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唯我剑气长 > 正文
欲摘桂枝了旧事
作者:山有苏扶  |  字数:2985  |  更新时间:2020-08-06 00:10:13 全文阅读

刺中那修士一剑后陈年迅速掠剑往后撤了几步,紧绷着身体死死的抓住剑柄,准备下一剑,而悬在半空的飞剑白鱼在颤呜着,一身的气机都不断外放,似乎还在酝酿着什么。

喝!

未待陈年再次出剑那修士便一个跨步再次贴身而上,然后一套兵家拳法轰向陈年。

随军修士大多走的是兵家的路子,身魄不是别的修士可以媲美的,所以便没那剑修身前皆死地的说法,更何况只是一位初入此道的少年。

修士的这一动作直接把陈年积蓄的气势破开,只能把剑横在胸前挡住这来势汹汹的一拳,仅仅一拳,本来品质就寻常的旧事弯曲到了一个夸张的弧度。

一拳过后那修士借势转身,躲过飞剑白鱼的攻击,一记鞭腿踢出陈年的小腹。

陈年吃痛地冷哼一声后抬剑向修士劈去,在几次的试探和交锋中,陈年明显的落了下风,毕竟他和那整日在入口上舔血的修士不同,虽说读书也是半吊子,但也不如何练过这些武把式啊。

唯一会的只有打小从说书先那只说的那几式劈、撩、刺和那到现在都没有使出的,他见过最绚丽的那一剑。

“小子,你还是束手就擒吧,你不是我的对手。”那修士一边用法器攻向陈年,一边说到。

趁他说话的间隙挡住这波攻势再次往后撤了几步:“不试试又如何知?”

“哈哈,试试?”那修士有些嘲讽的说到“能踏上剑修之条路,以你这天赋,若在晚个几年你往这一杵估计都我都得先给吓跑他个十几里路。”

……

“可惜现在不行!”

修士一转轻缓的攻势拳拳直达要害,气机一下子便压下了巷子里凌散的剑气:“你该知道,有人想要你死,而你,正好反击不了。”

本就在那修士一气呵成的拳法下被压得有苦苦支撑的陈年一下子就被打的倒飞出去,撞在巷子的墙上。

“该结束了。”

一把长刀出现在他的手上,修士提起一身灵力,向陈年刺去,正喘气的陈年只是慌乱将旧事横在胸前试图挡下这一击。

在方才的争斗中本就有些破损的旧事直接咣的一下断了,本就是凡俗之物,又没有经过蕴养,终究是比不过法器的。

刀尖越过旧事一下子刺进了陈年的肩头,鲜血染红了林木眠轻手给他挑选的白衣。

陈年惨白的看向另一头正握着刀柄的修士:“我还有一剑。”

话音刚落修士的脸便瞬间凝固了,白鱼被他用灵力挡在眉宇前,而一道剑气刺穿了他的心脏。

剑气?!

修士死都没有想到,一个区区刚入闲云的少儿郎居然可以驭使剑气,就算是那些剑修里头,里有那拔剑山上出彩的同龄人才可以做到的吧。

这一剑便是他从陆舫那一道剑气悟来的。

陈年因为失血过多眼前一黑便也一头栽倒在地,在晕过去前他隐约看到了一个撑着油伞公子模样的男人的这边走来。

……

雨停了,秋雨过后便是真正入了秋,汉子们都开始忙碌了起来,秋收,便是这一年到头来老天爷赏口饭吃的时候,有的人,干的多收获的麦子啊却才够生活紧巴巴的过,有的人时运好、地段好,便成了大户,这是积了祖荫。

前人栽了树,后人自然有凉乘,要前人栽的树倒了或抑是压根毛也没给你留呢,那好办啊,要么饿死,要么自个找块三分地凉快去,不算多好,但饿不死,再要么就自个栽一个,人活着总得有些念想吧。

这会的剑山大概就是这个处境,树倒了,那辗转一剑破万法的剑仙没了,咋办,只能给窝到那去凉快呗,没法子。

如今出了个占去大半剑道气运的陆舫,是好事,也是坏事。

好呢,未来仙人境剑仙指日可待,铁饭碗,老天爷赏的饭接着的稳当,不赏也要争着盛上几碗盈着。

至于坏吧,就是在这期间,剑山几乎无法出头,只能熬着,既便是圣人出手,只要还剩他陆舫一人,剑山便还在。

不只是剑山,这世间的修士权贵、凡夫俗子、宗门朝野,这些东西啊都是几代祖上搏来的,处境好与坏天命也,而知天命而要尽人事,此间的先后之序可以说道说道,但没啥必要。

尽人事便够了。

……

刚清醒的陈年有些懵圈的看着四周,一、他在自家小院里;二、院里还有个陌生的男子,三丶那个男的居然一脸笑意的看着他!!!!

