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天庭神王 > 正文
第一章 洪荒
作者:小鱼三断  |  字数:3614  |  更新时间:2020-05-22 20:36:42 全文阅读

洪荒,人族生存在这里已经很久了,但要追溯到源头,就算是族中最富有智慧的老人,也都是含糊其辞,只能悠悠一句“自盘古开天以来”,一句带过。

见识过了洪荒世界的残酷,人族的认识很清楚,相比于其他的种族,人族的优势简直不值一提,行为无论是肉体还是血脉,人族都不占优势。和那些上古神兽的后裔相比,人族普遍弱小的得可怜。就算是这样的环境,人族的先辈都没有放弃,他们在血与火的洗礼中逐渐成长,慢慢地为后代闯出了一片生存的天地。历代人族大能带领着一代代人,与天争与地斗。

终于,人族扎根于洪荒世界,洪荒世界何其之广,人类的足迹终不到其中万一甚至亿万分之一。

大荒,便是洪荒世界的一片大陆,很大。这里的种族多如牛毛,有的如同九天之上的明星,璀璨夺目,有的却如尘埃之土,名不见经传。

人族,便是在夹缝中求生存的种族。

大荒中部,蜿蜒不知亿万里的大山,如同巨龙般横亘在大地之上,凭空把大荒世界分为南北二域,大山中间一条大河南北贯通,又将大荒分为东西两个世界。

大荒南域,一个小小的村庄如同宝石般镶嵌其上,炊烟袅袅,隐隐约约还有人的笑声传出,充满了人间烟火的气息。但是再往村庄外围走去,入耳听到的全是野兽的嘶吼声。一堵破损的围墙将小村庄与大荒隔离开来,安逸和残酷看上去十分矛盾。

蛮荒烟雾如同鬼魅般在空气中蔓延,但是一碰到这堵围墙,直接被上面淡淡的光芒给吞噬地一丝不剩。

村子的名字很怪异,“老村”,两字就将其描述的十分贴切,不仅老而且破旧。

村子中间有一颗粗壮异常的老歪脖子树,按理说寻常的歪脖子树是不可能长得像眼前这颗树的模样的,歪脖子树应该早夭折损了的,但是其树枝上的叶子鲜艳欲滴,清风吹来,叶子沙沙作响,生机盎然倒不似作伪。

三五个老人坐在树下,你一言我一句地说着老村的历史。

“我们老村的历史由来已久,很早可以追溯到上古时期,那个时候万族动荡,也是老村最鼎盛的时候。”

“对,我们老村啊,可是人族之前的乐土,唉,今时不同往日喽!”

几个老爷子在大树阴凉底下唾沫横飞,似乎真的见到过当年的场景一样,把当时的场面描绘地栩栩如生。

大太阳地下的年轻人们可不乐意了,你说老村有多辉煌有多辉煌,你得拿出证据来啊,大家都在一个村生活了这么久了,谁不知道谁的斤两,还人族之前的乐土?就这百十来号人在大荒山中战战兢兢地生活,也就刚刚混饱肚子,就算谁来了,再怎么傻,也都不会相信这样的环境是人族乐土这样不要脸的吹嘘吧。

村民好不容易今天不用出猎,让老爷子们一顿猛吹,吹地一个头两个大,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学狗蛋一样,窝在家里面装熊。一些打着哈欠懒洋洋地回去了,三五成群地走着,还有几个就靠在歪脖子树下面的土堆上,晒着太阳,看上去很惬意,如果呼噜声可以再小点的话。

“哎!都回来啊。这些都是祖辈们的荣耀啊!你们好歹也要传承下去啊!”

三个老爷子低着头自说自话,等抬起头来往周围看去是,人群已经散了大半了。气的双手颤抖,抬起手指指着离去的人群,半晌也没有说出话来,只是眼底隐约有那么一丝悲意。

“算了,老乌。这么多年一代代流传下来的故事,哪怕是你我,可能都觉得这些故事太过虚无缥缈了吧。年轻人毛毛躁躁的,他们又懂什么。”

“对,老乌,你生什么气。想当年你我听到这样的故事不也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反正时间还长,以后慢慢再说吧。”

他旁边的两个稍显年轻点的老头子缓缓压下了他的胳膊,叹了口气,最终摇了摇头,叹着气地又坐到了歪脖子树下面,说到底,时间太久远,连他们自己都有点不相信自己和祖辈们坚持传承的东西到底是不是真的?可能他们都湮没在时间的长河中了吧!

土台下方,所有的人都做鸟兽散,只有一个嘴里面还含着一根拿小骨头做成的磨牙棒的小屁孩,坐在硬邦邦的地上,直愣愣地看着他们,眼神纯净,过了一会儿,就连空气都似乎变得慵懒不愿意流动,三老一小就这样对视了起来。

直到太阳悬在高空,中午的时候,老头子们才哈哈大笑起来,惹得那个小家伙也跟着咯咯笑了起来。

“罢了罢了,就当是老头子们解解闷了。”

矮瘦的老头从土台上一跃而下,抱着小家伙径直回到了自己打坐的地方。三老一小又开始了他们的游戏。老的讲的很认真,也很仔细,生怕小不点听不懂。反观小不点,不知道他是真的能听懂还是只是好奇这个世界,眼镜直勾勾地顶着他们,倒也是个忠实的听众,偶尔,小手在空中比划两下,惹得老家伙更加卖力地说故事。

故事越来越精彩,小不点也听的也越来越迷糊,索性到最后两眼一闭,睡了过去,老头子们讲得吐沫横飞,就连小不点的口水粘湿了自己的粗布衣都没有察觉。

他们逐渐沉浸到了先辈们壮怀激烈的那个时代了。

“冬生!冬生!”

