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太宇神罡诀 > 正文
第一章 诡异手环
作者:凡尘道子  |  字数:3882  |  更新时间:2021-01-20 14:25:04 全文阅读

中元大陆,玉灵国境内。

清晨,一处郁郁葱葱的山脉中。

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年,背着一个半人高,一尺来粗的竹制药耧,坐在一块岩石上喘着粗气,一眼就能看出,少年是来此地采药。

少年身材高挑偏瘦,身穿黑色衣裤,皮肤白皙,双目灵动眸光如泉水般清澈明亮,鼻梁挺直唇红齿白。

刚刚长过肩膀的头发,黑亮蓬松却丝毫不显凌乱,配上他清秀的面孔,整个人显得很是洒脱。

休息了一炷香时间,少年恢复了一些爬山所消耗的体力。

他抹了一把额头上不多的汗水,起身走到十几丈外的悬崖边,低头向悬崖下看,像是在寻找什么。

几个眨眼的功夫,他就在脚下半山腰处的崖壁上,看到了一株药草。

他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与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

熟练的取下身后的药楼放到地上,从药搂内拿出一盘手指粗细的麻绳。

他将麻绳一头牢牢系到一块巨石上,另一条系在自己腰间,看他熟练的动作,显然是一个采药的老手。

仔细检查绳索无误后,少年拽着绳索慢慢滑下山崖,片刻的功夫,就到了那株药草前,他小心翼翼的将药草连根拔起放到怀里。

少年高兴的要爬回山顶时,一只半尺多长的鸟儿,从山崖峭壁上,一个碗口大小的石洞中快速飞出,只是几个闪动,就飞的无影无踪。

“百灵鸟儿!”

少年还是看清了鸟儿的模样,轻声叫出鸟儿的名字,他的声音清晰清脆,略带一些稚气。

他拽着绳索横移到洞口前,深出手臂直接探入石洞,同时兴奋喃喃自语;“这百灵鸟儿可是灵鸟儿,它的蛋是上好的主药,如果运气好找到几枚,价值能抵上我这次采集的所有药材。”

可他在石洞里摸索了一会,就一脸失望了,石洞里只有一些干草和树枝铸成巢,哪里有什么鸟儿蛋。

就在他想要缩回手臂时,手指却摸到了一个圆形的金属物体。

“这是什么?”少年取出物体仔细观看,原来是一枚有小拇指粗细,整体乌黑,不知用什么金属打造的手环,其上,带有少量黄色锈迹,刻满米粒大小的符号。

少年将手环放到怀里,打算回到家中再仔细查看,他刚刚向上爬了不到一丈远,就听到嘭的一声闷响。

少年听到这声音,心脏就是猛的一缩,顿时就吓出一身冷汗,他缓慢的抬头,向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还是看到了他不想见到的一幕。

在他头顶上方三丈远的地方,维系他生命的绳索已经被一块突出岩壁,且很是锋利的岩石割断了一大半,眼看就要全部断掉。

少年眼睛死死盯着绳索断开的地方,一动也不敢动,他知道,越是这种时刻就更需要冷静,如果身体乱动,绳索马上就会断开,那等着他的,只有死路一条。

他屏住呼吸,极为缓慢的伸出一只手臂,想要抓住前方不远处一块凸起的岩石,只要他抓住这最后的救命稻草,就有很多办法安全的回到山顶。

可就在他的手与岩石还差一寸远时,一声绳索断裂的轻响,传入他耳朵里,这声音虽小,却犹如晴天霹雳般响在他脑海里,让他的心一下就沉到了底。

接下来,他身体不受控制向后一仰,坠落下山崖。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

  少年再次睁开双眼就是一怔,或过神来,他发现自己躺在一间木屋的木床上。

“我竟然没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少年轻轻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疼痛的感觉传遍脑海,他确定,自己还活着也不是在做梦。

