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天的尽头 > 正文
第一卷 波诡云谲 第一章 修罗斗兽场
作者:烧烤不配啤酒  |  字数:2931  |  更新时间:2020-10-30 09:24:37 全文阅读

上古有奇物,角似鹿、头似驼、眼似兔、项似蛇、腹似蜃、鳞似鱼、爪似鹰、掌似虎、耳似牛,口旁有须冉,颌下有明珠,喉下有逆鳞。

顺风而起,风云从之。气成风云,声为雷震。它的名字唤做“龙”。

赤龙巡天,万物震服!

怎奈生灵皆有定数,任你是开天的先天神灵,还是上古的通天大能,都难逃生死命轮。

有曰生,纵是其力无穷,黯然死,亦必是凄凉退场。

赤龙陨落之际,天降血雨,七日不绝。龙躯坠落,大地始生。左眼化日,右眼为月;血液或为江河,或为树森;筋脉为地里;肌肉为田。发为星辰;皮肤为草木;齿骨为金石;精髓为珠玉;汗流为雨泽。

“嗯,这就是我们赤龙大陆的始生之说。”

一位身着青白长衫,面容威严,眉宇间透着刚正和文艺的书生朗声说道,此人看起来虽然年轻,但眼角处的鱼尾纹却怎么也掩盖不了岁月的痕迹。

“所以,我们大陆才会叫做赤龙,而且......”

“哈哈,吴老师,这话我们打小听起,什么神话,骗小孩的。”吴聪话未说完便被一名十一二岁的少年打断。

“是啊是啊,老师,讲点其他的吧,比如怎么更快的打磨筋骨。”

“我要听气血。”

“炼脏好”

课堂上几名男生叽叽喳喳讨论个不停。

“呵呵,你们啊!”吴聪被打断了也不着恼,只是淡笑一声,不急不缓道:“淬体三镜,缎皮,淬骨,炼脏,你们想必早已明晓,但要说怎么......”

砰,砰,砰。

几声锣鼓声传来又一次打断了吴聪的话语,纵是以吴聪的心性也难免皱了皱眉头,旋即他似是想到了什么,眼中不由流露出一丝无奈和憎恶。

“又是既望之日了吗?”一名女生低声问道,语气中竟是有几分的畏惧。

“怕个什么劲儿,你们女生啊,就是胆小。”

一个少年狠狠答道,但其眼底深处流露的那抹恐惧却出卖了他,毕竟他可是知道他们只要男人,精壮的男人,当然像他这样弱小的也没关系,被撕碎了也能增加点气氛。

“这样的组织为什么没有哪位大人将其铲除,还留着祸害人。”

“就是就是。”

“哼,这地方,几大家族都有参与,又有谁敢动?”一个一身麻衣的少年愤懑的喊道。

周边几人均是脸色一变,这事人尽皆知,却是没人敢明说,此时被人捅出,他们也不敢接话茬,俱是一脸沉默。

教室一角却是有三四位人将目光移来,满脸冷峻,眼底深处更是有一分寒芒。

他们年龄不大,却是一脸傲然,丝制的长衫更是为他们平添了几分高贵,若是仔细观察便会发现他们胸口竟是都有着一个标志,虽然彼此不同,却显得独一无二。

吴聪将这一幕尽收眼底,却只能在心中一叹。

修罗斗兽场的确牵涉过多,但至今尚未被铲除却是和他们人元城的弱小密不可分,否则又哪需要靠这些东西来引进资源,甚至在周边几个城池都没有太好的名声呢!

王,李,胡三家和修罗斗兽场,巨元竞技场均有秘密的利益关联。

这事说是秘密,但看这所谓的秘密连半大的小子都一清二楚,也就算不的什么隐秘了。

不过吴聪说他们只是半大的小子却是不大对,在赤龙大陆,十七八岁已到谈婚论嫁的年纪了,十二三岁,已是不小了,他们早已修行良久。

在赤龙,人人尚武,弱些的武者缎锻皮炼炼脏,而强者却可吐气吸纳,其中的佼佼者更是有御空天际,翻山倒海之能。

而此时,青石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川流不息,来往的人们眉宇间透着一丝干练和精明。足下的青石更透着几分古朴,人元城虽然仅几十年的历史,青石街更是才十数年,但这青石看起来却已有近百年的味道,青石街,之名也便由此而来。

路旁摆摊的小贩不时的吆喝,卖的却并非农家的蔬果,反倒是半尺有余的短匕,三尺的青锋,乃至猛兽的皮毛和利齿更多一些,武风在此之盛行也可见一斑了。

“让开让开。”