一声声浑厚的女声在老村的上空中蔓延开来,语气之间显得十分着急,甚至都沾带了点哭腔。

不一会,略显粗壮的中年妇女窜出到了村口大歪脖子树跟前,他的后面跟着一个更加雄壮的中年男子,虽然他的身材看上去十分的勇猛,可是此刻却耷拉着脑袋,耳根出明显发红,明显是被猛力所揪,又转了一圈的后遗症。

妇女嘴里面急切地呼喊着冬生的名字,又时不时地用眼神狠狠地剜着后面的壮汉。

“冬生在这呢,别喊了。都是这么大的人了,火急火燎的像啥样子!”

抱着小不点的老头心头不悦,语气也明显变得严厉了一分。任谁打断了自己听故事和讲故事的兴头,都会不太高兴的。

“啊!三叔。冬生在您这里呢!真是吓死我了!”

妇女看到了老头怀中的小孩,心情突然大好起来,小心翼翼地接过熟睡的小孩,就对老头道起谢来。

“哼,我们三个老头在这村口守着,难道还怕冬生跑出村外去?”

看到妇女对冬生一片心切的份上,被称为三叔的老头也没发什么火,只是嘴里面哼哼了两句就不在意了。

“看三叔说的,你们三老是我们老村的守护神,有你们在这村里面的孩子怎么可能乱跑的!”

后面的壮汉明显松了口气,要是找不到冬生,今天的天一定会很惨,说不定自己的媳妇会和自己拼命的。这会看到三叔的样子直接如蒙大赦,语气谄媚,听的中年妇女的眉头直跳。

“没事,快抱着冬生回去吧,大热天的,别把孩子给热着。”

三叔摆了摆手,便不在意地回到了土台上,拿起自己打坐的蒲团往自己家走去。

“冬生他爹,回去有你的好果子吃喽!”

魁梧的中年大汉听到老人的取笑之语后,脸上的肌肉明显抽搐了一下,随即头一低,耳朵又红了许多,也不和老头辩论,倒是又承受了自己自己媳妇的眼神杀。自己家的母老虎,自己知道斤两,谁让当初自己死活要娶她,今天终于算是尝到了苦果。他只是咧着嘴朝着老头苦笑了一声就默不作声了。

中年妇女听到了老头的取笑,也不多做辩论,像两个老头打了个招呼,便小心翼翼地报着怀中熟睡的小孩往自家所在的地方走去,临走时还不忘踢自己的丈夫一脚。

看着俩他们的身影逐渐消失在村巷深处,两个老头也往自己家走去,只是偶尔还能听到冬生母亲教训他丈夫的声音。

……

日子就这样平平淡淡地过去了,冬生也长大了,现在的他可不像当初那样,只会啃小骨头棒了,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也懂事了许多。

村子里面同龄的小孩有二十多个,基本上一样大,一个比一个淘气,或许是生存在大荒的缘故,他们的省体异常壮实,皮肤黝黑,但一个个都生龙活虎的,满眼精光四射,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气。

冬生也混杂在他们中间,不过跟他们相比,冬生的体格就显得有点瘦弱了,比同龄人矮了整整一个头,而且身体上也没有什么肉,更加特殊的是他的皮肤比周围的这些小孩白的不是一星半点。更贴切的说应该是比同龄人秀气的太多了。

曾经有一度冬生的父母看到他这个样子,都有点怀疑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孩子,要不是大荒老村这样的环境,冬生父亲都有点怀疑冬生到底是不是自己亲生的了,同样,他的母亲也有这样的怀疑。

经过两口子的商量,他们决定把冬生的发展向用后天的手段直接改造过来,向同龄人看齐。

太阳曝晒法是两口子的得意之作,最终因为将冬生晒晕了过去而戛然而止;饿虎扑食法,就是将冬生饿一顿,然后猛给兽肉,让他使劲吃,结果要不是冬生饿晕了就是吃撑了也不见长肉。

经过冬生身体的自我反应以不变应万变的抗议之后,两口子也终于熄火了,现在对冬生的样子也勉强能够接受。

只是,邻居们来串门的时候,都说孩子太瘦了,太秀气。以后不好讨老婆。冬生父母只能苦笑着说看他的造化了,匆匆地岔开话题。毕竟哪些父母能喜欢听别人说自己孩子的不好呢。

以冬生的年纪,他也到了学习武艺,习得一技之长而努力的时候了。

“习武之人,要讲究夏练三暑,寒练九冬,你们每个人都要用自己最大的力气来搬动这些石头,直到能举起这些石头奔跑为止。”

村长在一旁监督,负责狩猎队训练的队长则下达着一条条指令,要他们一遍一遍的做。

都是小孩子,谁能吃的了这么大的苦,看到比自己大好几倍的石头,一个个都愁眉苦脸的,眼中全是恐惧的眼神,当然,冬生的心情也不太好,他的体格基本上是同龄人里面最差的了。

“大狗,这里面你最大,你先给弟弟们示范一下!”

大狗可是村长的儿子,早在训练之前村长就交代训练队长,一定要好好搓一搓这帮熊孩子的锐气,尤其是其中带头的大狗和二蛋。一有机会就要狠狠地操练,不能让他们有半分闲暇。

……

岁月如白驹过隙,转眼间便是春夏秋冬好几个轮回。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