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无上帝道 > 正文
第一章 青玄王
作者:易少寒  |  字数:3378  |  更新时间:2020-06-29 14:50:57 全文阅读

轰隆隆!

昏沉的天地间,紫色雷霆划过天际,宛如怒龙咆哮...

淅沥沥的雨水如约而至,顷刻间,大雨倾盆,原本时而鸣叫的山间鸟兽因此沉寂了下来。

哒哒...

山间古道,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而近,打破了这份雨下的平静。

“吁...”

泥泞间,马蹄溅起泥水,伴随着急促行驶的阵阵嘶鸣声,最终紧急悬停在了山崖之前。

“终于到了。”

率先开口的是一道略带沧桑的声音,而他的主人是位身披灰色兜袍的老者,面容苍老,眼神甚至略带伤感。

“那就是葬龙渊?”

这时,后面又出现了一道骑着骏马的身影,当缓缓抬头,露出斗篷下一张苍白尽显病态年轻脸庞,虽带着青涩,但一头如雪白发却又与这个年龄段不相符合。

“咳咳...”

少年话语刚刚落音,接着又伴随着一阵激烈的咳嗽声,使其的面色更是苍白几分。而他名叫易夕,如今是个半废之人,寿命无多来此便是为了续接自己的性命。

前方老者见状,眸光瞬间暗淡几分,同时内心发出一声重重的轻叹,握住缰绳的手掌不自觉更加用力了几分。

“青玄老哥,希望你不要让吾失望。”老者眸光闪过一丝忧虑,看着昏沉的前方,灰暗的尽头处,若隐若现间有着一座冲天山势静静耸立,而那里便是此行的目的地,葬龙渊!

葬龙渊。

历代吴国太祖葬地,同样也被称之为吴国地域最为凶煞之地,带着未知和死亡的神秘色彩!

这里,常年不见阳光,天地间昏沉,雷霆轰鸣,寸草不生,景象荒芜瘆人。

伴随着阵阵雷鸣,昏暗的雾霭中,一座直插云霄的高峰露出了轮廓,闪电在其上时而游走,时而怒劈,时而炸响,仿佛是在惩戒着什么。

骑着骏马的两人终于来到了山前,入眼一片荒芜,葬龙渊前空地上耸立着一座座铭刻赤纹的半丈石碑,一直延伸至山壁。

同时,每块石碑上连接着一条条满布锈迹的铁链,随着山风发出一连串‘刷啦啦’的金属碰撞的声响,让这里显得极为压抑。

“呵呵,你们终于来了。”

不知道何时,本来空无一物的的半丈石碑上,已经站立着一道高大的身影,此人一袭青袍,腰间系着一条青金色华丽腰带。

似是常年身居高位,眉宇间自带着一缕威严。他随意站在半丈石碑上,不见他有任何动作,但一股难以言喻的气息扑面而来。

老者见状,面容上浮现一丝复杂之感,道:“一别数十年,青玄老哥风采依旧,吾已半只脚迈入坟墓。”

听见老者的唏嘘,青衣男子眉间舒展,露出一丝难得的缅怀感,摇了摇头,道:“当年若非你性子古板,又何没有如今我之境界。”

两人一别多年,相见皆是颇多感慨。这个世界就是如此,强者恒强,弱者想要争渡,便要不断变通,性格古板不知变通,只会寸步难行!

“夕儿,快来见过青玄王!”老者下马来到白发少年易夕马前,小心翼翼着搀扶他下马介绍道。

“见过青玄王前辈。”易夕乖巧下马,摘下斗篷,露出那种苍白无血的脸庞,躬身抱拳喊道。

“真是好歹毒的手段,毁人丹田为不说,还废人四脉,当真可恶!”青玄王何等修为,略微打量便可知白发少年此刻的身体状况。

俗话说,断人前路,便如杀人父母,在这个世界中,杀可以,毁人丹田被正道乃不耻,随着丹田被毁,损失的不止是修行的前路,还有不断被加速流逝的寿元。

所谓士可杀不可辱,一辱再辱,便是血海深仇,但这血海深仇如果让你从此失去了报仇的能力,那将是对被废之人最痛苦的折磨。

“呵呵,修行界现在那还有正义可言。”老者摇了摇头,随即双目带着希疑的神情看向青玄王问道:“老哥可有把握?”

他带着白发少年易夕经历了大半年时间辗转,花费了巨大的代价才打探到青玄王的所在,对方传信间的言语极其模糊,这让他有些揣测难安。

毕竟,这世界上丹田被毁,很少能听见有人修复丹田重新踏上修炼之路。

如果有,那也是传闻,现实中近乎没有。

“有倒是,但是就看你们愿不愿意接受了。”青玄王也没有藏着掖着,在他心中,对老者往昔的情分还是很看重的,毕竟两人年少时,共患难过,这情分不可言喻。

老者闻言大喜过望与易夕对视了一眼,皆能从彼此的眼中看见欣喜之色。

“你俩也莫要欣喜,我所说之法可能你们很难接受,听完之后再做定夺。”青玄王面色严肃了起来,实在是他将要所说之法有违伦常。

“老哥请讲。”

