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不是宦官 > 正文
第1章 故事开始
作者:水煮红豆  |  字数:3192  |  更新时间:2020-06-22 10:38:31 全文阅读

赵国京都,秀色会馆。

一间客房内,床上,一对男女正在打架,难舍难分,床下,一只硕大的黑老鼠钻了出来,它一下子窜上了圆桌,躲在酒壶后面,死死盯着床上的男女。

高手过招,难得一见,黑鼠那一双黑漆漆的小眼睛瞪得好大,身体也在跟着某种节奏微微发抖,好像它看得懂,甚至还有点小激动……

男女似乎要分胜负了,黑鼠却溜了下地去,从一堆衣物里拖出来一个黄色的锦包来,一路拖到了床底下,口爪并用,扯开皮包的口子,头钻进去,衔了一枚银币出来。

黑鼠窜到了床的另一边,动作敏捷地上了方椅,接着长桌,然后窗台,最后从半掩的窗户缝里钻了出去。

外面,皓月当空,竹林掩映。

黑鼠无心欣赏美景,先将银币扔在了下面的草地里,然后自己跳了下去,继续衔起银币,快速穿梭到了竹林边缘,沿着一根竹子,上了围墙。

墙外临着一条大街,连个鬼影也没有。

黑鼠纵身跳了下去,在地上翻了个滚,稍作停顿,然后沿着街边,一路疾跑,最终钻进了附近的一条死巷子里。

它窜到一间破屋前停住,放下了那枚银币,破屋顶上躺着一个熟睡的乞丐,银币落地的那一刻,他睁开了双眼,露出了两排整齐洁白的牙齿。

乞丐翻身坐了起来,拿起边上的一个破罐子,轻身跃了下去,先从罐子里抓了一小把肉干,扔在黑鼠面前,然后捡起了银币,喜不自胜地说道:“这也太有意思啦!”

略带南方口音的普通话已经暴露了他的身份,他叫魏介,原本在国内的一所美术院校就读,不知怎么就来到了这里,当了一个乞丐。

魏介当然觉得老天对他不公了,不说达官贵人家的公子,也不说富商大贾家的少爷,就普普通通的寻常人家的孩子,怎么也不能让他睡大街吧?

睡大街的滋味不好受,有一天晚上,魏介迷迷糊糊,突然醒来,发现眼前有一只硕大的黑鼠正盯着他,他吓得想叫却没叫出来,因为在刹那之间,他和黑鼠对上了眼,进而控制了它,然后开启了一段奇妙之旅。

玩了半个月的老鼠,魏介的感官能力有了质的飞跃,没有月亮星星的夜晚,他依然看得见自己的手,隔着一堵墙,他也能听到里面的人在说什么,至于嗅觉,他越来越无法忍受自己的狗窝,于是,他打算上屋顶睡。

一人多高的墙,魏介蹬一下就上去了,站在墙上,他发现自己的身体素质也有了很大的提升,首先,平衡性很好,在墙上走来过去,如履平地,跳下墙去,落地很轻,然后手脚利索,走路比以前更轻快了,跑起来更是健步如飞,从东门狂奔到西门,脸不红,气不喘,这对一个死宅来说,太不可思议了。

他立马觉得老天待他不薄了,可他有了这等神通,却干上了偷鸡摸狗的勾当,还太有意思了,半个月以来,他就没干过正事,除了吃喝拉撒睡,就是四处闲逛,好像他穿越时空,旅游观光来了,这不,今天他又跑去京都北面的天青山游荡了。

天青山,数千级石阶,沿山势而上,沿途林木青翠,云雾缭绕,魏介一个人,拾级而上,身轻如燕,整个人脱胎换骨了一般,飘飘然似有了寻仙访道的感觉。

他心中得意,脚下的步伐越发欢快,甚至又蹦又跳了起来,如被老鼠精附身了一般。

突然,他抬头看到了一位宫装美人,芙蓉以面,秋水为神,娉娉袅袅,似在画中,而她正盯着他在看,他立时心跳爆表,两腿发软,成了一个泥人。

“臭乞丐,看什么看!?滚蛋!”

魏介这才发现,凉亭里除了美人,还有几个宫女宦官,周围站着好些护卫,凶神恶煞,手里都拿着家伙。

不知为什么,美人笑了一下。

魏介立时魂飞魄散,神形俱灭,真希望时间在这一刻停止,生命在这一刻定格,他和美人二人,相看两不厌。

……

美人已经消失在了云雾里,魏介依然站凉亭边上,一动不动,怅然若失,回过神来之后,说了一句,“我要娶她为妻。”

“哼,做梦!”

“谁?”

魏介回头看到了一位黑衣女子,一身劲装,裹着束腰带,显得腰如细柳,盈盈一握,也是难得一见的绝色,不过,宫装美人已经先入为主,而且,她刚才冲魏介笑了,那一笑,似穿肠毒药,他已一饮而尽,无可救药。

更何况这个黑衣女人出言讽刺他,伤了他的自尊心,所以,他对黑衣女子一点兴趣也没有。

“你谁啊你?”

