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警官你好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 歪打正着
作者:乌衣  |  字数:3178  |  更新时间:2020-10-27 00:03:14 全文阅读

王辉也感慨道:“之前我在所里,都听说这次所里推荐的顺位是杨琪在老党前面……这老姜也是的,自己师傅也不推一把,还排在杨队后面。”

提拔干部,都是所里先报推荐意见,而这推荐名单里大有学问,名单上的第一顺位和第二顺差别是天差地远,一般分局都会尊重所里意见,十有八九都是第一顺位的上位,除非后面的很有能量,弯道超车,有大人物点头,才会让后面顺位的人插队上去。

之前还觉得老党只是不努力,但应该还是有希望的,可没想到所里的顺位已经传出来了,余安生有些愤愤不平道:“老姜也太那个了吧,这都不顶自己师傅?就算为了避嫌也不能这样啊。老党凭什么不能排前面?”

王辉摊开手说:“那也没办法,杨队会做人一些,所里、分局的领导都更喜欢,做的工作都是领导看的到……”

余安生略带苦涩的回答:“我个人还是挺钦佩老党这样做扎实事的人。”

王辉笑了笑:“但是做事的又上不去。”

是啊,连余安生都懂的道理,难得老党自己不懂吗?这说到底也是他自己的选择。

王辉和他以前就是搭档,说起话来比较直接,此时突然想起,王辉顺口就是一问。

“那安生哥,你想做哪种?做事的还是做人的?”

这个问题摆在面前,余安生突然也有些措手不及,他问自己,这个选择之前他就问过自己,可真要选,他却一下不知如何回答。

他只是苦笑了一下,挥挥手,钻进了车里。

…………

回了警务室,却没想进门就是一股鱼腥味,低头一看,门后一个红水桶里十几条塘鱼活蹦乱跳的,余安生皱眉问是哪户居民买了鱼不拿回去,忘在警务室了。

段正文却从电脑后面转出个脑袋,说这鱼是一个黑瘦干精的小伙子送过来的,说是要给我们警务室吃。

“吃?我们怎么吃,而且现在谁还会送鱼……”

余安生话到嘴巴,顿时明白过来,那人肯定是李富。这小子,估计跟着严老爹搞了一桶鱼后就送了过来,他也是的,表达感激也不管别人接不接受,警务室这几个大男人,天天吃食堂的,送这么些活鱼也没用啊。

“你给了钱没?”

小段面有难色的回答;“我想给……他也不接,还没说两句话就把桶子放下就走了……”

“哎,算了,我知道他家在哪里,等下找机会去把钱结了。还有,你家就望州本地的,这鱼你自己拿回去呗,我们几个外地人,都用不上。”

余安生安排一顿,便坐到内网电脑前,将今天那假警察案的监控视频和部分案件材料写了个情况说明传到分局纪检那儿,前面他和分局纪检也通了电话,汇报了这个举报不属实的信息,分局纪检那边估计也是姚尧做了工作,答应的爽快,客气非常,让余安生心里一阵轻松。

这“朝里有人好做官”,相比以前那尹老太下跪的事情闹得天翻地覆,一阵翻腾,今天这个不实举报竟一下就解决了,背后还是不同的环境地位决定的。

好不容易搞完,便上去休息,到了宿舍却横竖睡不着,旁边王辉翻来覆去的看着一本教材,说是要考什么消防资格证,他这次来警务室也是为了多点时间看书,余安生虽然不懂这个证有什么用,但也答应他了,以后让他多值班,没事就看书备考,这也是余安生能力范围能为同事们做的一点小事了,乐的他天天嘴上余主任长余室长短的,把余安生捧上天了。

这也是王辉和其他几个协警的最大不同,他虽然来所里的时间也才几年,但年龄在这群协辅警里最大,34岁,家里有两个小孩要养,一张祥和的胖脸背后扛着的是中年人的责任负担,做事比那帮小年轻要稳当许多,相比陈忠又没那么圆滑,也是余安生以前的好搭档。

余安生脑海里想着却是那“假罚单”的事,突然开口问道:“你今天晚上问了没有?”

