头。鬼头的眼睛和口中,顿时冲出数道魔气,魔气卷起黑色的闪电,直冲段天。

“嘿嘿,我这魔云,可是参悟九幽魔渊内部的魔气法则所创。此魔云暗含消融法则。普通的仙君,若是粘上一点。他的肉身就会被魔气侵扰,最终全身化水而死。”

“乾坤裂,横扫乾坤……!”

段天双手紧握刀柄,运起仙元,快速的向魔云奔去。

“哈!”“哈!”……!

手起刀落,前几个魔云,被段天轻松斩为两段。魔云破除,眼看段天就要欺身血幽近前。可到最后一个魔云,段天无论如何蓄力,就是无法将它斩断。

“呲!”

段天后劲不足,斩上魔云的刀身,稍稍倾斜了一点。魔云擦着裂天刃的刀身,划过了段天的右肩。

“咚!”

一声剧烈的声响,段天身后的云层,直接被魔云轰的飞腾四散!

魔云轰向云层之际,段天抓住空挡。只见他左手紧握刀柄,一刀向血幽的前胸刺去。

“叮!”“呲呲呲……”

一声清脆的撞击声响起,刀锋正中血幽的心尖。奈何血幽的铠甲太硬,段天的左臂力道不足。血幽只是轻轻一闪,刀锋就紧贴血幽胸前的铠甲,划向了一侧。刀锋过处,血幽的铠甲,留下了一条浅浅的白印。

一个回合过去,段天飞至血幽一侧。只见他左手提刀,顺手将其抗上了肩膀。右臂前后摇晃几下,右手轻轻的握了握拳。

“不愧是从九幽魔渊参悟的功法,我这右臂,现在还有一阵麻木。”

“哈哈哈哈……”

“你也一样,居然能斩断我的魔云。若不是我闪身的快些,恐怕我现在,早已去见了天魔神大人。仙族已经将你遗弃,你这次恐怕是凶多吉少。有没有兴趣加入我魔族,我魔族可不像你仙族一样,整日的钩心斗角。一切地位,全凭实力说话。”

“什么!你什么意思!仙族已经将我遗弃!不可能!”

“我随仙王大人征战多年,情如兄弟。只要我再坚持些时日,仙王的援军,马上就会杀将过来。”

“鸣,哈哈哈……!”

“原来你还不知道呀!哈哈哈哈。就让我告诉你吧,你们仙族的援军,不会来了。你仙域与我魔龙域有约。仙族暗助魔龙域取朱雀城,南域仙族绝不会出手干涉。至于是什么原因,我就无从知晓了。怎么样,你都被遗弃了,可有兴趣入我魔族?”

“空口无凭,我不信仙族会遗弃我。要战便战,我段天奉陪到底……!”

“哈哈哈……!”

“可怜的仙族之人,到死都没明白,自己为何要死。今日天色已晚,我血幽不喜乘人之危,你且回城休息。明日一早,我等再一决雌雄。”

“今日之恩,段天谨记。告辞!”段天说完,一脸疑惑的,扛着裂天刃,飞回城头。

“传令下去,今日我魔族,对朱雀城只围不攻。我要让仙族的人,对我魔族大军深深的恐惧。我就喜欢看仙族的那些人,苦等强援,又等不到的样子。”

“魔君大人,仙族之人见我等只围不攻,他们会不会趁机逃出去。若是这样的话,魔王大人会不会怪罪我们?”血幽身旁的副将,见血幽竟然没下攻城令,一脸疑惑的问道。

“嘿嘿嘿,放心!与段天交战之前,我已派我的亲卫,断绝了他们逃跑的路线。至于城内的传送阵,我所料不错的话,早已被一并摧毁了。很简单,有人想要段天的命。”

“仙君!”

