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袭爵血路 > 正文
第一章 意外之夜
作者:东木尧  |  字数:4510  |  更新时间:2020-06-27 13:26:49 全文阅读

第一部 袭爵血路

第一章 意外之夜

初秋的夜晚,气温已然颇低,夜深人静的末日山谷中,除了出来觅食的猛兽发出的一两声低沉嘶吼,就只剩下风吹树叶发出的“沙沙”声。这个时辰,无论是一心赶路的行商,还是因故外出的旅人,只要没有特殊情况,都早早觅地歇下,好避开饥肠辘辘的猛兽。谁都知道,饥饿的野兽最为可怕,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晚归的路人恰好相反,搞不好就要变成晚餐,被猛兽吃掉。

到了临近午夜这个时候还胆敢在野外逗留的,十有八九都不是什么好相与之辈。

就如此刻,凄清的月光下,在一条十分隐蔽的山间小路上,正有两拨人在高速奔跑追逐,殊死搏斗,根本无暇理会密林中隐约出没的野兽。

前面被追赶的一拨人数较少,大约只有七八个人的样子,一面分兵留出几人断后,拼死抵抗追至身后的敌人,另一面其余几个先行离开,快速跑过一段山路后,便会回过身来,居高临下的用弓箭、魔法攻击追兵,掩护先前断后的同伴撤离。等到同伴迅速赶到他们立足之处,稍作喘息,先走的那几个又开始往山上跑,同伴则继续留下断后。

就这样,他们分成两个小队,交替掩护着向山上赶去,在逃命的情况下还能做到退而不乱、败而不溃,显然平时训练有素,配合默契。

追击一方的人数就要多一些,大约有十来个人,而且比起几乎人人带伤、颇显狼狈的“猎物”来说,这拨“猎人”中伤者数量较少。战力基本保持完整的他们,刻意调整好了追击的节奏,不紧不慢的吊在对手后面,好整以暇的按照一定的频率追赶和攻击。

这股追兵虽非大规模作战部队,却胜在兵种齐全分工明确,有负责近战的战士、专长偷袭的速攻者、善于远程攻击的魔法师和弓箭手,还有兼职治疗的牧师等,每几个人组成一个攻击小组,有条不紊的集中火力,重点打击着前头逃窜的某个固定目标。

仔细辨认,这群追击者的衣服胸口都缝着一匹血红色的狼,比例夸张的狼头张开大嘴,一侧的嘴角滴着血,模样狰狞、表情凶残,倒是和一干追击者的外貌气质相当吻合。他们乃是山谷外头不远的曼尼福斯特城里,一个名叫“血狼佣兵团”里头的骨干成员。

两群人一个追,一个逃,颜色各异的斗气、凌厉的箭矢、汹涌的火球、炫目的闪光术,各种常见的攻击手段纷纷出现在这寂静夜晚的林间小路上,闪光不断,交相辉映,不时照亮了密林的上空。期间间或响起双方交战者受伤发出的闷哼声,还有那垂死之人凄厉的惨叫声,使得今夜的月光倍加凄凉和渗人。

随着时间的推移,激烈的战斗渐渐接近了尾声,胜利的天平也开始明显倾斜。

遭受追击的一方中,负责断后的战士盾牌上的魔法光芒已经彻底消失,也不见他们的魔法师继续吟诵加持,看来应是魔力告罄,再也无力给自己一方的战士任何支持;弓箭手也已然接近力竭,射出的箭矢力度不足,击打在敌人拥有魔法加持的盾牌上,只能留下一道淡淡的痕迹。

失去远程攻击的协助,断后的战士只能依靠自身的战力强行支撑,默默承受着敌人远近火力的叠加攻击,败相便不可逆转的加速显露起来。

再合理的战术布置、默契的配合、高昂的斗志,在巨大的力量差距面前,都只能慢慢失去原有的积极意义。不长的一段山路上,前头的逃亡者就留下了好几具尸体。

随着断后战士手中的盾牌被火球术击碎,一根长枪刺入盾牌主人的胸膛,逃亡一方的抵抗宣告彻底崩盘,进入了不顾一切逃命的阶段。

“恭喜二少。看来今晚就能如愿品尝戴妮丝那骚货的味道了。”

看着在他们狠狠打击下,终于溃败逃窜的最后几名敌人,追击者队列中后部,一名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笑道,脸上堆满讨好的神色,赫然是“血狼佣兵团”的团长沃尔夫,他标志性破锣般的声音在寂静的夜晚听起来,就像传闻中夜枭啼叫一般刺耳,让人说不出的难受。

