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恶灵手书 > 第一卷 夜墓陵山
0002 活死人
作者:完璧归赵  |  字数:3271  |  更新时间:2020-07-15 08:03:50 全文阅读

程笛一下子紧张了起来,赶紧又蹲了回来,再次把头贴近了棺材。

“吱——吱嘎——”只听一阵细碎的摩擦声从棺材里面传了出来,好像是什么尖利的东西在挠棺材的封板。

程笛顿时眼皮一跳,立马站了起来,快速后退了两步,眼睛死死地盯着那棺材,一把锋利的军刀在他的右手上亮了出来。

“看来这一路不会顺利了。”他想。

那声音一直在持续,程笛全身都紧绷着,却不敢轻举妄动。两边就这样对峙着,那“吱嘎吱嘎”的声音一点点变得越来越重,里边的东西好像随时就要跳出来了。

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身后响起,大胡子不知怎么地跑了过来,只见他一脸焦急的样子,好像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笛哥!你快过来看看!有东西!我们搞不定!”只听大胡子喊道,程笛皱了皱眉,眼睛依旧盯在棺材上,注意力不敢有丝毫转移。大胡子过来,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转身就要往回走。

程笛有些犹豫,问道:“什么东西?”

“哎呀你看看就知道了!”大胡子的语气非常紧张,感觉事情刻不容缓,程笛“啧”了一声,一咬牙,只得先跟大胡子回去了。

两人小跑着回到了车厢,只见车厢里一片吵闹,地中海在床铺上上蹿下跳着,像中了邪一样,脸色都绿了。满意和晓琳也都过来了,所有人围着他不停地拍打着。

“你们在干什么?!”程笛问,地中海一甩被子,不知道把什么东西甩到了地上,众人全都跳到一旁躲开。地中海喊道:“笛哥!有虫子!把我大腿根给咬了!差点就把我那也——”

“虫子?”程笛刚要面露不悦,但仔细一看,就见地中海甩出来的竟是一只拳头大小的大黑虫子,那虫子在地上翻了个个,敖牙一张,猛地一蹦,居然还要奔着地中海的床上去,看样子极为凶悍。程笛这才明白,二话不说,军刀“嗖”地一下飞出了手,那虫子凌空挨了一刀,“邦”地一声被钉死在了地上,一股绿色的液体瞬间从它的体内爆了出来。

几个人都看傻了,反应了一会儿,方才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大胡子道:“我滴个乖乖,这什么鬼东西,长这么大?”

“是尸蟞。”程笛一边说着,一边走上前,将军刀拔了出来,“应该是从我们发掘出的文物中夹带出来的,能长这么大的,也的确很少见了。”说着,他看到地中海的裤子上沾满了血迹,便提醒道:“给他打一针抗生素,问题不大。”

地中海倒也皮实,见那东西确实死了,便下了床,用脚踢了踢那虫子的尸体,道:“这东西怕不是个母的,不然怎么会对我那块儿感兴趣。”

大胡子摸着胡子,若有所思地道:“可能这东西爱吃蚯蚓吧。”

地中海立刻就炸毛了,道:“靠,你小子变着法骂我是吧?要吃也是先吃你的!”

众人笑了,程笛松了口气,也没说什么,立刻就转身推开门走了。程笛知道,棺材里那些新出现的声音绝不是什么好的预兆,今夜极有可能有事情发生,他必须得一直守在旁边才行。

于是程笛以最快的速度赶了回来,刚想调整一下呼吸,可是当他定睛一看那棺材的时候,整个人立刻惊呆了,倒吸了一口凉气,足足呆滞了一秒多钟。

一秒钟,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讲,已经是个极长的停顿了。

只见那一片阴抑的黑暗之中,那具血红色的棺材依旧静静地躺在那里,可是那棺材的封板却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被掀开了,碎裂成了两半,翻倒在了旁边的地面上。

程笛连忙走上前去,看向棺材的内部,那里面空空如也,东西已经不见了。

糟了,看来那东西还真是个活的。

程笛狠狠地一拍棺材,刚想叹气,可随即就意识到不妙了,现在刘师傅一个人在车头控制室,很可能会遇到危险!