城府亲卫,见段天回归,俯身相迎。

“城中可有混乱,仙民可有恐慌。有多少人,愿与我等同抗魔军。”

“禀仙君,城中的传送阵,被人暗动手脚。一些仙民,想要通过传送阵逃跑,直接被炸的粉身碎骨。仙君在与血幽大战之时,城中的几起混乱,已被我等派人平息。由于无法逃脱,现已有二十多万仙民,愿与我等同抗魔军。仙君勿担心,我城中军备,足以抵抗魔军些时日。”

“传令下去,今夜好好歇息,魔族今夜不会攻城。某与魔族相交多年,深知魔族还算大义,允诺的事情不会食言。城内小心巡视,仙族必有奸细。”

“是,谨遵仙君令。”

是夜,段天独自坐在书房,仔细的思索着,今日的一幕幕。

“到底是什么原因,仙族甘愿将朱雀城拱手让人,还要将传送阵都要破坏……!”想着想着,段天一阵后怕。

“仙君,仙君,夫人快要生了。请仙君,快些移步卧房。”

“什么,瑶儿快生了。我马上过去。”

“呜哇,呜哇,呜哇……!”

“恭喜仙君,喜得麟子。仙君请看,小少爷多俊俏呀!”

“瑶儿辛苦了,忽逢大战,瑶儿却与我在此一同受苦,我段天对不起你。瑶儿,我会派幽鬼,连夜互送你们母子出城。待到战事过去,我定会去寻找你们母子。”段天紧握夫人的双手说到。

“夫君,瑶儿不走。瑶儿愿与夫君同生死,请夫君应允。”瑶儿见段天让她离去,顿时哭做泪人。

“哎,也罢!传幽鬼,速来见我!”

“呜……。”

一道黑影闪过,一个身披黑袍,十分妖异的男子,瞬间出现在段天的卧房。男子出现后,快速的走到了段天的身前,俯身下跪。

“幽鬼拜见主人。”

“幽鬼,快快请起!幽鬼,我段天待你如何。今日我段天有事相求,还请幽鬼不要拒绝!”段天手扶幽鬼急切的说道。

幽鬼见状,急忙再叩首。

“主人,幽鬼自飞升以来,屡遭仙族唾弃。若不是主人有意提携,幽鬼难成今日。幽鬼这一身本事,皆是拜主人所赐。主人之事,幽鬼愿肝脑涂地,请主人放心。”

“这是某刚得的孩儿,近日战事,事出诡异。某臆测自己,恐遭不测,我儿就交与你了。这是我的随身仙戒,里面有我的半生积蓄,我已用精血封印。待我儿成人,只需用他的精血唤开封印。”

“这是我段家的家传之物,龙形血玉,一定要好生看好。今夜,你带我儿趁夜出城,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说着段天将孩子的襁褓仙戒,一并交与幽鬼。并从自己的脖子上,摘下了一枚血玉,顺手套在了小儿的脖子上。

“等一下。”

段天在床围,扯下一段白娟。段天咬指急笔,写下了什么。又取下夫人几缕青丝,包在白娟,藏进了小儿的襁褓。

“你,你去吧!”

“幽鬼,定不负主人所托。幽鬼在少主在,幽鬼亡少主也不亡。”说完黑影一闪,极速向城外飞去。

“瑶儿,我段天对不起你。”说着,段天双手伸出,紧紧握着夫人的手,贴近脸庞,哭了出来。

“堂堂朱雀城城主,竟在此,哭哭啼啼。交出传承血玉,我等饶你不死。”

不多时,有三个黑衣蒙面男子,突然出现在段天的卧房。

帝境高手,还是三个……!

“你们是谁,什么传承血玉,我不知道。遮遮掩掩,擅闯我城主府,是何居心!”

段天冷喝,双手紧紧抱住自己的夫人,将夫人保护在内。

“大哥,休要与他多言,恐怕他自己也不知道血玉的秘密。杀了他,我们一样可以慢慢的搜。”

“二弟三弟,你们去其它地方搜索,他就交给我了。”黑衣人大哥说完,慢慢的走向段天。

“你没有错,错的是你们家族的祖先,偶然得到了龙神的传承血玉。为了保护血玉的秘密,安心的上路吧。”

“遮天手”

黑衣人单手起掌,运起仙元,轰向段天。

“咚……!”

一朵火云升起,段天的卧房,登时化为一片废墟。再看段天和其夫人,已无任何踪影。

画龙震天
作者的话

本文开始几章,需做剧情铺垫。喜欢快速爽文搞笑的读者,可以直接跳转仙苗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