少年微微抬头,大量的四肢,发现除了胸口处被包扎好的伤口还隐隐作痛之外,身体竟然连一处骨折的地方都没有。

他一脸茫然的表情,不敢相信,自己从四十来丈的高的山崖上度垂至摔下,却只受到一些皮外伤,这种还事情说出去,恐怕没人相信。

就在少年觉得有此事匪夷所思的时候,木屋的木门被慢慢推开,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伸进头来。

她一双水汪汪黑白分明大眼睛眨了几下,头就快速缩了回去,脆声喊道;“爹,大哥哥醒了。”

“哦?我们去看看他。”随着一个男子的声音停止,木门被推开。

一名大约三十来岁,身穿黑色衣裤,相貌普通的短发男子,与一一名身穿红色花布衣裤的小女孩,前后走到少年床前。

“小兄弟,伤口还疼不疼?”男子微笑开口询问。

“还有一点,不过已经不要紧,这位大哥,一定是你救了我吧?”少年微微起身将后背靠在床头上。

“你命可真大,从四十来丈高的地方摔下来,竟然连一块骨头都没断,这事儿我王海还是第一次见到,我发现你时,你失血过多,我就将你救了回来,你睡了两天了。”王海一脸不可思议表情说道。

“多谢王海大哥救命之恩!”少年坐直身体,对着王海郑重的深一鞠躬。

“呵呵呵,你这一礼我收了,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王海爽朗一笑,随后换了个话题。

“我叫林峰,家住三里铺。”少年回答道。

“三里铺离这里十几里路,你先好好休息,等伤养好了再走也不迟,小丫,我们走,让林峰小兄弟好好休息。”说完,王海说带着小丫转身缓步出了房间。

  叫小丫的小女孩很是乖巧,不忘随手关上屋门。

林峰抬起左手,下意识挠了挠头,他实在想不通,在自己身上竟然后发生这样大难不死的事情。

当他放下手时,确瞪大了双眼,茫然的看着左手手腕处,足足呆楞了几息的时间,才慢慢反应过来。

他在百灵鸟儿洞穴中无意找到的那只手环,不知道怎么就跑到了他左手手腕上。

他轻扣手环,想把它摘下来,随后,让他抓狂的事情出现了,手环内径要比他手骨细很多,死死卡在手腕骨节处,根本摘不下来。

“邪门!这手环到底是怎么戴上的?”他嘟纳闷的囔一句,仔细观察手环。

  但手环上除了看不懂的细小符号外,连一丝裂痕都没有,显然,是手环一个整体,他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一脸摸不着头脑的样子。

但几息时间后,他就恍然大悟,自语道;“难道这是个宝贝,说不定我没死,就和这看起来毫不起眼的手环有关。”

此时,随着屋外脚步声临近,一名身穿蓝色布裙,三十几岁相貌普通的女子,推门走进屋内。

“小兄弟,赶紧趁热喝碗鸡汤,对你身体有好处!”女人语气温,将手里的瓷碗递到林峰面前。

“多谢王大哥,王嫂。”林峰急忙道谢,也不扭捏,接过碗一仰头,将一大碗味道鲜美的鸡汤,喝的干干净净。

看着林峰把鸡汤全都喝完,接过林峰手里的碗,王嫂微微一笑,转身出了房间。

林峰缓慢下床站直身体,活动几下四肢,穿好上衣走出了房间。

一人来高的篱笆院内,王海在闷头劈柴,王嫂正在洗衣服,小丫蹲在地上饶有兴致的看着爬来爬去的蚂蚁。

见到林峰走出屋子,气色很好的样子,王海与王嫂刚要说些什么,却听到一名男子略有尖细的声音,从院门外传来。

“王海,今年的租金,准备好了吗?”