老者肃然,看见青玄王严肃的神情时,苍老的眉宇间忍不住微微一蹙,心中升起一丝不妙之感。

“我非本州之人你是知晓的,我来自南州,所处宗门为西湘道,而我宗以赶尸术名震于世间,我所说之法便是源自于此。”

“赶尸术中有秘法,名曰‘缝尸术’,本是用于炼尸起灵前缝补尸身缺陷所创,但后祖有奇人藉此为基础,研究出可用在活人身上改进版本,因此可修补活人之躯。”

“但,事与愿违,改良过后的缝尸术虽然可用于活人,可弊端也随之出现。”

“被修补之人从层面意义上来说,已经算不得是人了,它将鉴于人与尸之间,沦为半尸半人的物种,后被吾宗称之为人灵尸。”

“一旦化为人灵尸,修炼会变得极为艰难,甚至大境界难以提升,且,以后将会以活人血肉为食,如果造成杀戮过多,还将会遭受天谴雷罚。”

“何种决断,你们自己抉择!”

青玄王一口气把其中的利弊说了出来,便不再开口,静等两人商议的结果。

山风吹刮,阵阵铁链摩擦声此起彼伏,原本停了的雨水不知道何时又开始淅沥沥起来,打落在脸上,滴滴清凉。

原本两人的喜悦,也随之青玄王的话语,而渐渐消失。

人灵尸?

虽然这个世界不乏有人为了变强,把身体改造成各式各样,但这人灵尸却显得极为残酷,以生人血肉为食...

想着血淋淋的场面,就让人畏而远之。

易夕看着自己爷爷那仿佛又苍老几分的面容,再撇了一眼在风中飞舞的雪白长发,最终内心发出一声轻叹,道:“谢过前辈的好心提醒,不然我怕在我不知情得情况下,变成那种怪物,我会疯掉。”

“虽我非圣人,但心中的良知却还有几分!”

听见易夕坚强有力的回答,老者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同时心中暗暗恼怒自己,如果不是自己当年的所作所为,也不会害得自己的儿子和孙子皆遭此毒手。

一时间,悲从心来。

“哦,这就是你们的决定?”青玄王略带惊讶的看向易夕,如此绝境还能抵挡住致命的诱惑,这份意志让他心中暗暗点头,如果换做常人,在希望面前或许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接受吧!

“你可知道,虽然修炼道路上,人灵尸寸步难行,但吸食人的血肉之后,肉身将极为可怕,强的甚至能拳碎山河,脚断脉径河流。”

赶尸术的奇异便是如此,不然也不会名震世间,而在他那个州,更有一句俗话:尸出西湘,鬼来赣南!

“前辈,其之虽强,但噬人几何?血雨腥风皆由其起,尸骨累累堆积而成的高山,怕是为世人所不容,于心难安!”易夕摇了摇头,年少时,听闻世间有魔人,掀起血雨腥风,那时恨不得自己化成拯救世界的神,灭尽天下魔人,但如果那天自己成为了自己儿童时最厌恶的那般魔人,到那时自己又将如何?

而他苦苦修练,无非是想要为家人讨回一个公道,一个在强者世界中举足轻重的公道,而如果自己以血腥手段变强换回来的必定不会是自己真正想要的。

“哈哈…”青玄王闻言不怒反笑,眼中露出了不加掩饰的欣赏,道:“好,如果你一开始接受了,我反倒不会帮助你,哪怕你是我故人的亲孙。”

老者闻言,苍老的眉宇再次一蹙,有些不明所以青玄王的话语,但这似乎好像又有其他的层面上的意思。

“老兄弟,我猜你此刻在绞尽脑汁思索我所说的意思吧。”青玄王不置可否淡笑一声,他对这位老朋友可是了解的很。

“我西湘道虽然整日与尸体冥府打交道,但奉行的宗旨与正道所符合,并非世人所想的那种阴邪宗门,本宗根渊可追溯到补天教,那可是神话中世神祇所立宗门。”

“你可拜我为师?”

说到最后,青玄王话锋一转,神色严肃端庄看向易夕开口问道。

“拜师?”易夕突然被问的一阵云里雾里,有些不明所以起来,明明自己拒绝了,为何又让自己拜师?

但老者闻言神色为之一振,青玄王是谁,在吴国,称呼一旦带着王字之人,非王者不可承受,而这也是一种荣誉...

这也是对他们这些站立在吴国修行界金字塔绝巅上尊称,有王者的寓意!

“夕儿,快拜师!”老者有些激动的提醒道。

在吴国,不知道多少人挤破脑袋想要成为一个王者的弟子,哪怕是普通的记名弟子,那也将是地位的一次质的提升。

“徒儿拜见……”

但易夕正准备躬身跪拜时,青玄王却将其打断,“慢!西湘道的规矩是,拜师需要准备一份拜师礼,而此礼需要是一件冥府陪葬品,这是考验你等拜师之人的胆识和决心。”

“陪葬品?”

闻言,易夕和老者一阵惊愕,然后两人大眼瞪小眼,一阵无语。

这个时候上那去找陪葬品?

“老哥,你这是难为我爷孙俩啊。”老者无奈一声道。

【本章完。】

PS:构思了很久,写了删,删了写,删了十几万字,重新开始,算是慢文吧!

新书开锣,求收藏与评论!一起进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