“哈哈哈!那多亏‘头狼’你的成全啊。”大汉身旁的一名青年肆无忌惮的大笑着回应,似乎刚刚亲手完成了征服一个古老而强大的帝国那样,他亲热的伸手拍了拍大汉的肩膀,正是大汉口中的“二少”。

嚣张的态度,结合一身品质上乘的武士服,加上身边诸人隐约呈现出来的拱卫之势,充分展示出这名青年不俗的身份和地位,以及日常跋扈的为人。

此人身材瘦削,眉目长得倒是颇为周整,可惜纵欲过度导致的浮肿眼囊,严重影响了原本称得上英俊的相貌,翘的老高的嘴角,还有掩饰不住的轻浮表情,更是明显带出一股淫邪的味道。

一点都不嫌弃大汉难听的嗓门,心情显然大好的青年说着话,双眼紧紧盯着前面踉踉跄跄奔逃、目前仍然可见的一袭红色身影。月光衬托下,身影主人那火爆的身材无疑倍加诱人,那正是他不辞辛劳,专程在穷山恶水里苦苦等待数日的猎物。如今多日设伏的辛勤付出,眼见终要收取应得的回报了,青年不由得下腹一阵火热,伸出舌头舔了舔干涸的嘴唇,连带着对身边的人也态度好了不少。放在往日,他绝对不会对这些地位低下的佣兵说出自降身份的话来,哪怕是出于笼络人心的目的也不屑为之。

要知道,青年可是一名贵族,具体到曼尼福斯特城周边的一亩三分地上,他家可是如假包换的地头蛇。

“不敢不敢。都是二少您运筹帷幄,在下和兄弟们不过是依计行事罢了。没有二少的妙计,光凭我们这些只懂得喊打喊杀的粗笨脑袋,想如此轻松击败‘红辣椒’简直就是做梦。”络腮大汉连忙奉承,态度摆的很低。

他可没被即将到手的胜利冲昏了头脑,要知道类似身边此等出身高贵的恶少,平生最喜他人拍马溜须,听的奉承话多了,时间一长,都会养成目空一切的习惯,心态犹如那轻飘飘的风筝,每天浮在半空落不了地,谁没对他卑躬屈膝都会被看做无礼甚至是挑衅,搞不好就无意中大大得罪了他,给以后的日子种下了祸根,实在是得不偿失。

一行人轻松的边聊边走,竟将一场血腥味甚浓的追击战当成了秋游。

月光清冷,前头溃败的敌人一切行踪都无所遁形,况且沃尔夫的手下分工明确,自有速度快的追踪好手先行跟了上去,倒是不虞有跟丢猎物的情况出现。

到目前为止,精心布局的“捕猎”之旅,实施的十分顺利,一切都和计划好的那样,只要没有什么大的岔子出现,猎物落入囊中、任人鱼肉不过是迟早的事,因此追捕的过程也就无需过度紧张。

受人钱财,替人消灾。明晃晃、沉甸甸的金币仿佛已在佣兵们的面前晃动,闪烁着分外迷人的光芒,使得他们的心情也很好。

早在第一声垂死的哀号响起,山间小路尽头上的山洞里头,沉睡中的少年诺尔默就张开了眼睛,野外宿营,睡觉警醒乃是必备的条件。他怀中的晨曦几乎在同一时间也睁开了双眼,素手随即警觉地握住手边的匕首。

耳边又传来火球术击中目标发出的轰鸣声,诺尔默侧耳倾听着,默默估算着战斗地点与山洞的距离。

战斗的响声实在太明显,根本不需要他们布置在外面的小机关来示警了。

“离山洞大约还有不到三百米。”普利坦德说道。老年人夜间睡得轻,很容易就醒过来了,他掀开狼皮褥子坐起来,开始做战斗前的准备。

少女晨曦与诺尔默也沉默着,迅速着手穿上皮甲,披好外衣。

出门在外,一切都要小心,尤其是周边发生战斗的时候。不管交手的双方是谁,来头多大,与己方是否相熟,有没有仇怨,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一行要随时准备战斗,有备无患,免得一旦战火蔓延到自己身上,没有防备之下成了殃及的池鱼,那就麻烦大了。

这世上顺手牵羊,反手牵猪的例子不要太多,事后还往往美其名曰:“搂草打兔子,两不误”,反正受害者往往已经长眠,没有能耐从地里面爬出来控诉他们的罪行。

又过了不长的时间,外头传来清脆的踩踏树枝声,那是有人重重的一脚踩在诺尔默睡觉前特意布置的枯枝上头。

乱七八糟的脚步声中,一身火红紧身战衣的女郎戴妮丝,和两名伤得不轻的同伴一道跌跌撞撞,好不容易冲到山洞前,拐过洞口的天然照壁,看也不看就一头闯进漆黑的山洞,刚刚勉强站稳,惊魂未定的三人就急切地扫了一眼洞穴内部。