声音还没落下,院门被推开,一名身穿紫色锦缎长衫,身材高瘦,四十来岁的长脸男子,大步走入院内。

在男子身后,紧跟两名黑衣大汉,两人都是膀大腰圆满脸的横肉,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王海身体一个哆嗦,赶忙放下手里的斧头,快走几步躬身道;“王管家,今年庄稼收成太差这您也知道,您再和王员外求求情,再宽限我几日,我一定把租金交齐。”

王嫂惊慌失措的抱起小丫,把小丫的头拦在自己的怀里,生怕小丫收到惊吓。

“哼,今天再收不到钱,我们哥儿几个也不用在王员外那混饭吃了,给我动手,老的做奴仆,小的卖到窑子里。”王管家一脸狠色,头也不回挥了挥手。

“是!”两名大汉齐声应是,二人都是一脸淫笑,快步朝王嫂和小丫冲去。

看到这一幕王海已经心如死灰,他知道,王管家说什么也不会放过他们一家三口。

老婆女儿要是被王管家带走,以后的命运将无比凄惨,不比死了好到那里去,没了老婆孩子,那他王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不让我们一家活,我跟你们拼了。”王海歇斯底里的大吼一声,抡起地上的斧头,直劈王管家天灵盖。

  “哼,就凭你?”王管家眼睛微米,目露寒芒冷哼一声。

  他一个看似不快的侧身动作,却恰好躲过迎面而来的斧头,抬腿一脚狠狠踹在王海腹部。

王海觉得腹部一阵钻心的剧痛,身体像破麻袋一样倒飞出去三丈多远,摔了个仰面朝天,顿时,嘴角就溢出了大量鲜血。

林峰站在一旁,将这些看在眼里,他双拳已经死死的握紧,早就没了血色。

林峰虽然不会习武,但一眼就看出王管家那一脚,对力道的把握十分精准,不然,王海就不只是吐点血那么简单了。

显然,这王管家是个习武之人,而且还是位高手。

即便如此,林峰也不能袖手旁观,要不是王海,他早就喂了野兽,哪里还能活到现在。

如果他贪生怕死,看着王嫂和小丫被王管家抢走,那他和禽兽也没什么区别,更不配做人。

林峰运足了底气大喊一声;“都给我住手。”

两名大汉脚步都是一顿,回头楞楞的看向林峰,一时间,竟然被林峰正气凛然的气势给镇住了。

“哪来的野小子,给老子滚一边去,妨碍了老子的好事,我送你去见阎王。”王管家语气极为淡漠,好像一条人命,在他眼里微不足道。

林峰向前走了几步,挡在王嫂和小丫身前,冷声说;“今天的事儿,小爷我管定了。”

“呦呵!既然你小子找死,我就送你一程,报上名来,我手下可不死无名之鬼。”王管家微眯双眼讥讽道,身上散出一股杀气。

显然,王管家把林峰当成了武道中人,动手前还不忘一些江湖规矩。

“林,峰!"林峰一字一顿大声道。

两名黑衣大汉听到林峰与王管家的对话,纷纷后退几步,都像看死人一样看着林峰,他们都知道,这王管家已经动了杀心,这是要杀人的节奏。

“林峰小兄弟,你,你的心意我王海领了,你还是快走,你不是他的对手,这王管家心狠手辣,不要白白搭上性命。”王海抹了一把嘴角的血,焦急的说。

“晚,了!”王管家从牙缝内挤出两个字。

  他两个健步就到了林峰面前,抬手就是一拳。

  林峰只看到一个黑影在眼前一晃,下一刻,他胸口像是被重锤狠狠撞击,整个人倒飞出去,重重撞在木屋上,震得木屋都微微摇晃,他口中溢出鲜血,有气无力的坐到了地上。

“还以为你小子有两下子,没想到我竟然看走了眼,刚才一拳只是试探,这一掌就送你归西!”王管家先是一怔,片刻就回过神来。

  他几个健步就到了林峰面前,运足了九成力道,对着林峰天灵盖狠狠一掌拍下,如果林峰被这一掌拍中,那他的头比摔碎的西瓜也好不到哪里去。

林峰背靠木屋坐在地上,连动一动手臂的力气都没有,他知道自己根本躲不开这一掌,索性淡然一笑,闭上了双眼。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