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零界插画录 > 正文
第七十五章 愤怒
作者:樱花不流涙  |  字数:3321  |  更新时间:2020-07-31 16:00:01 全文阅读

  被怒火燃烧殆尽的身体倒在血泊当中,一个被杨修身体砸出的巨大坑洞之中。

  为了满足自己心中的杀戮欲望,杨修与米修杰他们本应该处理掉的魔物进行了战斗。那条第四阶初期的魔物虽然肉身强大,而且四周的环境也给与了它很大的优势,但是在杨修的不要命一般的攻击之下,那条大蛇最终还是被杨修杀死,不,或者说是耗死更加合适一点。

  身体的一些部位已经断裂,阴森的白色骨茬正在吸收着周围的鲜血想要与断雷的部分重聚,不过过程的确是十分的缓慢,要完全连接上去估计还要很久。

  杨修就这么躺在液中,之前填充自己的愤怒已经随着自己的伤势而消散,但是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哀伤和疲劳。为什么自己不在之前的战斗中死掉呢?那样自己或许就不会感觉到心痛了。杨修暗自想到。

  杨修想要动一动,但是轻微的动作却将杨修的身体上已经愈合了一小部分到伤口撕裂。体内带有杨修的体温的鲜血再一次便随着伤口的开裂而流进了四周的血液之中,与之融为一体,滚烫的鲜血被冰冷的夹杂着死亡气息的蛇血所中和,最终冷却。

  顺着伤口的血液进入杨修的体内的是一片又一片的雪花般的寒冷。慢慢冷去的身体感受到了血的温热,这是在是一种其妙的感觉。

  “我快要死了吗?”杨修不由得发出这样的疑问,可惜没有任何人回答杨修的问题,杨修的眼皮越来越沉重,越来越沉重,或许自己就会在下一场睡眠中死去吧!杨修的心里暗暗地想着。

  眼前的世界终于陷入了黑暗,杨修的那渴望死亡的意识也渐渐地陷入了沉睡。可是杨修的身体还在不断的工作,修补身体上列横,杨修并没有死去,只是沉睡了罢了。

  再一次恢复意识的杨修是被耳边传来的咚咚声所吵醒。似乎是有什么在朝着杨修靠近,就连巨大的血泊都因此而泛起了涟漪。

  不知道从多远处传来的已经无比微弱的涟漪顺着水边碰撞到杨修的脸上,再反弹回去,最终消失在了数道再次朝着杨修重装而来的涟漪上。

  杨修醒了!悠死了!

  杨修有些费力地抬起手,手上的伤势已经基本上恢复,只剩下最外层的表皮正在缓缓地重构。从手上掉落了一地殷红色的鲜血,低落在了杨修的脸颊上。

  杨修到现在才发现自己已经可以坐起身了,甚至起来活动都没有什么问题,真是如此恐怖的恢复力。但是作为获取这股力量的代价,杨修现在还够算是一个人吗?杨修不知道这个问题。也不想去想,他现在的脑子里一片空白,除了悠死了,杨修的脑海中再也没有任何空间腾房别的记忆。

  咚!杨修身旁再一次响起了之前就已经听到过的巨大响声。“到底是什么东西?”巨大的声响也打断杨树的思考,杨修皱着眉头朝着声音源头的放向看看去。

  一个巨大得如同肉山一般的身影正在超着杨修的方向赶来,而那座巨大肉山的上面还矗立着一个小巧的身影。而之前听到的轰轰的类似于地震的声音应该就是它传出来的吧。

  知道靠近了才能够发现这座肉山的恶心,这是一只无比恶心的蟾蜍,背上长满了无数凸起的小包,有的疙瘩已经破碎,流出了里面的黄白色的脓液。一张丑陋的大嘴里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腥臭气息,即使在百米之外杨修也能闻到。白色的肚皮上有着一层看上很光滑的粘膜,应该是用来防止攻击的吧。两个水缸一般大小的眼睛正锁定着杨修。

  “杨修!能能够在这里见到你真的是太好了!”位于蟾蜍头顶的木偶塔纳对着杨修说道。

  塔纳偏头看了看旁边那具巨大的蛇尸,就像是赞叹边沿一般拍了拍自己的手“这些也省的我待会儿去处理这条烂蛇了。”

  至于杨修,他并没有去理会塔纳的话,杨修的眼睛同样是死死地盯着面前巨大的蟾蜍。

  身体在靠蟾蜍靠近自己的时候就已经进入了血之狂乱地状态,从米修杰的描述来看,这只蟾蜍就是吃掉悠的那一只畜生。

  滴答!

