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东荒龙神纪 > 千墨
第十七章 雨中“部落”
作者:鱼蛮子  |  字数:3283  |  更新时间:2020-07-05 12:36:19 全文阅读

时至晌午,太阳当头;沙安阳直觉得炎热万分,身上也覆满了汗水,口中有些干渴;二飞此时也被热醒,摇晃着脑袋“呜嗷”起身,用熊掌轻踩阿飞。

阿飞被弄醒,二飞伸着舌头哈气,示意口渴;阿飞睡眼惺忪,本能地往身后伸手,抓了个空才想起,水和食物都在之前丢失了。

沙安阳这时候见阿飞醒来,道:“飞哥,我们现在没水没食物,该怎么办。”

阿飞起身伸展了一下身子,拍了拍二飞的脑袋:“走一步看一步吧,先往前走,看看能不能遇上某个部落,可以去讨要些水食。”

说着,背起石板纵身骑上二飞的背上,伸手去拉沙安阳;二飞也明白阿飞的意思,委屈地“呜呜”叫着,舔了舔嘴唇。

待到沙安阳坐上来,二飞撒开腿往前奔。

不知为何,今天的阳光较之前几天,都要毒辣不少;饶是沙安阳乘熊前进,也被晒得口干舌燥;二飞更不必说,身上毛发旺盛,又剧烈运动着,此时早已渴得舌头垂在口外,随着奔跑颠簸,不停地在脸上左右拍打。

跑到夜幕降临,二飞已经又累又渴,停下脚步往地上一趴,便不再起来。

虽然夜幕已至,但是地面上的余温还没散去;湿温燥热的热浪,向上蒸腾着,熏得身上十分难受;这可比被毒辣的太阳直接晒还难受。

沙安阳抹了抹身上的汗,看着手上湿漉漉地,忍不住伸舌头舔了一口;咸得发苦的味道窜入口腔,在舌苔上绽放开来;沙安阳只感觉咸苦的恶心,皱着眉头使劲往外吐着唾沫;原本干渴万分,这下又吐了几口唾沫,嗓子里干的几乎要冒烟。

阿飞这时正提着鼻子四处闻着;沙安阳看着好奇,也提鼻子闻起来,一股骚酸恶臭扑鼻而来;顺着气味看去,原来是躺在地上的二飞散发出来的,忍不住干呕两下,又继续闭目休息。

“有水。”阿飞冷不丁说了句话。

沙安阳心不在焉,并没有听清楚;阿飞又踢了踢他,声音加重道:“有水!”

这次沙安阳是听到清清楚楚,连忙站起身,四下打量,激动道:“哪里哪里!在哪呢!”

阿飞伸手指了指天空,沙安阳顿时失了兴趣,不屑地“切”了一声,又坐回到地上,心道:都这个时候还来逗闷子;还天上有水,有水你喝得到吗。

不一会,一阵清凉的风拂过,将身上的燥热带下不少,感觉到十分舒适;风中带着一股清新的味道,闻得人心旷神怡;头顶的天空,传来隐隐的“隆隆”声,紧跟着风也越来越大。

沙安阳突然感到不对劲了,睁开眼睛,只见阿飞和二飞都抬头仰望着天空;这时候提鼻子一闻,问到一股很清新的水气味,抬起头,乌黑的天空中,月亮以及星辰都已消失不见,几道白亮的闪电时不时划破黑夜。

沙安阳心中一喜:这是要下雨的意思啊!连忙也站起身来,抬头等待着雨落下来。

两人一熊就这么静静看着天空。

接着没多久,天空中的雷声越来越响;突然间,一道胳膊粗的闪电划破了天空,将天空的浓墨撕裂开来,黑暗的大地也被照亮了;跟随着,就是一声山崩地裂般的雷声;雷声将沙安阳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同时他心里也高兴:雷声越大,雨就越大。

雨滴淅淅沥沥落下;沙安阳忙张开嘴去接雨滴;二飞也吐伸着舌头,将雨滴舔进嘴里;干燥的嗓子得到了滋润,舒服了不少。

雨越下越大,转眼间就从淅沥小雨,转成了滂沱大雨;沙安阳在雨中把手搓洗干净,作碗状去接雨水喝;阿飞直接把身上的的兽皮衣脱了下来,在雨水中把汗水给冲刷干净,抓住兽皮两头,对着仰头舔雨水入口的二飞使劲一拧,大量的雨水就到了二飞嘴里。

来回几次,二飞就喝饱了;阿飞也如法炮制,喝了几口,将兽皮丢给沙安阳;沙安阳先前就看见了阿飞的做法,心下暗脑“怎么自己部落里面就不爱穿上衣呢”;想等阿飞用好,就借来用用时,阿飞就已经把兽皮衣丢给了他。

对阿飞感激地一笑,学着阿飞的样子喝起水来;挤出来的水中夹带着淡淡的阿飞身上味道;沙安阳也管那许多,一直到喝撑了,才将兽皮衣还给阿飞。

递还衣服时,沙安阳无意中瞄到远处好像有光亮;定睛仔细观瞧,好像是一个部落;不过天色太暗,看得不太清楚,沙安阳便将这个指给了阿飞。

阿飞接过兽皮衣穿上,顺着沙安阳手指的方向凝眉定睛看去,的确看到亮光,当即就拍板决定去看看。

来到近前,果真看见一个部落。

部落没有高墙和大门,房屋由石头建造,红墙青顶,一排排整齐的坐落在石道两旁;房屋中灯火通明,透过窗子,可以看到里面的人,嬉闹着、谈笑着。

“荒月城?”阿飞和沙安阳几乎是同时脱口而出;这里太像荒月城了,只是这里看起来比荒月城要温暖许多,至少不是一座死城。

两人对视一眼,阿飞走到最近的房屋前,轻轻敲了几下门;不一会,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一名妙龄女孩。