黑衣女子本来就站在台阶高处,此时更是抬起头,傲慢地说道:“袁飞絮,虚谷大师座下唯一的女弟子。”

“没听过,我还有事,再见。”魏介急不可耐地往山下飞奔。

“站住!”袁飞絮追了下去,极不情愿,“我奉师命带你上山。”

“我又不认识你们,上山干什么?”魏介出于对美女的尊重,放慢了脚步。

袁飞絮的表情像是遇到了个傻子,但师命难为,只能耐着性子说道:“当然是收你为徒,留你在入神院修炼通灵术。”

入神院?通灵术?

魏介现在脑子里只有一个人的影子,容不下其他任何东西,这两个词,一闪而过,他下山的脚步更快了。

“你不会真想去找太子妃吧?”袁飞絮确定他就是个傻子。

魏介停了下来,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太,子妃?”

“我骗你干什么?”

“骗我上山啊。”

袁飞絮哑口无言,魏介瞄了她一眼,人飞也似地往山下冲了。

……

北郊,神鹿苑。

魏介爬上了一棵参天大树,远远看到宫装美人进入了一处宫室。

不是吧?她真是太子妃啊……

一般到这里,男人就该死心了,可魏介中毒太深,非太子妃做药引不能解,所以,为了活命,他必须铤而走险。

白天不行,那就晚上。

……

夜,神鹿苑,清冷,寂静。

宫室内,纱幔中,太子妃已然入睡,几个宫女或枕桌案,或靠床榻,打着瞌睡。

阴影里,一只黑鼠不知从什么地方溜了进来,一路小心翼翼地摸到床边,咦,它又原路返回了,来到了外面的院子里,箭一般的冲到池塘边,纵身跳了进去。

它居然在洗澡……

洗干净了以后,黑鼠上了岸,再次钻进太子妃的寝宫,先摸到了一个宫女的身边,用她的裙摆把自己擦了个干净,然后,它又摸到了床边,犹豫再三,最终还是没有爬上去。

黑鼠开始四处溜达,它窜上了一个书案,上面摆放着笔墨纸砚,还有几本书,有一本摊开着,老鼠不识字,但控制老鼠的魏介认识,楷书,很好认,《诗经》的开篇——《关雎》。

奇怪的是,这首诗缺了很多字,“关关囗囗囗囗之洲窈窕囗囗囗囗好逑囗囗荇菜囗囗流之囗囗淑女囗囗求之……”,好像小学生的填空题。

这本《诗经》谁抄的?也太不靠谱了,最不靠谱的是,这种书竟然被人拿来糊弄太子妃!

但纸上有字,字迹娟秀,有人填了字词,完全和原版对不上。

机会!

这个人就是太子妃啊,她填不好,我给她填好了,那不就是才子配佳人的剧情了?

黑鼠瞟了砚台一眼,过去,用爪子蘸了蘸墨,过来,在纸上,细细的鼠爪子逆向写字,居然写出了硬笔瘦金体的味道!

魏介自己都吓到了,作为美术生,他喜欢书法,也临摹过瘦金体,但用鼠爪子写出来,也太诡异了吧?

通灵术?入神院?

难道这就是通灵术?

黑鼠停了下来,似在纠结,最终它还是把整首词给补全了,并落款了无名氏三字,然后,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

翌日。

当太子妃坐到书案前,看到纸上多了一个个小字,一时怔住了,她不由自主地念了出来,虽然不明白一些字词的含义,读下来却浑然天成,好像原作就是这样。

还有,这种字体很独特,太子妃从未见过,她看了又看,越看越觉得不像是在写字,倒像是在作画,而且,这细划的痕迹,也不像是毛笔所为。

谁写的?

一旁有无名氏三字。

……

与此同时,魏介正躺在一处山野之中,翘着二郎腿,晒太阳,不时发出嘿嘿嘿的傻笑声,他现在满脑子只有太子妃的仙姿佚貌和曼妙身姿,什么入神院,通灵术,统统见鬼去吧。

子曰: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思无邪。

魏介爱慕太子妃,诚心诚意,心里怎么想,人就怎么做,纵然前面是万丈深渊,他也绝不回头,势必纵身一跃,与深渊融为一体,不在深渊中爆发,就在深渊中寂灭。

别无他选。

……

第二夜,魏介控制着黑鼠又上了书案,看到太子妃留了字条,“你到底是谁?”

看到没有,故事开始了!

魏介借助鼠爪,又填了一篇《子衿》,一旁署名——一个只能在梦里爱慕你的人。

……

第三夜。

太子妃的字条,“那你今晚来我的梦里,我好想见你。”

天啊,太子妃好主动,我喜欢!

魏介激动得不行,心里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于是,他在纸上留下答复……

……

傍晚,天青山脚下,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河湾里,魏介一边唱着歌,一边洗着澡,他要将自己洗得干干净净,穿得漂漂亮亮,晚上去太子妃的梦里,与她相会。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