  杨修的身体上一些尚未完全愈合的伤口因为杨修再一次开启了血之狂乱而崩裂开来,细小的鲜血从杨修的伤口处低落下来顺着自己的身体低落到地面的血泊当中。

  “杨修,你……”塔纳的话还未说完,一道血红色的影子闪过,身在原地的杨修逐渐消散开来,天魔幻影·改!杨修在塔纳还没有发现自己的情况下直接将眼前的这只木偶打成了分子。

  “真是没有情趣,既然这样,那就陪我的小宠物玩一玩吧!”塔纳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播过来。

  “这既是吃掉悠的畜生?畜生!”杨修大吼,手中的拿起灵幻之刃,八把飞刃从杨修的四周漂浮而起,朝着那只巨大的蟾蜍飞割而去。

  而那只巨大的像是一座肉山的蟾蜍,在塔纳消失之后,原本黄色的双眼也是和杨修的一般变得通红起来。

  噗嗤!从蟾蜍的口里喷吐出一只巨大的恶心的舌头,舌头的上面沾满了带有腐蚀性的粘液。如同子弹一般爆射而出的舌头朝着杨修攻击而来。

  叮!舌头轰击在了灵幻之刃的剑刃上,响起了一声清脆的金属悲鸣。杨修连减伤的粘液都没有甩开,八把子剑掩护着杨修朝着蟾蜍最为的脆弱的腹部斩去。

  杨修不相信悠已经死了,他穿过传送门来到这个充满了毒气与瘴气的世界就是为了希望能够找到这只吞噬掉悠的蟾蜍,然后将它切碎。杨修坚信,悠一定是在,这里的某一个地方等待着自己。

  李毅心三人,刚刚进入这里的时候漆黑的毒气便朝着三人笼罩过来,三人都是迅速地张开灵力屏障来抵御这里的毒气,但是蓝静和赵颜的灵力修为比较低,长期支撑着灵力屏障而导致灵力透支,三人不得依靠这里李毅心的灵力来躲避瘴气,因此行动的速率十分的缓慢。

  黑色的毒气阻隔了声音,因此再加上浓重的毒气导致三人的前进速度缓慢,到现在也没有找到杨修。

  知道刚刚,原本无比的浓郁的黑色瘴气逐渐消散,周围的天空也变得晴澈起来,三人听到远处传来剧烈的打斗声, 迅速地赶了过来。

  此时李毅心三人正在赶来的路上。如同魅影一般突进到巨大蟾蜍的身边,杨修双手执剑,朝着巨大蟾蜍的白色肚皮猛地挥下。

  duang!

  锋利无比的幻灵之刃居然像是砍到橡胶一样被弹开来,不过一灵幻之刃的锋利程度,即使看到橡胶也能够切断,不过面前的这个白色肚皮确是被杨修的剑刃看到之后只留下一个浅显的印记。

  “是那个粘液的缘故吗?”杨修沉着地分析着。巨大的舌头在杨修思考的瞬间将杨修卷起,一口吞入腹中。

  这并不是杨修的失策,而是杨修的想法,既然不能从从外面攻破,那就从里面破坏。显示假装被传出吞下,最后再从里面把它做成蟾蜍刺身,这就是杨修的想法。

  不过杨修实在是有一些太天真了,被一口吞下的杨修感受到周身传来百跟钢针刺向自己的刺痛,即使是温暖的温度,但是却让人人不知感受到恶心,头晕,看来里面还有麻醉性能的毒液,这恐怕也是猎物安心死亡的方法之一吧。

  悠就是被吞噬在这里吗?悠在这里的恶心的环境接受折磨的吗?这简直,不可饶恕!绝对不可饶恕!

  心中的愤怒如同汹涌的怒涛一般,不知道从心底的哪一个角落开始又涌向了哪一个角落。一股狂躁的力量感,如同决堤的洪水充斥在在杨修的四肢,已经渗透到神经中的麻痹性毒液在这一刻完全消失。不知在什么时候杨修的眼睛再一次变为了面对幻灵魇蝶的猩红十字瞳。

  杨修突然终于是闯过了漫长的食道落到了一个较为开阔的空间。周围充满了更加令人作呕的气味,具有强烈的腐蚀性的液体正在侵蚀着杨修的身体。

  通过红色的十字瞳,杨修可以看将周围的液体内部充满尚未消化完成的白色骨茬。

  愤怒,一种难以描述的愤怒在这具越来越残破的身体内部爆发。吼! 如同修罗一般的嘶吼与咆哮,揭示了杨修的这次暴走。

  李毅心三人到达之后,只见到一只高大的蟾蜍正准备离开这里。巨大蟾蜍似乎也是注意到了李毅心三人,原本已经快要离去的它有一次调转方向,朝着李毅心三人走来。

  突然,跳跃着朝李毅心等人靠近的巨大蟾蜍的白色腹部似乎是突然动了一下,一种很不合乎情理地样子,就像是被人从里面棍子顶了一下。

  紧接着,蟾蜍的肚子猛地膨胀,身体碎组织膨胀,一道道利刃从传出的身体内飞出,将巨大的蟾蜍的身体由内而外切割成为一片有一片的细小肉片。如同绽放的花朵一般,产出的身体也是猛地破碎开来,体液包含着血液溅的到处都是。

  难得的,蟾蜍的眼中居然出现了人类化的眼神似乎在说明这一切的难以置信。最后再失去了生命的色彩,黄色的瞳孔开始逐渐涣散。

  纷飞的碎肉中,一个瘦削的身影挺立,身上多处充满了被腐蚀的伤口,甚至一些地方露出了白色的骨头。看来从蟾蜍体内将其砍碎的就是他了。

  不过受了这么重的伤,能够活下来就已经是万幸了,还能做出如此的动作,简直就像是不要命一般的奇迹。这是李毅心心中的评价。

  男子的眼睛异常的恐怖,特别是右眼,猩红色的十字瞳更是让人感觉到恐怖。

  “这是……杨修?”注意到人影手中的剑刃,赵颜有些不敢相信地说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