一名大汉蛮横的将周边几人撞开,好一大汉,倒是魁梧,蝤扎的肌肉显出了爆炸性的力量,左颈上一条半尺长的伤疤宛若蜈蚣,这更为他平添了几分凶狠,满脸横肉,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偶尔咧嘴一笑也让人毛骨悚然。

周围几人慌忙躲闪开来,离他能有数米之远,这人倒是颇感脸上有光,露出几分自得之色,走起路来都昂首挺胸的。

这倒也是,在这世道,谁的拳头大谁就更有话语权。

正有几分飘飘然的大汉突地浑身一冷,打睛一看,一座巨大的、碗状结构的建筑浮现在眼前,漆黑的砖石似乎经历过血与火的洗礼,透着几分冰冷,坐落在地上像是一头择人而噬的猛兽。

“修罗斗兽场,该死的,怎么走到这来了。”

大汉心中发苦,神色间亦是有了退缩之意,步伐似乎都有几分底气不足了,正准备赶紧绕行时,几声女子的嗤笑却是传入耳中。

“呵呵,原来是个银枪蜡子头啊!”一个绿衣女子笑道。

“你是不知,这斗兽场啊,都没几个爷们敢去。”当即旁边一妇人便接过话茬,语至最后,眼睛更是直直的盯着大汉,似笑非笑。

这倒不是二人平时刻薄,而是刚才那大汉蛮冲横撞之际撞到了自家男人,她们动手倒还不至于,但这能过过嘴瘾的机会她们是万万不会放过的。

不得不说,女人的嘲笑永远是男人勇气的动力,当下大汉脸一横,心中一发狠,径直朝入口走去。

只是他那背影怎么看都有几分萧瑟凄凉。

修罗斗兽场,一个带着血腥和巨大利益的地方。

它表面是斗兽场,而其内在却是一个巨大的奴隶市场。

它私下贩卖人口,牟取暴利,而周边的城市也常常会向人元城采购,毕竟那么多的人口一个小小的人元城可消化不了。

而这些资源也直接的促进了人元城这几十年的高速发展,三大家族这才会不惜部分名声也不撒手修罗斗兽场的生意。

它不同于人元城唯一的那座竞技场,因为那座竞技场仅是给世家子弟或是武修有成之人开放,那里是他们的扬名之所,而这里却是老少贫富皆宜,只要你足够疯狂。

而既望之日便是每月的斗兽之日,若仅仅是简单的斗兽到还不至于让人如此恐惧,可是它所斗之物却并非是兽,更多的却是人。

人与人的厮杀,让更优秀的人踊跃出来,卖得更高的价钱,或做护卫,或培养成死士。

在这里,人的价值不是无形的,而是有价的!

而今日的修罗斗兽场却更是热闹,在看台之上围坐着一圈圈的武者,他们大多是精壮的汉子,或坐着,或半靠着,甚至一些激动时更是奋力站起,怒声嘶吼着。

当然这里也不全是汉子的嘶吼与秽语,偶尔还有几声女子的娇笑,但看旁边几名壮汉对其一脸的忌惮,便知这些女子的恐怖。

这倒也不怪他们,女子若没有强大的实力怎敢入这狼窝,怕不是要被吃的连骨头都不剩。

当然,如果你认为没实力的女子来了就好欺负,那你的下场恐怕也是呵呵了。

因为这种女子一般都有着大背景,甚至是某些人的禁裔,不是小人物能得罪起的。

总而言之,在这里没人是好欺负的。若没有一双锐利的眼睛,察言观色,那还是乖乖的做人吧。

而此时入口处,缓缓走进一名有着蜈蚣伤疤的大汉,正是刚才在青石街的那人。

此时,他一脸的唯唯诺诺,尽是小心。若是他面色镇静倒还好,偏偏他是这幅神色,当即在不为人知的角落便被人盯上了。

“老大,是个新来的。”一个黑脸汉子看着那蜈蚣疤痕大汉一脸不屑的低声说道。

“嗯,叫二麻开始行动,又有几两到手了,嘿嘿。”一个瘦削的青年冷笑道,盯着那大汉的双眼闪过一丝冷芒。

......

“让让,借个光。”

“给个方便。”一个麻脸中年说道。

他嘴上说的客气,实际上却是毫不客气的将挡道的强行顶开。

“赶去投胎啊!”

“你找死吗?”一人被撞开后,啐了一口,当即喝骂起来,但当其看清是麻脸中年时却是脸色一变,急忙往人群里闪去。

这麻脸中年绰号二麻,正是刚刚那瘦削青年的得力手下,他实力不弱,在这一片也算有点势力,自是没人敢得罪他。 

有实力就可以享受特权,在哪里都适用,而在这里,修罗斗兽场,更是如此!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