莫非……嘶~

刚要打开被子检查下的陈年不小心扯到了身上的伤口。

“不要动才刚要好就想死?”

那男子的声音透这一股子慵懒的感觉,看上去大概就二十来岁的样子,比陈年长几岁,但单凭那股子气质就甩他好几条街,一股子慵懒却一脸从容的气质,难已形容,就和书里说的权贵膏梁一样。

“请问兄台,在下可是兄台所救?”陈年扯了扯嗓子说道。

额…听说书先生说,江湖人大概就是这般讲话吧。

“呵呵。”看着一脸故作老成的陈年那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有些玩味的说道:“首先,我叫苏扶,是我救了你,怎么,你打算如何报答我啊?”

“啊,不然……我给你银子?”陈年不知所措得挠了挠头。

“喏”把手里的汤药递给陈年后苏扶有些不屑的看了看陈年床下拿掏出来的银子“你觉得,能治好修士的人会缺世俗之物?”

正要喝药的陈年突然一顿,转念一想,这人无故救了一位莫生人还不救回报,这不符合书里写的啊,就算是侠义之士不也得嚎上几个文绉绉的、侠义肝但的句子啊。

莫非……他是贪图我的身子!!!虽然乡里乡外的几位王婆李婶总夸自已清秀,这终归是男儿身啊,可……他又刚救了自已,书上几个有义气的少儿郎可都是知恩图报的啊,但憨憨姑娘咋办,我还没和她说喜欢她呢……

“噢”

“瞎想什么呢。” 看着一脸难已形容的表情看着自已的陈年,苏扶毫不犹豫的赏了他一个板栗“一,我对你可没什么想法,小爷有心仪的故娘,你死了那条心吧,就算十几个比你好看倒贴小爷也懒理,小爷不好这口!”

“二,我救你是有条件的,你要护送我回京城。”

“大梁京城洛阳?”陈年默默忽略了前面那很长一段话。

“嗯。”

“要杀我的那个修士是大梁皇帝派来的。”陈年有些愧疚的说到,虽然苏扶救了他,但他真的不想再羊入虎口了。

“渍,是你想太浅了,若大梁皇帝想要杀你你觉得会只派一位闲云过来?”苏扶一脸你还年轻的样子看陈年。

大梁是缺修士,但绝不会这么缺,真想杀他,再多派一个甚至半个闲云,他必死无疑,可为什么没有?

苏扶继续说道:“大梁不想和那座剑山或者是说剑山身后的那位剑仙撕破脸,而别的有人拦下了,至于是谁不用我说了吧,如果区区一个闲云就可以杀了你,那那位剑仙前辈会很失望吧。”

陈年头思索片刻后又抬头问遒:“那你为何要救我?还有护送一事。”

“救你是因为你身后有一位剑仙,至于护送……出门不习惯带麾从,但我没有修为。”

“没有修为?”陈年开始有些怀疑苏扶在框他,能知晓这些是的会是一般人?怎么可能没修为,其实往绕往京城往大余走会更远这一点他不介意,甚至是希望如此,因为他不想走的太快,还没想明白,境行为不足已走太远。

“权贵子弟不可修炼,这是圣人定下的规矩。”

“最后一个问题,我的剑断了,没有剑怕是保不了你平安。”陈年平静的说到。

在和大梁修士交手的时候旧事——他的第一柄剑,断了。

没有剑的剑修如何称为剑修。

“我这有柄剑。”苏扶说着把腰间别着的那柄秀气的长剑抛给陈年,又补充到“我不使剑,算是护送的报酬了。”

那柄剑的剑鞘是一种不知名的玉雕刻的,上面雕着许多桂花,手握住时会透出一丝微凉,总而言之这剑看起来就是装饰用的,不过剑身得材质非常的好。

一看就是个败家玩意,不使剑还花这么多钱买这把剑,陈年在心中暗暗想道。

“这把剑叫什么?”

“还没有给取呢”苏扶想了想,有些泄气的说道。

平常他不使剑,也想不懒的去想什么秀气的名字,瞎取怕落得城里的大家闺秀取笑,以后还咋去那醉仙居饮酒做赋、讨讨那些小娘子欢心啊……咳咳咳,后面这些也就想想,不光老爷子不让,那姑娘要知道了不得好些日子不搭理他,这不就血亏了吗,所以就一直闲置着了。

陈年轻抚着剑柄,想了片刻后说道:“那现在开始,这柄剑就叫桂花。”

仙人欲摘桂枝去,换得桂花酒。

喝酒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