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宋皇家旅游团 > 正文
第六十六章 曾头市依附神霄军
作者:1645一路向北  |  字数:3309  |  更新时间:2020-08-06 06:46:01 全文阅读

鲁达等人急急赶过来,见二人无事,懊恼的跺脚道:“是洒家大意了,万幸相公有法宝护身,万一真是有个三长两短,我等只能引颈自戮谢罪了,哎。”一众头领都垂下了头。

  柳箐安慰道:“无妨,别的不敢说,在大宋,能杀死我的人恐怕还真没有。”说完,把重新上好子弹的勃朗宁揣入怀中。

  陈丽卿眼巴巴看着柳箐把掌心雷收起来,好奇的都要疯掉了,紧忙问道:“原来长官也会五雷法啊,你是东京柳神仙的部下吗?”

  众人一起大笑,柳箐说道:“那柳箐也只是个凡人罢了,我为什么要做他的部下。”

  陈丽卿翻个白眼,嗔道:“长官莫要乱说,柳先生在东京与那妖道斗法,使出神通,周身长出三头六臂,引出天雷滚滚,一举将那一万妖道击溃,那瓦弄市井里都传遍了,你难道不知?”

  “头多了吃饭费菜,打扫下战场,我们这就走吧,往前一路百里无人烟,看来今晚只能露宿荒野了。”柳箐不置可否地说道。

  陈丽卿讨个没趣,撅着嘴,不跟众人去搜刮财物,下了马,把散落在地上的铜弹壳一枚枚捡起来,仔细研究了半天,都踹进自己的兜兜里。

  闺女憨,他爹可不傻,爷俩跟柳箐部几乎前后脚离开的东京城,如何不知道当时城里的情况。

  当下断定,这位长官就是新升职的神霄军柳太尉,只是心里疑惑,这太尉为何不与自己的人马在一起,却偏偏要带领一群山贼一样的官兵去沂州,心中有了数,当下也不说破。

  没一会,众人搜刮了财物回来,又夺了那首领的两匹好马,“

  陈丽卿又相中了那匹好马,舔着脸对柳箐说道“这匹枣骝马端的好,又健壮,来往回转都随着人的意儿,长官,就把与小子骑了罢。”

  柳箐看在她是小老婆师妹的情分上,随口说道:“陈小娘子既是喜欢,这马就送给你了。”

  陈丽卿先是欢喜的道谢,猛然回味过来,吃惊道:“长官如何知道我是女子!”

  花荣等人一起笑,他爹摇摇头道:“就你自己不知,走吧。”

  众人不去管剩下逃走的喽啰,穿过那条松林路,一直往东走去。

  走到天黑,就在月光下露宿了一晚,第二日行够多时,终于到了沂州,柳箐等人并不进城,要转道去附近的曾头市,就询问陈家父女如何抉择。

  陈庭真是有心,女儿陈丽卿却是对这支奇特的官兵有了一种莫名的依赖感,只觉得这只队伍就好似自己的宿命归宿一般。

  父女俩商量了一会,陈庭真说道:“亲戚已经失散多年,也不一定找的到,不如就跟着长官去寻我师兄投靠罢。”

  柳箐听罢,就带着他俩一起离开,又行百里,来到凌州西南方曾头市,自己因为是公干,先让父女俩客栈安歇。

  曾头市长官曾弄,闻得柳道正已经高升太尉,并且果真要回山东组建新军,如今已在营外,大喜之余,亲自带五子迎出来。

  曾长官下马行礼道:“曾某自太尉走后,日思夜寐,只盼得相公早日回归莅临,以为附着。”

  柳箐笑道:“我当初许下的,今日就来履行承诺,长官若还是真心要合并成为我神霄军一员,箐怎能吝惜分封你等官职。”

  长官忙表态道:“曾某忠心日月可鉴,太尉请大营账中说话。”

  柳箐谢了长官,又问问五兄弟伤势可曾痊愈,弄得兄弟几个很不好意思。

  到了曾长官的大帐,长官请太尉上座,柳箐坐下后,与众人寒暄了几句,说道:“你们看到我带来的那五百官兵,其实是原来二龙山的占山好汉,我觉得他们忠义,就将他们诏安为部下。”

  “如今梁山贼势力愈发壮大,已经发展成万人规模,且有更强的趋势,那么多的人蚁聚一处,没有了钱粮,必定会到各州府打劫,你这曾头市虽有五千兵马,若不与我军并在一起联合抗贼,到时恐也不能自保。”

  帐下曾长官与曾家五虎,并教师苏定,一齐抱拳道:“愿为太尉鞍前马后!”

  “好,既如此,花通判,你来宣封一下几位的官职吧。”

  要封官了啊,曾长官一家子都站的笔直,身子却很诚实的微微颤抖,都在竖着耳朵倾听。

  花荣站在柳箐身旁,取出一个卷轴,念道:“曾头市长官曾弄,封骑都尉、游击将军,神霄军曾头市防御使,曾将军,来领取你的官凭吧。”

  曾长官幸福的要晕过去了,天呐,游击将军啊,从五品的武将,没想到太尉这么大方,自己从金国跑到大宋谋生,努力了大半辈子,今天,终于修成了正果。

  哆哆嗦嗦的谢过太尉,去领了官凭告身,闪在一旁展开了,小心翼翼的观看。

  花荣接着念道:“教师苏定,封保义郎、仁勇校尉。”

  苏定一步登天,从教师成了九品武官,晕乎乎的拜谢了,也去领了官凭。”

  “曾涂、曾密、曾索、曾魁、曾升,皆为迪功郎、陪戎校尉。”五兄弟一起欢喜的拜谢。

  柳箐等众人欢喜完了,才说道:“恭喜诸位,还有一事,因我奉符缺马,故想在这里借一只马军过去作为担当,领军将领的官职可再升一升,不知曾将军可否割爱?”

