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玄天神庙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沈君怡
作者:海滩大螃蟹  |  字数:2430  |  更新时间:2020-07-09 22:12:54 全文阅读

望着腾空离去愈行愈远的二人,年轻女子轻声问向身后老人:“边爷爷,你说那个年长者是天都门的外门首座?”

姓边的老人道:“不错,那人正是天都门外门首座钟修勇,我数年前远远见过他一面,他们初来之时我只是觉得面熟,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不过刚刚他们飞行离去之时,我看他用的似是“雁南飞”身法,才想起这个人来。”

年轻女子皱了皱可爱的眉毛:“那个年轻人呢,他二人师兄弟相称,那么他的修为也是与您相当?” 年轻女子实在是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南坪洲何时出现这么一个升灵境的年轻高手,从未听闻过。

老人摇摇头:“我用灵明观察他,境界像是炼神高阶,但这个人体内真气又似乎不似炼圣境,比起我来恐怕都不遑多让。”

年轻女子惊道:“怎么可能,边爷爷,您是看错了吧?”

边姓老人苦笑道:“我修行了一辈子,不过升灵境高阶,这年轻人十七八岁年纪就如此吓人,天都门恐怕要崛起了!”

二人并不知道天都门大变,也不知钟修勇早已不是天都门人,直道福玄敬是天都门后辈佼佼者。

二人谈论之际,甲板上的虬须大汉望着海面满脸凝重,因为他看到远处有一艘比他们略小一圈的船向自己这边驶来,速度之快,若射出的弓箭般,待到不足百丈时,仍不见那艘船减速,看势头似乎要将自己这艘船拦腰撞断。

“快!快!所有水手,全力前进,全力前进!” 虬须大汉高声呐喊,声音响彻船仓内外。

船上水手听见虬须大汉喊声,不假思索,所有人均奋力摇晃船桨,片刻之后,商船险之又险躲过疾速行来小船的攻击,绕是如此,船尾柱仍被撞断。

年轻女子与边姓老人被虬须大汉的呐喊声与两船相撞之声所惊动。

“战叔,发生什么事了?” 年轻女子轻皱秀眉问道。

“回小姐,那艘小船恐怕来者不善。” 虬须大汉手指着不远处已掉头缓缓驶来的小船道。

边姓老人冷哼道:“我看是些不开眼的海盗,哼,小姐,你先行回舱,待我收拾完这些海盗之后再禀报与你。”

年轻女子在一名女仆搀扶下进了厢房内。

小船越来越近,终于,在商船右侧停了下来,边姓老人望着对方空无一人的甲板高声厉喝:“沈家的商船你们也敢截,怕是活的不耐烦了!” 虽然甲板之上空无一人,但边姓老人灵明已感知到对方船上起码有着数十人,其中不乏炼气境还有炼神境修士!

“糟了,恐怕他们是有备而来!” 边姓老人面色凝重。

“哈哈哈哈,若不知道是沈家,我还不来呢!” 对面船上跃出一人,稳稳落在船首柱上。

边姓老人面色更加难看,应话之人修为不过炼神大成,但对方敢如此肆无忌惮,定是有所倚仗,而且,他们的目标恐怕也不只是截取船上物资!

“来者何人,我沈家有何得罪之处,还请明示!” 边姓老人沉声道。

“想不到当年顶顶大名的飞鹰边震竟委身沈家为奴,可笑啊可笑。” 小船甲板上出现一名文士打扮中年人。

边震盯着文士,似不敢相信,脸色败若死灰,眼前文士打扮中年人他太熟悉了,正是昔年仇家令中天。

边震年轻之时胜负心极强,在一次与人决斗时失手将之杀死,那人正是令中天胞弟,令中天自此以后,与边震交手不下数十次,均是生死相斗,但两人修为不相上下,斗了数十次后,边震甚觉无趣,加之因失手杀死令中天胞弟心怀惭愧,便销声匿迹,令中天兜兜转转找了他几十年,终于打探到边震已经隐身沈家为仆。

“没想到你还是找到我了,你的修为比以前也更为精进了,老夫只有一个要求,你我一战,若是老夫落败身亡,船上之人请你高抬贵手,不然,老夫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边震这些年修心养性,不似当年天天与人搏命,修为虽也有寸进,却与令中天略有差距,令中天为了报仇,多年来苦修猛练,如今境界早就稳固在升灵境大成,边震灵明感知不到令中天正是因为如此。

“嘿嘿,老头,这可不是你说了算。” 甲板上数十人鱼贯而出,当中为首鹰钩鼻中年猥琐笑道:“早听说沈家小姐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给老子当个小妾也不会亏待了她!”

“令中天,想不到你居然无耻到这个地步,你我恩怨,何必波及他人,何况沈家怒火,岂是你们这群杂碎能承受的?” 边震沉声向令中天道。

“我只知你的命是我的,其他我一概不管,沈家要找也不是找我。” 令中天淡淡道。

“老头,在这茫茫大海上,只要将你们全杀了,有谁知道是老子做的,哈哈哈哈。” 鹰钩鼻再次狂笑。

边震见令中天不闻不问,跺跺脚,叹了一口气道:“唉,没想到为了我竟让小姐身陷囹圄。”

“废话少说,让我看看你这些年到底涨了几斤几两!” 令中天腾空而起,脚下虚踩,疾速朝着商船飞来。

边震见状,生怕令中天毁了商船,同样腾空飞起朝令中天迎去,二人在空中对了一掌,令中天朝后翻腾两周稳稳落地,边震却如遭受重击,身形像商船疾速落下。

“嘭”

边震重重的摔在甲板上,突出一口血,惊疑不定的望着毫发无损的令中天,没想到这些年他的修为变化居然如此之大,令人不敢相信。

咳嗽了几声,边震缓缓起身,望着令中天道:“我不如你,若你答应放过船上之人,我赴死又有何妨。”

令中天也非无恶不作之辈,只是被仇恨所羁绊,但眼下形势已非他所能掌控,这群海盗与他不过好似合作关系:他们帮自己找到边震,自己的任务就是击杀边震,剩余之事交由海盗处理,约法三章,不得对人言,不得干涉海盗行事。”

“死到临头了还为他人着想,不知道沈家给了你什么好处?” 为首海盗冷声道。

令中天避开边震期待的眼神,转过头去:“我与他们并无瓜葛,来此只为杀你。”

“边爷爷,不要求他!” 年轻女子在厢房内早就听到外面动静,从厢房内快步走到甲板上扶起边震。

轻纱丝毫不能阻挡年轻女子风采,海盗们见到沈家小姐出现,纷纷吹起口哨,更有甚者,口水都滴落到脚上了。

海盗首领在乎的不是女子的容貌身段,想象着南坪洲第一家族沈家小姐即将在自己身下承欢,不禁口干舌燥。

边震叹了口气朝年轻女子道:“唉,小姐,都是我不好,连累你了。”

年轻女子声音虽小却坚定:“大不了就是一死。” 说完从怀里掏出一柄小刀,紧紧握着小刀的手丝毫不见颤抖。

“我对不住家主啊!” 边震老泪纵横。

令中天往前踏了一步,行至边震身边,掌中真气涌动。

“天道有轮回,今日你死在我手上也是命数!” 令中天缓声道。

“咻”

就在令中天欲下手之时,从半空中传来一阵破空声,两道身影从天而降,正是去而复返的福玄敬与钟修勇!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