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第二位宇宙主宰 > 正文
第五十三章 一颗金丹照古今
作者:百扑成神  |  字数:5118  |  更新时间:2020-06-30 08:00:01 全文阅读

“如果你能听得见,就仔细听我说,你不能放弃,你要抵抗它,不能让它吞噬你,听到的没有,李峰!”

姜誓看着已经完全失去意识的李峰,沉声说完这句话后,就沉默了下来,他不知道该怎么做,哪怕他是尸王,也无法阻止一个人类被病毒感染。

两人现在身处于SH市边缘地带,他们被困住了,有那些嗅觉灵敏的变异丧尸在,他没办法带着李峰离开SH市。

外面下起了大雨,天空偶尔会闪过一道惊雷。

就在一道特别闪耀的雷电照亮夜空时,一个苍老的声音蓦然在姜誓背后响起。

“我觉得,你把他藏在这里,并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姜誓转过身去,看到来人时,明显有些意外,“是你?”

养狗老人缓步走到两人身前,那条大黑狗眼神直勾勾地盯着李峰。

“您怎么会出现在这?”姜誓看着老人,不解的问道。

老人蹲下身撩开李峰身上那件破烂不堪的外套,看了看他腹部的伤势,答非所问的道:“还好,还有救。”

“什么意思?”姜誓满脸疑惑的道:“你能救他?”

老人摇摇头,抬头看向姜誓,笑道:“不是我,我也没这个能耐,能救他的人,只有他自己。”

老人说完收回目光,突然说了一番题外话,“人类最大的敌人一直都不是你们,而是制造出你们的那个人,这种……病毒能侵蚀人的灵魂,说它是病毒,其实更像是一种封印。”

“封印?那个人为什么要封印我们?”听的云里雾里的姜誓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老人缓缓地道:“因为灵魂,是结成金丹重要的因素之一。如果一个人没了灵魂,就算拥有再好的天资,再多的资源,穷极一生也无法步入金丹境。”

从老人泄露的天机中,姜誓听明白了个大概,同时也更加疑惑了,就问道:“那个人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既然创造了我们,又为何要限制我们的实力?”

老人道:“应该是怕无法控制你们吧,因为一旦结成金丹,就与这天地大道有了联系,世界万物在你眼中都会变得有迹可循,就会知道很多事情,很多……真相,他们管这个叫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老人说完又看向了姜誓,“你和它一样,其实早该结成金丹的,正是因为这个封印,你们都被挡在了门外。”

姜誓闻言神情有些动容,张了张嘴,却又闭上了。

老人似乎已经洞穿了姜誓的心思,见他欲言又止,就笑道:“你是想问我,有没有一个可能?让你解除这道封印?”

姜誓紧盯着老人的脸,眼神中充满了希冀的神色。

“确实有一个可能,当年有个人为了反驳一个很了不得的家伙说过的一句 ‘一切皆有定数’,就说了一句‘一切皆有变数’,这个变数就是你能不能解除封印的一个契机。”

“我相信你应该知道,我说的那个变数,指的是谁了。”

姜誓原本还难掩激动的神色,听到老人后半句话时,顿时就没了半分激动之情。

老人道:“那个应运而生的孩子,从他有了灵魂那一刻开始,他的命运也就注定了。”

“李峰不会让我吃了他的。”姜誓看了看李峰,摇头道。

老人笑道:“这个,就看你自己的造化和选择了。”

老人说完,伸出手按在了李峰的头顶,另一只手突然抬了起来,掌心凭空出现了一柄散发着古朴气息的长剑,古意盎然的长剑剑穗上系着一枚玉佩,玉佩正反面分别雕刻着一个古老文字。

姜誓的注意力瞬间就被这柄古剑吸引了,古剑上散发出的森然剑意,让他觉得有些刺眼,于是就移开了目光,看向了那枚玉佩,问道:“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

“是一个人的名字。”老人从李峰头顶收回了手掌,像是刚刚完成了一个仪式。老人的神情出现了衰弱的迹象,连呼吸都不那么平稳了,却仍是回答了姜誓的问题,可能是觉得,当年那个人为天下,为苍生,为整个修真界做过了那么多事情,应该被后世的人知晓一二。

“这是李焉的佩剑,李焉是李家的老祖宗,虽然用剑,却是一个实实在在的读书人,当然,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李焉一生只使用过三次这把佩剑。”

“第一次用剑,是为天下苍生拔剑向天人。”

“第三次用剑,是出剑开天,为上古修真界保留了一丝气运。”

“第二次呢?”姜誓听的入神,不知老人为何跳过了第二剑,以为是被老人忽略了,就提醒道。

“第二次啊……”老人突然满脸感概的道:“当时整个天下都在猜测这个问题,只是至今都还没得出一个结果,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李焉的第二剑,确实出了,只不过,这一剑斩去了何方,无人得知。”

老人把剑放在了李峰的手心,这才站起身来,道:“姜誓,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想要问问你。”

姜誓看向老人。

老人道:“如果,你所做的这一切,将来得到的却只是人们的敌意,你会后悔吗?”