  曾长官忙道:“应该的、应该的,犬子去太尉帐下效命,那是前途无量的好事。”问几个儿子:“你等谁愿去太尉帐下?”

  曾家五虎一起争抢,曾弄想了想,觉得还是小儿子最有培养前途,手一指:“你去吧。”

  曾升大喜,直接站起来跑到柳箐身侧,气的他老爹直摇头。

  分封完毕,一起出了营帐,长官当即传令,所有人马校场集合,教把帅旗撤下,弄了面新的空白红旗,当时来不及绣字,就亲自蘸墨,当场写下两个狗扒一般的大字:“神霄”,看了看,曾长官满意的点点头,教人换了旗号,当众宣布,曾头市军马成为神霄军一部。

  校场人马见自己成了真正的官军,欢声雷动,长官命杀牛宰羊,大肆庆贺一天。

  宴席上,柳箐说道:“为以后通讯方便,回去后,要派两位传音阁的来,再一并派一队神机营的道长来加强防卫,放电影的也派两个过来。”

  曾家兄弟,听见有放电影的要来,兴奋的相互捶打,长官也欣慰的说道:“有了那会五雷法的道长相助,何惧那梁山贼寇成千上万。”

  第二天,柳箐与长官告别,去客栈找到陈家父女,陈丽卿见随行的多了一支三五百人的马军,领头的还是位十五六的少年郎,忍不住调戏道:“小鬼,几岁了,这多人马指挥的动不,要不你叫声姐姐,让姐姐来带你混。”

  曾升大怒道:“俺是朝廷官封的陪戎校尉,如何指挥不动这些人马,你那婆娘又是哪个?”

  柳箐悄悄告诉他,这位是杨真儿的师妹,曾升妙怂,嘻皮笑脸道:“以后还要姐姐多多指教。”

  陈丽卿得意洋洋说道:“算你识相,以后姐姐带你耍子。”

  陈庭真怒道:“你这厮,如何敢对校尉无理。”陈丽卿只当没听见。

  众人出了曾头市,转向东平府前进,一路上,陈丽卿旧念复萌,又开始张弓搭箭祸害飞禽走兽,曾升见了,立刻惊为天人,殷勤的替她拾取猎物,并要立即拜大姐头为师。

  陈丽卿矜持道:“本老爷出山不久,本不想过早收徒,不过看你骨骼精奇,就勉为其难先收了你罢。”被她爹气的赶过来,一巴掌拍在脑门上。

  曾升却是大喜,当即拜了大姐头为师,陈丽卿说道:“我等侠士出山杀人,必先学会解刨,来来来,现在姐姐就教你怎么在马上就把这只兔儿解刨了。”

  柳箐见这魔女又要做这恶心的事,勒马闪到了后头,陈庭真讪讪道:“长官莫怪,这孩子都十七了,却只是长不大。”

  如此行的几日,穿袭庆府来到东平,程太守闻得女婿荣归,大喜过望,带满城官员出城迎接。

  见到女婿,不敢失礼,先恭敬的拜见了,口称太尉,柳箐还礼,下的马来,这才亲热的拉着手,一起入城。

  陈丽卿吃惊的吐舌道:“我的天,原来长官真是柳太尉啊!”

  众人包括她老爹一起埋汰道:“就你不知。”

  进了太守府内堂,柳箐先问太尉杨戬一行可曾先到,太守摇摇头:“并没见太傅等人到来。”

  柳箐见说,放心不下,叫来花荣道:“贤弟休嫌辛苦,你和曾升带马军去迎一下太傅他们,我们就在东平等你们。”

  花荣说道:“哥哥放心,小弟自是省得。”随即出门,喊了曾升去迎接杨戬一行。

  喝下一盏泡茶,太守得意的说道:“有了贤婿撑腰,我程家从此再无忧愁,只是你和雁儿的婚事,就不要拖太久了吧。”

  柳箐道:“泰山放心,只在不久就和秋雁大婚,还有一件好事要告诉泰山大人,我已经替秋雁求来了封诰。”

  “啊,当真,这这,几品?”太守急切的问道。

  柳箐笑着伸出了两根手指,太守喃喃道:“我程家发达了,出了一位国夫人!”

  当晚宴请罢女婿,太守哼着歌回到内衙,又吟诗道:“我女若无天仙容,金龟如何府上逢,哈哈,妙哉。”

  夫人见老爷如此高兴,忙问道:“是什么喜事,让官人如此动容,莫非是官人要新纳一房小妾?”

  太守摇头笑道:“非也非也,却是我程家要出一位国夫人了。”就将女婿替女儿求得封诰一事讲了。

  夫人一听,惊喜的尖叫起来,随即春风满面说道:“老爷,今日大喜之日,你我今晚可行大礼。”

  程太守连忙点头道:“然,君子有礼,礼不可废,夫人请。”

  夫人行个万福:“老爷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