面对余安生奇怪的一问,王辉半响才反应过来。

“噢,你说的是那支付宝账户的事啊?我问了,晚上那边说下班了,明天给回复,不过看样子应该不是他们自己的账户,可能是别人故意用“望州交管”的拼音申请的账号,好来骗人。”

余安生点了点头,翻过身打开手机,他打开支付宝,试着往那个望州交管的账户里转了一块钱,那边显示很快就转过去了,可是余安生想试着添加一下对方的好友,但系统却显示对方账户处于不能被添加为好友的状态。

这个账户的头像也用的很巧妙,一个网络上常见的卡通警察头像,白色帽子,黑色警服,一眼看去还真容易和官方账户搞混,加上那假罚单写着的“为交管事业捐赠”的理由,倒还真有很强的迷惑性。

这个人还真是个人才。

余安生干脆坐起身,今天这个假警察的案子能迅速破获、同时挖出嫌疑人王昆过去的违法事实,很大程度上是利用了红星社区微信安防群,余安生又打算如法炮制,他把这张假罚单拍了个照,往群里安防群里一发,又再下面补充了一段文字,简单表诉了一下相关情况,说明这种抓拍违停车辆后再贴假罚单进行勒索的行为是违法的,希望小区居民踊跃反馈,提供线索信息。

和预想中的一样,这两条信息发过去后仍是毫无动静,余安生有点无奈,这些大爷大妈们在群里天天转发些不知哪里转来的养生知识都能得到一片点赞,现在发这个与他们自身利益切实相关的警情通报,他们也无动于衷,估计是这群里的居民还是以老年人为主,用车人群不多,这又是个新鲜事物,还没几个人碰到过,所以才没什么反应。

本想和之前一样,往群里发个红包,吸引一下群里老人的注意力,可想了想总是这样来以后没办法正常开展工作,余安生转过身,干脆先睡了过去。

一夜无梦,但余安生早上七点不到就被昨晚值夜班的小段给叫醒。

“师傅,有人找。”

“谁啊?”

“人我不认识,但看起来挺眼熟,好像也是社区的。”

这一大清早就找过来的,会是谁?难道是杜玲玲因为她男朋友的事又找过来了?余安生一边起床穿衣,一边奇怪问道。

“社区的?女的?”

“不是女的,人年纪挺大了,就在下面值班室等你呢,看样子很急,前面六点多就过来敲门了。”

余安生没再多问,穿戴整齐后简单洗漱一下,就跑到楼下,一进门就傻眼了,只见居然是社区工作者刘毅正在警务室等着自己。

刘毅此时弓着背,捏吧着手,一脸颤颤兢兢的站在门口处,一见余安生过来,马上递上一脸讨好的笑。

这刘毅此时略显卑微的样子把余安生都搞糊涂了,他与这位老哥接触不多,也就是工作上一些往来,他也知道其家庭比较困难,上次还想推荐他到社区物业公司任职,加点工资,可惜被其拒绝了,但现在刘毅突然这么积极的找过来,难道有什么事吗?

“刘哥,你这是……?”

“余主任啊,我有事向您汇报。”

余安生赶紧摆摆手:“别搞这么客气,叫小余就可以了,别什么余主任的,我们也算是同事,有什么您直说。”

刘毅此时却局促的回了下头,眼睛瞟了一下旁边值班的段正文,略带结巴的往外一指:“……要么,我们出去聊?”

这老刘真有意思了,这到底什么事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还要私下单独说,余安生也不好拒绝,点点头,和刘毅来到了屋外走廊处,此时天色尚早,社区前坪出都只看到稀稀拉拉三三两两赶早上班的社区居民,余安生掏出烟盒,给刘毅递上根烟,老刘双手恭敬的接了过来,像捧着一样宝贝般的捧在手心,却不急着点燃。

余安生见他恭敬顺从的外表下却是紧锁的双眉,突然想到老刘会不会是后来想通了,知道在社区这么混下去没意思,也想去公惠物业公司谋个一官半职,不然也没事能让这老同志天还没亮就过来等自己。

“刘哥,如果是上次我和你提过的那个物业公司副总的事……现在时机已经错过了,人家公司好像都招满了,但我还是替你……”

“不不不,余主任,我今天来不是这个事找您呢。”

“啊?”余安生没想到还不是因为这个事,他奇道:“那是什么?你有什么直接打我电话就是了,没必要这么一大早的……”

刘毅苦着个脸,抬起头道:“我昨晚发的信息给您,您还没看到么?”

“信息?什么信息?”

余安生一愣,这才拿过手机,点开一看,确实昨晚刘毅一连发了好几条微信信息给自己,内容都是问自己在不在的事,好像有什么要事要说。

“噢,不好意思,昨晚睡得早了,刘哥,有什么你现在可以说。”

“不不不,您千万别不好意思,是我打扰您了。”

刘毅显得特别紧张:“余主任,我先向您道歉,我可能……犯了个错误……”

听到这,余安生神情一凛,心里划过一丝不详的预感,果然,面前的刘毅结结巴巴的说道:“您前面在群聊里发的那个捐款单的事……是我做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