女孩长相平平,但是一双眼睛很灵动;乌黑的头发,扎成马尾垂在身后;身形娇小,身着奇异的衣服,看着材质像是麻布的样子,但是很细腻。

女孩开门,便看见湿漉漉的兽皮和半个胸膛,愣了一下;抬头往上,才看见笑嘻嘻地阿飞;阿飞长得凶恶,脸上堆起笑来,看着更是吓人;女孩不禁后退了一步,疑惑问道:“你,你好……有什么事吗?”

阿飞张嘴支吾半天,也没表达出意思来;沙安阳看不过去了,推开阿飞,笑着对女孩说:“实在抱歉,我这兄弟嘴笨,不会说话;我们是途经这里的旅人,路上遭遇了恶兽,食物和水都没了,想在您这讨点吃的。”

女孩看到挤过来的沙安阳,身材高大,皮肤白净,虽然成了落汤鸡,但也无法掩盖他生的好看,脸上挂起了笑容:“啊没事没事,快请进来吧。”

阿飞看到女孩对沙安阳和对自己的态度简直天壤之别,又看了看沙安阳的脸,又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心道:我长得不也挺帅的嘛!

进了屋来,女孩将门关上;女孩的父亲问了声“谁来了”,一抬眼就看见了阿飞,顿时吓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神色极度紧张;抓起了椅子,冲阿飞和沙安阳吼道:“土匪!滚出去!不然对你不客气!”说着又对女孩叫道:“快过来!”

阿飞一脸莫名其妙,沙安阳看了阿飞一眼,心里了然,强忍住笑意,身子因为憋笑不住地抖动起来。

女孩连忙伸挥着手走向男人:“爸爸爸爸爸……别这样别这样,人家是过路的旅人,遇到了点状况,来我们这里求助的;不是土匪,不是土匪。”

阿飞这个时候呆愣愣地附和道:“诶对!不是土匪!”

沙安阳彻底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女孩的父亲将信将疑地放下了椅子;又仔细打量了几眼阿飞;阿飞故作和善的样子笑着,这倒是让女孩父亲更加害怕了。

女孩为两人搬来两把椅子,又端来食物和水,笑道:“来,快吃吧!”

沙安阳早就饥饿难耐了,此时看见吃的上桌,拿起桌子上的两根木棍,一左一右插起两块肉,塞进嘴里没嚼几下就囫囵吞咽了;女孩就微笑地坐在一边看着他。

女孩的父亲看着沙安阳,慈祥地笑了笑,目光转到阿飞身上的时候,不禁嘴角抽了抽:两人看起来年纪都不大,但是阿飞这么长得就那么凶呢。

这时旁边的窗子上传来了拍打的声音,四人都闻声扭头,只见到一头黑熊拍在窗子上,用熊掌拍打着窗子,狗头吐着舌头,显得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

女孩和她的父亲见到这个情形,被吓坏了,双双抱成了一团;阿飞看到以后,连忙走出屋子;之前两人进屋把二飞给忘在了外面,此时二飞看见沙安阳在吃肉,馋的不行,就拍打窗子引起二人的注意。

沙安阳看见二飞,也是无奈的摇头笑了笑,连忙与父女二人解释起来;阿飞安抚好二飞,转身回到屋子中,问道:“不好意思,能不能给我一些肉,我的……”说到这里,阿飞一时想不起该说二飞是自己的什么,便道:“那头熊饿了两天了。”

父女两人之前就听闻了沙安阳的解释,也是稍稍放宽了心;女孩探头望了望二飞,转身去另外一个房间中,费力地扛出来一大块肉来。

沙安阳连忙去接过肉来,扛着走到二飞面前;二飞此时饿极了,看见肉的时,眼睛都冒绿光了,扑腾着自己肥硕的身躯,等着沙安阳的投喂。

沙安阳刚把肉放在地上,二飞就已经迫不及待,扭动的身子把沙安阳挤到了一边,大口大口吃起肉来。

女孩看得忍俊不禁,也从屋子跑出来,问沙安阳:“我可以摸摸它吗?”

沙安阳抬头看了一眼阿飞,毕竟这是阿飞的狗头黑熊,脾气秉性也都是阿飞更加了解;阿飞走到二飞身边,抓着它的耳朵低声说了两句,便扬了扬下巴,示意可以。

女孩小心翼翼伸手去摸了摸二飞的脑袋,但二飞眼里现在只有肉,对于女孩的抚摸无动于衷;女孩彻底放心了,又伸手摸了摸二飞胖胖的大肚子,开心地笑了起来。

沙安阳心里念着桌上的食物,心里暗暗催促着女孩:咱快回去吧!咱快回去吧!

女孩摸了一会,便适可而止的停下来了,转身叫着沙安阳和阿飞回到屋里,沙安阳连忙跟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