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关山屹月 > 正文
作者:云山缥缈中  |  字数:2516  |  更新时间:2020-06-27 17:40:30 全文阅读

昔日三国归晋,之后五胡乱华。隋朝一统江山三十七年,又被唐灭。那唐朝统一日久,四夷宾服,万邦来朝,颇出了几个太平盛世,百姓受了些安乐。及至玄宗晚年,不顾国政,耽於声色,偏听偏信,以致君子在野,小人在侧,大唐朝由盛转衰。天宝十四年,安史之乱,群雄并起,皇图瓦解,民不聊生。

  乾符元年,河南连灾,颗粒无收。王仙芝、黄巢聚众起事。各节度拥兵自重,不听调遣,唐遂亡,梁、晋、吴、蜀四分天下。后晋灭梁吞蜀,四分天下得其三,自称后唐。石敬瑭联合契丹,取而代之,蜀地孟知祥自立,后唐又一分为二。南方吴地,李昪自称承继于唐,史称南唐。从此北晋南唐,遂成对峙。北方继北晋之后,相继又有后汉、后周。此后后周、南唐两分天下,及至赵匡胤代周为宋,灭后蜀,平荆吞南唐并南汉,吴越之地纷纷来投,天下遂定。

  赵匡胤立都开封,自为太祖。开宝九年十月二十日崩,在位一十六年,传位弟赵光义,史为太宗。至道三年,太宗崩殂,传位第三子赵恒,史称真宗。真宗继位,时天下太平日久,祥瑞不断。咸平元年,有星出东方,西南行,大如斗,有声若牛吼,小星数十随之而陨。紧接登州降龙,长十数丈,长角有须,遍体生鳞,腥气浓烈,多招蝇蚋。百姓泼水,搭棚覆之。

  岁末,益州有彩凤飞过。次年,正月初三初晓,忽西北天裂数十丈,光焰如猛火照彻原野,少时复合,同日承天门有天书下降。众人视之,那黄帛上全是蝌蚪文字,未有人通。真宗当下文榜招贤,有识得天书文字的,赏赐千金。果有一个行脚僧人,上前来揭了榜文,当下看了天书,开口言道:“此乃天降祥瑞。太祖昔日得天下时,曾许宏愿,当行德爱民,于泰山答谢天地,一向不曾还得。陛下可引百官去泰山封禅。”

  既得吉卜,真宗遂喜,厚赏那个行脚僧人,使人建起泰山五子贤祠,供奉和圣及孔孟老庄,教化民风。又使参知政事王钦若、礼部员外郎丁谓安排,请龙虎山第二十四代天师张正随、终南山紫云真人种放、西岳山太华真人孔岘同行,做七七四十九天罗天大醮,一来护国佑民、二来延寿度亡,三来祈福谢恩,并早日请天帝遣太子下降,承继大统。大驾卤簿并文武官员万余人马,浩浩荡荡,随驾东行。远远见车辇隆隆,华盖蔽日。清道官绯衫革带,金吾卫横刀捧旗。导驾官前方引路,鼓吹班铙鼓齐鸣。金吾押牙横槊,折冲都尉持弩。端的是旌旗蔽空,枪戟如林。

  入泰安州,大小官吏都来迎驾,远近军民争相来看。到了城外四十里处,早有知州前来迎接,路两边齐臻臻地排着大小武官:都指挥,团练使,正制使,统领使,牙将,校尉,正牌军,副牌军。两个都监在前引着,都过来拜。入了城时,本州长官引一班文臣,分昭穆排班立定,就在城内恭候。簇簇拥拥,将众人迎至新建行宫。

  这一日正是三月二十八日东岳生辰,民间惯例有泰岳庙会。天尚未亮,早有人赶头柱香,挤得满满。斗鸡、蹴鞠、走解、说话、打擂相扑,又有数十班杂戏,末泥装孤、扮杂装旦都在那演,一时间百社云集,锣鼓震天,人如水榭。岳庙门前百亩阔地,人潮如海。货郎掮客,错杂其间;男女老幼,数不胜数。人声嘈杂,挨肩擦背,杂技百戏,不绝于路。至山顶至庙前,山间阔路,贩卖香蜡纸锞者,数不胜数。众人听得官家封禅,不远千里赶过来看。