“天,黑黢黢的,竟然没有‘老姜’在此过夜?”戴妮丝心下沮丧,握刀的手忍不住颤抖起来,呼吸声都粗乱了几分。

没有旁人相助的话,仅靠精疲力尽的她们,今晚就真的只能交待在这里了。

比起初涉江湖容易热血上头的“生姜”,“老姜”生性谨慎不容易拉下水,但胜在行事干脆、狠辣,只要认清形势对己方不利,反而会果断的伸出援手。

“不对,这是刀刃上的光芒。”

戴妮丝正准备转身迎敌,依靠山洞相对狭窄的空间拼死一搏,一丝微弱的光芒映入眼角,她连忙站住身子,瞪大双眼,死死盯住光芒来自的方向,辨认起来。

黑乎乎的山洞,加上洞中人刻意的保持沉默、放轻呼吸,使得江湖行走经验丰富的她,差点被瞒了过去,现在察觉到对方的存在,心中顿时一阵欢喜。

可惜等到她的眼睛终于适应黑暗,大致看清楚洞内的具体情形,戴妮丝刚提起来的一颗心不由得又沉到了海底:“我的天哪!竟然是两个孩子和一个老人,顶什么用啊!”

短短几息时间,作为红辣椒佣兵团的现任团长,江湖履历丰富的戴妮丝经历了从失望沮丧到狂喜,又从狂喜瞬间被打落到绝望的两种极端情绪,差点都要犯心脏病了。

溺水之人凄惶的发现,自己千辛万苦抢到手里的,不过是几根无用的稻草而已。

最早的失望和沮丧,是她以为洞中没有过夜之人。否则野外过夜,哪怕是在相对安全的山洞里,睡觉前都一定会在外侧燃起篝火,这是一种常识,既可防范觅食的野兽偷袭,也同样是对其他准备进入洞内的过路人一个提醒,避免双方产生不必要的误会。

而能找到这个隐藏的很深的山洞来过夜,只能是外出经验十分丰富之人,也即是所谓的“老姜”,这样的人又不可能犯下不留明火守夜的致命失误。

随后的狂喜,是戴妮丝察觉了洞中人手中兵刃反射出的微弱光芒。既然在此过夜,又能在听到打斗声后及时熄灭篝火,做好战斗的相应准备,那要么是拥有一定规模和实力的正规佣兵团成员,要么是人数较少,但身手了得的小队冒险者。

面对这两种人,无论是否和“红辣椒”相熟识、有交情,本心是否想要作壁上观,常年活动在这一带的戴妮丝都有很大机会将他们拉下水,帮自己一把,毕竟以她对敌人向来行事风格的深刻了解,杀人灭口是敌人的惯用手法,只要告知一声敌人的名头,提醒一下过夜之人遭受牵连的后果,届时不怕他们不和自己勠力合作,谁愿意坐以待毙呢?

万万没想到的是,等她基本看清楚了洞内全副武装、两前一后成战斗队形展开、一脸戒备神情的诺尔默三人,却无奈的得出了两只菜鸟外加一个老头,战力基本等于零的结论。

在这三个人里面,前边右侧略微靠前半步的地方,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少年,手握一把长剑,从位置上看,方才落入戴妮丝眼中的那一丝光芒,就是从这把剑上反射出来的,胸前则举着一块小小的盾牌,遮护着要害;

少年的身旁则是一位身材娇小的少女,一手握着匕首之类的短兵器,另一只手半掩在身后,隐约拿着什么东西,所站之处离少年大约有一米左右。

在两人的身后,还站着一个老头,从他手握法杖,头戴法师帽来看,应该是一位魔法师。

两个担任近战,一个负责远攻,倒是这年头一个最基本也最常见的三人冒险组合。

倘若不考虑年龄等实际情况的话。

虽然洞内几近一片漆黑,常年行走在灰色地带的戴妮丝,视力还是很好,借着仅有的一点光线辨认出眼前三人的基本情况,虽然无法真正看清楚他们的面部细节和表情,但从轮廓上面,还是能够大致判断出他们各自所处的年龄段。

正所谓老的老,小的小,怎么看都不像一个合理的三人组。

以戴妮丝看来,想必这几人是先前误打误撞找到了这里,连夜间点火驱赶野兽的常识都不懂,压根就不是什么经验丰富、战力雄厚之辈,除了一起完蛋以外,对自己一方毫无用处,心里面剩下的自然只有苦涩和绝望。

这把赌输了,一切全完了。戴妮丝想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