姜誓没有任何迟疑,就像当初在老人的幻境中时一样,毫不犹豫的道:“这都是我自愿的,不管未来会是怎么样,我都不会后悔。”

“嗯。”老人点点头,缓缓笑道:“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但行好事,莫问前程,我没有看错人。”

得不得始终这里暂且不提,反正姜誓紧皱的眉头始终都没有舒展开来,他问道:“老先生,您到底是什么人?”

这一次,老人没有像上一次那样自嘲一句“我不过是个元婴腐朽的糟老头子罢了”,而是淡淡的道:“我只是某个人的徒弟,除了活得久一点,也没什么大的本事了。”

老人说完,起身慢慢向外走去。

姜誓疑惑道:“您要去哪?”

“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变数吗?”老人头也不回,步履缓慢且平稳的道:“我就是它的变数之一。”

姜誓闻言一震,他知道老人口中所指的那个“它”是谁,就要上前阻拦老人离去,老人却摆手道:“不必了,我说过,我已经活了很久了,现在,也该去死了。”

姜誓根本没听进去老人的话,他想把老人拦下,去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无法靠近老人,仿佛被一堵无形的墙壁阻隔在了老人身后一米之外的距离,任凭他如何努力,那怕是用尽了全身的力量,也无济于事,根本无法再靠近老人半步。

老人转过头来,看着姜誓拼命想要冲破他在此地布下的结界的样子,沧桑的脸上充满了欣慰的笑容,道:“原本,我还在想你为何会如此奋不顾身的替人类拼命,现在终于明白了一点,原来如此啊。”

人性本善,老人生活了将近一万年,就算除去那场浩劫之前的五千年不算,新文明出现后的这五千年里,他见过太多像姜誓这样的人了,却还是第一次在一个异类身上,见到了人性中最难得可贵的一样东西。

哪怕是灵魂被侵蚀,那一点人性光辉也没有因此而熄灭。

老人的身影消失在风雨中之后,姜誓才能踏出那一步,不过他很快就又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离不开这个屋子了。

老人是独自一人离去的,被留在屋里的大黑狗没有理会那个痴心妄想到以为凭借自己那点微不足道的力量,就能突破那老头留下的结界的傻子,知道他完全是在哪里白费力。

大黑狗看着脸色渐渐好转起来的李峰,又看了看他手里的那把长剑,充满了灵性的眼眸之中,既带着无比的敬畏,又满怀着期待。

外面,风雨飘摇之中,一道枯瘦身影缓缓前行。老人衣衫单薄,在这样的瓢泼大雨之中,本该瞬间就被淋成一个落汤鸡的,可仔细一看,老人身上却并未沾上半点雨水,哪怕踩在了积水的坑洼中,脚上那双老旧的帆布鞋,也都不会被积水浸湿。

老人身上的气势为他形成了一道浑然天成的屏障,避免老人那看起来弱不禁风的瘦小身子骨受到半点的风吹雨打,他体内的灵气正在翻腾起伏,飞速运转,景象就犹如同烈火亨油一般,蔚为大观。

柳家当代家主柳庆之曾评价过老人不过是一个大道腐朽,元婴破裂的缝补将,说他穷极一生,都没有可能修复好体内的元婴,就更别提重回巅峰了。

柳庆之的点评确实一针见血,句句属实。

但让柳庆之想破脑袋都想不到的是,老人根本就没有过要重回巅峰时的不朽境界,反倒是连那个缝缝补补之后说不定还能将就一下的元婴都不要了,自损修为,跌回金丹。

其中细节这里暂且不提。

虽然再跌一境,一个破碎不堪的婴变成了一颗只有几道裂纹的金丹,境界确确实实是低了一整个大境界,可实力未必就比当初弱了。

……

吕震任由着黄豆大小的雨点打在自己的身上,看着雨幕中那个慢慢向着自己走来的老头子,脸上充满了贪婪之色。

老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对于它们来说,充满了致命般的诱惑力,方圆百里内的丧尸都被吸引了过来。

老人就像是漆黑丛林之中的一道亮光,照亮了道路,也暴露了自己,吸引了敌人。

这个在上古时代,曾被一个天人收为徒弟的老人神情平静、波澜不惊的看着那些仿佛饥饿了很久的恶狼一般朝着自己冲来的尸潮,看到了远处那个暂时还未动身,正驻足远观的尸王吕震。

老人笑了起来,“青面獠牙,面目可憎,短命之相也。”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他又喃喃地道:“那李家后人似乎还欠我一个答案啊,罢了,哈哈,反正都已经猜到了。”

……

李峰睁开眼,发现自己正处在一个四周都空无一物,只是一片漆黑的空间里。

他的身前,坐着另一个李峰,真正的李峰,这个时代的李峰。

那个李峰面带着善意的笑容,正看着他,随即摊开手示意他坐下。

李峰席地而坐,盘起腿,就像对面的李峰一样。

他开口道:“这段日子,谢谢你照顾语芯和依依了。”

李峰道:“你都知道?”

