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恶灵手书 > 第二卷 漠疆古城
0058 鄱兹古国
作者:完璧归赵  |  字数:3394  |  更新时间:2020-08-13 21:12:24 全文阅读

那董缺得是连疼也不敢喊,强行挤出一脸媚笑,爬起身来点头哈腰地来到了壮汉面前,道:“哎哟——这不是大杨哥嘛!咱可有日子没见了,今个儿怎么有空到我这来了,也不提前说一声,这不是拿兄弟我当外人吗——”

这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估计董缺得心里也是这么合计的,然而那个大杨哥压根就没在乎这些,“哼”了一声,一把就抓住了他的后衣领子,像是拎小鸡一样把他给提了起来,骂道:“娘的你个混球王八羔子,还他妈在我面前装模作样的,你自己说你干的是不是人事儿!”

董缺得一脸无辜,摊了摊手问道:“人……人事儿是谁?我确实没干过……”

大杨哥听了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立刻咆哮道:“你这个杀千刀的死骗子还他妈在这油嘴滑舌打哈哈是不是?!我告诉你,今天你不把钱还给我,再加倍赔偿给我精神损失费,你就别想竖着离开这儿!”

董缺得一听对方提钱,立马就急了,连忙反问道:“不是杨哥,你说谁是骗子啊?!你怎么能在这女人生孩子——血口喷人呢?我可是一直很敬重你的呀,你怎么能这样砸我招牌呢?!”

“我呸!我血口喷人?你让路过的各位给我评评理!”大杨哥直接一口唾沫喷在了董缺得的脸上,扯开了嗓子,朝着街边的行人大声喊道,“各位,就这小子!我前阶段身上起了点东西,挺了一个多月也不见好,最后实在刺挠忍不住就在他这看了个病,这个混球嗷,光是把脉就收了我五百块钱,然后跟我说我这东西叫做鬼癣,之所以长是因为沾上了不干净的东西!我他妈又花了九百九十八买了他一张什么什么驱鬼符,他又告诉我得配合使用童子尿才能彻底根治,妈的,童子尿哈!也亏你想得出来!老子回家之后喝了得他妈有二十斤童子尿,根治个屁了啊?要不是有人告诉我我这得的是牛皮癣我还一直蒙在鼓里呢!我特么当时怎么就猪油蒙心信了你这么个江湖骗子!”

周围的人听到了这番话,都开始议论纷纷起来,许多人开始用目光和手势对着董缺得指指点点,却根本听不清他们在说些什么。董缺得这下也有点绷不住了,要知道地摊经济啊,那也是需要口碑的啊,而且当众被拎了这么长时间,他也实在觉得有些挂不住脸了,胆子在不知不觉中居然就大了起来,当场“义正言辞”地斥问道:“不是——老哥,你丫有病吧?谁特么让你喝童子尿了,还特么喝二十斤?我跟你说的是外用,懂吗?懂什么叫外用吗?您自己搞错了总不能也怪到我身上吧,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此话一出,围观人们的目光一下子又转移到了大杨哥的身上,同样也是对着他指指点点,也听不清说了些什么话,大体好像是在嘲笑他无知,自取其辱之类的。

不过实际上,董缺得说的这番话也不过就是强词夺理而已,童子尿这东西哪管什么内用外用嘛,说它能治牛皮癣这本来就是无稽之谈。

大杨哥一阵尴尬,一甩手,干脆耍起了无赖,道:“老子不管!反正今天你就是得给我退钱!不退钱老子就打折你一条腿!”

但他不知道的是,他自己是无赖,那董缺得更是个无赖,尤其是一提起钱,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无赖,就见那董缺得脑袋一伸,脖子一横,大有一种慷慨就义的感觉,坚定地说道:“靠,你打吧!我但凡蹭破点皮你就摊上事儿了,到时候医药费住院费误工费,你们一个也别想跑!”

这下子大杨哥的嘴都快被气歪了,大手一挥,直接又把董缺得扔回到了地上,身后的人立刻把他围了起来。大杨哥怒吼道:“兄弟们给我打!直打到他愿意给钱为止!”

七八条腿顿时不分轻重地就踹在了董缺得的身上,董缺得立刻抱头惨叫了起来。没有人劝架,也没有人阻拦,就连刚刚那些受了董缺得恩惠的乞丐此刻也都是默不作声,装作没有看见。

就这么打了足足有一分多钟啊,那董缺得都被打哭了,“呜呜呜”地都讲不出话来了。

就在这时,桥洞里却忽然站出了一个人,手里拿着古书,默默地走了过来。他拍了拍其中一个壮汉的肩膀,那些人都是一愣,不自觉地就停下了动作。就见那人自顾自地蹲到了董缺得身旁,指了指书上“鄱兹古国”四个大字,语气略有些激动地问道:“你怎么会知道这个地方?”

