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魏将 > 第一卷 铁马冰河临初梦
一章 戍边小卒
作者:孟渊  |  字数:3583  |  更新时间:2020-07-10 21:05:04 全文阅读

北魏,上郡以北,四战之地。

生水河,分割了北魏和赵国的大河,同样也是抵挡胡人的第一道防线。

一座小土丘下,赵简倚在上面想要眯一会,这北边的风沙挺大,好不容易这会儿小了些,得抓紧时间休息。

将铜剑放在脚边,他找了个比较舒服的位置躺下,招呼同伴不要打扰到他。

“嘿,你小子,怎么现在困了,真以为这些新兵他娘的能成事儿!”伍长过来踢了他一脚,没好气道。

被伍长踢了一脚的赵简不做丝毫反应,仍然阖着眼睛,慢悠悠道。

“我说老齐,这才什么时候,意思一下得了,这才夏天,正是那帮胡人忙的时候,况且这大中午的,你不热,老子我热的很。”

“去你娘的!要不是现在我手下就你一个见过血的了,不然早把你扔生水河里去了。”伍长老齐骂了一句,转身离开,招呼余下的三个新兵去了。

“唉,真的是,胡人真要来的话都骑着马,那动静隔着二里都能听到,还要观察个屁。”

对于老齐的谨慎赵简清楚,不然前者也不会活到现在了,而他也将脚边的铜剑捡起来抱在了怀里,眯着眼睛似睡非睡。

这里属于中原的北方,在往北走就是林胡人的地盘,每年秋后,无数东胡,林胡,楼烦,白羊,西戎人都会汇集在匈奴人的队伍里,或者自成一队,南下劫掠。

而他们劫掠的第一个目标就是上郡。

好在这些胡人不单是北魏一家在担着,同样,秦,赵,燕国都不堪其扰,因此四国签订了攻守同盟,将这些以匈奴为首的异族挡在了中原北方,不过饶是如此,每年秋收之后,这些异族仍然会聚集大军前来劫掠。

不过正如赵简所说,现在是夏天,胡人忙着放牧,没精力南下劫掠,所以纵使他们依然会在这上郡边境侦查,也只是以防万一罢了。

耳边传来伍长老齐训斥新来三个家伙的声音,而赵简则有些头疼。

“妈的,这女儿身就是不好,传说中的亲戚竟然是今天来,不过真他娘疼啊。”赵简心道。

他轻捂着腹部,可惜隔着层甲胄根本无济于事,只是能让她心里好受点。

没错,赵简是个女儿身。

前世是个四好青年的他因为某种不可抗力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又因着那股神奇力量穿越了,可惜他的穿越不仅没带来金手指,也没有老爷爷。除了每个月会来的亲戚之外就没什么特殊的了。

打他穿越到这里已经过了小半个月,也算是将这个陌生世界了解了个大概,这里和中国的战国时期差不多,或者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有大秦,有匈奴。中原楚国为第一霸主,但齐楚争霸许久,齐国仍留有余力。秦国虽然处于边陲但崛起之日指日可待。

而她所在的北魏则被秦赵韩三国包围,好在和一边的老亲戚南魏同气连枝,不然早就岌岌可危了。

所以战国的乱世全然呈现在里赵简的眼前,但这里和她记忆中不同就是人。

没错,这里没有商君变法,但是秦国依旧崛起。这里没有孔圣周游,儒道仍然辈出。历史中的人和事在这里都没有发生,但是惊奇的是走向竟然吊诡的相同。

当然,本想着来到古代靠着现代人超前的眼光混得风生水起的她见到这乱世也就认命了,而在见到自己一生戎服手持利剑的时候,她作为男人建功立业的梦想就止不住了。

可惜,说是止不住也很快止住了,原因在与她来到这里的第一次解手。

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她来到河边,解下裤子,预想的昂首挺胸却不存在,在确认自己胯下什么都没有的时候已经迟了。

要知道,这种要释放的感觉来了,是收不住的。

“啊啊啊!干你娘!”赵简破口大骂,他被自己吓到了,最要紧的自己是站着的,这玩意都他娘的淌自己裤子上了。

“怎么了!是敌袭?”当时负责警戒的新兵陈孟冲过来,被反应迅速的赵简拦住。

“滚一边去,老子看到条大鱼吓了一跳。”他道。

“大鱼在哪儿?”陈孟不依不饶。

“你娘的!”此时赵简止住了尿意,提上裤子转身要去踢这个夯货。

“哎?赵大哥你裤子怎么湿了?”

“别多问,问就是被大鱼溅的。”

饶是现在,回想起当时的尴尬赵简也是一阵脸红,想想别的穿越者不是大杀四方就是后宫三千,他现在倒好,别说后宫三千了,就是现在把西施找过来脱光放自己面前,他都不能做什么了。

这简直比太监还惨。

不过虽然是女儿身,而且有诸多不便,但是他对于这副身体的相貌还是满意的。

在河边见过自己的倒影,眉宇间没有丝毫所谓女子该有的妩媚,同样也做不到一笑百媚生,粉黛无颜色,但是那一股子英气却是他闭眼也难以忘怀的。

衩裙为肯锁闺楼,素手挥鞭跨紫骝。

一头青丝简单挽了个马尾,虽然因为不是束发而显得怪异,但行伍人中没那么多计较。五官略深而显得中性英气,肤色是健康的小麦色,真要说的话她的脸上有着女人的精美,还有男性那种明亮的线条。