他笑着点了点头,道:“我只是一缕残魂,相信你有时候也能感受到我的存在,很抱歉对你造成了困扰,我只是……想多看看她们。”

李峰道:“这本来就是你的身体。”

他轻轻摇头道:“从现在开始,就是你的了。”

李峰不解地看着他,“什么意思?”

“你被感染了,还记得吗?”他神情淡然的道:“这种病毒不会感染人的身体,只是会侵蚀人体内的魂魄。”

李峰皱眉道:“为什么侵蚀的是你的残魂?”

他又笑了起来,“因为你比我厉害多了,能让她们两个活得更好,而且,若不是你的出现,我早就已经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如今只不过是换了一种方式而已。”

“你比我更适合活下去。”

李峰道:“或许我本就不该活下去。”

他摇了摇头,“不,你能比我更好保护好她们,所以你才应该活下去。”

“而且,你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回去之后,替我告诉她们,我爱她们,胜过这世间的一切,记得到时候装像一点,别露馅了,语芯很聪明的。”

他挥着手慢慢消散在李峰眼前,这一次,除了记忆,什么都没有留下。

李峰再次惊醒,刚睁开眼,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冷淡嗓音。

“你醒了?”

……

下了一整夜的大雨终于停了,当天边破晓,就连睡觉都会保持着打坐姿势的柳家家主柳庆之突然睁开双目,脸色狂喜,压抑在他心中一辈子的那块巨石在这一刻终于落下了。

因为那个老不死的,终于死了!

……

李峰听完姜誓的讲述后,起身就要往外走去,却被已经冷静下来的姜誓一把拦住了。

“放开我!”李峰脸色阴沉的咬牙道。

“已经晚了。”姜誓将李峰按在了墙壁上,用尸王独有的那双灿金色眸子盯着李峰,见他没半点异样之后,微微动容。

因为李峰真的没有被感染!

李峰握紧了手里的古剑,咬紧牙关,闭上了眼睛。

姜誓的瞳色恢复成常人的黑褐色,他拍了拍李峰的肩膀,道:“你的体内现在连半点能量都没有,拿什么去和它斗?”

李峰本就不是那种热血上头,就不顾一切的性子,此时也已经冷静了下来,看着姜誓,神情哀莫的道:“我只是突然想起,还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姜誓没有多问,只是掏出了那颗九阶结晶,递给了李峰,道:“你先拿去恢复能量吧,不用担心上面会有残留的意识,放心用。”

半个小时后。

已经恢复了能量的李峰看向了那条大黑狗,说它像狗吧,又有点奇怪,因为它的尾巴是下垂的,说它是狼吧,长得确实又不像,其实长得也不怎么像狗,只是狗的品种比较多,模样千奇百怪的也不是没有。

所以李峰就暂且把它当作成一条品种特殊的狗来看待了,一想到它是老人养的,不知为何,李峰就突发奇想地伸出手摸向了它的脑袋,只不过被躲了过去。

“啊,不让摸啊?那就算了吧。”李峰满脸尴尬的把手缩了回来,干笑了两声,用以掩饰自己的尴尬。

姜誓看向李峰,李峰也看向姜誓,满脸好奇的问道:“你说这狗会不会说人话?”

面对李峰这个没来由的问题,姜誓一时间还有点没反应过来,“狗,为什么会说人话?”

“我试试就知道了。”李峰突然又伸出了手掌,这一次不是要去摸它,而是竖起了两根手指,问道:“这是几?”

大黑狗本就黑的一张脸顿时更黑了,直接撇过了头去,可能是不想搭理这个傻子,心里却想到“老子堂堂上古大妖王之一,怎么就沦落到了与两个傻子为伍的境地?唉,真他妈是虎落平阳被犬欺,拔毛凤凰不如鸡啊!”

李峰满脸失望地收回手,权当是自己想多了,这就是品种比较稀有的狗,绝不会是什么身份了不得的上古凶兽,估计就是老人养来当个伴,无聊时,还能解解闷啥的。

他看向了手中那柄古朴长剑,握住了剑穗上那块散发着一丝丝清凉之意的玉佩看了看,那两个古老文字他认得,因为当初为了看懂那本古书上的文字而去专门研究过这种文字,这是一种上古文字。

“李……焉?”

当李峰念出这个名字之后,姜誓和大黑狗同时转过头来看向他。

李峰话音刚落,古朴长剑顿时一阵剧颤,一股让人如坠冰窟的磅礴剑气从剑鞘中散发了出来,刹那间就让李峰几个浑身汗毛倒立,呼吸困难起来。

长剑“咻”的一声,自主出鞘,在房间中来回飞旋,画出道道残影、阵阵剑光,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那些剑光和残影并不只是昙花一现,而是长时间停留在房间里,凝如实质,经久不散。

一道道残影,一道道剑光勾勒出了一幅幅画像,当那些画像慢慢清楚起来后,李峰已经知道那些是什么了。

剑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