一想到这,程笛当即迈开飞快的步伐,以平常人类几乎不可能达到的速度奔向了车头。

“没有人的呼吸。”在临近到达车头的时候,他心里暗自想道。果然,打开控制室的门,里面却根本没有人。

程笛懊恼地一皱眉,刚想移动,却突然间脚下一软,似乎踩到了什么东西,他连忙从背包里翻出一只手电,低头一看,居然是一滩红色的液体。程笛没有嗅觉,闻不到空气中的血腥味,但是一眼也看得出来,那是一滩血。毫无疑问,老刘必然是出事了。

程笛抬起手电筒,照向四周,在光线的照射下,他方才意识到这是一个多么血腥的事故现场。只见四周的玻璃上、控制台上,到处都溅满了血液,鲜红色的液体几乎充斥了整个空间,有些地方的血迹还没有完全凝定,正在顺着墙壁一点一点地缓慢地往下淌。

程笛的眼神瞬间变得冰冷,他闭上眼睛,脑海中已经浮现出了一幅画面——如此大量的喷溅型血迹,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动脉破裂就可以达到的了,事情只有一种可能性——斩首,当人的头颅从脖颈上离开的一刹那,大量的血液会从颈部喷射而出,瞬间溅满整个控制室。

这样想来,那棺材里的东西必然极具攻击性,能将人的头颅整个斩下,一定不是什么善茬。

“等等——有点不对劲——”程笛忽然间意识到了什么,眉头愈发紧皱了起来。这列车上就只有这么一条通道,可是他一路走过来,既没有看到那消失的尸体,也没有见到老刘,耳朵里也没再听到什么声音,它们就好像是自己凭空消失了一样。难不成,那鬼东西自己识趣得很,已经离开这列火车了?

也不对,一路过来,车窗和车门都是完好的,绝对不可能有东西离开过。

“难道……是调虎离山?!”程笛一回头,看着那幽深黑暗的走廊尽头,脑海中已经想象出了一副无比血腥的场面。

“不好!”程笛猛地启动,飞一般地往回跑,十几秒钟的时间他就飞奔到了车尾,二话不说,对着车厢的门就是一脚,只听那门“铛”的一声巨响,狠狠地撞在了墙上。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把待在车厢里的众人全都吓了一大跳,还在研究那虫子的大家伙傻傻地看向程笛,一时间谁都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

“小程……你……你这是干什么啊?”杨教授问。

程笛紧忙一挥手,示意所有人不要出声,大家见程笛面色凝重,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还是立刻识趣的闭上了嘴。这是所有人早就已经达成了的一个共识,那就是程笛的话一定要听,尤其是他在以这样的语气向其他人发出指令的时候。之前考古队里有好几位专家,就是因为没有听从程笛的话,遭遇了危险,永远地留在了西疆大漠之中。

“不要呼吸。”程笛又说道。众人疑惑地面面相觑,但还是照做了。车厢里很快陷入了绝对的安静,紧接着程笛闭上了眼睛,也摒住了自己的呼吸。

“呼——嘶——”

果然!还有声音!那东西果然就藏在这附近!

程笛猛地睁开眼,立刻意识到原来自己犯了一个先入为主的错误,当他看到棺材打开之后,第一反应是里面的东西去了控制室,却没想到那东西的速度快得多,早在程笛杀死尸蟞的时候,就已经去过了控制室,又回过头来藏到了这边,幸亏程笛反应快,第一时间就赶了回来,要不然众人的安危就真的不好说了。

那东西似乎是在有意控制自己的音量,如果不是全神贯注去听,还真的无法发现,程笛虽然听到了声音,可是这声音的方位还是难以判别,不过,在这附近能够藏人的地方,显然只有那么一处了。

在那车厢门口,一左一右的,还有两间卫生间的门。

程笛的眼神立刻变得锋利无比,像两把入鞘已久的宝刀,终于找到了杀戮的目标,充满了攻击的渴望。只见他手腕一翻,军刀已然立了起来。

全车的人都被程笛的举动吓了一跳,他们可是从未见过程笛的脸上表现出这样的眼神,杀气在他的双眼中似乎被实体化了,每个人都切实地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像是被刀割了一般,说不出的难受。这是世界上所有生物一个共同的天性,那就是对身边环境中杀意的感知。

所有人不敢再说话,不敢再移动,甚至不敢再呼吸,眼睛死死地,盯着程笛的一举一动,尽管他们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程笛的手出奇的稳,刀在他的手中就如同雕像一般,看不出丝毫的抖动。一左一右,两扇门,程笛走到正中间,停下了步伐。

是哪一扇门,他不知道,只能先试一试。

右边。

程笛转过身,向前挪动了一小步,半蹲下了身子,膝盖联动起小腿和双脚,微微地内收,这个动作可以保证他在面对任何突发状况的时候,身体都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正确的反应。他伸出左手,搭在门把手上,正要把门推开,可就在这时,那个细微的声音突然戛然而止,似乎是意识到了程笛的靠近。

程笛皱了下眉,手心微微地出了些汗,但是动作却没有停,一用力,轻轻地把门拉开了。

那门发出了一连串刺耳的“吱嘎”声,就在那门被完全打开的一刹那,一个黑影赫然出现在程笛的视野之中。程笛没有做出任何动作,那黑影身形一偏,朝着他直直地倒了过来。

一声沉重的闷响,一具浑身是血、没有脑袋的尸体摔倒在了地面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