身材修长,即使是臃肿的甲胄也不能遮掩她的挺立身姿,鼻梁高挑,配着微勾的嘴角有着一股子傲气,眼为丹凤,就像是大师的画作一般浑然,单论哪一点拎出来看都是不足,但是搭配在一起就是显得如此不俗。

想来若是穿了女服定时极美的。赵简如此想到。

正应了当时那新兵韩五看到自己时所作出的评价。

“乖乖,赵大哥,你要是女的,我肯定把你娶回去当婆娘。”

当然,回应韩五的是赵简的一记扫腿,这也让新来的三人认识到了他们这位长相俊美的前辈不好惹。

关于长相赵简没什么好说的,毕竟这皮囊是爹妈给的,但他真正佩服这身体原主人的是另一点。

“唔,真不小。”一夜,趁着众人熟睡,赵简跑到没人的地方检察自己身体,他的好奇这身体的上一个主人是怎么将这不俗裹的这么平的,佩服佩服。

这些都不重要了,要不是他在融合这身体里记忆后知道自己叫赵简的话,他真的以为自己可能叫花木兰什么的。

她现在所在的地方就是抗击胡人的第一线,虽然此时还不是秋天,不过在这里仍然驻扎着一军,以防胡人的偷袭。

五人为一伍,十伍为一小戎,四小戎为一卒,十卒为一旅,五旅为一军。没错,这里驻扎的军队足有上万,为的就是预防林胡为首的胡人劫掠。

春夏秋冬,以匈奴为首的胡人们兼营游牧和狩猎以维持生计,“士力能弯弓,尽为甲骑。”他们的每一个壮年男子都是天生的骑射战士,所以以中原以北虽然地广人稀,但每年整合南下的胡人控弦之士十余万还是有的。

这倒也是,赵简依稀记得历史记载,当年的匈奴大汗冒顿在统一周边各族后,整个匈奴帝国控弦之士三十余万。甚至在刘邦的白登之围中,冒顿聚集了四十万骑兵。

不过这种全民皆兵的模式有一个弊端,就是匈奴人并不能一直维持这样庞大的战斗力。同中原的兵役制度不同,游牧民族的草原畜牧业拥有自身的季节性周期,每年的冬末到春季是马,牛,羊等各种牲畜集中产仔的季节,所以此时的牧户都忙于为生产中的母畜接羔,还要将畜群从越冬地赶往夏季牧场,让刚刚经历过严冬,变得瘦弱的牲畜吃到新草,这个时候多数牧民劳动力都要在牧场劳作,无法从军形成战斗力。

而且此时的战马也十分瘦弱,就是牧民们有心也无法驾马南下劫掠。只有到秋季之后,牲畜战马肥壮,幼畜长大,青年壮劳力才能从牧场中脱身,集中起来听从首领召唤,所以北边的胡人们举兵的季节都在秋冬。

岁正月,诸长小灰单于庭,祠。五月,大会茏城,祭其先,天地,鬼神。秋,马肥,大会蹛林,课校人畜。——《史记·匈奴列传》

所以在秋冬季节集中起来的牧民会进行集体狩猎,围拢数百万猎物,这是的野兽和家畜一样正处在准备越冬阶段,肥壮且皮毛厚实,最有价值。

而这不仅是收获更是一场大规模练兵,在这之后转而南下进行劫掠,甚至在冒顿统一草原后,这种大规模狩猎随时可以转变成对汉地的劫掠。

汉文帝时,晁错向朝廷献守边备塞之计,他提到,游牧族经常流动到汉朝边境狩猎,一旦发现汉军戍卒不多,就立刻把狩猎变成侵略。

今使胡人数处转牧,行猎与塞下,或当燕,代,或当上郡,北地,陇西,以候备塞之卒,卒少则入......——《汉书》卷四十九《晁错传》

虽然这是汉朝,也是游牧族最为强盛的时候,但此时战国也亦是如此,所以像是赵简所在之军驻守在上郡,为的就是防范未然,而赵简他们这一伍则是进行例行的侦查。

生水河在上郡的东北边,过了过再往北走就是林胡的地盘。

这几天伍长老齐带着他们四个绕了一圈,一路上也看到零星拿几个拿着刀的胡人牧民,不过后者在看到他们的甲胄坚实之后也没有上来进攻,嘴里叽里咕噜说了些什么就走了。

“娘的,这到底是什么憨货。”伍长老齐骂骂咧咧坐在赵简旁边,拿过腰间水袋来狠狠灌了一口。

赵简睁眼看了看老齐,心里不禁感到好笑,一定是那个魏球又惹老齐生气了,于是笑着说:“咋了?魏球又干什么事了?”

一伍五人,除了伍长老齐和他之外,陈孟,韩五和魏球都是今年才补充到伍里的新兵。代替他们死去的前辈。

“还能怎地,让他去给老子打水他去了半天不说,还急急慌慌跑过来跟我说有胡人,老子他娘的赶紧过去一看,就是两匹野马。”

“呦,那你怎么不过去逮它们。”赵简道,这个时代的骑兵不受重视,只有少数的斥候才会配马,而她早就想要过过骑马的瘾了。

“去你的,胡人骑马你怎么也想学他们,而且那玩意四条腿,老子两腿怎么抓。”老齐没好气道。

“也是。”赵简点头,不过心里又觉得奇怪,草原虽说野马群有不少,但这生水河附近又没有水草,就算是跑丢了也不该到这里来。

老齐他们不懂,但赵简作为穿越人还是清楚的。

她睁开半眯着的眼睛,起身说:“别气了,赶紧跟我过去看看,这事儿不对劲!”

孟渊
作者的话

一天一章,请假会通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