  山顶玉皇庙庙前香烟笼罩,仙乐声声。官家赵恒引文武百官,登山封禅。众人看时,端的好山:塞户海东,屹峙天门。这时节日头初起,浩浩山风。极目远望,山腰下排云浮雾,如千顷铺毡,万亩展画也似摊开来,映衬红霞,恍如天境。供桌的有方外之果,醴泉之水;金茎之露,东海之珠;灵芝朱草,平露嘉禾。赵恒大喜,命人吟诗做赋以记之,众人应和,一时间吉甫作颂,孔硕其德。

  天帝在上,听闻下界这般热闹,便引三班仙官,一干侍从开拔,望泰岳而来。众位听闻天帝前来,纷纷扰扰,都过来聚。有五老、六司、七元、八极。有佑圣、显圣、玄女、九曜,有巨灵、紫阳、太乙、灵官,有五岳、五炁、十二元辰。列座的是三清四帝,应邀的有二十诸天。蓬莱三仙敬上仙枣,东海麻姑手捧御酒。太阴姮娥宴前献舞,北极四圣手执钺斧。果然是昭昭上帝,穆穆下临。礼崇备物,乐奏锵金。

正热闹间,只觉一股阴气前来,阶下侍立力士喝道:“天帝在此,是哪个前来搅闹!”使者回道:“非是闲人,我家主公素有冤屈,听闻天帝到此,特求相见。”左右问道:“你的主公是甚么人?”那人便道:“生时是人间一人主,死后是阴司一冤魂。沉冤难雪,特此前来见天帝。”

  左右听了,便过来报。天帝便叫近前来。那使者听见叫唤,急忙请他主人一道,直到御座前叫屈。众人看时,那人头上通天冠,二十四梁加金博山。身穿绛纱袍,云龙红金条纱制。

面黑身白形容伟,正是人间真帝王。

  此却不是别人,正是先皇赵匡胤。参见已毕,天帝便道:“你既为帝王,在生之时,也受享了无数人间快乐。如何叫屈?”那人便道:“天帝不知,我生时无恨,只是有些死的屈。赵家天下,我本不容易得来,谁料想叫亲弟斧声烛影,害了性命。”

  天帝听了这番话,口内言道:“今日下界人主参拜天地,求降太子,谁想竟有这等事。既是赵光义弑杀亲兄,如今我再着人下去,坏他江山。”言毕即唤九省三司,调兵遣将,点一干人马,下界坏他大宋江山。那人此时听了这话,急忙拜道:“天帝饶恕!弟子只是来有冤要诉,如何便要坏我江山?”天帝不悦,口内言道:“你既不平来首告,待我差人下去了,却又反悔,为时晚矣!”那人在旁只是求告。

  时金星太白在侧,告天帝道:“赵家天下气数未尽,可使人救。”旁边诸神亦帮着劝。天帝也就点头,即命赤脚大仙下界,就做下一代帝王,众神告道:“陛下虽差大仙下界,还需差遣帮扶的人。”天帝欲待差使时,坏人容易救人难,班中无有人应。太白谏道:“北斗之北有一寒地,唤作天极。此处囚了一宫星斗。先时犯错在罚,贬在那里。似乎刑期届满,近日忽然光芒夺目,闪耀半天。若叫他去,或许依得。”天帝遂准,命太白即刻赍诏去讫。那太白不敢耽搁,即刻领了诏书,踏了祥云,一径去了。

  那太白到了下处,将旨意说与众星,再三言道:“诸位尽可放心前去,陛下恩准,安排你等早早归位,有功劳时,即列仙班。”众星哪里听他聒噪,欢喜都道:“我们在这亿万年,又无人说话,只好眨眼。如今也下去热闹一番。”不待太白将话说完,登时化作百十道金光,投下界去了。正好做:历历四十二年间,山河几多变新颜。波澜多少揾血泪,白头史官做笑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