是那个“哑巴”青年,董缺得缓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忽然想起来刚才就是他差点把自己给掐死的。他意识到能有那种力量的人绝对是有功夫傍身的,于是一瞬间就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似的,连忙凄切悲怆惨烈地哭喊道:“哎呀兄弟啊~呜呜呜呜~你救救我啊,救了我我就告诉你~”

青年顿了一下,想了一想却摇了摇头,淡淡地说:“我没兴趣管你们的事,你就是被打死也和我没有半点关系,但如果你不告诉我,我就跟他们一起打你。”

那董缺得直接傻了,顿时痛哭流涕、泪流满面,叫道:“哎呀弟弟啊弟弟!你可不能这么无情啊弟弟!我刚才还好心劝你来着啊,你可不能这就不管哥哥了啊!呜呜呜呜呜……”

那青年实在是不想答话,大杨哥看得也有些不耐烦了,问青年道:“不是你到底谁啊?我们在这打人呢,你在这添什么乱啊?”

还没等青年说话,董缺得就赶紧抢过来话头说道:“告诉你们,这是我弟,他老厉害了!你们要想打我,得先问过我老弟再说!”

几个壮汉互相看了一眼,大杨哥一时间也被他说得有点懵了,将信将疑地问青年道:“怎么着?你真是他老弟?”

青年立刻干脆地说道:“不是。”从语气中就能听出来,董缺得也好,大杨哥也好,他非常不想搭理这些人。

那董缺得一听,顿时绝望地翻起了白眼,大杨哥便道:“那既然跟你没关系,你就赶紧哪凉快哪呆着去吧,兄弟们拳脚无眼,万一一不留神打到了你身上你也别喊冤。”

说完,他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鬼使神差地又补了一句:“我看你啊也就是一小屁孩,这么晚了,还是赶紧回家找爸爸妈妈吧。”

然而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此话一出,青年身边的空气瞬间就是一冷,董缺得上一秒还在哭丧,下一秒就彻底地愣住了,因为他看到青年的眼中再次出现了那令人恐惧的杀气。

只见青年缓缓地站起了身,转过头,眼神恶狠狠地盯着众人,大杨哥察觉到了青年的变化,以为他是不服,就一脸不屑地质问道:“怎么着小子?说你你还不服气吗?让你回家找妈妈还不快去?别告诉我你小子没妈。”

……

空气突然安静到了极致。

“轰!”

一拳,大杨哥只觉得鼻子一酸,直接翻倒在了地上,恍惚中再一摸脸,就发觉自己已经是鲜血横流了。

“我操!你他妈敢打我?兄弟们给我揍他!”大杨哥顿时气急败坏,一声令下,身旁四个壮汉立刻就冲向了青年。

那青年压根没有躲,反而主动迎了上来,抓住其中一个人,举拳就往他的脸上打。另外几个壮汉的拳脚一时间也如同雨点一般砸落在了他的身上,可是青年压根就没有在意,似乎连疼都感觉不到,就是一门心思地殴打他面前的那个人。

看得出来,他可真是往死里打了,一拳,又一拳,拳拳打在那人的面门上,直打得他满脸鲜血、口不能言。最后,那整个人都被青年给打昏过去了,他这才放开了对方的身体,转而又将拳头砸向了另外一个人。又是一阵残忍地殴打,壮汉们忽然发现不管他们如何用力,打在青年的身上都好像无济于事似的,那青年只顾着殴打面前的人,什么时候把他彻底打昏过去什么时候才算结束,壮汉们的心在不知不觉中都有些颤抖了。一个人倒下了,两个人倒下了,三个人倒下了,他们逐渐意识到这原来是一个疯子,是一个不正常的人,心中的退意不由自主地开始萌生了。大杨哥发现情况不妙,直接一溜烟地先跑了,剩下的那一个人是凭着求生的欲望才勉强挣脱了毒手,也拼了命地跟着逃跑,一边跑还一边大喊:“救命啊!杀人啦!”两个人竟然就这么连滚带爬地开上了车,屁滚尿流地离开了。

围观的人们哪里见过这样打架的人,急忙讪讪地跑开了。那青年居然还不肯放过他们,眼见追不上大杨哥他们了,竟然又转了回来开始殴打早已经昏过去的那几个人。董缺得早都看傻了,好不容易才清醒过来,急忙起身抱住了青年,声音都几乎有些颤抖地劝说道:“老弟……冷静、冷静……有话好说,别再打了……娘的,你丫的再打就要把人给打死了!”

青年的眼睛布满了血丝,已经完全听不进去董缺得的话了,他的力气实在太大了,董缺得就是把吃奶的劲都用出来了,也没能拦住他的动作。眼看那些人的脸上伤口越来越多,血越流越重,董缺得忽然间灵机一动,大声叫道:“你现在停手,我立马就告诉你鄱兹古国的事情!”

此话一出,青年的动作果然一下子就停住了,他转过头来看向董缺得,气息也逐渐平缓了下来。董缺得终于是松了口气,青年就道:“你最好别骗我。”

董缺得紧忙“啧”了一声,道:“哎呦嗬兄弟啊,我可不敢骗你啊,我可惜命啊,你放心吧,这里呢不宜久留,咱们换个地方,我好好跟你说。”

青年犹豫了一下,微微点了点头。董缺得将地上散落的书本和家伙胡乱地拢回到了行李箱里,紧接着就拉起了青年的胳膊,急匆匆地离开了天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